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在美国次贷危机中损失多大?

以前在铁血看过一篇贴子,说是中国在美国“两美”购买了3000亿美元的债券,由于次贷危机,这3000亿美元要打水漂。贴子的作者痛心疾首地痛骂当权者卖国。今天看到另外一篇报道,说中国在“两美”的投资是300亿美元,与3000亿美元差了一个数量级。不知道哪个更接近事实的真相。现将报道转发如下:



银监会摸底310亿美元“两房”债券:损失远未见底?


本报记者 孙铭 北京报道


美国房地美与房利美公司的一举一动牵动着中国金融机构的神经。这两家公司的市场表现大幅动荡,中国金融机构的投资损益也随之出现剧烈变化。


日前,中国银监会对中国银行业金融机构投资“两房”债券的情况进行了摸底调查。


与银行普遍认为“两房”债券的影响不大相比,银监会认为,“两房”债券的影响远未见底,要求各银行要加强风险预测,提高估值频率,做好压力测试,利用银行利润大增的良好时机提足拨备。


摸底310亿美元债券


随着各家上市银行陆续公布中报,银行业投资美国“两房”债券的情况露出冰山一角。根据上市银行披露的数据统计,截至2008年6月末,6家上市银行(集团)所投资的“两房”债券账面总值约为253.1795亿美元。


调查表明,我国共有14家银行业机构投资美国“两房”债券,除了上市银行,还包括部分政策性银行和未上市银行。截至2008年6月末,我国银行业金融机构共持有房利美和房地美相关公司债券约为310多亿美元。其中持有两公司担保的债券为170多亿美元,持有两公司发行的债券约为140亿美元。


分机构看,五家大型银行共持有两公司相关债券超过200亿美元,约占总数的三分之二。其中,两公司担保的债券100亿美元,两公司发行的债券约为120多亿美元。政策性银行共持有两公司相关债券约为60多亿美元,其中,两公司担保的债券占了绝大部分,接近60亿美元,两公司发行的债券占比不到10%,约为6亿美元。股份制商业银行共持有两公司相关债券约为20多亿元,其中,两公司担保的债券约为15亿美元,两公司发行的债券为6亿多美元。


大部分上市银行均未在半年报中披露“两房”债券的投资损益,部分银行的相关披露也仅限于减值准备数据。而据有关人士透露,银监会调研发现,截至2008年6月末,我国银行业金融机构持有房利美和房地美公司债券浮亏2.85亿美元。其中,五家大型商业银行持有两家公司债券估值浮亏约1.6亿美元,政策性银行估值浮亏8000多万美元,股份制商业银行估值浮亏3000多万美元。


调查结果表明,虽然我国银行业金融机构持“两房”的相关公司债券310亿美元,并且出现了2.85亿美元的亏损,但各银行的拨备情况却不容乐观。截至2008年6月末,我国银行业金融机构针对两家公司债券计提减值拨备约为1亿美元。


在半年报新闻发布会上,多数上市银行管理层均表示,基于美国政府对两家公司进行救助,且两公司债券评级仍然看好,市场对两公司发行的债券仍有估值收益。而账面价值的暂时波动,并不影响债券本息的实际收回,还没有构成实质性违约并达到计提减值拨备的要求。


至于两公司担保的债券,有关研究人士认为,虽因被担保公司债券受次债危机的影响出现损失,但因两公司担保,实际估值损失已较未担保前大幅减少。


救助的正反效应


美国政府已经宣布了对两家公司的救助措施,但银监会却要求各银行正确评估救助的预期,不要盲目乐观。


房地美和房利美在美国的重要性是无可争议的。两家公司的主要职能是从贷款者手中收购抵押贷款打包后发放住房抵押贷款支持债券(MBS),这一职能对于美国住房抵押贷款市场顺畅运行至关重要,它使得贷款银行能够通过出售贷款而迅速回笼资金,从而发放新的抵押贷款。所有从事抵押贷款业务的公司,从花旗银行到地方性小银行,都依靠房利美和房地美获得资金,两家公司为整个美国金融业的住房抵押贷款市场提供流动性。目前,两家公司拥有和担保的贷款约5.2万亿美元,占美国住房抵押贷款总额12万亿美元的43%左右,世界上许多国家也把部分外汇储备投资于两公司债券。


2007年以来的次债危机,使大多数涉足房地产抵押贷款市场的金融机构都出现了问题。由于房利美和房地美给这些机构提供贷款或者担保,其资产价值相应也开始大幅下跌。2008年7月7日,雷曼兄弟的研究报告称房利美和房地美可能因新会计准则改变而需融资750亿美元,从而引发两家公司股价大幅跳水。7月9日,美国前圣路易联储主席William Poole表示,房利美与房地美也许存在资不抵债的问题,最终可能需要政府出手援助,该消息将两公司股价推至17年来最低点,股价下跌了约90%。


正是由于两家公司在美国的重要地位,这两家公司出现危机后,美国财长宣布了支持两公司的计划,一是提高两公司的信用额度,二是授权财政部增加股本投入;三使美联储向其开放贴现窗口。


“虽然美国政府对两公司进行了救助,但银监会要求各银行对两公司债券投资风险引起足够重视,客观判断美国政府救助措施的正反效应。”有关研究人士认为,“银行应当认识到,当政府暗示或实施某种救助时,说明被救助对象和受其影响的其他对象的风险损失远未见底,从而也可能给大众投资人留下利空的市场预期。”


事实的发展不断验证着银监会的判断。


8月6日,房地美宣布公司第二季度亏损8.21亿美元,每股亏损1.63美元,比前一季度亏损额高出3倍,远高于此前华尔街预期的3亿美元亏损。房地美大大超过预期的亏损,主要源于其所担保的优先级贷款违约率的急剧攀升,原本期望房市会见底的投资者,现在对于美国房市的前景变得更为悲观。


房地美首席经营官库克(Patrica Cook)也承认,信贷损失才刚刚开始,已经发生的损失只是问题的5%。据房地美公司估计,未来公司最坏会承担420亿美元的信贷损失,这比其上季度末预测的损失上限高出一倍有余。而且,在美国房市价格还将进一步下跌的预期下,优质贷款违约率会进一步上升,由此带来的影响将大大超过之前的估计。


必须充分计提拨备


由于中国银行业有310亿美元的资产身系“两房”公司,银监会密切关注着这两家公司的动态。


8月25日,房地美宣布发行20亿美元的短期债券,而上月该公司已发行过30亿美元的短期债券。分析人士指出,此次发行债券虽然获得成功,但房地美危机并未就此得到解决。有关数据显示,房利美目前有9月30日到期的1200亿美元债务,房地美的债务则为1030亿美元。分析机构继续关注房地美和房利美的未来潜在损失。


高盛上月表示,这两家公司情况“继续恶化”,尤其考虑到这两家持有的Alt-A贷款和高级别抵押贷款的因素,将房利美的损失估算增加了28%至320亿美元,房地美则增加了31%至210亿美元。


“监管层密切关注房利美、房地美公司的相关变化情况,关注美国财政部及美联储对两公司出台的救助措施,关注银行业金融机构投资两公司债券及3A级债券的风险变化情况。”有关研究人士认为,“我们判断,当前银行业金融机构对两公司债券的估值预期过于乐观。近期市场已证明,美国政府对两公司的救助可能并非像银行分析的那样,对公司债券的投资者信心起到根本的稳定的作用,产生动摇投资者对公司发展前景看法的可能性也同时存在。”


为防范可能扩大的风险,银监会要求各行提高估值频率,按审慎的方法对有关债券进行估值、确认减值,并利用今年上半年利润大幅增长的有利条件,要求各行必须充分计提拨备。


同时,银监会要求各行重新检查所有外币债券投资的策略,择机调整外币债券结构,择机减持相关债券风险敞口,规避风险。另外,各银行都要做好压力测试,及时做好风险成本的预测。


“各银行要建立长效的风险管理体制和机制方面,逐步提高独立风险定价能力,这才是防范此类风险的根本之处。”有关研究人士提醒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