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极猎人 第二章 遭遇“僵尸” 第二十七节 真的伟大

王昆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6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61/[/size][/URL] 疾如电,快如风 来无影,去无踪 捣敌巢,惩顽凶 快速反应出奇兵 踏平艰和险 破袭善战扬威名 我们是英勇的特种兵 猛如虎,矫如鹰 立壮志,练硬功 保祖国,卫和平 翻江倒海显神通 人民在心中 赤胆忠心方向明 我们为祖国建新功 …… 身上一股暖流瞬时流遍全身,常青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61/


疾如电,快如风

来无影,去无踪

捣敌巢,惩顽凶

快速反应出奇兵

踏平艰和险

破袭善战扬威名

我们是英勇的特种兵

猛如虎,矫如鹰

立壮志,练硬功

保祖国,卫和平

翻江倒海显神通

人民在心中

赤胆忠心方向明

我们为祖国建新功

……


身上一股暖流瞬时流遍全身,常青觉得什么疲劳都不是困难了:“为了国旗、为了祖国,拼了!”一口气向前奔去。

赵重天也兴奋异常,他把红旗接到了手里,箭一般向前飞奔。

卜正浩和林代也很高兴,卜正浩冲着方秘书喊:“首长,我是朝鲜的,就在鸭绿江对面!”

“好啊好啊!小伙子你也是好样的!”方秘书跟上去拍了拍他。

卜正浩也加快了速度,一路高喊:“前进,前进!”

到了终点时,他们才知道身体虚脱的概念,林代说了句“若干”直接休克了。

赵重天也脸色发白。

“首长,我们够长脸的吧!”赵重天上气不接下气地对着方秘书说。

“长脸!长脸!绝对长脸!我这刚来就看到一个第一!就是要这样,现在流一滴汗,将来能保证一家人不流血!”

方秘书兴奋得脸色发红。

“回去给我们请功啊!”赵重天嚷着。

“好好。请功!”方秘书一手拉着常青,一手拉着赵重天,“你们辛苦了,我一定转告潘大使,为你们记上一功!”

方秘书又过去和卜正浩、林代握手,高兴地说:“咱们两个国家在抗美援朝时就并肩作战赢得胜利,今天在外面一样共同进步,给祖国争脸,你们都是优秀的。”

“嘿嘿,优秀个啥,就是个兵呗。”卜正浩有点不好意思,又不知说啥好。

“这可不对了。”方秘书说,“将军也是从兵出来的嘛,你那么优秀,很难得的。”

大家都笑起来。


他们的胜利是团结协作的胜利,无时不在的团队精神、生死相依的高度信任是他们夺冠之路的奠基石。

精诚团结,密切协作,是他们集训队训练的宗旨。为各自祖国争光的集体荣誉感、艰苦集训中结下的深厚友情以及竞赛时生死相依的高度信任,使他们产生了巨大的凝聚力。这种凝聚力远远不是几个人的力量简单相加所能比拟的,有了它,一个人面对什么样的对手都不怕!

在训练中,所有队员都牢牢地记住:我们是一个集体,在行动时必须团结得像一个人一样。三十一、鏖战——抢滩登陆三十一、鏖战——抢滩登陆

简短的休整之后,作战队员们进入了最后一个通过带。

在奥尔特加的指挥下,一排战士在帐篷前升起了三十多面各国国旗。

五星红旗也在猎猎作响,摇曳在异国清晨的柔风中。

各个小组的队员都精神抖擞,这里不仅是个人的荣辱,更是国家和民族的荣辱,在经历如此多的死亡淘汰之后,追求胜利的渴望会变得更加强烈。

海面在早晨的阳光下如一面巨大的镜子,明晃晃的。悠闲的水鸟在海面一掠而过,谁也想象不到,一场生死厮杀即将在这里展开。

各种车辆都远远停在一处沙滩上,被裹上了迷彩伪装网,距海边100米处的一片开阔沙地上,作战帐篷已经搭建完毕。

几架作战直升机径直飞过滩头上空,甩下几束炸弹,这只是例行公事,增加实战前的气氛。

“轰轰……”炸起的巨浪打破了沉寂一夜的宁静,所有的人都精神抖擞。

队伍整装集合,精神昂扬、亢奋、焦躁、恐惧、猜测……

这些刚刚逃过一场死亡浩劫的猎人们又迎来了另一场死亡游戏。

严肃的考核执勤指挥官在下达着战斗任务:“特种旅对滩头进攻之敌进攻,可能得到步兵、炮兵、防空兵、电子对抗兵、工程兵、通信兵、防化兵、陆军航空兵等的配属,还可能得到航空兵的支援。通常进攻正面:6至12公里;纵深:10公里。

“特种旅战斗员集结地域距滩头前沿:200至300米;待机地域距敌前沿:15至20公里;进攻出发阵地距滩头前沿:1至3公里。

“水下训练营国际特种兵班战斗队员担任登陆战斗任务时,登陆正面:6至8公里,纵深:20至40公里。通常可以自行选择2至3个登陆地段,每个登陆地段和正面及纵深各为2至4公里。水下训练营陆上作战队员由冲击出发线距滩头2至5公里。

“战斗分界线从任务后沿起算,小组之间距离1至2公里。差时发放小组,其中,第二小组在第一小组发起进攻后3分钟跟进,为分辨清晰,两舟距离最短保持在2至3米。展开线为30公里,从行进间发起攻击时,距前沿2至5公里。陆地战斗队可在此时直接支援海上分队的滩头主攻和侧后火力配置。”

士兵们在调动车辆,准备把陆上战斗人员运送到出发阵地。

常青和赵重天他们利用短暂的时间迅速交换意见,这样更利于默契配合。

林代说:“我们要尽可能地避开设置的障碍,不要去排除他,太浪费时间。”

没有异议,通过。

卜正浩说:“进攻行进过程中,我们要自己设定至少两个预定展开区,第一在前沿滩头前,第二是靠近前沿滩头的打击纵深支撑点。”

没有疑义,通过。

常青提议:“陆上战斗小组的隐蔽要靠近中心指挥所附近,这样便于机动,便于隐蔽,也便于投入战斗。”

没有疑义,通过。

赵重天继续分析:“火力群都在中心指挥所右前方,距前沿约200至300米,火力辐射范围差不多有3平方公里,陆上分组一定不能正面攻击,要在便于机动、便于射击的地形上,保持三分二的火力压制海上分组揳入纵深地带。”指挥员拉响战斗准备前警报。

“僵尸”迅速整理队伍,然后一阵碎步跑到指挥所前报告:“报告将军,国际特种兵水下突击训练营参加抢滩登陆战斗行动准备完毕,是否开始,请指示!”

“我命令,行动——开始!”北约评估团团长、一位年轻的欧洲籍少将下达了开始命令。

所有参加陆上作战的队员都为之一振,战斗即将开始了。

“是!”“僵尸”笔直立挺地回答,转身向队伍跑去。

指挥所里年轻的将军抬起头,举起望远镜,湖面上一片苍茫,再远些,朦胧的军舰隐约可见。阿麦将军似乎若有所思,他静默了一下,突然起身走过来:“等等!”

“僵尸”:“将军……”

将军一顿:“嗯,我要和勇士们说几句。”

将军站在队伍前敬礼:“战斗员们!”

队伍立正,大家都看着他。

“情况不用我多说了,规则也都明白。”将军面色严肃,“在这里,我想用中国大使馆潘将军让我转告中国队员的几句话来鼓舞大家,这是昨天下午潘将军发来的传真。”

赵重天和常青觉得腰杆一直,突然一股豪情油然而生。

将军拿出一张水纹纸念道:“我们是一支能打仗的战斗队!敢于死亡,不怕死亡!你们的士气很好,士气是战争最大的单面因素,一切战争都是军心士气的较量和缩写。你们的行动代号‘猎人’,就是要求你们像真正捕获猎物那样顽强勇敢地战斗,仗需要怎么打,我们一年来就是怎么练的,当然不排除新情况的发生,这你们要通过自己的智慧尽一切力量完成它!”

大家都眼睛发光地看着将军,看着赵重天,看着常青。

将军继续念道:“这不是比赛场,是战场!前面有任务,有军事观察团的评估,后面有你们的国旗,有你们的国家!要他妈的像个国际猎人的样子!今天就开始检验你们自己!”将军显出了一名高级军事指挥员在关键时候应有的高度责任心,“这是展现我们国际猎人精神风貌的一个舞台,展现我们国际猎人不畏艰险、勇往直前的一个阵地!我们走出国门,代表的就是各自的国家,就需要有必死的信心,去完成一切任务,迎接一切困难和挑战!这里的荣誉是需要付出才能得到的,这里需要的是真正的国际猎人,靠你们自己去完成你们的使命吧!”

常青觉得眼角一热,这铮铮语言是命令!更是热切的期望!

赵重天抽动了一下鼻翼,他知道,属于自己、属于中国人、属于祖国的时刻到了。

作战队员们激情昂扬。

将军又是一个敬礼:“看你们的运气了,从今天起,咱们就是真正的敌我双方了!”

八个考核小组,六十多只历经沧桑的大手举到太阳穴前,目光,如秃鹫般凌厉!

将军目光如炬,巡视完每一名队员之后转身向指挥所走去。

“僵尸”接过队伍:“现在,各人进入自己位置,战斗开始!”

作战队员一个激灵,哗地散开。

行动分为水上和陆上两个小分组。

赵重天和三名队员负责水上任务,常青和另三名队员负责陆上任务,整个行动以协作精神为主。

焦躁不安的猎人们终于被放到了各自的狩猎场。

远处的橡皮舟冲锋队正在集结。

赵重天和其他所有负责水上任务的队员们,全被舰艇送到了离岸边十公里处的一处孤岛上,每4人一艘橡皮艇,但是在到岸边的20公里的距离中漂浮着近百颗轻度杀伤水雷。

近处的陆战队员正飞身跃下运兵车。

他们都迅速到达自己的活动区域,在隐蔽好后,像真正的猎手那样,等待捕杀猎物的最佳时机。

指挥所的信号灯在不停闪耀着,一双双各种颜色的眼睛在注视着平静的海湾。

两发红色信号弹打入上空。湖面的滩头阵地,机枪开始密集射击。

太阳隐去,雾气上来……

橡皮舟冲锋队在隐约的海面上猛然闪动。

陆上战斗队员猛然弓身,他们豹子一般跃离出发阵地,向两公里以外的战壕和掩体奔去。

其余的地方都无从估计,但是可以知道,大批的假设敌人,在强烈的火力掩护下,拥有着可以开枪致死的权力。

雾色当中,隐约出现橡皮艇的影子。

空中的直升机再次巡飞过来,打出一梭子弹,从赵重天面前的水面“啾啾”飞过。

林代举枪射击,但毫无用处。

艾弗尔拼命划桨,后面的假设敌追赶而至。

一艘橡皮舟扶摇直追上来。

“妈的!超过他!”赵重天大吼。

艾弗尔把桨划得飞快。

“咚!”一声巨响,水雷炸开了,赵重天看着刚刚超过自己的那艘橡皮舟在大火中翻过去。

尽管这种低度水雷不会带来伤亡,但人被掀翻在水里,好长时间的折腾才能重新启动。

又一艘橡皮舟飞驶而过,是俄罗斯队员组成的一个小队,俄罗斯队员比较多,单独成立了一个作战小组。

岸边壕沟里的假设敌机枪狂吼,子弹更加密集,但是都在一定的高度之上,正常的行进高度可以避免。

俄罗斯队在机枪的扫射下巧妙绕过炸点并完成了规定战术动作,在陆上队员的火力掩护下向纵深的丛林挺进,消失了。

“注意高度!”赵重天高喊着俯身在橡皮艇最前面,头顶子弹嗖嗖嗖嗖过去,他连眼睛也不敢眨动一下。

林代在他侧后方手持步枪观察着前方。

猎人105号在他另外一侧。

最后面是艾弗尔在操舟。

常青匍匐在岸边灌木中注视前方。

卜正浩正把手榴弹的拉环盖打开。

橡皮艇陆续接近岸边。赵重天翻身下水:“快跟上,侧身前行!”

林代105号、艾弗尔分别从各自就近的地点抢滩登陆。

爆炸声此起彼伏,阵阵沙土飞扬,和浓郁的雾气混合在一起。

“摧毁战壕!”常青冲卜正浩一挥手,率先起身向自己小组登陆地的战壕冲去。不摧垮战壕里的敌人,赵重天他们无法上岸,而按照规定,又必须在他们登陆瞬间摧毁。

卜正浩甩手就是六颗捆绑一起的手榴弹:“去你奶奶的!”

“轰轰轰轰——”一阵浓烟掀起。

常青机枪掩护:“快进树林!低腰前进!”

赵重天飞速奔跑,慌忙中被什么绊了一跤,他一个缩头,再一个翻滚,人已在几米外站住。

艾弗尔和105号边跑边还击。

常青把机枪直对着战壕,“哒哒哒”一阵狂扫,那些假设敌早已钻入地道,只激起一阵烟尘。

卜正浩换上冲锋枪把通往树林道路的障碍清除。

常青在前面引导着赵重天进入树林。

阿麦跷腿坐在指挥所里的大屏幕前观看行进过程,皱紧了眉头。

接着是丹麦和瑞士两个国家组成的突击队,在橡皮艇打了个几转巧妙躲避了岸上射击后完成了抢滩登陆,并迅速通过炸点,挺进密林纵深。

没有亲身经历过这种考核的人,永远无法想象出在穿插途中的窘迫之状。

子弹在后面追着打,常青和赵重天在前面并排奔跑,雾气太大,又得用心辨别方向和树木,以防撞上去。

常青一个凌空却猛然发现脚下是一条深沟。

想收回身子根本不可能了,常青干脆坐下连滑带滚落下去了。

紧跟着得赵重天也没能收住脚步,和常青一样滚落沟底。

后面的队员在子弹的追逐下无法直腰,沟底正好成了避难之所,哗哗全跳了进来。

一个个衣服全扯碎了,身上青一块、紫一块……

“马上组织火力还击!”赵重天一个滚进避到一棵树后。

常青和其他队员也分别散开,在各自掩护点架好枪弹。

壕沟边沿,一队假设敌用枪对着沟底一阵扫射,子弹从常青鼻子尖上飞过。卜正浩试图直身还击,但马上被疯狂的子弹逼退了,幸好由于雾气太大,假设敌没有发现他。

假设敌分成两组,留下两个看守壕沟,其余的沿着壕沟向西走去。

这下就把他们的退路封死了,怎么办?必须解决这两个士兵!

潜伏在一个灌木丛后面的常青悄悄探出脑袋,他实在找不出一个合适的射击角度。他伸出右手,对后面打了手语。瓦那·弗里曼卧倒在灌木丛中抬头看着他。

常青小声:“上去捉活的,你和我一起去。”

瓦那·弗里曼做了一个回复的示意,两人借助雾气靠近壕沟杂草稠密的地方谨慎地向上攀。

两个士兵在交谈着什么,毫无防备。

常青和瓦那·弗里曼几步便到了士兵的脚下。

士兵还在踱着步子,一个在给另一个讲黄色笑话。

常青碰了瓦那·弗里曼一下,瓦那·弗里曼会意。

冷不防,站在左侧的士兵觉得一个黑色的物体猛然迎面压来,随即脑门儿被重重一击,倒下了。

另一名刚有反应,便被瓦那·弗里曼左一个大耳刮子,右一个大耳刮子,紧接着鼻子一热,出血了,再一仰头,也是脑门儿一阵风闪过,飘飘地倒下了。

浓浓的雾气笼罩了整个海滩……

天好像完全黑下去了,四周影影绰绰,他们其实都没什么方向了,就是要使劲地蹿出密林。

天空,已经被雾迷漫得像看不到边、窥不见底的深潭,更增添了几分恐惧的寂静。

在一处隐蔽的灌木丛中,小组八名队员全围拢了过来,赵重天和队员们压低了声音在商议着下一步的行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