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岳飞不是民族英雄?

十月行者 收藏 8 603

岳飞不是民族英雄

岳飞的品格是让人很钦佩的,他也确实算得上是位英雄,但是要把他拔高到民族英雄的地位,并不符合历史真相的,这很大程度上是历朝历代出于政治需要炒作的结果。岳飞的这种情况,跟历史上的另外一个著名将领很相似,那就是关羽,当然关羽并不是被定位为民族英雄来炒作的,而是定位为忠义的化身来炒作的,下面我们就来对照着看一下。

首先,岳飞在他生活的那个年代,人们对他的评价并不高,《宋史》上虽然对他颇多美化的地方,但是我们仍然看得出来,岳飞在当时的地位也不过就是所谓“四大将”中的之一,其他韩世忠,张俊,刘琦,抗金功绩都不输于他,更不说前还有宗泽(金人称之为宗爷爷的),后有虞允文(这人是个儒生)等人,虞允文立下的战功,甚至连四大将之一的刘琦都说“朝廷养了我们这些武将几十年,谁都没有显出什么大本事出来,反倒是你这个文官立下了大功。”

现在问题就来了,说岳飞是民族英雄,那到底什么是民族英雄?怎么定义的?词典上说是“在反抗外族侵略的斗争中表现英勇的人物”,按照这个定义,一部二十四史数下来,有资格称为民族英雄的,又何止千人。即便根据这个标准,汉族几千年来在对抗少数民族的战争中,功勋卓著者,表现英勇者,按照评定岳飞的标准,可称得上是民族英雄的,也是数不胜数的,其中绝大部分都默默无闻了,唯有他岳飞一枝独秀,被吹捧到了圣人的高度,就像关羽,本来不过是三国时很普通的一个武将,在蜀汉五大将中也不过位列其一而已,论文韬武略都不是最杰出的,武有吕布,文有吕蒙姜维,不要说名将如云的曹魏,就是偏安江南的那些吴中将领,都没有谁把他放在眼里(甘宁就多次表示过对他的轻蔑,但是却不敢轻视张辽),后来他还就是被吴国军队设计打败,被逮住砍掉了脑袋,这样一个后来被吹捧为“武圣”的有勇无谋的莽夫,死得这么窝囊,如果与他同时代的那些武将知道后世人把他包装成了这样一个大明星,不笑掉大牙才怪了。所以人不靠吹就红不起来,岳飞也是同样的道理。

对岳飞的炒作和对关羽的炒作几乎就象是同一伙人蓄意并行的似的,这两个人都有一些共同的特点,利于炒作,就是特别富于戏剧性的人生经历,而且两人都是死得很冤枉死得很可惜,容易引起人们的同情心,而且他们都特别具有个人魅力,关羽是“美须鬓”的美男子,又很有点个性,岳飞也是个白面帅哥,人又很有亲和力,两人也很善于做秀(我说岳飞善于做秀并没有贬义,因为他是在真诚地做秀,跟那些沽名钓誉的伪君子不同),像关羽就总爱时不时捧读什么《春秋》之类的,搞得后人都以为他很有学问似的,好像对《春秋左传》很有研究,又总是找不出他的一些相关论文,就只有猜测。岳飞就更不用说了,在背上刺字,动不动就亮出来给别人看看(刺在背上肯定不是给自己看用来激励自己的),这种作秀的手法即使放在今天也是非常时髦的,还有就是走到哪里都爱吟诗作赋一番,可惜他的诗词流传下来的不多,他最著名的那首《满江红》,据说有人考证出是明朝人的伪作,如果属实的话,可见这些无聊文人为了炒作包装这两位明星英雄下作到了什么程度。实际上,对关羽岳飞的炒作也就是在明朝达到了一个高潮,明朝时候的文人也是最无聊的,经常都干些假冒伪造的勾当。

关羽岳飞如果生在今天,倒是很具有做电影明星的潜质。汉族抗击外族的战争,从蒙恬时算起,期间英雄豪杰层出不穷,数不胜数,最盛时汉武帝麾下名将如云,卫青霍去病李广等等,这些人无论从军事功绩,还是从民族大义的角度,都比岳飞更有资格称为民族英雄,但是我们通常并不认为他们是民族英雄,他们不像岳飞那样,主要是抱持的忠君观念,他们是具有强烈的民族意识的,他们确实是对汉民族的发展壮大起到了重大的历史作用,而岳飞,可以说他是一个“有他不多,无他不少”的人物,因为他起到的历史作用并不大,虽然他很具有传奇色彩。其他像张骞苏武班超马援之辈,这些我们今天还勉强记得起来的人物(更不用说那些大多数已经泯没无闻的无名英雄了),更具有民族主义的色彩。就是三国内战时期,也不断都有抗击匈奴的民族英雄涌现,像那个在三国故事中作为配角出现的张辽,他就曾出征漠北,“劝太祖战,气甚奋”,“斩单于蹋顿”。还有曹操的一个儿子曹彰,也曾亲征匈奴,“身自博战,射胡骑,应弦而倒者前后相属”“铠中数箭,意气愈历,乘胜逐北,至于桑干,去代二百余里”。北方的曹魏政权,在面对统一南方分裂势力的任务的同时,还要对抗来自北方匈奴的威胁,那个年代的民族精神面貌,在曹氏父子的许多爱国诗篇中都有淋漓尽致的表现。可是今天又有谁会去纪念这些英雄呢?因为没有人去炒作他们,相反出于政治的需要还对他们不断地丑化。论历史功绩,刘裕祖逊谢安等人,对汉民族生存的贡献,要远远大过岳飞,可是今天又有谁把他们当成民族英雄来纪念呢?

说到民族主义,中国古代是没有这个概念的,如果一定要说有,那就是所谓“五胡乱华”的时代,后赵冉闵,在羯人手下忍辱负重二十年,一朝发难,杀掉了胡人二十万,这已经不是民族主义了,而是种族灭绝主义了,比起许多人津津乐道的岳飞诗句“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又如何呢?与岳飞以忠君思想为首要指导不同的是,冉闵对其他民族的杀戮征战是有强烈的民族报复意识的,他在对东晋王朝发出共讨胡人的倡议得不到相应之后,在遥远的北方面对各胡族优势军力,孤军奋战,杀伤大量敌人,被俘后大义凛然地说道“你们这些胡虏猪狗都可以称王称帝,何况我是中华英雄”,最后英勇就义。

中国人往往喜欢崇拜那些善于做秀的明星人物,而记不住真正埋头苦干的英雄。一来中国的历史太漫长,普通人不可能全面详细地去了解历史,造成许多平民百姓对历史的无知,而许多无聊文人就利用这一点,利用人们对那些悲剧人物的同情心理,大肆煽情炒作,把历史的本来面目搅得乌烟瘴气,来达到某种政治目的。比如说北宋初期的杨业与潘美,其实潘美是抗辽的主将,杨业只是他手下的一员副将,杨业的死也主要不是他的责任,是杨业与监军王先之间的矛盾造成的失误。但是后人为了炒作杨业,居然把潘美丑化成汉奸。同样的,与岳飞同为四大将的张俊,只因为他跟岳飞关系不好,又参与了岳飞一案,后人为了炒作岳飞,就刻意贬低他,不提他作为抗金主将的功绩了。人们往往认为岳飞如果不死的话,大宋朝早就收复中原,直捣黄龙,一举灭掉金国了。真的是这样吗?不是的,这些都是无知的幻想。一个朝代的兴衰不是由一两个人可以改变得了的。岳飞再厉害,他所谓的郾城大捷等等胜利,能厉害得过赤壁之战,淝水之战吗?这些都是南方政权抗击北方政权进攻所取得的历史性胜利,但是有哪一次,胜利后的南方能够有力量继续进攻消灭北方政权。尤其是北方的游牧民族政权,从来都是对南方汉族政权占有军事上的优势的。

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上都是北方政权对南方政权成进攻态势,并数度彻底消灭南方政权,而南方政权从来不能彻底消灭北方政权。即便是卫青霍去病还有唐太宗等汉族政权最强大的时候,汉人也只能将北方游牧民族驱逐得远一点而已,根本不能彻底消灭他们。他岳飞就能够打破这个历史规律吗?他一个人就厉害得过三国时吴蜀两国联手作战的众多精英吗?最能够说明这个问题的有以下几个事实,首先他死了之后,南宋并没有因为缺了他而面临灭亡的危险,反而继续存在了一百多年,而金国反倒先于宋朝灭亡。其二,后来虞允文取得的采石矶大捷,被认为是能够媲美赤壁淝水之战的大胜利,但是南宋军队仍然没有能力继续进攻消灭金国,南方对北方总是处于弱势是一个不可改变的事实。其三,后来韩胄张浚等人又相继进行北伐,也以失败告终,结果,南宋朝为了讨好金国,居然将韩胄杀死,将人头送到金国作为讲和的礼物,金国才同意停战议和。简直是莫大的讽刺。而宋朝没有人同情他,今天的人也不会把他当作英雄,因为他失败了,就这么简单。

今天的人之所以将岳飞捧为民族英雄是因为心里先就认定了他绝对能够消灭金国取得胜利的,这简直太可笑了,战争是押上性命的赌博,不要说他根本就没有可能取得胜利,就算有可能也很渺茫,如果他不幸也像韩胄一样北伐失利,很有可能南宋朝廷也会把他的人头送给金国作为停战讲和的礼物的,到了那个时候他就连英雄都做不成了,也没人去同情他捧他了。所以说,他死得很及时,可以说是宋高宗成全了他,给了他一个被后人捧为英雄的机会。前面已经说了,岳飞在他生活的那个年代人们对他的评价并不高,他是后来才被吹捧到现在这样的高度的。他的“岳家军”号称是军纪严明,饿死不掳掠,冻死不拆屋,但是他在未发迹之前,在宗泽手下任统制时,他带领的军队一样也劫掠百姓。他死的时候,没有人替他说话,相反他的很多同事,属下都附和秦桧构陷他,只有韩世忠出于老交情问了一句而已。可见他在当时人的心目中地位并不算怎么崇高,这种情况与韩胄类似,不同的是他在还没有碰得头破血流之前就及时地死掉了,得以保留了一个较完美的形象,为他后来平反留下了余地,直到他死后几十年,出于政治上的需要,南宋朝廷又给他平反了(其时主战派又占了上风,为了配合张浚北伐的宣传,给他平反了,可笑的是,这次北伐又失败了)。

南宋时,所谓的“爱国诗人”(就是那种好吹牛皮爱发牢骚又没什么真本事的家伙)多如牛毛,在他们的诗文中,都有大量对南宋将领和军事上的胜利的歌颂和叙述,有对采石矶大捷等战役的叙述,有对张浚韩胄等人北伐的叙述,可是几乎很少有人提到过岳飞,特别是那个最著名的辛弃疾,他南归时岳飞已经平反了,按理说他不应该不知道这么一位大明星,但是他的诗歌里面常常都牛逼烘烘地以曹刘孙廉颇自比,吹这个捧那个,就是没听到他提起过岳飞。这说明什么?说明岳飞在他同时代的人中并不怎么被看重,只是一个很普通的武将而已,只是后来人出于政治上的需要刻意炒作起来的。蒙古人侵入中原的时候,由于其还是游牧部落的半原始社会形态,没有忠贞这一类的成熟的封建社会的思想观念,在消灭金宋等国的过程中,看到大批被征服国的文武官员以死殉国,对这种情况感到很惊奇,然后很快就意识到树立这种思想观念是将来取得天下之后建设巩固封建国家政权必不可少的统治手段,所以从元代起就有意识地通过炒作岳飞文天祥来树立这种忠君报国的思想观念,应该说是做得比较成功的,元朝灭亡时,同样的有大批的蒙古人汉人(大多数还是汉人)官员以死殉国。要说忠烈,很多人的事迹,比起文天祥之流来说,要刚烈忠义得多。著名的就有扩廓帖木儿(王保保),蔡子英,陈友定,把匝刺瓦密等人,连朱元璋都对扩廓帖木儿英勇不屈的精神赞叹不已,称他是天下无双连常遇春都无法相比的奇男子,还有蔡子英,朱元璋一心想要说服他,最后被他宁死不屈的精神折服,只好放他归蒙。其他如陈友定,尹克仁等人,也是拒不降明,最后英勇就义的,很多人甚至全家自杀,比之文天祥的矫情做戏,是不是更刚烈得多?这些人算不算是民族英雄?

当然现在的人不会把他们当作民族英雄,因为他们不是为汉族政权尽忠而死的嘛,虽然元朝是一个完全汉化了的政权,现在的汉人也很不情愿地把它归为中华民族历史的一部分。这些其实都跟什么民族大义扯不上关系,这些死节的所谓“忠义之士”,骨子里都是封建的忠君报国那一套思想观念,不管是岳飞也好,文天祥也好,扩廓帖木儿陈友定蔡子英也好,本质上都是一样的。如果说岳飞还勉强算得上是民族英雄的话,那么那个文天祥,不客气地说,简直就是个政治小丑,沽名钓誉的伪君子。他在一面装模作样扮演“忠臣义士”拒不降元的角色的时候,一面又叫他的弟弟出仕元官,以保全他文家的香火。为什么,因为他弟弟没有做过宋朝的官,所以不存在什么“气节”“大义”之类的顾忌,而他是宋官,忠臣不事二主,所以要扮演“宁死不屈”的角色,这跟什么民族大义之类的扯得上什么关系,完全就还是忠君那一套,比乡下愚妇的“嫁鸡随鸡嫁狗随狗”高尚不到哪里去。他也是个很会做秀的人,如果真有那么坚决的一死殉国的决心,撞墙绝食两下死掉了不就得了,何必还在元朝廷的牢房里磨磨蹭蹭好多年,又是吟诗又是作赋的,他那句著名的“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明摆着就是写给后人看的,表演工夫都做足了,最后元朝廷也失去了继续陪他玩下去的耐心了,只好杀掉他了事。历史给了他一个出名的机会,他也很准确地把握住了。因为元朝是汉族第一次被北方游牧民族彻底地征服,对汉民族的心理冲击是相当大的,那以后汉族对外族侵略的恐惧心理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顶点,自信心大失,而越是没有自信的人越是需要自大的幻想,所以炒作岳飞文天祥作为民族英雄来宣扬就成为很有必要的事情了。

《金史》和《宋史》都是元代脱脱所编撰,本来应该是很客观的,但是认真读过这两书就会发现,两部史的文字风格很不一样,不是一个人写的,明显较为倾向宋国,对宋国的抗金成绩较多美化,对金国的战绩往往一笔带过,因为金国先于宋灭亡,元朝编写史书的又大多是汉人,所以对宋抗金美化夸大较多。如宗弼说“岳飞以五百骑破我十万大军”这样的话,这不是胡编吗?那个头脑正常的人会相信这种鬼话,可是这些都堂而皇之地写在史书上。宋史上动不动就是宋军以一当十,几百几千人杀敌数万这样的描写,这都是胡扯,不要说北方游牧民族军队的战斗力从来都是远远强于中原汉族军队,就是女真人的人数也远远少于汉人,那里经得住他这么杀?到了明朝,再加上小说话本等等再一渲染夸大,胡吹一通,就搞得大家都以为我们是战无不胜天下无敌,本来可以一举消灭胡虏,统一天下似的了。所谓的岳飞精神,其实就是左倾冒险主义,不要说他没有那个能力继续北进,他当时孤军深入的话,最后只会被消灭,女真人已经在北方建立起了稳固的统治基础,中原还有女真人扶持的汉人伪政权。宋金在中原的交战是各有胜负,经常陷于拉锯战的状态,谁也不可能轻易地彻底消灭对方,那个与岳飞齐名的韩世忠,大家只知道他有黄天荡大捷,不知道他在黄天荡之战后,也被宗弼打得“仅以身免”。岳飞打没打过败仗我们不知道,为了炒作他估计有也不会提的,只不过他在最后碰得头破血流之前就及时地死掉了,所以保全了一世英名,这是他的幸运。以大汉族主义为出发点的历史宣传是只会宣传那些汉人取胜的风光记录的,不会提被打得很惨的事情的,所以搞得大家都真以为我们是厉害得不得了,只是运气不好而已。其实这本来是很容易识破的真相,真的那么厉害的话,就不会总是被别人亡国,而自己从来就征服不了别人。

本来利则战,不利则和,这是很正常的战争策略。在所谓的岳飞精神被炒作起来之前,中国的兵家并不把议和看成是什么很耻辱的事情,胜败乃兵家常事嘛。所谓的岳飞精神被炒作起来之后,谁要是敢议和,那就是汉奸卖国,大逆不道,结果这不仅没有使得汉族强大起来,反而更数度加速了汉族的亡国。明朝的灭亡在很大程度上就是被这种岳飞精神害的,本来以战促和是正确的策略,最高统治者也明白这一点,但是一帮愚民一听说议和就认为是卖国,逼得皇上只好杀了袁崇焕。中国人崇拜所谓的民族英雄只是叶公好龙而已,他们真正崇拜的是那些被炒作起来的善于做秀的明星人物,如文天祥之流。真正的民族英雄倒是要被他们害死的。如果把民族英雄正确地定义一下,我认为应该是指为中华民族的发展壮大作出了重大历史贡献的人物,这样,严格地说起来,中国历史上的民族英雄就只有四位:秦始皇赢政,汉武帝刘彻,唐太宗李世民,元世祖忽必烈,他们开疆拓土,变法革新,奠定了我们今天中国的基础,是我们中华民族真正的民族英雄。其他人都不配。而且,这四人当中,严格地说只有刘彻一人算得上是正宗的汉人。把他们作为民族英雄来宣传的话,就既有利于民族团结,又有助于弘扬民族精神。这样就对了。而把岳飞文天祥之流的包装成民族英雄,则不仅是对其他少数民族的不尊重,也是对历史上那些真正的英雄的不公平。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