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诱惑 一 七

zhenaisusu 收藏 1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6/[/size][/URL] 周一是我最不喜欢的日子,似乎所有的人都在忙碌,城市所有的公交车、地铁和道路上拥堵不堪,好像自己都是这个高速运转的机器上的不可缺少的环节。远离名利攫取战场的人不免会有一种边缘化的惶惑。 有一度我曾认真地考虑过是不是离开北京换一个生活节奏相对缓慢的城市居住,在我经历过的城市中,珠海、大连、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6/


周一是我最不喜欢的日子,似乎所有的人都在忙碌,城市所有的公交车、地铁和道路上拥堵不堪,好像自己都是这个高速运转的机器上的不可缺少的环节。远离名利攫取战场的人不免会有一种边缘化的惶惑。


有一度我曾认真地考虑过是不是离开北京换一个生活节奏相对缓慢的城市居住,在我经历过的城市中,珠海、大连、三亚、青岛和厦门这几个海滨城市还不错,但它们也都在往发达资本主义(官员们称其为国际化)大都市的路上狂奔。苏州也很有古韵,但有些美人迟暮的感觉。成都慵懒的气氛很对我这样庸碌的人的脾性,何况美女和美食都是我的所好。还有一些二线城市诸如绍兴、嘉兴、雅安什么的一直吸引着我,最好有时间一个地方旅居个半年什么的。


一觉醒来打开手机,发现已经有2条短信在等我回复:一条是金色阳光假日别墅的售楼小姐杨泓的,询问我们的购房意向是否确定。一条是大姐庄莉娅的,让我速回电话。庄姐是我大学毕业参加工作时的上司,后来在一个相当有背景的人物支持下成立了一个国际文化交流中心,在北京的政、商、文艺界很是活跃。当初她希望我也加盟,并答应把企划总监的位置许给我,我以无法忍受体制内的条条框框为由婉言谢绝。不过由于庄姐在原单位时给与我很多关照,所以只要是她的事情我从来也是尽力而为从不推托。


庄姐说下午有一个项目策划会议,希望我能参加出出主意,我一想下午也正好没什么事情,市里交通也应该比较畅通了,便爽快地答应下来。接着给杨泓回了个短信,告诉她老傅还要看看其他几个楼盘后再做抉择。不一会儿她回过电话来,说方便时可不可以一起坐坐喝喝茶什么的,我答应过两天有时间联络她。


下午赶到庄姐在首体南路腾达大厦的办公室时,其他参加会议的人基本上都已到齐,会议室里烟雾缭绕的气氛很是热烈。在座的有几个人以前就认识,像庄姐的助手,文化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齐龙,《青年报》专题部黄主任,我冲他们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同时注意到黄主任旁边有个年轻姑娘似乎颇有些面熟,圆圆的脸庞齐肩短发,像是清葱学生的打扮。庄姐招呼我到她身后的空位落座,对面一个中年男人正在侃侃而谈,她低声告诉我这个人是重庆木田民营汽车公司的董事长,最新加入中心理事会作了常务理事。


文化交流中心赚钱的路数跟很多有着政府背景的协会一样,一是打着主管部门的旗号发起各种活动,评奖呀、交流呀前几年很泛滥成灾,后来政府下文控制后有所收敛。不过如今则以什么高峰论坛的形式改头换面再度登场。另外的一招就是成立理事会,成员们按不同等级每年交十万二十万年费,企业得以借助这个平台认识政界、商界的重要关系,并和权力资源建立相应的联系。


听了半天,我才搞明白汽车厂老板的意思是民营资本造汽车不容易,希望得到政府政策、资金的支持,也想通过媒体塑造良好的国产汽车品牌形象。重要的是他提到自己的公司每年有几千万的广告预算,希望拿出几百万来赞助一些有社会影响的大活动。


有钱能使磨推鬼,我看见在座的人眼神都亮起来,纷纷出主意,有的夸奖汽车老板有眼光有魄力有品位,有的献策说跟希望工程、烛光工程什么的联手树立公益形象,或者设立个环保基金在内蒙沙漠搞绿化,我看见庄姐一边听着一边暗中观察汽车老板的反应,同时回头瞥我一眼,我知道她希望我能够站出来拿个提案把老板震住,我点点头,一边在大脑中高速运转着各种念头。在汽车老板否决大家一个个主意认为都是别人搞过的没甚新意时,庄姐终于按捺不住转头对我说:“小杨,你这个大才子来出出主意吧。”


“任何有影响的大活动首先必须和当下的社会主题相吻合,也就是我们要摸准中南海的脉,然后依势而动才能出手不凡。”我看见汽车老板两眼发亮,接着往下发挥,“大家注意政治局常委们最近讲话中提到最多的词是什么吗?”


看见大家都在屏气聆听,我顿了一顿接受往下说:“一是和谐社会,一是自主创新。和谐社会跟生活治安、经济发展不平衡、贫富悬殊、下岗工人请愿、***闹事相关,是政府层面管的事情,我们大家伙儿也犯不上操心。”我听见会议室里漾起一阵低笑。“那么我们就拿自主创新好好做回文章,民族品牌汽车自然是自主创新的先锋,我们得先举起这杆大旗,先办个中国自主创新汽车品牌成果汇展,地点有三个选择,上选是中南海,这个展就是给最高领导人看的,程序到位总书记和总理也不是不能请出来的;次选是中华世纪坛,起码可以请副委员长、副总理以上领导莅临;再不济就放在钓鱼台国宾馆搞,也能网罗政界和媒体的重量级人物到场。”


在一片掌声中,我及时收住。接下来就该他们丰富和完善操作方案,座中都是此道中一点就透的好手,不必我再劳动心神。果然大家马上就在计划如何罗列发起单位、支持媒体,如何设置参展费标准兴高采烈地讨论起来。


我忽然想起赵本山的小品来,这个农民出身的艺人最高明之处就是把江湖草民的生存之术和主流社会的行为方式用讽刺小品关联起来,其中影响最大的应该算是“忽悠”一词的全国普及,在春晚的舞台上本山忽悠范伟,央视忽悠观众,在这个浮夸的社会里下级用忽悠上级,地方忽悠中央,商人忽悠买主,男人女人互相忽悠,所以中国成为世界上最热闹的发展中国家。


散会的时候,汽车老板特意过来和我攀谈,他冲庄姐呵呵一笑:“您的麾下还真是藏龙卧虎呀!”庄姐也满脸喜色地回应说:“杨尘是可我们中心的特别策划顾问噢”我也不好做什么解释,在一旁讪讪无语。


值得一提的是走出会议室时,那个圆脸清秀姑娘追过来和我交换名片,嘴里说“杨老师,今后有机会多想您请教噢”,我看了一眼名片,李聪,青年报专题部,随手便把名片塞到牛仔裤兜里,顺便问了句“我们好像在哪里见过吧?”


“您记忆真好,我是人大新闻系的,我们刘老师是您同学吧,有一次我们的校友活动您也参加了。”怪不得看着脸熟,原来又一茬青葱女学子投入了社会大熔炉中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