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原创]两面之缘,他便夺走了她的贞操

战鹰翱翔 收藏 17 444
导读:两面之缘,他便夺走了她的贞操 2005年大学毕业后,刘毕羊分配到一家冶炼厂工作,每天累死累活,拿到的工资却刚够维持基本生活,捉襟见肘。作为拥有本科学历的他,从一开始就没有把工作当回事,因为他觉得这样的安排对自己简直太不公平了。他经常无故旷工,走进车间也是一副软弱无力的样子,还时不时在职工大会上牢骚满腹。厂委书记多次找他谈话,给他作思想工作,但收效甚微。不久,他在单位里成了一个很不受欢迎的人。 眨眼间到了第二年的“五一”,领导出于照顾给刘毕羊批了四天假,目的是想让他在放松中把心态调整过来。刘毕羊迫

两面之缘,他便夺走了她的贞操


2005年大学毕业后,刘毕羊分配到一家冶炼厂工作,每天累死累活,拿到的工资却刚够维持基本生活,捉襟见肘。作为拥有本科学历的他,从一开始就没有把工作当回事,因为他觉得这样的安排对自己简直太不公平了。他经常无故旷工,走进车间也是一副软弱无力的样子,还时不时在职工大会上牢骚满腹。厂委书记多次找他谈话,给他作思想工作,但收效甚微。不久,他在单位里成了一个很不受欢迎的人。


眨眼间到了第二年的“五一”,领导出于照顾给刘毕羊批了四天假,目的是想让他在放松中把心态调整过来。刘毕羊迫不及待地去了永州,看望大学时就好得不分彼此的女友阿慧。让他始料不及的是,才分别不到一年,阿慧却像变了个人似的,见了面只不咸不淡的一句“你来啦”就没了别的寒暄。淡漠的表情如同一盆冷水,浇得刘毕羊心里暗暗生痛。


事情并不像刘毕羊预想的那样,阿慧没有把他带到自己家里,而是让他在一位朋友那里借宿。次日他主动提出去阿慧家看看她爸妈,却遭婉拒,并被告知,她已经另外交了男朋友,希望他不要从中添乱。他心有不甘地问道:“这是为什么,难道我们在一起的三年时光,就没有丝毫感情留在你心里?”阿慧轻描淡写地说:“彼此相隔这么远,再死死地坚守不会有结果的,这样的道理但愿你能明白。”“我不能明白,我不能明白!”他几乎是怒吼着冲进了人群,带着满肚子的不解和一颗痛苦不堪的心。


接下来的两天里,刘毕羊没有急于返回,自己找了家小店住下,三番五次地打电话或亲自找到阿慧求情,试图挽回这段业已塌溃的情感,得到的却只是阿慧越来越坚决的语气。最后他终于绝望了,冷冷地说:“那我只好祝你幸福了!”随后就心事重重地回到长沙。


刚好那天晚上,留校任都的一位大学同窗招集在省城工作的哥们到母校聚会。心情甚糟的刘毕羊本不准备去,但后来转念又想,在这个时候找密友诉诉心中的苦也好,于是就在最后时刻赶了过去。席间,他几次想讲出那份已逝的爱情,奢求同学能在安慰他的同时随口骂骂薄情寡义的阿慧,但始终未能找到出口的机会。别人都滔滔不绝地谈论着各自在工作上是如何如何的春风得意,在情场上是如何如何的驾轻就熟,当他根本就存在一样,偶尔扯上一两句,也似乎带着挖苦和不屑的意味。他突然发现自己的到来是个不小的错误。


吆吆喝喝一阵划拳豪饮过后,已有些许醉意的刘毕羊借口上厕所出踉跄离去,再没有回来。他跑到学校后面的那座小山脚下,看到熟悉的一草一木,想起与这有关的曾经的点点温馨,不禁悲从中来,放声恸哭。哭声惊动了去上晚自习的一位女生。当时天还没有黑下来,女生仗着胆问道:“谁在这里哭啊?”他听到有人说话,但没有搭理。过了一阵,女生的声音又传来:“是谁啊,哭哭啼啼地,装神弄鬼是不?”


自己悲痛万分,竟然被当成了装神弄鬼,心思脆弱的刘毕羊顿时就气不打一处来,火冒三丈地冲过去,不由分说地扇了女生两个耳光,末了还口无遮拦地骂到:“我哭我的,关你什么事,死‘三八婆’!”女生让突如其来的这一切吓懵了,没有任何的争辩,抹了把眼泪撒腿便跑,像是在逃离魔掌一般。


事后渐渐冷静下来的刘毕羊觉得自己实在太过分,不管怎么说别人也是一片好心啊。接连好几个晚上,他都辗转反复,无法入眠,心底深深的自责甚至让他暂时忘记了失恋的沉重打击。后来一天,倍受煎熬的他决定去找到那位女生,然后真诚地向她说声对不起。


每天下班后他就风急火燎地坐车去到母校,躲在一个比较隐蔽的地方守株待兔。眨眼间一个礼拜过去了,目标没有出现。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女生肯定不敢走这条小道了。他在心里暗暗地对自己说。


5月28日这天,女生却意外地跃进了视线。距离一点点在缩短,刘毕羊猛地窜出来,二话没说就扑通一声跪倒在女生面前,仰着头满脸歉意地说:“请你原谅我,那天是我心情不好一时冲动。”女生企图绕道而去,但被他死缠乱打地挡住了。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僵局最终让他声泪俱下的忏悔打破了。女生收起脸上的严肃神情,用一个无可奈何的微笑原谅了他的鲁莽,并介绍说自己是历史系大三学生,叫吴幼香。


在刘毕羊的坚持下,吴幼香答应陪他走走,做一回忠实的听众。刘毕羊把一次再平常不过的爱情经历讲得绘声绘色,感人至深,吴幼香的眼睛不知不觉就润湿了。黑夜已层层叠叠地笼罩下来,但两人都浑然不觉,完全沉浸在故事当中。


他们坐得很近很近,吴幼香身上散发出那种女孩子特有的味儿,刘毕羊怎么嗅都和阿慧的一模一样,心旌不知什么时候就有些摇曳不定了。四处很黑也很静,他突然忘乎所以地紧紧地把吴幼香抱住。吴本能地叫救命。刘则一下慌了神,情急之下,重重的一拳击向对方的头部。一不做二不休,最后他还惨无不道地夺走了那个仅仅有两面之缘,已经昏迷过去的女孩的贞洁。一场罪恶,就这样无声无息地上演了。这一切来得太突然,甚至连他自己也未曾料到。


(本内容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对号入座,谢谢)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