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原创]他与那个被他强暴的女孩见面了

战鹰翱翔 收藏 1 449
导读:他与那个被他强暴的女孩见面了 七年似是而非的逃亡生涯后,刘毕羊回到了长沙,这里毕竟是生他养他的故乡。如今,他已是个年过而立之人,心境坦然了许多,就算是还要去坐牢,他也心甘情愿。踏进家门的那一刻,曾经相依为命的母子俩抱头痛哭。深夜里,他向母亲坦白了自己年轻气盛时所作下的孽和几年奔波中的苦与痛。母亲除了不停地揩眼泪,只语重心长地跟他说了一句话:“别人以前没想过告你,现在也就更不会了,如果能找到那姑娘,你就跪在她面前磕三个响头吧!” 他用几年来积攒下来的几万块钱在中山路开了家快餐店,请了几个帮工,自己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他与那个被他强暴的女孩见面了


七年似是而非的逃亡生涯后,刘毕羊回到了长沙,这里毕竟是生他养他的故乡。如今,他已是个年过而立之人,心境坦然了许多,就算是还要去坐牢,他也心甘情愿。踏进家门的那一刻,曾经相依为命的母子俩抱头痛哭。深夜里,他向母亲坦白了自己年轻气盛时所作下的孽和几年奔波中的苦与痛。母亲除了不停地揩眼泪,只语重心长地跟他说了一句话:“别人以前没想过告你,现在也就更不会了,如果能找到那姑娘,你就跪在她面前磕三个响头吧!”


他用几年来积攒下来的几万块钱在中山路开了家快餐店,请了几个帮工,自己的心思却大部分没放在这上面。母亲的那句话深深地烙在了他心里面,不管是磕三个响头还是其他什么方式,他都觉得是应该去找到吴幼香,用尽一生的努力去赎罪,做牛做马都可以。


由于没有别的办法可行,刘毕羊只好去找那位在母校教书的老同学帮忙。从档案室回来,那位同学的记忆一下就鲜活了起来。他告诉刘毕羊,吴幼香老家是新疆的,大三的时候被勒令退学,原因是在校期间与男生同居怀上了孩子,并不肯把孩子打掉。现在到底在哪里,都这么多年了,大概也是没有人知道了。他虽然对刘毕羊无缘无故跑来要个问题女生的资料心存疑惑,但顾及刘毕羊刚从外地回来,所以也不便多问。


刘毕羊思考得最多的就是,吴幼香为什么会那么傻,固执地把孩子留下,而且是不惜以放弃自己的学业和名声为代价。他决定去新疆一趟,再远也要去。然而,或许是命中注定,就在他准备动身的前一天下午,他意外地在友谊商城前面的那座立交桥上看到吴幼香。虽然已经过去整整七年时间,变化很大,但他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为了确定自己的判断错了没有,他躲在桥墩后,紧张兮兮地叫了一声“吴幼香”。他清楚地看见,对方不但回了头,还东张西望地像在搜寻。


吴幼香开始朝既定的方向走,刘毕羊就紧追不舍地跟在后面。当转入梓园路附近一条比较冷清的巷子时,刘毕羊突然冲在前面,然后扑通一声跪在了吴幼香眼下。虽然所看到的是一张似间相识但又感到陌生的面孔,吴幼香还是很快明白了什么似的,那个下跪的动作,太让她刻骨铭心了。“我是刘毕羊,让你千刀万刮来了!”刘毕羊的声音阵阵发颤。


“请你走开好吗?我根本就不认识你!”当时吴幼香的心里本是怒火腾腾,却没有表露出来,只是冷冷地摔下一句就绕着走开了。刘毕羊岂肯就止罢休,于是继续紧随其后,以至于逼得吴幼香都跑起来了。


吴幼香迅速闪进一幢住宿楼后,顺手“嘭”地一声关上了电控门,阻止了刘毕羊的纠缠。在门口来回踱了两个多小时,到黑了,刘毕羊决心在那跪一整晚,以此来感化吴幼香。楼道口进进出出的居民都用疑惑不解的眼神打量他,时不时还有人骂上一句“疯子”什么的。可是刘毕羊都没有放在心上,一心只想着取得吴幼香的谅解。


也许是害怕刘毕羊再来纠缠,第二天吴幼香起得特别早,一出门就看到跪在地上的刘毕羊。她带着几许哀求的语气问道:“我一辈子都已经让你给毁了,你还要怎么样?你说啊,说啊!”“我不奢望你能原谅,但如果我的出现加深了你的痛苦,我马上就走!”刘毕羊几乎是哽咽着把话说完。吴幼香也由于过分激动,眼泪喷涌而出,其实积存在她心底的分恨在长长岁月的磨砺下,已不像最初那般顽石不化,她只是咒骂着上天为什么过了这么久了还要让自己最不想见到了人出现。


即便两人都没能真正地心平气和,但他们还是面对面地坐了下来。很久吴幼香都没有说话,就是这么默然的注视着刘毕羊,尴尬的对话间,吴幼香像在不堪回首的往事中越陷越深,直至哭成泪人。


她当初没去报案是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曾被玷污过去时,但事后不久的一次体检,彻底击碎了她的幻想。她没有争辩,再多的解释也将是徒劳,到了那种地步,就算说了,又还有谁会相信她是被人强暴的。为此她失去了曾经深深相爱的男友,失去了本应该快快乐乐的花样年华。之所以没有打掉孩子,是由于医生说她做流产可能会危及自己的性命。她还不想死,她要去报复那个禽兽不如的罪恶之徒。而最终的结果却是,孩子在一次意外事故中流掉了,她也逃过一劫。可是这些事情发生之后,她不敢回去见家人,只能留在这个不属于自己的城市独自谋生,很辛苦很辛苦。


刘毕羊除了一次又一次地忏悔,也讲述了自己的一些事。从吴幼香断断续续的话语中,他也知道了,她结过一次婚,因为丈夫无意中听到有关她在学校里作风上的一些风言风语,就残忍地把她当成奴仆折磨。她忍无可忍,最后无奈中她选择了走出围城,并开始对世上所有的男人绝望,甚至已经说不清自己为什么会活到今天,也许是为了想要报复那个曾经一手毁掉自己的他吧。


“幼香,所有的罪孽都是我一手造成的,如果有生命能够换回你的幸福,我宁愿去死。”分别的时候,刘毕羊希望两人能握一握手,以此作为相互之间的鼓励。吴幼香没有成全他,面无表情地说:“你我都这么大年纪了,死不死人生也走了差不多一半,但愿往后的日子不再是悲剧!”


(本内容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对号入座,谢谢)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