古人“君子六艺”与现代社会人才观

cathetic 收藏 1 2090
导读:古人强调的君子六艺和现代社会对人才的基本要求是相符合的。

按:昨夜睡前脑海里突然蹦出几个词“六艺经传皆通习之”,想想这句话是指某人已经学业有成了,算是有点学问的了。“六艺”是指礼乐射御书数六种技艺,是古代士大夫必须修习的生活和工作技能;“经传”我有些模糊,“经”大概是指“诗经”,可能是泛指主流的文学作品,“传”可能是指史书一类的专著,古人看重以史为鉴,士大夫作为封建社会的主流群体,应该是要研习的。


我主要说说古人的“六艺”——礼、乐、射、御、书、数。


先说“礼”,礼在古代是非常重要的一个课题。“礼”的字面含义应该是礼节、礼仪,在这里我认为主要是指社会纲常、伦理道德方面的准则,也就是说作为一个社会的人所应遵守的最基本的社会的主流道德观。所谓的三纲五常就是礼在封建社会极端时期的具体化和内容化。古人把“礼”放在第一位可见古人对社会伦常的重视,也是古人注重“德治社会”的表现。同时也看出古人对自身修养的重视,也就是说学会做人是第一位的。


“乐”比较简单,就是音乐、乐器的意思。古人对音乐是非常重视的,古人认为音乐可以娱人娱己,是提高修养增加内涵,交流沟通的重要途径。有人说“学琴的孩子不会变坏”,这当然不是绝对的,但是至少从一个方面看出音乐对个人道德修养的促进作用。


以上两条我们可以认为是古人在思想道德和修养方面的要求。作为一个社会的人,必须先在思想道德和内涵修养方面符合主流的社会价值观,这样才有可能在社会上有立足之地和出头之日。


“射”,是指射箭,使用弓箭的技巧。弓箭是古代最主要的远程攻击手段,可以引申为击技,泛指一切的搏击技巧。在先秦春秋战国时期,战争不断,从统治阶层到民间普遍都具有尚武精神,在乱世为了保住自己和家族只有变得更强大,中国的武术我个人感觉在那个时代达到了个比较繁盛的时期。而且在那个时期会骑马的人一看就是身份地位比较高的,因为马很昂贵。


“御”,是指骑马驾车的本领。马和马车是古人最主要的交通工具和战争工具,在交通上,学会骑马和驾车要比走路节省好多时间,是提高效率的主要手段,在战争方面,除了运输上提高效率外,战车是先秦时期重要的“坦克”,在那个阵而后战的时代是冲击对方战斗阵型的强大力量。同时车也是身份和地位的体现,不同地位的人的车是不一样的,不能逾越(这就是古人的礼)。


以上两条可以认为古人对身体素质和技能的要求。不论是射箭还是骑马驾车都是对身体素质要求比较高的,古人讲求“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在先秦乱世,每一个士大夫必须要学会战争的一些基本技能,提高身体素质,这不但是国家存亡的要求也是自身保命的条件。


“书”,书法,应该是泛指文学、写作、语言组织能力和交流沟通能力。古人很看重书法,认为书法体现了人的品行,一个人如果字写不好会被人看不起的。在古代,没有现在这样便捷的通讯手段,而且还没有出现纸张,为了沟通的便捷,古人很重视语言的简练,也许文言文就是这样诞生的。如何用简练的语言表达出自己的意思,从而达到沟通的目的,这是士大夫必须学会的,否则满口白话会被人认为史上不了台面的。在春秋战国时期,百家争鸣的格局是中国古代一次影响力巨大的文学和思想变革,诸子百家的代表人物纷纷著书立说,古代文学达到了空间繁盛的阶段。


以上一条我们可以看出古人对文学修养的重视,文学是沟通交流的最重要的手段,是其他一切行为所必须要的基础工具。古人讲究“立言”,以此来让自己流芳。


“数”,计算、统筹能力。就是要能够核算收支、能够明白土地的丈量、赋税、薪酬等等经济财务方面的核算。这是士大夫阶层作为一方官员所必需掌握的。比如作为一任地方官,你必须明白丰年囤积防灾,荒年开仓赈济,积多少和放多少必须要根据百姓的需求进行计算,否则难免会出现寅吃卯粮之事。古人为政讲求中庸之道,过与不及都会伤及百姓,尺度的把握也要靠计算得出。那个时候重农抑商还没有成为社会的主流,商人的地位还是不低的,商人是最需要计算的,也是数这项技能的最大的传播与发扬者。


以上一条可以看出古人对官员执政能力的要求。


综合以上六艺,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我们祖先对人才的评价标准,但是随着封建社会的发展和君权统治的极端化,从董仲舒罢辍百家独尊儒术开始、经过宋朝朱熹理学的无情阉割,人才的标准变成了“半本论语治天下”,遇到问题只会说子曰、手无缚鸡之力、不能计算、毫无执政能力的人,过分强调了“礼”,把其他技艺都被有意忽略了。统治阶级需要的是服从的人,不需要有个人的思想。百家争鸣的辉煌从此被淹灭了,或者被认为的断章取义的扭曲了。


转回头看现在,用六艺来和现代的人才标准相比,我突然发现竟然是如此的吻合。


首先是“礼”和“乐”就是道德规范和自身修养,这是做人的基本守则,也是首要规范,我们现在常说“做事先做人”,在古人的“礼”和“乐”里就包含了这层意思,所以做人的第一条就是遵守社会主流道德观,有修养。


其次是“射”和“御”,就是指我们要经常锻炼身体,要有强健的体魄。须知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没有了健康,再多的财富也是零。我们更多的应该继承祖先的尚武精神,恢复汉民族的血性。今年的奥运会让我们看到了体育之美、健康之美,应该把奥运精神推广开,坚持不懈地进行全民健身运动。


再次是“书”和“数”,这个我感觉应该是指工作能力和生活能力,书是一种表达和沟通能力,工作和生活都需要沟通,没有沟通就没有创造,没有沟通的人肯定会被社会抛弃;数可以理解为我们的经济能力、理财能力或者说赚钱能力。有经济头脑,会赚钱。


从上三点可以看出,现在的主流人才观和“君子六艺”何其吻合,可以想见,在那个辉煌的年代,中国的士大夫阶层作为社会的中流砥柱所发挥的巨大作用,创造了中国灿烂的文明;而今天,我们必将也能将中华民族文明带上一个新的高度。




以上皆为鄙人拙见,请批评指正。



1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