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那年烟花特别多(一)

班副伍六一 收藏 2 84
导读:[原创]那年烟花特别多(一)

1


我看到的眼前的这个世界似乎越来越模糊,如同虚幻的景象。有时虚无缥缈的让你感到身边缺少一种真实感。而青春年少时的记忆却越加清晰,回想起来却又零乱不堪。只觉得曾经有过的某些东西,还会在自己早已麻木的心灵里若隐若现。

当现在我衣冠楚楚的出现在人们面前时,看到的是同我一样的一张张麻木疲惫的脸,当我和朋友们喝的酩酊大醉时,看到的是人们脱去虚伪面具后的无奈的面容。其实他们和我一样,早已埋没在这纷纷扰扰的城市中,在深夜的角落里寻找那些自己早已丢失殆尽的东西。



2


十六岁的时候,在天气渐渐转凉的那个季节,我在一所离家很近的中学上初三。

那是一座七十年代的建筑,老旧且毫无朝气,就如同这个落魄的小镇。主教学楼那斑驳的墙上刻画着岁月的痕迹。在两座灰色的楼房之间,是一条落满叶子的甬道,上面以被树枝和凋落的枯叶挡去大部分光线。

这里的校纪,以松驰而闻名遐迩,在附近的广大家长中流传,而男孩子们却不以为然。在这里毕业的往届学生,往往都是以打架使这所学校闻名。

我也不例外,有一帮哥们儿。在这里生存,就是弱肉强食,为了自己不被欺负,男孩子们不得不拉帮结派,有几个死党。上初三后,我们依然我行我素,那时正是年少气盛,血气方刚,什么都不怕,什么都敢干的年纪。

而越大似乎胆子就越小,人真是一种奇怪的动物。也许我们一生的大部分勇气,都在那个时候用尽。

在学校小礼堂边的空地上的砖头和钢管,都会成为我们打架斗殴的最有力的武器。我们会想尽各种办把它们藏到各中千奇百怪的地方。比如,桌子底下,暖气片后,门框上等等。群众的智慧是无穷的,我们终于领会这句话的深刻含义。


那一天,下午,空气中泛着潮湿与汗水的气味。太阳肆无忌惮的照在大地上,我正无聊的翻着一本小说,是聚斯金德的著名长篇小说《香水》。教室里早已趴倒一片,正讲课的老师无奈的摇了摇头,继续着他的本职工作。这时下课铃响了,刚才还在沉睡的人们都涌出教室。我也想出去走走,活动一下有些僵硬的身体。我刚站起身,萧林冲进教室,向我喊“峰哥,我跟九班的打了!他们叫人去了!咱们怎么办?”我没等他说完,一脚揣倒了桌子“妈的,当咱们班没人了是吧!”于是叫了黄山、郑志同、孙跃新再加上我和萧林,抄上家伙,杀气腾腾的向九班冲去。到了门口,黄山一脚把门揣开,萧林大叫一声“给我打!”我们如饿狼般扑向他们......

我们的来势汹汹,并没有吓倒他们,于是两拨少年挥舞着各自手中的板砖和钢管,战斗在血波中。

第二天,我们受到了严重警告处分,但我们并没有因此收敛。打架的地点由校内转到校外。





3


等到放学后,我一般会跑到小镇一家公司的天台上,这里可以俯瞰小镇的一个街区。我会望着萧索的街道和落寞的人们发呆。对于我这个矿区长大的孩子来说,那段时间,这成了我唯一的爱好,因为我空虚的灵魂不能以不能在小说里得到解脱。我的思想,会随着来来往往的车辆而无拘无束的驰骋在我构造的精神世界中。

每到夕阳西下时,我会对着天边的那轮红日沉默不语,然后点上一根烟,想像明天会是怎样。




4

也许是空穴来风,我们都会在不经意间,对年少时的一些痴心妄想作个总结。其实这是一件没有意义的事。在短暂的青葱岁月中,总会发生许多事,可以让我们在以后回忆。

那年我们在受到处分后想到了一个关键的问题,我们能否在毕业时拿到有学校鲜红印张的毕业证。那以后我们也确实老实了几天,可没多久又恢复了本来面目。如同一群困兽,在磨着自己锋利的爪牙,一直在试图挣脱这个牢笼,到最后才发现,自己早已被这个牢不可破的教育制度所摧毁。




5


那年,大雪覆满全城。

大雪纷飞,飘满尘世上空,每个角落。每个人的灵魂深处。

每到冬天到来时,大雪纷飞时,我都会想起漫天雪花中的那个红色的身影。那正是我们的第一次相遇。

许多年以后,我回想起我们在一起的日子时,我才渐渐明白,这本来就是个没有结局的故事。

不知道还会不会再见到她……


原载于本人博客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