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李白是古惑仔”看“标题党”的泛滥

黑色之鹰 收藏 20 121
导读:从“李白是古惑仔”看“标题党”的泛滥

首都师范大学讲师檀作文博士的新书《大唐第一古惑仔李白实录》,书名中的“古惑仔李白”几个字格外醒目,刚在新浪连载了没几天,就引发了广泛争议。



一本书的书名掀起轩然大波,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从早些年池莉的 《有了快感你就喊》,到网上颇为流行的《我的美女老板》,再到前些日子北大教授李零所


著的《丧家狗》等等,所引发的那些口水,无不是书名惹的祸。书名惹祸,涉及了一个新兴词汇—— “标题党”,“标题党”的概念是:“文章的标题取的很吸引人,让人一看就有想点击的欲望,文章的标题和内容却是风马牛不相及,或是太过牵强。”



这次,《大唐第一古惑仔李白实录》一举让檀博士成为“标题党”的新成员。檀博士在书中,根据李白的吟哦,友人的赠诗推断,或通过文献的记载,其中也不乏一些没有根据的野史,强加给李白一个“古惑仔”的称号,并美其名曰:“‘古惑仔’是一种精神气象,是源自生命的激情,是一曲青春的赞歌……”


的确,李白的“精神气象”,豪情万丈,富有激情。只是,这种说法并不新鲜,说白了,檀博士所谓的“精神气象”,其实就是李白身上的“豪侠精神”。杜甫有一首《赠李白》:“秋来相顾尚飘蓬,未就丹砂愧葛洪。痛饮狂歌空度日,飞扬跋扈为谁雄?”清初钱谦益在《钱注杜诗》中评注此诗时,独注“飞扬跋扈”句,其余一概略而不论,可谓独具慧眼:“按太白性倜傥,好纵横术。少任侠,手刃数人,故公以飞扬跋扈目之。犹云平生飞动意也。旧注俱大谬。”可见,钱谦益先生早在几百年前就从侧面颂扬了李白的“豪侠”精神。而檀博士只不过是在几百年后炒了钱谦益先生的剩饭,然后暗渡陈仓,悄悄地“置换”了概念,把“豪侠”换成了“古惑仔”而已。



但檀博士的“置换”多少显得有些不着边际。《新华词典》中“豪侠”指:“勇敢而有义气的人;有胆识、能而行侠仗义的人。”而“古惑仔”则是街头混混的意思,在郑伊健主演的《古惑仔》系列里,那些打群架、混黑道、在闹市砍人的古惑仔,怎么着也不能称之为“勇敢”,或“行侠仗义”吧?



当然,檀博士称李白为 “古惑仔”,这种大“秀”标题之举也可以理解,倘若把书名中的“古惑仔李白”改为“豪侠李白”,恐怕就没几个人看了,檀博士也不可能在几天内迅速蹿红网络,版税收入也自然会少了很多。可以肯定地说,继檀作文博士推出 “古惑仔”和李零教授爆出 “丧家狗”之后,还会有更多的教授,博士,学者将陆续加入“标题党”的行列,推出更多,更新,更奇,更能吸引眼球,更让人瞠目结舌的标题!



网上流行的《反“标题党”宣言》中,有一段话堪称经典:“当‘标题党’侵占门户网站的时候,我没有反对,因为我不上门户网站……当‘标题党’侵占blog的时候,我没有反对,因为我不用blog;当‘标题党’侵占了整个网络的时候,我想反对,但已经没有同盟了。”不久的将来,这段 “经典”有可能还会被添上一句:“当‘标题党’的书全面占领书市的时候,我想反对,但已经无济于事了,因为走遍整个书市,也没找到一本 ‘非标题党’的书!”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