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68/


第二十六章:围点打援



我们在制订“曙光行动”时,就考虑到可能发生的几种情况,其中预案二就是想办法把湖南何键部的主力调出来,利用我军坦克装甲集群的强大突击力量,在野外的运动中予以歼灭;这将给今后湖南的解放和减少红军将士的伤亡带来莫大的好处。想不到天从人愿,J介石帮了我们这个大忙。倘若J介石倾全力来与我军决战,说实话胜负之分很难预料。可惜J介石还是错估了我们,给了我军最理想的态势和最好的机会,如不加以利用简直太对不住老蒋了。我们必须小必把握好这种态势和充分运用好这个机会,为了调动何键部,我们对作战方案进行了调整:预先将驻守在萍乡、安源一带的第九集团军调走了两个师,只留下一个师散驻在各地,避免对何键增援部认的侧翼造成威胁,让他放心大胆地前进,其次留下南昌城内的敌人暂不攻击和留下城外部分敌人暂缓歼灭,以迫使J介石的各路援军加速增援,再就是对何键部的组援使用少部兵力,并严禁使用先进的武器和炮火打击,示之以弱,作出顽强抗击的姿态,又要显示出抗不住敌军猛烈攻击而被迫后退的形态,且战且退,丢失部分损毁的武器装备迷惑敌人,以免露出破绽,让敌军不知不觉坠入瓮中。


开始时;何键还小心翼翼生怕掉进共匪的陷井,但后来侦察到黄岗、宜丰、上高一带共匪只有约一个师的阻击部队,何键便胆壮起来,命令部队加快增援的步伐,而我军阻援部队又挡不住他的凶猛攻击,这更使他得意忘形起来,还大言不渐地发报给蒋介石,说什么要不了两天,就可攻下高安与友军会师南昌城下云云。


二十一日,何键部在高安城外遭到我警二师、警三师的顽强抵抗前进不得。这时,何键才猛省到可能中了我军诱敌之计了。可惜12万增援部队已落入我军精心布置的陷井之中,回天无力了。


二十一日晚8时,第一、第二集团军6个师已秘密撤出南昌城,向何键部两侧快速迂回,二十二日天亮之后即可形成合围态势。


南昌城内,我攻城的6个师连夜发起进攻。由于我军在前段大练兵活动中加强了巷战夜战的训练。因此,各部队不急不慢,打得很有章法。特别是中华34式火箭筒、轻型迫击炮、狙击手在巷战中发挥了很大的作用,激战到天明,我军已攻占了约一半的城区,并把守敌分割成好几块。


天亮后,我攻城部队及时调整了攻城的节奏和布署,先把分割的敌人一块块包围起来,然后再集中兵力、火力,一陀一陀地吃掉它,这样可大大减少我军的伤亡。同时,加强政治宣传攻势瓦解敌军的斗志。为了尽快解决战斗,攻城指挥部作出决定:擒贼先擒王,首先打掉敌军指挥部,促使敌军迅速崩溃。并把这一光荣而艰巨的任务交给了第七集团军062师。


南昌城内敌军总指挥部,顾祝同、陈诚等高级将领一个个象丧家之犬,一面向J介石和各部援军拚命的求援,一面象输红了眼的睹棍,声嘶力竭地挥舞着手枪,命令部下顽强抵抗,并不时进行反冲击,妄图苟延残喘。


062师接受任务后,彭雪枫师长便决定动员大家献计献策;不多久各团便将好的建议汇集到师部,彭师长和参谋长根据各方面的情况,精心制订了进攻敌总指挥部的战斗方案。方案分两步实施,第一步先扫清敌总指挥部的外围工事;第二步再攻克敌核心工事端掉敌军总指挥部。战术上采取空地立体化进攻,空中利用武装直升机先清除敌防守阵地制高点上的火力点,再掩护运输直升机将特种兵和狙击手运到各制高点上;地面由坦克、装甲车掩护少数部队佯攻,吸引敌军兵力、火力,主攻步兵团组成多数突击,采取后世打洞穿墙的战术快速突击,与特种部队内外夹攻,上下夹击,迅速突破。火力上只能使用轻型火炮(攻城指挥部规定:城市巷战不准使用重型火炮,尽量避免城市的损坏,因为它将回到人民的怀抱)掩护,各突击部队应充分发挥迫击炮、34式火箭筒、炸药包的威力。兵力布署上,彭师长决定步兵一、二、四团分三个方向进攻,三团作预备队。


上午十时正,062师在直升机团的掩护及装甲部队佯攻的配合下,发起了进攻。仅3个小时不到,062师便扫清了敌外围阵地;但在进攻敌总指挥部核心工事时,遭受了挫折。原因是敌军将核心工事前清出了40多米的开阔地,我突击队越过开阔地时遭到了敌军暗堡、地堡等交叉火力的封销及敌残余火炮地轰击,伤亡较大。彭师长一看情况不对头,立即命令各团暂停进攻,同时命令空中的武装直升机、炮兵、火箭筒对暴露出来的敌炮兵火力、地堡、暗堡等火力点一一清除,命令坦克装甲车抵近射击,施放烟幕弹掩护突击队冲过了开阔地,直捣黄龙。彭师长不给敌军以喘气的机会,适时调整兵力,果断将预备队4团投入战斗。虽然敌总指挥部核心工事有一个加强团的兵力固守,战斗力也很不错,还有各级军官的督战,抵抗得非常顽强;但还是挡不住我军空地一体化进攻,挡不住我英勇善战的红军战士,很快便突破了敌防御工事,抵近敌总指挥部。在劝降无果的情况下,062师一鼓作气从四面八方冲进了敌军总指挥部。可惜,敌军总指挥顾祝同,副总指挥陈诚等一大批高级将领不是自杀成仁便饮弹身亡,只俘获了敌军副总参谋长等少数高级将领。通过我军得力的思想工作,敌军副总参谋长终于下令全城停止抵抗,向我军投降。近两万名敌军打着白旗,狼狈不堪地举起双手,从残破的工事,地堡里疲惫地爬出来。少数顽强抗到底的则在我军的猛烈打击下,都到地府报到去了。


二十二日上午,何键预感到大势不妙,便命令部队立即撤退,改后队为前队,从来路撤回湖南,但为时已晚,我第九集团的三个师21日下午已赶到湘赣边界的黄岗、宜丰,万载至上高一带,连夜构筑工事,严阵以待。何键发现后路已被切断,便命令部队不惜一切代价突破我军的拦截。


主席和我在新干前线总指挥部,接到第一、第二集团军已按时到达预定位置的报告后,悬着的一颗心才放了下来。紧接着我军各部按预定方案对撤退的何键部展开围歼。


首先,我军派出侦察机,侦察到敌军总指挥部的位置,便指挥轰炸机和远程火炮进行覆盖射击,不到半个小时,敌总指挥部一片火海,何健等指挥部高级将领几乎全部伤亡。一时敌军群龙无首,象惊散的马群四处乱窜,我军坦克、装甲部队分成多路,快速突击穿插,分割包围,失去工事依托的G民党军队,在我装甲部队的进攻下,一触即溃,我军一面缩小包围圈,一面展开宣传攻势,十几辆装甲车安装的大功率高音喇叭,不停地播放,“放下武器,缴械投降,我军优待俘虏!”的口号。面对我强大的坦克、装甲集群,空中轰炸机及地面炮火的猛烈打击,失去统一指挥的敌军终于走投无路,便纷纷缴械投降,真是兵败如山倒,十个小时不到,何键部12万人马便烟消云散,除了打死打伤的近3万人,剩下的9万人全部顾了俘虏。


南昌战役历经12天胜利结束。此役共消灭蒋介石精锐部队25万余人(包括北线阻援歼灭的5万人),湖南军阀何键部12万余人,其中俘虏20余万,缴获飞机62架,坦克、装甲车38辆,汽车400多辆,各种口径的火炮1200余门,各种枪支20余万支,粮食2千万斤,银元3000多万元;还有弹药、油料等各种作战物资无数。我军伤亡近5万人,损毁坦克、装甲车40余辆,损失飞机6架(缴获的),消耗了大量的武器弹药、油料等作战物资。


十二月二十二日晚,在安庆督阵的蒋介石得到了南昌20万精锐部队被歼灭的消息,气得破口大骂顾祝同、陈诚无能,20万精锐大军守南昌一个月都守不住,辜负了党国的期望;接着又大骂何应钦、薛缶、卫立煌行动迟缓,救援无力;陈济堂、白崇喜等小人见死不救等等。清醒之余,急忙命令何应钦、薛缶、卫立煌火速撤退固守原地,严防共匪乘虚而入。二十三日又接到何键部被全歼的消息,终于气得支撑不住,口吐鲜血、连连叹息:“天不佑我,天不佑我。”


第六集团军和015师趁卫立煌退兵之机,跟踪追击,占领九江、瑞昌。至此,江西全省全部解放。六集团军留下051、052师在瑞昌、九江、庐山一带布防;军直属部队和053师、015师返回南昌。总参谋部将缴获的坦克、装甲车补充给第六集团军,装甲营扩编为装甲团。


南昌战役的胜利,标志着我军从战略防御转向战略进攻。尽管J介石的力量还强于我军,但战争主动权将逐渐转移到我们手中。广东的陈济堂部和广西白崇喜部,一直在观望战役的进展,J介石虽再三严厉督促他们从南面出兵,可他们就是阴奉阳违;J介石鞭长莫及,无可柰何。再加之战局发展之快,又有我军布署在南面的近10万兵力,迫使陈、白两部也不敢轻举妄动。


目前,由于何键的主力部队被歼,湖南只剩下少数兵力驻守,基本上处于虚空状态,这时我们来说是个极好的机会。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主席决定连夜召集在家的政治局委员及有关领导进行商讨。在会上,我首先将国际国内的形势及战役第一阶段的情况作了分析汇报,使大家对全局有全盘的了解。接着,主席就实施“曙光行动”的第二步谈了自己的看法:“当前,我们应充分把握这十分有利的时机,乘J介石还没缓过气来,挟得胜之师,迅速占领湖南。不过采用的方式应有所改变,我们可以利用军事力量与政治和谈相结合的方法,迫使湖南敌军投诚或按红军的编制进行改编,以和平的方式解放湖南。这是一种不流血的斗争方式,可以避免伤亡和破坏,对于我党我军和人民都是非常有利的,也对以后的经济建设十分有利。今后,各方面军、集团军的领导同志都应注意和学会这一种不流血的斗争方式。随着我们军事力量的不断强大,这一种不流血的斗争方式将会经常用到。但是,绝对不可以丧失自己的战斗意志和警惕性,绝对不可以由此而产生骄傲轻敌的思想,特别是党的高级干部和高级将领千万要注意。”


“现在我们在着手解放湖南的同时,应也考虑到能否用和平的方式解决广东的问题。我认为是有这种可能的,陈济堂与白崇喜不同,他过去与我军有过交往,对我军的政策也有所了解,再加之我军在南昌战役显示出来的强大的军事力量,在一定程度上让他明白追随J介石靠不住的(他曾三次通电反蒋)。因此,我们现在就要做好充分的准备,先派出代表与陈济堂进行秘密接触、会谈,一旦湖南的事情落定,就马上解决广东问题。当然,我们必须作好两手准备,倘若和谈方式不行,那么也应以军事斗争的方式迅速解放广东”。


“至于广西的白崇喜,此人野心颇大,反共态度坚决,在军事上确有几分才能,又狡猾如狐,对他采取和平解决的方式可能行不通,不过不要紧,我巳给他找好了对手,以后就交给LIN彪来对付他。”


“由于形势发展较快,解放区的迅速扩大,需要大批的干部接管新区,而中央原来的设想已不太适应;因此,对中央制订的干部培训计划必须尽快作出调整,必须争取在半年时间内培训出15000名以上干部,用于湖南、广东、广西等省,培训的时间一般为3至6个月。我们原来准备了一些,但只有5000人左右,这远远不够,不过这5000人可先用于湖南。中央组织部立即采取有力措施,加速培训,可从各地招收广大的青年学生,也可从旧政府成员中选部分进步人员,再从老区抽调部分干部,政审合格之后,送入干部培训学校或政治学院进行学习。”


“今后,我们的部队不但是一个战斗队,而且还要成为一个工作队。每解放一个地方,都要从部队中抽调部分优秀的干部战士参加地方工作以解决干部不够问题。另外,我们还要从现在起,认真抓好工厂、矿山、公司、企业、银行等行业的接管干部的培训工作,以免造成被动,做到成竹在胸。这样,我们以后就可以顺利接管厂矿、企业、公司、银行等,迅速稳定局势,恢复生产,发展经济。”


“这次曙光行动的第一步已达到了预期的目的,但我们还要用全副精力完成好第二步和第三步。同志们可能还不太清楚,现在Z央苏区的财政已十分困难,连续两次大的战役行动及恢复和发展苏区的生产和经济,把我们的老底全部耗光了。过几天(XX35年元月1日),中央银行就要发行人民币(纸币)需要大量的资金,我们必须尽快地以和平的方式解放湖南和广东,以便筹集资金,缓解我们的财政压力和经济困难(另:海外兵团的经济收入由我秘密掌握,没有纳入Z央苏区的财政,现处于高度保密,不到关键时候,不能动用。)。同时,也使我们有了广阔的战略纵深和巩固的后方,将来可以从容地与J介石进行战略决战。”


主席说完后,大家发言赞同主席的分析和意见,并就几个方面进行了补充。总参谋长李中海就军队的扩编问题作了汇报。他说:这次战役共俘获国民党官兵210637人,除去送劳教总队和伤残年老遣返回家的5万余人和补充部队的3万人,还剩下13万人。根据Z央军委的指示精神,第六、第七、第八、第九集团军各扩编一个师,江西警备二、三师扩编为四个师,共扩编6个师,每个师15000人,共9万人,余下的4万人将组建工程部队4个师,每个师暂编为10000人。这样,第六、第七、第八、第九集团军,第个集团军辖4个步兵师,总兵力达65000余人。由江西警备二、三师扩编而成的4个师,再加上福建警备第一师,共5个师组成近卫军第四集团军,那么Z央苏区主力部队就有8个集团军(等九集团军解放湖南后将编入红二方面军)总兵力近60万余人,足以完成“曙光行动”第二和第三步行动计划。


大家根据我们三人的发言,展开了热烈的讨论,很快统一了思想并就下一步行动作出了具体安排。会上还通过了主席和我的四项提议:一、迅速组建西进兵团,由BON德怀同志任司令员兼政委,率第二、第七、第八、第九集团军进军湖南,二、组建湖南省委和省政府调陶铸同志任书记,率5000名干部随军进入湖南实施接管全盘工作,三、调整江西省委班子,成立省政府,由谭震林任书记兼省长,全面负责江西省战后的经济和发展工作。四、组建中央近卫军第四集团军,由陈庚任司令员,唐云龙任政委(原快反师团政委),王德明任参谋长(原快反师团参谋长),周昆任政治部主任。


会后,主席留下我、朱老总、李中海、L伯承等同志商讨了Z央苏区北方的战略防御问题。大家都认识到:当我军主力南下解放广东时,J介石可能会趁机从北面向我Z央苏区大举进攻,一方面攻占或摧毁我Z央苏区,另一方面又可牵制我军的南线行动。针对J介石可能采取的军事行动,我们必须预先作好防范,方能立于不败之地。最后确定加强北方的战略防御力量,并适当调整部队的布防,由第六集团军负责江西西北边界的守卫及南昌市的警卫;第二集团军014、015师和三集团军025师负责赣东北边界的防卫;第三集团军(缺025师)负责浙江南部地区的防御。第四集团则布署在鹰潭至上饶一线进行整编、训练、磨合,作为机动兵团,随时支援北线防御作战。总部特地配给四集团军一个坦克装甲团(69式主战坦克60辆,81式装甲车60辆),每个师配备一个炮兵团(辖105MM榴弹炮、122MM迫击炮各一个营,122MM火箭炮一个营),以增强第四集团军的打击力量。这样,我们布署在北方防御的部队就有3个集团军另两个师,共26万余人,是有把握挡住敌人的。目前,要抓紧时间在边界一带利用有利地形,修建几道防御工事,采取运动防御战和造时反冲击的策略。将敌人阻止在边界地带,使之不得深入我苏区腹地,以免刚恢复的苏区生产和苏区的经济建设遭到破坏;同时消耗敌军的有生力量,待我军主力回师北上,再与J介石展开战略决战。


“朱老总,这个任务看来只好靠您老来坐阵,主席和我不久就要南下”我抱歉地说。


“主席和总指挥,你们就放心吧。J介石来了,我会好好‘招待他的’”说完大家都笑了起来。


在这次攻占南昌的战役中,红军空二团、空三团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广大红军将士看到了在今后的战争中,先进武器对战争的进程会产生巨大的影响。Z央军委决定调L亚楼同志担任空一师副师长,以加强空军的领导力量。并决定将这次缴获的62架飞机与原空二团、空三团混合编成空二、空三、空四团,每团辖36架轰炸机或战斗轰炸机,外加一个侦察机中队(4架侦察机),我军培养的第一批100名飞行员,经过半年的强化训练,将陆续加入作战行列,对新俘虏的G民党飞行员,我们加紧进行思想教育和转化,争取他们早日加入人民军队。Z央军委决定派空二、空三团参加北方防御作战,在江西的景德镇和浙江的衢州市修建临时飞机场。另派空一团一大队、空四团、直升机机团南下福建、龙岩、潭州配合红军主力解放广东。


南昌城在这次战役中,遭到了严重的破坏,战后的恢复建设工作十分艰巨,现部分市民宿食无着落,而天气又十分寒令,必须尽快解决这些问题,否则,我们将失去民心。我找来江西省委兼省长D震林,南昌市委书记谢原华,市长朱明义等同志。谢原华、朱明义向我祥细汇报了南昌市凄惨的状况和碰到的巨大困难。我听后心中非常难过。下定决心要尽快解决这一问题。我当即拍板:从缴获的粮食中,调拨1千万斤解决南昌受灾市民的吃饭问题,省政府、市政府要腾出所有的公共房屋安置市民,不够再造临时住房。尽快为市民提供煤炭,煤炉取暖和提供医疗服务,市委、市政委要保证不饿死,不冻死一个受难市民。省委省政府也要尽全力支持。至于资金,我想办法先拨出1000万美圆(从海外财政收入中调出),解决目前的亟需困难。关于南昌市的建设问题,我会立即派一个专家组来考察,作出规划后再实施,你们负责配合施工。目前各行各业的生产要尽快恢复,要尽快发展经济,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我的这一番话,树立了他们的信心,激起了他们的斗志。他们回去后立即采取得力措施,一个星期后便稳定了局势,南昌市的恢复工作开始走上正轨。


十二月十八日,Z央苏区人民银行行长M泽民向主席和我汇报了人民币发行的各项准备工作已基本就绪,可按时发行。但他又向我们谈了自己的担心,因为现在人民银行筹集的资金还有不少的差额,怕在发行的过程中出现问题,造成经济混乱和损失,是否等资金筹集充足后再发行。主席表态说:“这个时间不能推迟,人民币发行的消息早已宣传出去,如果擅自改动,你想想,这会在广大人民群众心里造成多大的影响,特别是哪些民族资本家,企业家、工厂厂主等,他们在看着我们哪,会认为Z央苏区政府没有能力管理经济,G产党说话不算数,失信于民,我们的敌人也会借此来攻击我们,你说可怕不可怕?我看还是要按时发行,而且还要大造声势,大张旗鼓的宣传。至于资金问题,振华呀,你能不能想办法解决。”说完主席便看着我。


“我给你两亿美元,你看够不够?”没办法我只得开口了。


“两亿美圆!天哪!你从哪里弄来两亿美圆?”M泽民张大着嘴,倒吸了一口冷气,象看怪物似的望着我。因为Z央苏区财政他最清楚。


“别那么大惊小怪好不好?也别问我从哪里来的,我只问你够不够?不过这事要绝对保密,不能泄漏给任何一个人!”说到后面,我的语气相当冷,双眼严厉地盯着他。


“够了,够了,有了这两亿美圆,我的腰板都挺直了,这事当然要保密,党的纪律我还是非常清楚的。”M泽民被我盯得出了一些冷汗,但心情却非常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