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记 正文 第四部 抉择 第三章 轩辕台之死 第五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32.html


从8月19日起,神华帝国进入为期九天的国丧期。停止一切娱乐活动,海陆军进入一级战备。当然,这是帝国元首去世应有的行动,并非对邻国有什么敌意。神华帝国外交部通过正常的外交渠道通报了邻国。

大陆诸国立即做出了反应。8月21号,兰斯联邦派出了副总统乌勒贝克为首的吊唁使团亲赴帝都吊唁轩辕台皇帝。扶桑、卡玛和罗卑都派出了相同规格的吊唁使团。显然,这是大陆四国经过了外交磋商后的一致行动。

这是自战争结束,兰斯最高级别的访问团,尽管是在这样一种局面下。

按照帝国的传统,守丧期间,亲属是不能理事的,轩辕磐也罢,龙行健也罢,抑或皇族的其他成员,都只能守灵。

帝国成立了以首相卢秀公爵为主任的治丧委员会,统筹国丧事宜。

首先需要决定先皇的谥号和庙号。

神华帝国的独特历史传统使得贵族大臣包括皇帝很看重对自己死后的评价,谥号就应用而生。往往用一两个字囊括一生。庙号只是皇帝才享有,曾作为神华帝国的历法纪年。在文化日益昌明的现在,青年一代甚至已经不知道什么谥号和庙号了,但皇族和贵族仍很重视。轩辕台一生伟烈丰功,皇族,包括记孝中的轩辕磐对此极为重视,亲自听取了卢秀的汇报,最终确定轩辕台谥号圣武,庙号圣宗。

这是很高的评价。像创建远洋海军和广扩海外领土的轩辕瑭,也只获明宗称号,圣宗确实是极高的了。

然后是先皇的安葬问题,委员会决定保存轩辕台遗体,用高纯度水晶棺装殓。在落霞山建圣陵,让后世永远瞻仰圣武皇帝。陵墓一开始要建在好望港,因为那是轩辕台前半生主要活动场所。但轩辕磐更倾向于将陵墓建在帝都的风景区。此事既是国事,也是轩辕家事,轩辕磐的意见当然是决定性的。

第三是祭奠程序问题。涉及国际间的吊唁,需要提前拟出一个章程。神华帝国第一次遇到这种问题,轩辕台的父亲去世,各国只是发来的唁电,并没有派代表团前来。这当然是大陆战争胜利后的影响所致,四国必须看神华帝国的脸色。正因此,帝国必须拿出章程,号称礼仪之邦的神华帝国可不能让别的国家小瞧了。

最后是新皇的登基大典。按照传统,葬礼结束,也就是新皇登基了。皇帝是帝国的主宰和国家象征,不能久虚此位。

葬礼在卢秀等人的操持下有条不紊地进行,部级以上官员和伯爵以上贵族亲至太阳堡祭奠,其余官员和贵族在单位和家中祭奠。哀乐飘扬在帝国的天空,整个帝国陷入悲恸之中。

轩辕磐内心喜大于哀。不必指责他的无情。滚滚红尘,芸芸众生,有几个不是挣扎在名利场中?人生在世,追逐的不就是名利二字吗?名即是利,利也是名。求名即是求利,求利终当求名。皇位是大陆最大的名利所在啊。谁能在如此巨大的诱惑面前保持一颗平常心?所以,我们不必苛求轩辕磐充当一个真正的孝子。而且,轩辕磐跟其父并没有多少感情。

轩辕磐跪在灵前(因身体残疾,他只在大臣和皇族入祭时象征性地跪一跪),大部分时间在考虑他登基后的事情,体现皇权威严最关键的是有一帮真正听命于他的臣子,否则,他这个皇帝有什么意思?偏偏在这个问题上他受到了极大的困扰,他没几个拿得出手的亲信。

根源在死去的老皇帝。轩辕磐恨恨地想,如果当初父皇不是将自己丢在帝都成为轩辕寂的人质,而是像婉儿一样跟随在他身边,征战天下,自己未必就没有野战功勋,自己也不会像现在一样夹袋里没有几个亲信。再者,如果父皇在他登基后让他独挡一面,又何止于此?当初皇叔轩辕禾一再警告他要养光韬晦,只守孝道,结果就是满朝文武都是先帝旧臣,这些人看上去对自己恭恭敬敬,但心里面没几个真正服气新皇帝的。这点,轩辕磐坚信不疑。

算起来只有他在罗卑总督任上才收拢了几个亲信,他妈的太少了!

晚上,轩辕磐用不着守灵。他总召见他认为可以大用的人入宫觐见,听他们谈论当前局势,判断他们可以担当何种职务。

轩辕磐最器重的有下面几个人,第一个是萧远翔金星中将。

萧远翔,45岁,东海州人,毕业于朱雀军校工兵系。以中尉工兵连长参加了1008年战争,在衡东会战中身负重伤,获三级虎捷勋章。1009年在靖难之役初期在南雄州被靖难军俘虏,旋即加入靖难军,任少尉排长,参加靖难军南方一系列战役,积功升至中校副团长。战后在玄武军校进修二年,留校任教。萧家在东海也算望族,萧远翔有一个堂叔萧至理是轩辕台故交,萧至理战后曾出任首相府副秘书长,正部级。正是萧至理推荐了萧远翔,使得这个籍籍无名的中校教官得以进入总参谋部动员部,后任师参谋长,军参谋长,一路升迁,到战争再次爆发时已是黑旗军参谋主任,银星中将。在高天明的指挥下参加了对罗卑的战争。组建罗卑总督府,高天明元帅向轩辕磐推荐了萧远翔,得到轩辕磐的同意,其实当时他也没人,自然来者不拒。萧远翔出任总督府陆军处长。但随后在1017年秋季的罗卑大叛乱中举止失措,致使叛乱星火燎原,最后不得不动用精锐的野战军团才将叛乱扑灭。萧远翔在这个过程中,主动承揽了军事失利的责任,其实当时的叛乱很大责任应有轩辕磐来负,但萧远翔都大包大揽了。这件事令轩辕磐极为满意,将萧远翔视为他政治上都值得信赖的亲信。萧远翔本来做好了撤职下台的准备,结果因祸得福,不仅没有得到处分,反而成为了下一任皇帝的亲信。战争结束,萧远翔调陆军部任职,军衔升为金星中将,正式进入高级将领的行列。这正应了那句话,跟领导干100件好事不如跟领导干1件坏事。跟领导干1件坏事,后面就有100件好事等着你。一些人生的经验就是如此,古今中外,概莫能外。

轩辕磐召见萧远翔,开门见山地说准备让他到总参任职,具体职务是副总参谋长。问萧远翔有什么意见。萧远翔性格比较稳重,首先对新皇的重用表示感谢,随后婉转表示了陆军部更适合自己发展。

“总参没有我信得过的将领。那帮老爷们自恃打赢了大陆战争,眼高于顶,未必将我这个皇帝放在眼里!你到总参,要通盘研究大陆的军事问题,不要以为战争已经结束了,可以刀枪入库,马放南山了。经验告诉我,那样是要吃亏的,要吃大亏的!”

萧远翔不能再反对,“是。只是殿下,我的资历是否够?”

“资历?我是什么资历?不必考虑这些,你的任务是管好总参。”

第二天,轩辕磐召见了原罗卑总督府工商处处长王榭。谈话的内容跟与萧远翔的大同小异。轩辕磐给王榭的许诺是副首相,将来主管经济工作。

王榭是王致中长子,轩辕博亲舅。45岁,帝国工商大学毕业。曾任工商部对外贸易司副处长,处长。1017年组建罗卑总督府时担任了工商处长。1019年回国,任军备部二司副司长,司长。负责战争期间帐篷军服被褥类物资的采购。王家在商界的迅速崛起和他有很大的关系,也可以说是王家在政界的代表人物。当然,就其级别能量而言,远不能跟卢家相比。但此人的准国舅身份倒也无人敢小觑。妹婿登基为帝,王榭做好了升官的准备,但没想到一步登天,竟然成为副首相!从司长一步跨到副首相,这步子也太大了些。王榭不禁喜出望外。

“你要给我争气。”轩辕磐挥手,不想多谈首相府的工作,他对经济没什么兴趣。

王榭走后,司马雪岭如约来到太阳堡觐见新皇帝。

如果讲心腹,司马雪岭算是轩辕磐真正的心腹。心腹是什么,言不能言之言,做不能做之事。对于轩辕磐,司马雪岭正是这样的人。

司马雪岭跟轩辕磐的缘分来自于轩辕磐大婚后的出游,保安总局5局派司马雪岭参加了皇子的警卫工作。天生善于把握机会的司马雪岭表现出了极高的“素质”,引起了皇子的注意。攀谈之下,很是投机。等组建总督府,皇子点名要来了司马雪岭,出任总督府情报处某科科长,后升任副处长。当时组建总督府,官员似乎都降职了,但实权极大,因为总督府是罗卑王国的太上皇。

残疾的躯体不能算是真正的残疾,残疾的心理才是真正的残疾。一般的规律,残疾的躯体诱发心理残疾的概率比拥有正常躯体的更大。轩辕磐独特的经历让他的心理发生一定程度的扭曲,比如,他特别渴望得到别人的尊敬,不容忍下级提出反对意见;不能在他面前提拥有健康躯体的运动,否则定然引起他的不快;他喜欢开放健美的女人,渴望占有她们的身体,甚至心灵------司马雪岭是唯一准确解读轩辕磐的人,因此留给皇子极好的印象。司马雪岭利用手里的权力悄悄给皇子提供风骚美丽的罗卑女人,使他们的关系“迈进”一个新领域。司马雪岭职务不高,轩辕磐使尽力气也只为他谋到了总局1局(人事局)局长的位置,只相当于政府部门的司长。但司马雪岭却是皇子吐露心曲最多的人。

如何安排司马雪岭是轩辕磐这段时间思考最多的事,就是如何安置司马雪岭。生于帝王家的轩辕磐最希望司马雪岭替他掌握情治机关。耳聪目明是上位者的必据条件,否则连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帝国两大情治机关,军情局和保安总局的现任首脑背景深厚,即使轩辕磐已登大宝,他也不敢轻易撤换这二人。但是情治机关不比总参和首相府,这两个衙门副职的权力也很大,分管的部门基本上有话语权。但情治机关却是个例外,他们有自己独特的更为严格的纪律,重大行动必须知会正职,否则将受到严肃的处分。

用司马雪岭挑战高天成和张念祖?轩辕磐摇摇头。

“司马,关于你的工作,有什么打算?”

“陛下,”虽然轩辕磐尚未登基,提前称呼总是没有坏处的。司马雪岭显得胸有成竹,“陛下,臣的工作位置不是问题。问题是陛下应当先整肃身边,确保身边绝对的安全。情报部门固然重要,臣以为,太阳堡的安全是第一位的。”

轩辕磐一惊,“你认为太阳堡不安全?”

“不,臣绝无此意。臣的意思是太阳堡总管和禁卫军是护卫陛下的贴身铠甲,必须找最信赖的臣子掌管。稳定了身边,陛下方可大展宏图啊。”

轩辕磐沉思不语。许久,“最近外面有什么动静?”

“先帝泽被苍生,帝国臣民无不悲痛万分。先帝的功业都摆在那里,连兰斯这样的敌国也派来了高级别的使团吊唁,令臣民更加怀念先帝。臣倒是听说一件事,兰斯使团的主要人物去了百胜公府------”

“他们还没走吗?”

“他们要等陛下的登基大典完成后方走啊。”

轩辕磐一拍发烫的脑门,“嘿,忘了这事!他们去龙行健府上干什么?”他随即笑笑,“大概其中有龙行健在兰斯所交的朋友。据说他在兰斯可是广交朋友,兰斯联邦的高层和他颇有私交。”

“仅仅叙友情倒也没什么。但和敌国首脑称兄道弟总是有损国体。臣总担心他跟兰斯有什么交易------”

“不要乱说。龙帅自父皇宾天,寸步未离大内。如何跟兰斯使团接触?最多家里收点兰斯人的礼物,这算什么?”轩辕磐笑笑,摆手制止了司马雪岭下面的话。自轩辕台病故,龙行健形销骨立,哀痛的神情一定程度上改变了在轩辕磐心中的形象,毕竟是自己至亲啊,轩辕磐现在当然忘不了老皇帝的临终嘱托。“关于你的使用问题,我自有分寸。你下去吧。”

“是,”司马雪岭依照传统的礼节给轩辕磐行礼后退出。

他终于意气风发。司马雪岭深知,皇帝不可能搬动张念祖和高天成两尊神。而且,轩辕磐也错估了他司马雪岭的心情。不错,军情局和保安总局都是非常有实权的部门,但它们帮助不了司马雪岭,他有自己崇高的理想,复兴司马家族,重建祖先的荣光!让司马家族的长辈平辈晚辈看看,曾经伟大的家族是在自己手里复兴的!

司马雪岭抿紧了嘴。理想,是的,没有理想的人只能算是行尸走肉!只有待在皇帝身边,掌握控制皇帝的思想,他的理想才能实现。所以,司马雪岭的目的是进入太阳堡,成为皇帝最贴心的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