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原创]那个罪恶的夜晚之后……

战鹰翱翔 收藏 10 217
导读:那个罪恶的夜晚之后…… 在那个罪恶的夜晚,刘毕羊犯了这辈子最严重的错误,在自己的母校里夺走了一个花季少女的贞操。自感罪孽深重、难逃法网的刘毕羊回到单位,匆匆收拾一些简单的行李,没通知任何人便踏上了北去的列车。他也不知道该去什么地方,反正跑得越远越好。迷迷糊糊走出火车站,才清楚自己到了郑州。转了几个圈后觉得大城市还是不安全,于是又搭上了开往信阳的汽车。 看着完全陌生的楼群和素不相识的面孔,他除了无限的痛楚就是丢也丢不掉的茫然。身上没多少钱,他只好选择那种靠偷偷摸摸到街头招揽顾客的小旅店,结果却适得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那个罪恶的夜晚之后……


在那个罪恶的夜晚,刘毕羊犯了这辈子最严重的错误,在自己的母校里夺走了一个花季少女的贞操。自感罪孽深重、难逃法网的刘毕羊回到单位,匆匆收拾一些简单的行李,没通知任何人便踏上了北去的列车。他也不知道该去什么地方,反正跑得越远越好。迷迷糊糊走出火车站,才清楚自己到了郑州。转了几个圈后觉得大城市还是不安全,于是又搭上了开往信阳的汽车。


看着完全陌生的楼群和素不相识的面孔,他除了无限的痛楚就是丢也丢不掉的茫然。身上没多少钱,他只好选择那种靠偷偷摸摸到街头招揽顾客的小旅店,结果却适得其反,半夜的时候口袋里仅有的一点盘缠被人洗劫一空。他想去报案,可一到电话亭手又软了,因为那样做的话说不定就等于自投罗网。


饿了一天肚子,走投无路的刘毕羊去了一家建筑工地卖苦力,以此换取微薄的报酬维持生计。但随着那幢楼房的建成,他又不得不流落街头了。那段时间他什么都干过,送蜂窝煤,在小酒楼里洗菜涮盘子,甚至还做过一回小偷。这一切,只是为了生存下来。而那无法泯灭的罪恶感总会在夜深人静之时,悄然袭上心头。生活上和精神上的双得压力,很快就把他折磨成另一番模样,就算是熟人看到都不敢轻易相识。


过了几个月,他看见报纸上并没有刊登“追缉逃犯”之类的新闻,心才慢慢安稳一些。他打电话给留校的那位同学,闪烁其词地问“母校最近是否一切好”,“老同学是不是都还混得不错”之类的话。得到肯定答复后,他相信吴幼香还活着,而且没有报案。这时他才给了早已心急如焚的家人一点消息,大致是说原先的单位待遇太差,没有前途,自己辞职在外面打工,请勿挂念。


当然,刘毕羊依旧不敢草率返回长沙。他凭借良好的口才和不错的交际能力,任聘到一家因负债累累而转包给私人经营的制鞋厂做业务员。那时各地的经济都还没现在这般发达、开放,无论跑什么业务都举步维艰,但他出人意料地做得风生水起,把业务扩展到河南的很多个地级市。年终老板给了他一个2000块钱的红包,这可相当于他在原单位差不多一年的工资。大学毕业后,他第一次感觉人生还有那么一点意义。其实他如此卖命地干,最重要的原因是想不轻易给思想留出空隙,从而淡忘过去的罪恶。


眨眼间两年时间过去了,鞋厂的经济情况也得到了大大的改观,这其中当然多多少少有刘毕羊的一份功劳。领导让他做了业务主管,而同事也开始对这个来自异乡的小伙子刮目相看,甚至还有些崇拜和敬佩。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一位叫李静的本地姑娘对他动了芳心。


李静出生农村,人长得挺清秀,有着一颗善良的心。她本是个比较内向的人,但在对刘毕羊的爱情上却毫不含糊,一举一动都像是特意为刘毕羊而做。而从小就粗枝大叶的刘毕羊竟然对这一切视而不见。最后,李静不得不提笔写了封长信,悄悄塞到他的办公桌里,含蓄但绝不含糊地对他表达了自己的爱慕之心。


刘毕羊打心眼里喜欢这个文文静静的女孩,所以看到那封信后激动得几个晚上没睡好。可是一想到曾经的罪过,心又不由自主地阵阵慌乱。“我能配得上这样百里挑一的好姑娘吗?”他不断地在内心重复着这样一个问题。兴许是在那时情绪太过于矛盾,他委婉地拒绝了这份弥足珍贵的爱情。后来见李静心未死,于是又不惜放弃做得好好的工作,辞职南下到了海南。海南是块热土,他祈祷能够在那里创下真正属于自己的事业。


在那里,他事业没闯出来,甚至重又回到了最初的落迫状况,靠四处打短工维持生活。惟上让他感到欣慰的是,他做了件为自己的过去赎罪的事。那天因为刚被一家传销公司炒鱿鱼,而且被骗光了身上所有的钱,他不得不像很多流浪汉一样走进“烂尾楼”里过夜。上到二楼,一个女子的呼救声隐隐传来,借着外边透进来的一点微弱的灯光,他看见不过处有几个人影正扭打在一块。“有人遭强暴了!”他脑中嗡嗡作响,接着就一个健步冲了过去……


结果他被两个莽汉打得头破血流,但还是不顾一切地拉着女子跑出了那幢废弃的楼房。女子自称叫汪敏敏,也是被传销害得流落街头的。汪敏敏对他感激不尽,并声泪俱下地哭诉了多次遭强暴的不幸经历。这深深触动了刘毕羊的心弦,他决心尽最大努力帮她摆脱困境,却没想其实那时根本就是自身难保。


他带着她四处找工作,不放过任何机会。几天后,两人进到一家海鲜城,分别做了服务员和企业策划,生活总算有了个着落。平常他们在生活上互相照顾,工作上互相鼓励,成了亲密无间的知心朋友。眨眼间,两年时间悄然而逝。他们水到渠成地相爱了,但刘毕羊只是用心灵去爱,从不敢去想结婚之事。他甚至不敢跟汪敏敏走得太近,因为女孩子身上的那种香儿就像幽灵一般,轻易就能让他心痛如绞。过去了整整七年的那场噩梦,依旧没能被匆匆的时光抹杀。


年底,刘毕羊一声不吭地离开了海南。他在写给汪敏敏的信中说:敏敏,请原谅我的不告而别,我知道你爱我,我也爱着你,但我不敢想象,当你明白我也曾经做过你最痛恨的那种禽兽不如的人时,我们的爱还能不能继续……


(本内容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对号入座,谢谢)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