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水扁撕裂下"迷失的台湾" !!

jiangnanjita 收藏 1 123
导读:  [img]http://img1.cache.netease.com/cnews/2008/8/29/20080829084104db9d5.jpg[/img]   2006年10月的一场“红杉军”倒扁活动中,一位民众把自己化装成陈水扁,做出“陈水扁,下台”的手势。   [img]http://img1.cache.netease.com/cnews/2008/8/29/2008082908411480f9a.jpg[/img]   劣质的选举文化成为台湾不能承受之重。本报资料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006年10月的一场“红杉军”倒扁活动中,一位民众把自己化装成陈水扁,做出“陈水扁,下台”的手势。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劣质的选举文化成为台湾不能承受之重。本报资料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个贪腐的领导人竟然带领2300万人走过八年,而后者却浑然不知。在他的操弄和欺骗下,他的家人、他的党、他的选民一起成为他贪腐的共犯,并被弄得迷失了前进的方向,整个台湾更被他撕裂得经济低迷、族群对立。陈水扁洗钱丑闻的曝光让8月的台湾正经历一场空前的集体反思


陈水扁撕裂下的台湾


刚刚过去的两周,对于黄锡麟来说,无异于一场痛苦而漫长的梦魇。


这位2006“红衫军”倒扁运动的积极分子怎么也没有料到,台湾地区前领导人陈水扁会贪腐到这种地步:8月14日,陈水扁承认拥有海外账户,“并将竞选剩余款2000万美元汇往海外”。“这是台湾的悲哀。”8月26日,接受《国际先驱导报》采访时,黄锡麟说。


本就低迷了八年的台湾经济也再次发出悲观的信号。台股继8月20日跌破7000点之后,8月26日继续下跌66个百分点,深受高物价之苦的的台湾民众对未来更加忧心忡忡。“我们对政治丧失信心,现在惟一想的就是好好挣钱。”台北市民李军告诉《国际先驱导报》。


这都是陈水扁一个人种下的恶果。过去八年,陈水扁打着民主的幌子大搞政治斗争、族群对立,他的家人、他的党、他的选民,甚至整个台湾社会在他的撕裂下变得人格分裂。


一家子被迫充当挡箭牌


如果说陈水扁洗钱丑闻是一幕黄金档大戏,那么陈水扁便是当之无愧的编剧、导演兼男一号,他的家人则个个都是演技过人的男女主角——妻子吴淑珍负责包揽所有罪名,儿子陈致中、媳妇黄睿靓及妻舅吴景茂负责当挡箭牌。


他们都太低估了台湾人民的智商。轮椅上的吴淑珍天真地以为,只要她像在“机要费”贪污案审判时数度昏倒那样扮演一个体弱多病者,司法机关一定奈何不了她;陈致中夫妇以为,只要把母亲吴淑珍作为挡箭牌就会免受制裁。“串供、隐匿、逃亡是犯罪者必然做法。尽管他们的串供非常可笑,但我们尊重他们的人权。”台湾著名政治评论员胡忠信告诉《国际先驱导报》。


在律师出身的陈水扁带领下,玩法弄术早已成为他一家人的特长,即便是玩到伦理可抛,玩到当上被告,玩到精神失常,他们也再所不惜。两年前,陈水扁的女婿赵建铭因涉嫌股票内线交易而被司法机关判刑,他的女儿陈幸妤从此精神崩溃。此次洗浅案曝光后,在被媒体追问下,陈幸妤再次当起失常的主妇。


“在我死之前,我要把那些人全部讲出来,我不能死得不明不白啊!民进党那些拿到我爸帮他们选举补助的钱,他们有照实申报吗?”这位牙科医生显然很不服气:你们可以贪,我爸为什么不能?“那些当初有拿钱的人,现在每个出来假清高,你以为要台湾独立就不需要钱?要选举不需要钱?苏贞昌没拿到钱吗?谢长廷没拿到钱吗?陈菊没有拿到钱吗?”这是一个再悲惨不过的结局:“台湾之子”的女儿竟然是个法盲。


不管这一家人将面临怎样的司法判决,他们身败名裂已成定局。当日后,陈水扁的孙子被人问起“你爷爷是干什么的?你父母是干什么的?”时,不知他该如何回答?


民进党变成贪腐代名词


充当挡箭牌的何止陈水扁的家人,民进党也甘愿同流合污。陈水扁“执政”后期,“鐽震案”是“国防部”被当成了挡箭牌;“巴纽案”是“外交部”被当成挡箭牌,陈的亲信“行政院”前副院长邱义仁被迫下台;而涉嫌此次洗钱案的民进党高官和司法共犯更是不计其数。


民进党被陈水扁当挡箭牌吞掉的,其实不只是选举资金,损失更严重的是民进党在台湾的进步价值和长年的民主形象。“礼券及发票丑闻、赵建铭台开案、‘机要费’贪污案陆续爆发,扁家贪腐嘴脸已无处可藏,唯独民进党能假装看不见,并志愿当人头一再为他撑腰,终至输掉政权。”台湾《联合报》如是评论说。


叶耀鹏是民进党的创党元老之一,他为今天的民进党深感廉耻。“当初叫‘民主进步党’,搞得是民主,现在搞的是贪腐。”由于看不惯陈水扁的作风,叶耀鹏退出民进党。“ 以前很多民进党朋友在野的时候那么清高,抓到权力后个个都变了样,又是贪腐又是买票。我就知道,他们迟早会出事的。”接受《国际先驱导报》采访时,叶耀鹏回忆说。


过去几年,每次选举,统独问题就像幽灵一样飘扬在台湾上空。“民进党在陈水扁的操弄下,借民主的面具践行‘台独’的本质。透过统独问题的散布,所有的恶劣罪行都会被掩盖住。”如今已经是台湾政治评论员的叶耀鹏说:“统独问题已经成为台湾民主最大的伤害。”


洗钱案让早已在台湾威信扫地的民进党形象遭受新的重创,见风使舵的民进党人不得不与陈水扁划清界限。“今天谁敢出来挺陈水扁,等于政治自杀。”胡忠信说。叶耀鹏建议说,“民进党已经成为贪腐的代名词了,民进党干脆换个招牌算了,另起炉灶。”


但在“台独”眼中,陈水扁却似乎没有彻底崩盘,仍然具有像宗教领袖一样的号召力。“大部分‘台独’人士宁可接受贪渎也要‘台独’,这是他们的悲哀所在。”叶耀鹏认为,这部分人在台湾至少还有百分之十之多。而民进党似乎也没有完全幡然省悟,虽然“8·30呛马大游行”弱化了“挺扁”的主题,但这个靠政治斗争起家的政党所玩的伎俩却仍没有脱离陈水扁的影子,“像九尾怪猫一样,为了生存不折手段。”黄锡麟说。


深绿媒体与陈水扁划清界限


可以想见的是8月30日那天,走上街头的人群中有很多是台湾深绿民众。过去八年,如果没有他们的选票,陈水扁怎么可能当选并连任,如果没有他们的护航,陈水扁又怎么能在百万红衫军的倒扁声浪中依然屹立不倒。在陈水扁的煽动下,这个以台湾中南部为主的群体并不懂反省和检讨,在错误的航道上愈走愈远。


直到陈水扁洗钱丑闻曝光,他们才一下子惊醒。一个叫陈柏仁的支持者为了不像陈水扁那样“遗臭万年”,决定跟他使用了八年的名字“陈水扁”说再见。


打算和陈水扁说再见的还有一些泛绿媒体。过去,他们常常不问是非,颠倒黑白,成为陈水扁迷惑民众的工具,但是现在已有所改变。一直挺扁的台湾《自由时报》近日在一篇评论指出:陈水扁家庭比国民党更可恶,过去受国民党的专制与黑金之苦,固然难过,但那种难过,反而激发反抗的斗志,和追求民主公义的决心。现在发现宣称要帮我们驱魔赶鬼的弥赛亚,竟然也是邪魔恶鬼。


但这离反思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即便是蓝营媒体似乎也有提升的空间。和民众分成蓝绿两大阵营一样,台湾媒体也被陈水扁撕裂成两派。在电视节目上,常常看到名嘴们的口水大战。“骂得很过隐,却很难有什么建设性的意见。”李军说。


不过,有一点值得肯定的是,三年来,陈水扁的贪腐丑闻接连曝光,媒体功不可没,包括这次洗钱丑闻,也是先由台湾《壹周刊》率先曝光的。“媒体成为清廉运动的设定者,这一点再次证明媒体是一个防腐剂,像水缸里边的明矾一样。这八年来的发展,媒体第四权的角色越来越重要。”胡忠信说,他对国民党、民进党一视同仁,始终跟他们保持距离。不过,媒体只能揭弊,最后还得依靠司法系统。


台湾人期待走出阴影


司法系统不健全正是 黄锡麟所担心的。“司法不公从过去到现在一直如此,重要的司法人员都由领导者钦点,司法怎么可能独立。洗钱案到现在才曝光,就是因为检调单位处理得太晚。”黄锡麟说:“但现在办比以后办来得好,现在大家都欢欣鼓舞,总算还我们一个公道。”


黄锡麟曾经参加过2006年施明徳带领下的红衫军倒扁运动。“倒过好几次也没用,他们打死都不承认有国外的账户。如果这次陈水扁判无期徒刑,我们会放鞭炮。”黄锡麟说,很多人因为这件事开始对政治人物丧失了信心。


八年来,台湾已经被陈水扁搞得元气大伤。“从一条龙变成了一条虫。虫能活就不错了,不像大陆是一条真正的龙。”黄锡麟说。


依照台湾法律无罪推定原则,除非有具体证据,不然是很难起诉陈水扁和他的家族。“诉讼过程是非常漫长的,有的拖十几年都有。但是至少发现了台湾的伤口,用碘酒把它清洗一下也好。”胡忠信说。


从黑金到洗钱:走不出的贪腐怪圈


1999年,陈水扁出版了一本叫《台湾之子》的自传。在书中,他把自己塑造成一个国民党黑金政治的救星,深受黑金政治之苦的台湾百姓以为这位“台湾之子”能给台湾政坛带来一股“清流”,然而八年后,他们才惊讶地发现,原来陈水扁才是更大的硕鼠。


“这背后凸现出的一个重要问题是20年来,黑金政治从未离开过台湾。”接受《国际先驱导报》采访时,台湾《中国时报》采访中心副主任王铭义说,这是台湾民主比较令人遗憾之处。


李陈二人共造“黑金神话”


与其说是国民党的黑金政治,不如说是李登辉的。“ 他是始作俑者,国民党也有蒋经国的廉洁时代。”叶耀鹏说。


在台湾长大的吴小莉记得蒋经国时期,他的夫人蒋方良不但不喜欢,更被蒋经国严格要求不可触及政务。“那个由蒋经国掌政的年代,才是台湾在拼经济的年代,奠定台湾为(亚洲)四小龙之一的基础,和现今的‘家底’。”这位香港凤凰卫视主持人在博客中写道。


1988年1月,蒋经国突然病故,身为副领导人的李登辉扶正,但他虽集大权于一身,然而根基未稳。到了上世纪90年代初,为抗衡国民党内外省元老,以及军人势力,李登辉引入本土派系,又开放地方选举,然而该等人物良莠不齐,致使国民党高速腐化,所谓黑金政治,即由此而来。权力产生金钱,金钱再去延伸权力,两者相互依赖共存。


到了陈水扁上台,“反黑金”只是一个口号,黑金的毒瘤在台湾并没有根除。 叶耀鹏认为,李登辉和陈水扁两人之间的最大不同在于,“李登辉黑金政治背后除了有红顶商人,又有黑道人物,而陈水扁除了有红顶商人,还有‘台独’人士。”


在王铭义看来,黑金问题之所以难以根除,跟台湾的选举制度有关。“上世纪60年代开始,台湾就有很多贿选的问题。”


贿选依旧盛行


的确如此,贿选文化已成为台湾选举不能承受之重。 国民党执政期间,从“立法委员”、县长到“议员”选举,买票情况很盛行。一般直接收买选民,或用贷款转账、员工加薪等形式隐蔽收买。虽然这十几年情况有改善,但还是没有完全根除。


为了规避司法的制裁,近年来,候选人往往变换买票方法。“现在不像过去那么笨直接送钱,而是招待大家旅游、吃吃喝喝,变相补助当地社团族群,这种政策买票究竟属于贿选,还是人情,法律上很难去界定和规范。”王铭义表示,如今,台湾民众的民主意识也在觉醒,票不是那么容易买的。”


司法人员沦为贪腐共犯


除了选举制度上的缺陷和黑金政治,法制基础薄弱也是滋生腐败的原因之一。“只有民主有足够的法制基础相辅相成,贪腐才能去掉。光讲民主,不讲法制,就完全视领导人个人操守而定。” 叶耀鹏说,在陈水扁洗浅案中,连前“调查局”局长叶盛茂都是共犯之一,可见台湾的司法系统有多混乱。“执法人员的风骨在什么地方?!中低层干部比较好,但是大官比较没骨气,台湾的检察官都是软骨头。”


此外,过去4年,陈水扁有很多弊案虽然被起诉侦查,但根据台湾法律规定,对地区领导人有“司法豁免权”,直到今年5月20日,这个保护伞才被去除。


这些年,为了抑制腐败,台湾当局虽然有很多阳光法案,但基本上形同虚设。“比如公职人员申报财产制度,制度也有,监察院也有监察权,但是似乎没达到威吓的效果,问题在于执行力不够。”王铭义说。


一位台湾网民在博客中反问道:台湾反贪腐反了两年多,改善了什么?“财产信托”不再强制、“财产申报”拖延敷衍、“不明财产罪”越改越不明确、“白手套”条例在“立法院”中有太多的“白手套”,把法令改到面目全非。


“这正是台湾社会将要更崩坏的征兆,当社会的无能与脱序持续发展,整个社会无论官、商、艺、民的角色规范愈来愈混乱。”这位网民对台湾未来非常失望:“当官的没有责任心,民意代表缺少是非心,必须严守行业纪律的人,将忘掉自己拼搏许久才得到的荣誉感,升斗小民则将会愈来愈倾向于作奸犯科来发泄不满与寻求侥幸的机会。”


马英九反腐魄力有待观察


司法制度的缺陷如此之多,很多人担心马英九上台后会不会重演黑金政治的恶梦。“他比陈水扁廉洁多了,执政期间,贪腐很难在他周边存在的。”叶耀鹏说。


黄锡麟也这么认为,这位台湾中国统一联盟副主席私底下跟马英九聊天时,可以感受到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不粘锅”。“他相当痛恨黑金和地方派系斗争,他从小到大洁身自爱,又跟蒋经国共事过。他是不粘锅的人。”


但黄锡麟也表示,黑金的问题不是马英九在短短四年之内就能铲除的。“对黑金政治问题,他还不太敢碰,因为他没有办法去掌控,他会一步步来,稳扎稳打。如果有一天真地彻底铲除的话,台湾的政治会更清明。”


不过,黄锡麟目前期待的是马英九赶快拿出魄力,把陈水扁全家绳之以法。“全部要他一个人抗下来。其他人没有办法来处理这个事情。”黄锡麟说,只有陈水扁一家全部审判,台湾老百姓才会大快人心。“判得好是台湾民主的进步,判不好就是退步。”


胡忠信认为,之前马英九的有些做法是想特赦陈水扁的。“如果马英九在没有审判完就对陈水扁特赦,我们会对马英九宣战,让他2012年别选了。”


台式民主怎么了


记得今年5月20日,马英九在就职演说中曾表示“台湾人民一同找回了善良、正直、勤奋、诚信、包容、进取这一些传统的核心价值。这一段不平凡的民主成长经验,让我们获得了‘台湾是亚洲和世界民主的灯塔’的赞誉,值得所有台湾人引以为傲。”而今,随着陈水扁洗钱案的曝光,这个“灯塔”正在受到外界强烈质疑。关于台式民主是不是劣质民主的讨论频频出现在各大华文报刊上。台式民主究竟怎么了?


民众民主素养还很差


胡忠信(台湾著名政治评论员):民主也是一种自作自受。选陈水扁选了两次,支持他的选民就要承担后果。台湾民众最缺乏的是人文主义精神,包括学会遵守法律秩序;养成勤劳习惯;处理好人际关系;成为有品格的人等等。如果没有民众素养作为基础,那将是建立在沙滩上的民主。


黄锡麟(台湾中国统一联盟副主席):台湾太过民主,太多自由了,才会产生这种陈水扁这么烂的领导者。台湾民众的民主思想太过膨胀,只要权力,不要义务。很多老百姓对政治认识不清,只知道跟着支持者冲锋陷阵,根本不了解政治的阴谋和阳谋。


王铭义(台湾《中国时报》采访中心副主任):有什么样的选民就会选出什么样的领导者,这是一个循环。很多民众都是意识形态挂帅,不问是非,只问蓝绿。选民不太问候选人的人品、操守和背景,只看是“独派”的党还是“统派”的党,这很难选出优秀的人才。


台湾选民参与的意识都很强烈,但争取权利的过程中,不懂得权利和义务之间的平衡。对于要选出什么样的候选人、候选人对他以后有什么影响,还没有很强的认知,只知道去参与、去投票、去争取权利。支持的人当选了,但是未必就为他自己争取到了好的权益。


台湾人可借机反思


王铭义:1996年,台湾直选地区领导人,这是一个划时代的分水岭。2000年政党轮替对国民党是一个很难堪的事情,但是这是制度化的结果,如果制度不健全,当时国民党可能输不起,不愿意交出政权,可能要宣布戒严。2004年,国民党还担心民进党输不起,民进党会宣布戒严,事实上问题没有发生。这是因为台湾民主发展到一定程度后,那种轻狂是不允许,也不可能出现的。


但在推动民主过程中不可能每一个项目都那么理想,包括选举风气不正、政商挂钩、法令监督不周、司法威性不够等这些问题都需要检讨和完善。陈水扁洗钱只能说是他自己和民进党的笑话,但绝对不是台湾民主的笑话。未来一两个星期,台湾地区前领导人的儿子可能会被收押,就像过去赵建铭被关起来一样,没有人认为是不好的,当时全世界媒体都说,怎么台湾的司法突然独立了。


胡忠信:经济学家熊彼特曾说,民主是一种创造性的破坏。破坏性是很大,但还是有创造。如果台湾地区一个卸任的领导者都能被调查被起诉,甚至被判刑的话,在肿瘤没有变成癌症之前,把他切掉有什么不好,未来领导者也都会引以为鉴。让司法系统彻底跳脱政党框子,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你看台湾的调查局局长都被起诉了,这在过去是不可能的事。


台湾人可以借这个机会好好思考一下:选举制度是不是能把最好的人选出来、法制发展有没有跟上民主发展的速度,但我不认为台湾社会就此怀疑民主的基本价值,这是不可动摇的。


叶耀鹏(台湾著名政治评论员):有政治的地方就有贪腐,菲律宾、韩国、日本都出现过贪腐政权,关键是贪腐多少,有没有被控制,社会容许不容许。建议日后台湾当局能改成“内阁制”,过去领导者贪腐有司法豁免权啊,但是实行“内阁制”之后,这个保护伞就被去掉。此外,蓝绿互相制约的条件也会比较多,领导者比较不容易为所欲为,国民党很多人对这个建议也很认同,我估计马英九四年任满之后会推动。


陈水扁家族贪腐全记录


2004年3月,潜逃美国的台湾富商陈由豪越洋发表公开信,揭露自己从1994年到2000年之间为陈水扁夫妇至少7次提供政治献金,总额3000万元新台币,直指“总统府”是“黑金政治中心”。


2004年,媒体爆出吴淑珍收受SOGO百货总值880万元新台币购物礼券,介入SOGO经营权争夺战。


2005年8月,时任“总统府”副秘书长的陈哲男,被指接受厂商招待出国。


2006年5月,陈水扁女婿赵建铭涉及台湾土地开发公司的内幕交易案,被台北法院判入狱7年,目前仍在上诉阶段。


2006年10月,台湾百万“红衫军”上街,高呼“陈水扁,下台”。


2006年11月,台湾高等法院指控陈水扁夫妇利用职务之便,伪造文书诈骗“机要费”。


2008年5月初,在台湾媒体一路穷追猛打之下,一桩10亿元新台币的“外交”黑金大案浮出水面。


2008年5月下旬,卸任再无“刑事豁免权”后,检察官立即对陈水扁立案调查,并限制其出境。


2008年8月初,马英九注销“机要费”贪腐案资料“机密”等级,使检察官可查阅档案作为起诉证据。


2008年8月12日,陈水扁再次接受“高检署”检察官的传讯。


2008年8月13日,台湾《壹周刊》爆出陈水扁夫妇曾通过儿媳黄睿靓及其家人的户头,密汇3亿元新台币到海外。


2008年8月14日,国民党“立委”洪秀柱拿出瑞士官方提供给她的公函指出,黄睿靓在瑞士美林银行以个人和公司名义开设四个账户,流通金额高达3000多万美金。


2008年8月14日,陈水扁承认拥有海外账户,但不承认洗钱,坚称是“选举结余”。


2008年8月15日,陈水扁通过办公室发言人发出退党声明,宣布“自即刻起退出民主进步党,太太吴淑珍女士也即刻起退党”。


更多贪腐证据正在浮出水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