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时强吻班花的心颤回忆

bk617 收藏 11 3395
导读:上高一那年,开学不到一个月,我们寝室的男生就集体爱上了三班的一个叫林爽的女生。   记得是一次午饭的时间,我们端着饭盒,坐在各自的床沿,边吃边议论着班里的女生,为分到一个丑女聚集的班级而长吁短叹着。这时坐在窗边的大屁突然大呼一声,“真他妈的正点!”我们撂下饭盒,一起扑向窗边,窗外是通向女生寝室的一条横路,果然看见一个身材高挑、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生袅袅婷婷地走过。虽然没看清面容,但那身段、那走路扭捏的姿势,竟让我面颊潮红,砰然心动。大家都离开了窗边,我还趴在大屁的床上,伸着头,痴痴地看着窗外。  

上高一那年,开学不到一个月,我们寝室的男生就集体爱上了三班的一个叫林爽的女生。


记得是一次午饭的时间,我们端着饭盒,坐在各自的床沿,边吃边议论着班里的女生,为分到一个丑女聚集的班级而长吁短叹着。这时坐在窗边的大屁突然大呼一声,“真他妈的正点!”我们撂下饭盒,一起扑向窗边,窗外是通向女生寝室的一条横路,果然看见一个身材高挑、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生袅袅婷婷地走过。虽然没看清面容,但那身段、那走路扭捏的姿势,竟让我面颊潮红,砰然心动。大家都离开了窗边,我还趴在大屁的床上,伸着头,痴痴地看着窗外。


经过跟踪调查,摸清了该女生的身份。她的名字叫林爽,是三班的班长,成绩在一班也是第一。“才貌双全的美女呀。”听到这些消息,大屁脱口而出了我心里的感慨。之后每次午饭,大家都不约而同地边吃边把眼睛描向窗外的那条小路。“叉叉来了。”发现目标的同学赶紧提醒其他人。(“叉叉”是大屁给林爽起的代号,爽字里有一堆大屁作业中经常出现的符号。)大家于是都蜂拥到窗边,欣赏“叉叉”的美色。晚上睡觉,“叉叉”更是大家热议的话题,有关“叉叉”的各种信息被大家在入睡前兴奋地咀嚼品尝着,然后带着对“叉叉”的相思甜蜜地进入梦乡。


这种对“叉叉”集体迷恋的状况持续了有大半年的样子。后来不少人对这种空中楼阁的单相思失去了兴趣。吃饭时还偶尔把眼瞟向窗外的,除了我,还有一个绰号老蛋的家伙。老蛋平常沉默寡言,但直觉清晰地告诉我,老蛋对林爽的暗恋和我一样痴迷。到高二分班,我的直觉果然得到了证实。一方面是对文学的酷爱,另一方面是暗恋林爽的原因吧,听说林爽上文科的消息后,我毫不犹豫地也选择了上文科班。因为就一个文科班,我终于和林爽坐在了一个教室里。坐在同一个教室的老朋友,还有大屁和老蛋。大屁选择文科的原因很清楚,他功课狗屎,看能不能靠背背政治历史这些死记硬背的东西上个大专呢。老蛋选择文科则让老师同学们大跌眼镜——他的数学物理在班上都是数一数二的。也许只有我知道原因,这个原因让我不寒而栗,他暗恋林爽到这种程度?


我和老蛋正巧同桌,林爽坐在隔一排的前面。听课困倦时,把眼光落在林爽丝绸般的马尾辫上,立马就会神清气爽。当然,眼角的余光发现老蛋的目光也对着那个方位时,竟一阵反胃。


问问题,是我向林爽搭讪的主要方法。林爽会很耐心地向我解释我问的那些英语和数学难题。因为我的语文好,爱好文学,在小报上发表过几首诗歌,她有时还会主动和我探讨些文学方面的话题。和她坐在一起交谈时,我的心经常是突突乱跳,不敢正视她清澈如水的眼睛。她和我关系不错,但和其他的同学,尤其是和老蛋的关系也都非常好。经常能看到她和数学好的老蛋争论数学难题的解法,看到老蛋故意和她贴近的瘦削肩膀,我真想拿板凳把他的肩膀砸断。


青春期身体的急剧变化和到一个班后与林爽的朝夕相处,以及林爽看着我微笑的如月牙般的双眸,让我对林爽的爱恋呈几何级暴长,身心都倍受煎熬。想着林爽红润的嘴唇和丰满的腰身,我决定加大出击力度,让暗恋的美梦成真。我精心构思了一首肉麻的情诗,装作请她欣赏指点,把诗在一个春日的黄昏递给林爽。我在诗中反复嵌进了她的名字,她应该能明了我的心思的。现在还能记得诗中的几句内容呢,“清爽的晨,林间,你白色的裙裾,在霞光中轻舞……”后来,她只是脸色绯红地把诗还给我,说了声“写得还不错”就走开了。临走时,又回头意味深长地说了句,“快高三了,把注意力集中到功课上,少写些诗吧……”


在文科班,大屁是我最要好的铁哥们了。大屁一到文科班就交了个女朋友,虽说是大屁最先对林爽赶兴趣的,但我相信现在大屁早已“移情别恋”,对林爽没有任何兴趣了。我对大屁非常信任,把对林爽的相思暗恋定期向大屁倾诉汇报。大屁以过来人的姿态时不时地给我一些恋爱的tips。比如,“一定要主动。根据你的描述,叉叉对你肯定有意思。但内心对大蛋也应该是有好感的。所以你必须要更主动地出击。”之类的话语。


高二暑假补课期间,有一天上晚自习的路上,老屁又开始教育我了,“对女人,有时得坏些,来些硬的。嘿嘿……”我吃惊地瞪大眼睛,不知他指的是什么。


“你要是能占有她,那她肯定……”


“去你妈的,你再胡说……”我掐住他的脖子,使劲摁着。


“好了,开玩笑的,快放手。”


大屁晃着酸疼的脖子继续说。“不过,你要是趁她不注意吻她一下,也一样有效果。叉叉绝对喜欢你,就等着你胆子更大些呢。吻她一下,她的心就会在你和大蛋之间做出明确的选择了。”


“吻她?我怎么吻她?光天化日的,抱住她就吻?”


大屁沉吟片刻,“后天是七夕,情人节,一个绝佳的表白时机。我来给你策划一个方案。上晚自习的时候,你到她座位旁边问题目。我去把教学楼的电闸关上。你就趁教室一片黑暗的时候……”


大屁这家伙肚里文化不多,竟知道七夕的事,回去一看日历,果然不错。过了两天,七夕那天,语文课上老师也提了七夕的事,作业就是找些七夕方面的诗歌阅读呢。那天晚上,坐在教室里,想着我和大屁即将实施的计划,激动得心如鹿撞。天有些阴,天上没有一颗星,也不知牛郎织女怎么相会。不过,这倒有利于我和林爽的“相会”,一会儿大屁把整个教学楼的电闸拉下来,教室一定伸手不见五指,我就可以大着胆子……”想到这里,感到身上一股异样的燥热。看了看表,快到和大屁约定的时间了。


我走到林爽的座位旁边,对她的同桌胖丫说,“换一会儿座位,问林爽几个问题。”坐下后,我把从图书馆找来的一首关于七夕的诗歌拿出来,“林爽,秦观的这首鹊桥仙你喜欢吗?你看这句的平仄好象和词牌的格式不太一样呀……”林爽好奇地歪过头,认真地读着,抿着粉嫩的双唇思考着。看着她那两片透着红润、泛着闪闪光泽的双唇,我感觉自己的双手竟微微颤抖。


这时,灯骤然熄灭,教室瞬间沉入黑暗。同学们大声惊呼着,但我似乎只听见林爽细微的喘息声,我在黑暗中紧张地坐着,把头倾向林爽,呼哧呼哧喘着粗气。停电后,林爽没出声,也没动。把头倾向她的瞬间,我仿佛感觉到了她喘出的温热气息,循着那股温热香甜的气息,我噘着嘴,猛得凑过去。我好象碰到了她的鼻子,但我迅速往下挪,双唇触到两片柔软异常的东西。一股电流从我的双唇即刻传遍全身,我几乎昏迷过去。林爽惊慌地把头撇向一边,四片碰到一起的唇又立即分开,我吓得连忙缩回身子。我大口地喘着气,感觉心脏就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一样。我一动也不敢动地坐在那里,但林爽也没有发出任何声响,我仿佛也能听到她急剧的呼吸声。就这样一动不动持续了一分钟,我在黑暗中伸出手,摸住了身边林爽的一只手。林爽的手动了下,但又不动了,细滑热乎的手任由我握着,我正想再次把嘴伸过去,眼前灯火通明,来电了。我连忙把林爽的手放开。林爽一动不动,盯着面前的书本,面颊上飞着一朵娇艳的红云……


后来,我和林爽的成绩都有所下降。后来,老蛋又改学理科了。再后来……(呵呵,就写到这了。老婆的高中同桌胖丫今天要来做客,我得去厨房烧饭了。)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