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东谍影 第一部 远东快车谋杀案 第七节 东京富士银行

jingdai361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3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38/[/size][/URL] 就在同一天,七月十二日,在日本副外相酒井的办公室里,有两个人在交谈。一位是办公室的主人,四十岁左右,温文尔雅;另一位是他的宾客,头发花白,神情端庄。他们相向而立,中间隔着大会议桌。站在副外相对面的是吉村贯一郎。 吉村昨晚得知副外相有请,大吃一惊。吉村是已故黒田的朋友,而且完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38/


就在同一天,七月十二日,在日本副外相酒井的办公室里,有两个人在交谈。一位是办公室的主人,四十岁左右,温文尔雅;另一位是他的宾客,头发花白,神情端庄。他们相向而立,中间隔着大会议桌。站在副外相对面的是吉村贯一郎。

吉村昨晚得知副外相有请,大吃一惊。吉村是已故黒田的朋友,而且完全同意黒田对日本外交政策的观点。最近一个时期,当乌云在黒田头上聚拢的时候,吉村为了保全身家性命,就开始回避与他的交往。吉村谨慎小心,从不当众发表讲话。他知道,只需一纸两人签字的检举信,即使是天大的前功,也难以保证他免遭铁窗之灾。但是,要他象许多人那样驯服地接受既定国策,他同样也无法做到。吉村本人想躲在暗处挨过这场灾难,他觉得他已被人们忘却了,可是突然间竟接到这样一个意外的邀请。

酒井先生终于开腔了。他微笑着,因为他很高兴来发布这样一个好消息:吉村先生受到上峰的信任,委派吉村先生赴俄就诺门罕事件进行谈判。酒井他更清楚,吉村先生是在怎样一个复杂的时刻奉命赴俄的,可是,既然当此危难之秋他能被国家选中,就意味着国家对他是何等深切的信任。

“我深感荣幸。”吉村慢腾腾地说了这句话,便又沉默下来。

“我知道您想要说什么,尊敬的田村先生,”酒井板着脸,轻声地打破了沉寂,“您是黒田先生的朋友,我们现在且不讨论那个殃及死者全家的悲剧性误会。但这个误会被日本的敌人解释为军人的阴谋,那纯属中伤。据我所知,您是同意我的看法的。”酒井的眼睛紧盯着田村。

“是的。”田村直视着他。

“我对此毫不怀疑。我也同样相信,您一定不负此行。”

副外相一鞠躬,示意谈话就此结束。田村还了礼,慢腾腾地走出了办公室。为了思考刚才听到的一席话,田村需要凝神独处。

田村是一个谨慎而又有远见的人,但即便是这样,他也未必能够想得到,就在他下楼的时候,正有两个人从副外相办公室的窗子里目送着他的背影。一位是酒井,另一位是杉森中佐。

汽车门田村身后砰然关上,杉森望着远去的汽车问:“他怎么样?”

“还是那个样。”副外相回答道,“当然喽,公开是不敢说啦,可是想法照旧。”

“这就更好了。”

“不明白。”酒井转身对中佐说,“我不明白,杉森先生,对本部决定把一个持有如此危险观点的人派往莫斯科应作何解释。”

“他的观点对我们并不危险。”杉森笑了一下。

“您是说他去不成?”

“正相反,一定要去,但是一去不复返····”

酒井是在军人势力支持下登上副外相的宝座的-----他是他们的人,执行他们的旨意。他知道自己走的是一条怎么样的路,可是这会儿也被中佐毫无掩饰的话弄得瞠目结舌。而此刻杉森似乎正在那里思索着自言自语:“这位主张对苏缓战的老头儿万万想不到,恰恰是他自己将成为战争的起因·····”




富士银行楼顶上飘扬着的那面日本国旗,在高倍望远镜里显得很近,就像在眼前一样。方友春把望远镜向下移动,在他眼前闪过了一扇扇玻璃窗,再往下就是街道和楼房的大门。街上空无一人,只是在拐角处有个人影在晃动,不时东张西望。方友春透过洗澡间里流水的喧嚣听到从办公室传来了伊利亚·阿列克赛耶维奇单调的说话声。这家伙正一边翻着他的文件,一边像往常一样报告昨晚发生的事情。

近三天对富士银行的观察已经使方友春完全肯定,他们那边正在为某一重大事情做着准备。

太阳躲进了云层,方友春把洗澡间狭窄的窗扇微微推开了一些,自己紧贴着墙,稍稍探出身子,好更清楚地看到街上的一切。他刚才没这样做,是怕太阳光被望远镜反射回去引起他所观察的人们的注意。现在,方友春不仅可以看到站在富士银行旁边的一个人,而且可以看清在街角徘徊的另一个人。突然,街角的那个人摆了摆手 ,银行旁边的这个立即跑进大门。不一会儿,门内走出几位衣冠楚楚的先生,街角那边立即出现了两辆大轿车。轿车在银行门口停下,欢迎的人们深深地鞠躬肃立。

“好啊,到底来了····等得我都腻味了······”方友春想,“这不是拜志先生吗?”他看到从第一辆轿车里走出一个矮子时,吃了一惊。紧接着从第二辆轿车里钻出了杉森中佐。

“原--来--如--次···,看来事情比我预料的要严重的多····”

拜志和杉森向欢迎的人们打着招呼,先后消失在两扇沉重的玻璃门后面了。

方友春把望远镜往上移动,几秒钟之后,透过经理田川先生办公室的窗子,看到了鱼贯而入的来宾。主人深深地鞠着躬,请大家就座。

宾主一番寒暄之后,杉森开始讲话。他讲了很久,从听众的神态可以判定,他讲话的内容是极其重要的。方友春甚至觉得听者似乎都受到了这番讲话的震动。之后,田川显然就某一重要事情提出了问题,拜志做了回答。随后田川向自己的一个助手说了句什么,那人便出去了,不一会儿助手带进来一位相当年轻漂亮的金发女郎。有人给她拉过一把靠椅,她坐了下去。拜志又向经理讲了些什么,经理起身,缓缓地拉上来所有的窗帷。

方友春放下了望远镜。他还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如何行动,但有一点他是深信不疑的:事情肯定与苏联的利益有直接关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