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服:两位伟人的令人叹为观止的默契

威武之师师长 收藏 0 513

“今天开炮,时机选择得当”

1955年万隆会议后,毛泽东和中共中央逐步确立了争取和平解放台湾的方针,但这一努力遭到了美国政府的阻挠。1956年的“波匈事件”(波兰和匈牙利国内爆发的反对苏联干涉其内政的大规模群众运动)后,美国调整了对社会主义阵营的冷战政策。1957年6月28日,美国国务卿杜勒斯在旧金山发表演说,毫不掩饰地道出要消灭一切社会主义国家的图谋。从这年12月起,美国先是中断了中美大使级会谈,继而怂恿逃到台湾的蒋介石集团对大陆沿海进行骚扰破坏,妄图通过制造既成事实把台海两岸的分裂状况永久固定下来。1958年5月,美国在台湾成立“美军联合协防军援司令部”。

在美国艾森豪威尔政府的怂恿和包庇下,台湾方面不断出动飞机深入祖国大陆内地,在云南、贵州、青海、四川等地空投特务、散发传单,甚至对福建沿海地区进行轰炸。与此同时,蒋介石政府还不断向金门、马祖等靠近大陆的岛屿增兵,至1958年夏季,金、马两地的兵力已达10万之众。台湾海峡的局势日趋紧张。

金门列岛位于福建南部厦门以东,距大陆约5.5海里,分为大金门和小金门两岛,附近还有大担、二担两个小岛被蒋军困守,他们不断对福建沿岸进行骚扰。

1957年12月,由铁道兵承建的连接福建鹰潭和厦门之间的鹰厦铁路通车,这极大地提高了福建前线的国防运输能力。12月18日,毛泽东作出批示:“请考虑我空军1958年进入福建的问题。”

1958年6月30日,中国政府发表声明,限定美国政府在15日内恢复中美大使级会谈,“否则,中国政府就不能不认为美国已经决心破裂中美大使级会谈”。中国政府发表声明的次日,杜勒斯亲自站出来发表讲话宣称,如果中国政府同意更改会谈地点,美国政府将派它的驻波兰大使参加会谈。但是,杜勒斯在谈话中还表示,美国不会向中国限定举行大使级会谈的“最后通牒”低头。

7月15日,就在中国政府为中美重开大使级会谈限定的最后期限到达之时,新中国领导人非但没有等到美国人重开谈判的答复,相反,却得到了美国出兵黎巴嫩,干涉伊拉克革命的消息。美国的霸道行径使得世界舆论为之哗然。美国出兵中东虽然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台湾海峡的紧张局势,但也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它后来对台湾局势的反应能力。偏安一隅的蒋介石集团也想趁火打劫,于7月17日宣布进入“特别警戒状态”,同时加紧针对大陆的军事演习和空中侦察,摆出一副反攻大陆的架势。此时,中国人民解放军炮击金门的方案已在案头,毛泽东果断决定,“今天开炮,时机选择得当”。

聂凤智旗开得胜,解放军剑指金门

美国入侵黎巴嫩事件发生后,毛泽东于7月15日至18日连续召开会议,分析情况,研究对策,作出了炮击金门、以实际行动声援中东人民革命的决定。7月18日晚,在召集各军事部门负责人开会时,毛泽东谈到:金门炮战,意在击美。支援阿拉伯人民的反侵略斗争,不能仅局限于道义上的,还要有实际行动。金门、马祖是中国的领土,打金门、马祖,惩罚国民党军,是中国的内政,敌人找不到借口,但对美帝国主义有牵制作用。

根据他的设想,这一战役将以地面炮兵打击为主,准备打两三个月,再以空军两个师在炮击的同时或稍后转场南下,分别进驻汕头和连城,准备下一步作战。当夜,中央军委召开会议,对炮击金门做了进一步的安排。随后,经中央军委批准成立了以福建省委书记、福州军区司令员叶飞为首的前线指挥所,还分别成立了以福州军区空军司令员聂凤智和东海舰队副司令员彭德清为首的空军前线指挥所和舰队前方指挥所。

7月下旬,福州军区空军部队冒着连日暴雨顺利完成了入闽转场任务。

台湾军方在得到我空军进入福建的情报后,企图趁我军立足未稳之际先发制人,不断派机骚扰福建前线。从7月29日至8月14日,福州军区空军旗开得胜,接连击落击伤台湾方面美制战机9架,取得了福建沿海地区的制空权。

闻听金门炮响,蒋介石一连说了三个“好”

虽然福建前线连日大雨,但炮轰金门的各项准备还是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就在金门作战即将开始的时候,7月21日,苏联驻华大使尤金突然造访,向毛泽东提出苏军在中国沿海设立“长波电台”和建立中苏“联合舰队”的要求。后来,赫鲁晓夫亲自来华解释此事,遭到了毛泽东的断然拒绝。

中苏关系的横生枝

节迫使毛泽东不得不将精力分散开处理此事。7月27日上午,毛泽东写信给彭德怀和黄克诚,推迟了战役的发起时间。

8月6日,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得到确切情报:中国大陆方面准备炮击金门。同一天,台湾当局宣布:台澎金马地区进入紧急备战状态。台海局势陡然紧张起来。

8月21日下午,毛泽东在北戴河召集有关人员研究炮击金门的具体方案。根据叶飞将军在1984年回忆,当他汇报完作战计划后,毛主席突然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你们用这么多的炮打,会不会把美国人打死啊?当时,国民党军队中美国顾问配备到营一级。叶飞答道:那是打得到的。主席沉吟半晌,又问:能不能避免打到美国人?叶飞答:避免不了。闻听此言,毛泽东没有表态,只是宣布散会。第二天继续开会时,毛泽东下了决心:那好,照计划打!并要叶飞留在北戴河指挥战斗。

1958年8月23日下午17时30分,炮击持续了两个多小时,发射炮弹3万发,击毙击伤国民党中将以下官兵600余人,两名美军顾问也在炮击中丧生。据说,前线战报传到北戴河时,毛泽东阅后问身边的总参作战部长王尚荣将军:“两位‘大总统’那里有什么情况,请立即告我。”在毛泽东的眼中,此时闪现的并不只是那座小岛,他关注的两个目标,一个在台北,一个在华盛顿。

根据美蒋双方1954年12月4日签订的《美台共同防御条约》,美台之间的战略伙伴关系基本形成。尽管国民党当局公开地为这个条约的签订表示欢欣鼓舞,但私下里,美台双方对于“条约”的解释存在明显的差异。在该“条约”第六条中规定:所谓共同防御的“领土”,“就‘中华民国’而言,应指台湾与澎湖”,这显然就将仍被蒋军占领的金门和马祖等沿海岛屿排除在外。在台湾方面和蒋介石的心中,始终有一个悬念:如果解放军只取金、马而不跨海攻台,美国是否要根据上述条约出兵干涉?

8月23日的17时30分,远在台北的蒋介石刚刚准备吃饭,就收到了金门正在遭受猛烈炮轰的报告。闻听此讯,已是七十古稀的蒋介石先是一怔,不一会儿眉头舒展,连说了三个“好”,随即命令左右:给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去讯求援。

炮轰金门前一天,蒋介石巡视金门

人民解放军万炮齐轰金门,打得金门守军措手不及。台湾老兵王先生回忆:“那天,吃过晚饭,几个弟兄又来叫我去散步。我想起床底下还有两件脏衣服要洗,就说:你们先去,我等一下去找你们。我刚给脏衣服抹上肥皂,解放军的炮弹就铺天盖地地飞过来了,打得太准太猛,营区里亮光闪闪一片烟尘,大地像装了弹簧似的一跳一跳的,抖得人都站不住。弟兄们根本没有防备,四下里乱跑着躲避。幸好水房离营房比较远,落弹不多,我就势卧倒,滚到一个一尺来深的地沟里,两只手抱住头,心说:乖乖,听天由命吧!后来知道,出去散步的弟兄们死了好几位,挂彩的就更多了。阿弥陀佛,是那两件脏衣服保了我一命。”

8月22日,也就是解放军炮轰金门前一天,蒋介石的“国防部长”俞大维奉命匆匆飞抵金门视察防务。次日下午5时许,金门防卫司令官胡琏在北太武山麓翠谷的水上餐厅设宴款待俞大维。

此前两天,蒋介石秘密巡视金门时,也曾在这个水上餐厅用膳。饭后,他召集金门守军团以上军官训话,以手杖指点地形地物,告诫众人要特别注意各级指挥所的安全。对于在场的胡琏和几位副司令,蒋介石的训话更为严厉:你们司令部的办公室、宿舍区多沿着狭窄的北太武山谷地两侧建筑,空间太小,又过于密集,完全暴露在敌火之下,一旦战争发生,敌机空袭,敌炮奇袭,极易遭受严重损害,造成指挥上很多不利,故应将司令部迁移,愈快愈好。在指挥作战中难得几回正确的蒋氏此番确实“英明”了一回。

意外收获:第一阵炮击就消灭三名中将

让我们回到炮战之日的金门岛。炮响之前,俞大维正与胡琏在招待所附近一块平地上对坐交谈。此时,人民解放军的数千发炮弹从不同发射阵地汇集北太武山。

俞大维本能地蜷缩身体趴在地上,紧紧抓住胡琏的手臂说:“这里不安全,你跟着我走!”胡琏看到他已被弹片炸伤多处,血流满面。10分钟后,待炮火稍稀时,俞大维被两名宪兵搀扶着进入坑道,借微弱的烛光包扎伤口。当晚,这位“国防部长”就头缠绷带,被人抬上飞机返回台北。

身处水上餐厅的三位中将副司令就没那么幸运了。巨炮响后,副司令赵家骧拔腿冲上连接水上餐厅与陆地的小桥,腰部被纷飞的弹片击中,不治而亡。另一名副司令官吉星文在向水上餐厅匆匆走去的途中遭密集的弹片重创,急送医院手术后,弹片被逐一取出,接着又调来一排兵献了3000毫升的血,伤情稍加稳定,院方认为已无大碍。不料吉星文腹中仍残留有一极微小的弹片未及时发现,3天后引发腹膜炎而亡。

第三位副司令章杰之死是炮击次日黎明才确认的。炮击过后,胡琏清点军官时,惟独不见章杰。至次日清晨,有人在水上餐厅附近发现了章杰若干残碎遗物,并经其传令兵辨认,证实章杰确已死亡。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