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传奇 第一章 新生 16、英雄救美

seaeagle2000 收藏 13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3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36/[/size][/URL] 得到赵水寒的肯定答复后,林云那根绷紧的神经终于得到了稍许放松。哼着歌,林云信步转了转,找了家酒店,林云好好点了一顿大餐,一顿海吃让周围所有食客都侧目而视。林云现在才管不了那么多,他的心里,全是小雪重回自己身边的喜悦。他很想给小雪打个电话,告诉她这个好消息,不过拿起手机,最终还是放下了。“还是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36/


得到赵水寒的肯定答复后,林云那根绷紧的神经终于得到了稍许放松。哼着歌,林云信步转了转,找了家酒店,林云好好点了一顿大餐,一顿海吃让周围所有食客都侧目而视。林云现在才管不了那么多,他的心里,全是小雪重回自己身边的喜悦。他很想给小雪打个电话,告诉她这个好消息,不过拿起手机,最终还是放下了。“还是等一切有了定论,再给她一个惊喜吧。”林云暗暗想到。

随便逛了一阵,林云找了一个订票点,准备订一张回北京的机票。刚准备进门,余光陡然瞥见一个惊艳的面孔从不远处飘过。林云忍不住回头仔细打量了一下,匀称苗条的身材,一张稚气未脱的小脸蛋媚得惊人。林云咦了一声,这不是那个前两天自己在温州海边救下的那个轻生的小姑娘吗?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林云站着盯了她一会儿,终于忍不住自己的好奇心,慢慢跟了上去。

这一带还较为偏僻,而小丫头走的方向,更是偏向郊区,林云眼见周围的建筑越来越稀少,越来越简陋,行人也逐渐稀疏,怕被小丫头看见误会,便离得有点远。又过了一会儿,林云终于忍不住停了下来,我这跟着是干什么呀?被别人看见,说不定还会被当成坏人给处理了。他正想喊住前面的小丫头询问,陡然瞥见前方突然窜出三个染着花花绿绿头发,满脸流里流气的小青年。林云怔了怔,三个小流氓却已经动了手,托着小姑娘过了墙角,挡住了林云的视线,他只见陈言四肢不停的乱舞,不一会儿就慢慢停了下来。林云心里一急,脚下一发力冲了过去。

“朋友,别多管闲事。”觉察到有人跑了过来,两个小青年闪出墙角,恶狠狠的说道。林云眼角一瞥,两个小青年的右手握着弹簧刀,反射着明晃晃的寒光。

“你……你们,想干什么?”虽然经过了上次在北京街头的事,林云对自己的力量和敏捷度都很有信心,可那一次说到底只算是“阴”人,今天这种明明白白的赤手空拳面对两个拿着刀的歹徒,还是第一次,林云心里也没底。可那个美得让人窒息的小姑娘才十二三岁啊,如果被这三个家伙……他怎么也下不了决心掉头走掉。

两个小青年对视了一眼,手上的刀故意转了转,脸上露出邪恶的笑容。“也不干什么,看这小姑娘长的勾魂,就想玩一玩。”

“你们……人家还是十二三岁的小孩子,你们竟然……”林云指着两个小流氓,又气又急,说不下去了。

“老子就是喜欢玩未成年的!你滚不滚,再不滚,别怪我的刀子不认人。”

林云明白今天这事儿是没法善了了。该怎么办?自己是跳得老高,跑得老快,出手也老重,可不代表自己是刀枪不入呀。我跟那个小女孩非亲非故,自己还救过他一次,而且反正她也想轻生,要不这次就……林云试图说服自己,可一看到那两个小流氓满脸淫亵,林云的火气就直往脑袋顶上冲,自己要是就这么走了,一定会内疚一辈子的。

两个小流氓看林云犹豫不决的样子,对视了一眼,然后把玩着手中的刀子,脸上带着冷笑,慢慢的一步一步向林云逼了过来。

林云有些畏惧地向后退了一步,眼角余光撇到路边几个半截板砖,猛地一个弯腰,抓起两块握着手中。

如果林云不做刚才那个自卫性和威胁性并存的动作,或许后面的事情就不是那个样子了。两个小流氓见状愣了愣,对视了一眼,其中一个冷笑着说:“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说完,两人握住刀子就向林云冲了过来。

这两个小青年虽然脸上表情凶神恶煞的,可他们的体质在林云看来实在是够糟糕,和之前在北京街头遇到的那位给他哥哥报仇的比起来,差得太远了。林云看着他俩脚下虚浮,身体左摇右晃,握着刀的手歪歪的而且速度也实在不算快,暗自放心不少,看准时机踏前一步,抓住其中一只手,右手挥起板砖,猛地向另外一只手砸去。

冲进去林云才发现,自己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这两个家伙的动作,慢不说,而且还没什么力气,林云三下五除二就卸掉了他们的武器,鬼魅般的动作把那两个家伙绕得晕头转向。林云越打越顺,看准机会,左右开工,两个脑袋“砰”地接触了一下,然后这两个小流氓就一声不吭的瘫软到了地上。林云还担心他们使诈,站在一边用脚踢了几下,见两个家伙实在没什么反映,才放下心来。林云得意的笑了笑,突然大叫了一声,“哎呀,那个小姑娘呢?”使劲拍了一下脑袋,赶紧向前冲去。

掠过转角,林云看到了他的目标。最后一个小流氓站在离他四米开外的地方,把那个小姑娘推着前面,右手拿着一把水果刀贴在陈言脖子前。小青年看见林云拿着砖块跑了过来,战战兢兢的道:“你……你别过来,不然……我就杀了她。”

小姑娘闭着眼睛,全身软软的毫无意识地靠着小流氓勉强站立,脑袋无力地向后仰着。林云心里一惊,颤抖着问道:“她……你把她怎么啦……”

“她没……只是晕过去了。你走,快走……不然我就杀了她!”

听见小姑娘没事,林云的怒气才收敛了些。脑袋冷静之后,林云才注意到眼前这个想干坏事的小流氓的极度恐惧。想想也是,这种事情,一旦被发现铁定要坐牢,而且……这小姑娘看样子才十二三岁,绑架轮奸未成年少女,是重罪中的重罪,好像最高可以判死刑的。

既然对方这么害怕,那事情就好办了。林云怕小青年一个失手伤了那个小姑娘,挤出笑脸,道:“看你的样子,这种事情肯定也是初犯。我是学法律的,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如果你现在放了你手中的女孩子,由于没有造成任何伤害性的后果,你是构不成犯罪事实的。即使对方家人想要重罚,最多也是在派出所多呆两天。更何况,我和你手中女孩子的家人是朋友,我向你保证,只要你现在放了她,他们绝对不会深究你的过错。怎么样?当然,如果你执迷不悟……”林云口气一转,甩手向后一指,狠狠道:“你就准备和他们一起去监狱里度过下半生吧。”

小青年听了林云的话,注意力稍微转移了一下,抓着小姑娘的左手轻轻一推,本就淡淡靠在他身上毫无知觉的人质向右前方扑倒。小青年拿着水果刀的右手赶紧移开,身体前倾,试图将人质重新扶起来。早就蓄势待发的林云见他终于移开了握着刀的右手,左肋门户大开。就是这个机会!林云一俯身,抓起一步外路边草丛里早就瞄定的半块砖头,“嗖嗖……”砖头直直的准确砸中小青年的右臂肩结合处。这一板砖砸的力量好大!小青年一个趄趔,向后退了好几步才勉强站稳,右手的水果刀早就脱手不知飞到了哪里。林云一板砖出手,这么近的距离知道必中无疑,根本不等结果,飞快地冲上去,右手堪堪扶住即将倒在地上的小姑娘,然后才抬起头,谨慎地盯着一脸惊诧不置信表情望着他的小流氓。

小青年右手臂颓然下垂,无力的左右晃动,短时间内怕是休想再用得上劲儿了。林云看着小青年傻傻的表情,有些不安想到:坏了,难道一下把这个家伙砸成了痴呆?

林云忍住上去再给他一下的冲动,向他吼了一句,抱起依然昏迷不醒的小姑娘,转身向来路走去。路过转角的地方,林云忍不住看了一眼还躺在地上的那两个流氓。刚才心急没注意到,刚才自己最后那一下左右开弓,现在这两个家伙的额头上一个鸡蛋大的包。他们不会就这么挂了吧?林云感到头皮有点发麻,他快速向前走了几步,最终还是退了回来,掏出手机按下了110。

真他妈活见鬼!林云又害怕,又气愤。俗话说得真好啊,好奇心会害死猫!这小姑娘长得像谁关我屁事啊,我好奇心那么重干什么。要是这两个混蛋死了一个,那该怎么办?林云低头看了一眼怀中依然在沉睡中的小姑娘,赶紧四顾看了看,找了一个干净的石板放下。小姑娘一头短发却黑得发亮,小小的脸蛋上,翘翘的鼻子大大的眼睛红红的小嘴无一处不让人心动,也那怪那几个该死的小流氓起色心。放好小姑娘,林云忽然记起前两天在温州的时候,这小女孩的父亲曾经给过自己一张名片,林云赶紧重新掏出手机,按下了上面的号码。

林云本来不能确定这个小女孩是不是那个几天前在温州救下的那个小丫头,在电话里一问,果然,还真是她,他父亲陈国华前天带着她回的重庆。陈国华一听说自己是女儿出事,紧张得几乎是吼叫着问道:“哪里?你们现在哪里?”

林云怔了怔,才省起这不是打110报警,陈国华没法通过他的手机信号定位他的位置。林云连忙四下寻找一个标志性的东西,可这里属偏郊区,老半天林云也没描述把地点清楚。好不容易看到一个过路的妇女,受陈国华情绪的影响,林云也没觉察到她双腿正打着颤,一把拉过吼着问道:“这个地方叫啥子?”

“重庆。”可怜的路人已经被不远处躺着的两具“尸体”和眼前这个满脸杀气的“凶手”吓呆了。林云听她开了口,跟着重复了一句,才发觉这个答案根本就是白痴。他压了压心火打量这个路过的妇女,脸部肌肉都害怕得哆嗦着。他挤出笑脸:“这位大姐,我不是什么凶手,刚才我碰到有歹徒行凶,把他们打晕了。你看……”林云指指躺在一块稍显干净石板上的小姑娘,道:“那些歹徒企图伤害那个小姑娘,所以我才出手。我正在电话里跟那个小女孩的家长说明情况,可我第一次来这里,不知道这个地方叫什么。”

妇女听了林云的解释,向小姑娘躺着的地方打量了几眼,暂且相信了林云的话。她想了想,声音仍有些发颤:“我……现在这里叫什么我也不是很清楚,以前这里叫王家屋基。”

林云的电话一直没挂。听了妇女的回答,林云对着手机说道:“陈先生,这个地方……”

“我刚才已经听到了。”陈国华道,“先挂了,一会儿到。”

林云慢慢放下手中的电话,转身向那还昏迷不醒的小姑娘走去。仔细检查了一下,没有发现明显伤口,后脑勺也没有被钝器敲击的痕迹,看来那几个小流氓应该是用乙醚之类的急效麻醉剂弄晕了她。两个流氓虽然没醒,不过还有呼吸,林云稍稍放下了心。

林云刚刚站起身,听见外面传来警笛的鸣叫声。他呆了呆,有些患得患失。三个中年警察,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中年医生,还有几个护士跑了过来。三个警察看见一个打扮休闲的瘦瘦弱弱的高中生有些发傻的站在这里,互相看了一眼,摇摇头。他们一时间没能把他和这个案件联系起来,还以为林云是偶然闯入现场,被吓傻了的附近的高中学生,报警的那个见义勇为的家伙怕事,已经跑掉了。

林云站在一边,看着几个警察以及医生护士忙活着,没人来理他,他也不出声。好一阵,总算忙活完了,两个流氓还有那个还在昏迷的小姑娘都被弄上车,其中一个年长的警察终于注意到这个一直定定站在旁边的高中生,忍不住有些疑惑地问道:“这位同学,你是住这附近的人吗?刚才他们打斗的时候,你有没有看见?”

得,感情把我当成路人了。林云顿时后悔起来,自己真是笨,傻站在这里等什么,刚才干嘛不一走了之啊。林云摸了摸鼻子,“嗯,我是……咳,我就是那个救这个小女孩的人,刚才就是我报的案。”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