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闲品“红楼”之乌庄头与赖管家

狼行天下576 收藏 5 428
导读: 贾府虽然是官宦世家,有着尊容显赫的爵位,但由于已是立世百年,摊子是越铺越大,进项却越来越少,人丁虽旺,又尽是些纨绔膏粱,不懂经营吧,还一个个十分讲求排场,再加上那重文轻商的迂腐思想,宁可穷死也不愿经商,致使他们只能靠着祖宗挣下的那点家业去坐吃山空,所以贾府犹如是日暮西山,摇摇欲坠,也好似绣花枕头一般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了。 虽然已是十分的不济了,可贾府毕竟还是有雄厚的根基的,他们家外有田庄可收取租赋,内有俸银尚维持家用,还有各府之间往来走动,求他们办事所奉上的孝敬和朝廷的赏赐,场面也还

贾府虽然是官宦世家,有着尊容显赫的爵位,但由于已是立世百年,摊子是越铺越大,进项却越来越少,人丁虽旺,又尽是些纨绔膏粱,不懂经营吧,还一个个十分讲求排场,再加上那重文轻商的迂腐思想,宁可穷死也不愿经商,致使他们只能靠着祖宗挣下的那点家业去坐吃山空,所以贾府犹如是日暮西山,摇摇欲坠,也好似绣花枕头一般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了。

虽然已是十分的不济了,可贾府毕竟还是有雄厚的根基的,他们家外有田庄可收取租赋,内有俸银尚维持家用,还有各府之间往来走动,求他们办事所奉上的孝敬和朝廷的赏赐,场面也还支腾的开。家业大了,人员多了,琐事也便一桩桩的来了,主子们是需要安乐的,所以就需要有好的可靠的中层管理者来替主子们操心了,可是看看他们的管家和田庄头又是什么样的人呢?贾府的田庄头姓乌,管家姓赖,这两个姓合在一起却有些意趣,正是“无赖”也,可见曹公对此等欺下瞒上,中饱私囊之徒也是很厌憎和无奈的,他们是世代为奴的包衣,在贾府的地位也是很高的,而且经过几代的积累他们也都渐渐的成为了财主。

乌庄头,乌,顾名思义,黑(贪污)和虚无的意思。他平日里只管打理庄上的事物,一年中只有在年节给主子们进贡时才到贾府走动,主子们也难得到田庄去视察一番,凭着主子们的信任和几辈子积攒下来的老脸,他倒还过着“山高皇帝远”的滋润日子。这年,他给“宁府”的主子贾珍预备了大量的年货岁贡,这些东西用刘姥姥的话讲是“够庄户人家过一辈子的了”,可贾珍却不买此帐,他讪笑着说是老乌在与他“打擂台”是“真真不让人过年了”,也是,这点东西银两,在这些个吃尽穿绝的公子哥眼里,是真不够他们受用的,面对主子的责难,老乌不慌不忙的解释为“下了五个月的连阴雨,又下了一场碗大的雹子,弄得损失很大”而且还特别强调“小的并不敢说谎”,并与掌管“荣府”田庄的他的兄弟那做了比较,“地方虽大几倍,却还是这点东西”,以此来佐证他并不是在说谎。好在,贾珍并不太在意他话的真伪,因为贾珍也明白“水至清则无鱼”的道道,自己先受用了也便是了,不过就是用话语敲打敲打老乌罢了。但从贾珍的言语里反应出了贾府纵容下人和下人们放肆贪污无所畏惧的现实,进一步透露了贾府是在怎样的内忧外患中,一点点被蚕食后土崩瓦解的。而从贾珍的态度我们又看出了贾府的管理无能,权利泛滥和自私奢靡的家风正是他们日后消亡的根本祸根。

赖管家却没有乌庄头那份悠闲,他是在主子的眼皮底下行事的,须得打起十二分精神小心翼翼,但他的实惠与动作却一点不少,平日里的门仪土敬,私放下人们的月钱获利,加上主子们的赏赐和办差的贪污回扣,自己倒也丰丰富富,回到家也一样是厅堂抱厦,丫鬟仆妇一大群,俨然也是一副主子样,这叫“出门为奴,进门是主”是封建社会管家师爷阶层的一大写照。难怪连老太太要与凤姐攒银子过寿时,也不忘要赖管家的母亲赖嬷嬷出一个大头,并说“你们都是财主,位虽低些,,钱却比她们{凤姐李纨}多,”主子打奴才的秋风,老太太算是开了先河,可见老太太对管家老爷们也是酸溜溜的无奈,进一步道出了贾府的管理失败。

赖管家做了一辈子奴才,他的儿子却不想做了,他的儿子叫赖尚荣,托赖主子的权势和父亲的财势,他也捐了个官来做,并放了实缺,这是赖家摆脱家奴阶层的一大举措,自是举家欢腾,他们还请了贾府的主子们来家欢宴,为了这一天,赖家人等了几代,现在终于有如缠树的藤儿一般,要自己生根,开花结果了。

不管是庄头还是管家,他们作为贾府的管理者,名义上为贾府做出了自己的贡献,可他们更是“无赖”的像蛀虫一样,将贾府一点点的蚕食掉了,这在一些个百年大家中屡见不鲜。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