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抗日名将许权中

上年纪的人,都知道咱省出了个许旅长,1933年就打日本,1937

年后,打得更凶,人称抗日名将。

他名叫许权中,临潼县交口镇人,生于1894年。1918年投笔从戎,

参加了于右任为总司令的“靖国军”,反抗军阀,保卫民国。打仗英

勇当了连长,后转为国民二军,1925年进驻北京,经旅长史可轩(共

产党员)介绍,认识了李大钊,不久成为共产党员。该军在京西及绥

远(今属内蒙古)攻打军阀战斗中,许权中战功连连,被升为旅长。

1926年回到关中,参加了攻打军阀刘镇华的战斗,解围西安又立新功,

升为师长。进西安后,担任了被称为第二黄埔的西安中山军事学校的

总队长,史可轩为校长。当时邓小平、刘志丹也在该校任职,他们为

西北培训了大批军事人才。

1928年许权中所在的旅参加了渭华起义,他和军委主席刘志丹结

下了战斗友谊。起义失败后,权中赴苏联学习军事,1933年回国,看

到日本已从东北侵略到了华北,甚为痛心。当即参加由冯玉祥在张家

口建立的民众抗日同盟军,被任命为师长。同盟军坚决反击日本的侵

略,得到了人民的拥护。一个月内就收复了察哈尔全省(今属河北省

北部及内蒙古东部),许师在战斗中攻坚最猛,受到称赞。

蒋介石认为这是反对他的不抵抗主义,派军队和日军夹击同盟军,

使同盟军瓦解。

1936年许权中回到老家,一面做农活,一面积极和党联系。交口

镇地下党员谈国帆、王志温(我的父亲)是负责搞地下武装的。他们

采用外白内红的策略,已取得了镇长、几个保长、学校校长、商会会

长等职,正组织受党指挥的保甲武装。许权中说:“把保甲武装快搞

起来,一但日本打来,好武装抵抗,保卫家乡。”他通过老关系,搞

到了一些枪支,运回交口,王志温负责对保甲青年军训。

“西安事变”前夕,杨虎城请许权中到西安,商讨反蒋事宜,任

命他为独立旅长。“西安事变”后,国共合作,出现了一片大好的抗

日形势。许权中告诉谈、王:“好好扩充保甲武装,可联系栎阳、武

屯等地保甲。都武装起来。我马上要上前线,保甲武装就是我的后盾。

”他又送来轻机枪5挺,冲锋枪十枝,手榴弹二十箱,还有几个防毒

面具和望远镜,叮咛训练要逐步正规化,能补充他的队伍。这时交口

已有五百多枝枪,一保编为一个连,按时训练。潼关吃紧时,交口的

保甲曾去前线挖战壕,还送粮草,组织妇女为前方将士做鞋袜。另外

还组织群众修水利,互助合作搞生产,兴办学校,成立识字班,开办

书店,组织自乐班,宣传抗日,同时禁赌、抵制苛捐杂税,还搞了地

下武器修造厂。交口成了一小块地下红色根据地,是插在敌人心中的

一把刀子。边区同志称为“小边区”。

1938年8月,许权中率独立旅渡过黄河,到达晋西北忻口前线,

随即投入战斗,苦战14昼夜,打退了日军侵犯。又转战晋南,九次打

退日军的进攻,和兄弟部队携同联战,阻止了日军向陕西入侵,这时

许权中声名远扬。

蒋介石知道他是共产党员很不高兴,采取明升暗降的办法,给了

许权中一个少将参谋的名义,而撤去了旅长。他又回到老家,这时张

锋伯就任临潼县长,他是当时陕西四大抗日县长之一,和许权中、谈

国帆、王志温一起继续搞好地方的民众抗日工作。聘请了许多共产党

员来交口教书和在镇上工作,许权中说:“老蒋不想抗日,咱们老百

姓起来抗,不能让他拉后腿。”交口又动员大批青年到延安参加八路

军。

1939年蒋介石开始反共,撤了张锋伯的县长,势力不断向基层扩

展,给交口派了不少特务。1940年不许民选镇长,派来反共分子曹耀

宗当镇长。他上台后分化破坏抗日组织,派人控制保甲武装。谈、王

认识到这样下去,我们将受到巨大损失。决定除掉曹耀宗,他们在交

口腊八过会的晚上,派人处决了曹耀宗,然后作出是曹耀宗的“对头”

从外地来打死他的迹象。国民党反动县长进行调查,交口人都这样说。

他向省上禀报后,陕西省主席兼保安司令熊斌,专员温良儒认为是共

产党活动,过去不好下手,现在要明干了。1943年8月调集了保安团

及几县警察、保甲3000多人,对交口进行了血洗,烧杀抢夺无所不为,

有一名地下党员被抓。因我地下党组织有通知,所有同志全都撤走了。

国民党扑了个空,就把交口分割由四邻镇管辖,取消建制,并以一万

元奖赏通缉谈、王。这年12月又在眉县暗杀了许权中,这年他只有49

岁。

轰轰烈烈的交口人民抗日活动被扑灭了。我上小学时就认识许权

中,称伯伯,因为我们两家相距三里,几辈人都有交情,他和我父亲

又都是共产党员,关系更为亲密,我在他家还住过一个时期。许将军

十分孝顺,他母亲去世后,他写了祭文,让我读,因是文言文,我不

大懂,他一字一字对我解释。有一次一位进步小学校长被逮捕,他向

省公安处长徐经济写信,要求释放,他把信也叫我念,我也不大懂,

他向我又作了解释。这是他对我进行革命的教育。

在老百姓看来,他当过旅长、师长,简直是个大人物,但他一回

家就做农活,扛粮食袋子,推土车,耕地也是能手。常常一身尘土,

一见老农,就说如何丰收的事。大家都说:“许旅长是个老庄稼人。”

他对子女教育很严,二儿子一次吸大烟,他知道了就把他锁在房子叫

写检讨,写不好不能出来。他有一个朋友,后来当了国民党特务,要

来他家,他对我说:“他要问你,你就说是我的外甥,把我叫舅,是

栎阳聂堡子人。不要讲真话,这是个坏人。”有一次他叫我给一个地

下党员老师送信,他说只能交给本人,不见本人信不能拿出来。我去

他人不在,我就坐在门口等,有人问我:“这娃坐在这干啥?”我说:

“我等我舅哩!”回来我向他说了,他说:“你一下就学会用舅舅的

本事了。”

1943年12月,我在边区听说许权中被国民党杀害了,当时就大哭

起来。他的英雄形象,他对我的教诲,永远铭记在我心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