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赵统新传 第一部 初回三国 第一部 第八十八章 原来是这个老士家啊

guohj92 收藏 4 6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5/[/size][/URL] [内容简介] “你们绑了我这么长时间了,能不能给我松松绑,我的腿都麻了。” 这家伙要求还挺高,我示意张苞把他腿上的绳子解开,让他活动活动,张苞从后面用宝剑一挑,那绳子断了,张苞真是学坏了,黑的很,宝剑上挑的同时,把人家下半身衣服给豁了个大洞,露出了半边屁股。那家伙可能是感觉到凉意了,转身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35/


“你们绑了我这么长时间了,能不能给我松松绑,我的腿都麻了。”

这家伙要求还挺高,我示意张苞把他腿上的绳子解开,让他活动活动,张苞从后面用宝剑一挑,那绳子断了,张苞真是学坏了,黑的很,宝剑上挑的同时,把人家下半身衣服给豁了个大洞,露出了半边屁股。那家伙可能是感觉到凉意了,转身气哼哼地瞪着张苞:

“喂,你干什么?”

张苞一抱拳,面不改色的说:

“手误,手误,纯属手误。反正天也热,凉快点多好。”

孟节我从历史上也大约了解此人的脾性,也吩咐胡驹把他和孟获腿上的绳子解开,让他走路方便点。

那个士家的公子哥站在那里,活动了一下脚腕,看看我们,又提要求了。

“我渴了,先给点水喝吧。”

真不明白,他有没有做俘虏的自觉性,看他那个鸟样,胡驹过来就想踹他。我止住了胡驹,示意给他水喝。胡驹无奈,找了个竹筒,满满的灌了一筒水,晃晃地走到那公子哥身边,把竹筒凑到那家伙嘴边。这公子哥还捆着手,没法喝水,只能接收这种优待了。

“喝吧。”

那士家公子哥刚一张嘴,开始喝那竹筒里的水,水也没想到,他刚喝了几口,胡驹就把竹筒使劲往上一抬,竹筒里的水猛地倒了出来,那家伙瘁不及防,一口水呛得他直咳。这到好,水没喝着多少,浪费的倒不少。我瞪了胡驹一眼。

“胡驹,休得胡闹。”

胡驹嗯了一声,退在一边。庞统师叔就开始问那士家公子,那士家公子本来看样子还想耍点奸,可一扭头看到张苞正在那里一遍一遍地在擦自己的宝剑,而且眼光还老往他那开了一个洞的屁股上瞅,胡驹则在那里站在我身后狠狠地瞪着他,于是赶紧老老实实的交待自己的来历。

原来,他叫士徽,确实是老士家的人,而且是交州老士家的人。这交州老士家原本是是鲁国汶阳(今山东汶河北岸宁阳县一带)人,王莽之乱时,避地于交州。到现在已历经七世,他士武是第七代士家子弟。他父亲就是实际上的交州王士燮,说起这士燮,还真是这时候的一个名人,连庞统师叔也挺佩服他的学问的。士燮的父亲士赐曾于桓帝时任日南(今越南中部顺化一带)太守。而士燮就出生在经济比较发达的广信,士燮从小就努力读书,并没有那种纨绔子弟的气息,士燮少年时离家万里,到颖川拜当时的春秋大家刘子奇为师,受到老师的影响,士燮对左传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并把他当成自己一生的爱好,后著有《春秋经注》、《公羊注》、《谷梁注》。士燮于东汉熹平四年举孝廉,补尚书郎,后授官巫山县令,再后来在任交趾郡任职。那时候士燮的弟弟士壹被交州刺史丁宫所看中,以后丁宫入京做了司徒,提拔士壹做官。但是士壹进京时丁宫的职务已经被黄琬所取代,不过黄琬对士壹也很不错,甚为礼遇。后来董卓作乱,黄琬反对董卓,彼此仇视。当时尽人皆知士壹是黄的心腹,所以董卓下令各部不许任用士壹,士壹长期得不到升迁。后来董卓军入关,士壹为避祸逃回了老家,等待机会。

之后上天给了士家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交州的最高行政长官,士燮的上级领导——刺史朱符死了,史书上记载是“为夷贼所杀”。这一点我很是怀疑的,庞统师叔也是如此看,这交州虽说离朝廷远,但杀官那叫造反啊,恰巧中原乱了,这刺史朱符就被杀了?我怀疑归怀疑,但既然刺史不在了,那么当地势力强大的士家的代表,交趾太守士燮实际上成为了交州的临时负责人。当时士家在交州势力很大,士燮就利用州郡处于半真空状态 而汉帝终日流亡 无法对交州形成控制力的机会,一面上表中央,把他的亲戚和兄弟纷纷安插要职举其弟士壹领合浦太守,次弟徐闻令士为九真太守,士武领南海太守。 一面派兵强制上任,这样,交州大部分地区被士家控制。这样,士家兄弟掌握了南部半个多交州(北部是刘表的势力范围)。

公正的说士燮本人的表现,在外人眼里应该说是性格宽厚,对士人很谦虚,优待士人,因而此时中原大乱,就有很多文化人都逃难到交州,形成了继荆州之后又一学术中心 。与荆州不同的是,交州是以研究春秋为主,士燮本人就亲自研究春秋。庞统师叔说当时有个来交州避难的人叫袁徽,他给曹操的谋士荀彧写信,信中称赞了士燮学识渊博,说(士燮)辄玩习书传,《春秋左氏传》尤简练精微,吾数以咨问《传》中诸疑,皆有师说,意思甚密 。我听这话,心里就乐,我那关羽二爷也好读春秋,不知他和士燮比,谁的见解更深。

士燮一开始在交州,还是比较尊重大汉朝廷的,一直不辞辛劳与危险、千里迢迢的派下属官员贡诣京都,博得朝廷的青睐,加官到安远将军,封龙度亭侯。不过到了后来,天下大乱,中原战火纷飞,朝廷也无暇管这万里之外的地方了,又加上这里道路隔绝,士燮也就不再入贡。但士燮占有的交州毕竟只是大部分,而且名义上的交州刺使之职并不是士燮,因此朱符死后,朝廷在许都稳定下来后就开始派张津当交州刺使.很不幸,还没等到交州的刺史治地,张津就被部将区景杀害,而区景杀死张津后又不知去向,这张津之死又成了一大悬案。当时荆州牧刘表看上了这块与他相邻的地方,见时机难得,于是也派遣部将赖恭到交州当刺使,企图控制交荆二州,还派吴巨为苍悟太守,这吴巨论起来还是我刘备伯父的好朋友呢,而曹操把持的朝廷不愿意看到交州被刘表的势力吞并,而且也没有能力派兵来这个边疆地区,索性就任命交趾郡太守士燮为下旨说:

“交州是天南绝域,南带江海,上恩不能宣达,下义亦遭中壅隔,现知逆贼刘表又遣赖恭觊觎南土,今以士燮为绥南中郎将,董督七郡,领交址太守如故。”

以后更是下旨把交州刺史治地迁回到广信县,等于把整个交州交给士燮掌管。于是士燮家族真正成为整个交州的合法统治者,从此雄踞岭南!交州也呈现出半独立状态,史称“雄长一州,偏在万里,威尊无上。”后来刘表派来的赖恭和吴巨因为权力分配不均起了纠纷,吴巨起兵把赖恭赶回了零陵,自己掌管苍悟,这样使苍悟又处于半割据状态.。士燮兄弟并为列郡之长,雄冠交州,而地又偏在万里之外,因此他们在本州威尊无上。出入鸣钟击磬,备具威仪,鼓笳吹箫,车骑满道,当地胡人在道路两旁夹毂焚烧香者常有数十之计。妻妾皆乘辎軿,子弟尽从兵骑,在当时可谓贵重,震服百蛮,尉他(汉高祖时将领,平南越有功,封南越王)也不能超越其威。

到了建安15年, 此时已是赤壁大战的两年之后,早已经巩固了江东政权的孙权看上的交州,于是派步骘领交州牧,士燮很识相,觉得交州的实力不足以和孙权抗衡,于是奉乘节度,听从步骘的指挥, 归顺孙吴,而苍梧太守吴巨没有战略眼光,怀有异心,很快被步骘斩杀.这时的交州名义上是步骘的,实际上仍为士家控制,而孙权对士燮的归附很高兴,封他为左将军,士燮让一个儿子士廞去孙权处当人质,被封为武昌太守,其他的几个儿子也都封为中郎将。不过他们士家军事方面很是一般,这里快二十年没打过仗了,连士徽也很是脸红的承认,他们和当地山贼打仗也基本上没怎么胜过,只是他们代表着朝廷,一般人才不敢和他们打而已。

士徽这次来牂柯郡,也是有原因的。士燮和建宁雍家交好,一直想拉拢雍家也加入孙权一方。而雍家的掌门人雍闿又和牂柯郡的朱褒是好朋友,于是雍闿就建议士燮也把朱褒拉过来。此次牂柯郡大乱,就是士燮挑动朱褒灭杀亲汉的牂柯郡的蛮人,而实际上的幕后致使和指挥就是步骘。朱褒本来只有不到3000人的郡兵,不愿意挑起整个牂柯郡的大乱,步骘就安排士燮派人和雍闿一起来帮朱褒,这样朱褒才有了底气,诱捕了各洞洞主,以此为诱饵准备围歼各洞青壮,抓住的青壮再卖给士燮、雍闿等做奴隶,而灭掉各山寨的财物则归朱褒和牂柯郡愿意起事的各大家族,士徽之所以来这,还是因为士燮为了培养他,请求步骘派了一部分东吴的精兵一起和他来体验一下什么是战事。

原来是这么回事,庞统师叔怒了,一拍桌子:

“好个孙权,竟敢在我家主公和曹操决战之时暗下黑手。”

在场的张苞他们也很是生气,谁也没想到孙权竟然如此背信弃义。

我虽然这个事大约清楚了,但还有一事未明,就问那士徽:

“士徽,我来问你,那口中所说的王八和龟蛋是不是就是那两个倭鬼?”

士徽连忙点头。

“是是,没错。就是他俩。”

“为什么你会有倭鬼在身边?”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