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恍惚的股市发财梦(小说)

清风明月夜 收藏 4 63
导读:恍惚的股市发财梦(小说) (一) 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在满是汽车喧嚣声的马路边上,走过来一个青年人,一身洗得有些发白的工作服在阳光的映射下,显得很整洁。此时年青人的心情也像这满天的朝霞般灿烂。 昨天,他又发工资了,他要把几个月来攒下的钱寄回家里去,家里生病的母亲就可以买药就医了,他似乎完全忘记了上司强加给他的某些屈辱和打工的辛酸,重新看到了母亲那张被病魔折磨的脸上绽放出了慈祥而开心笑容。 公交车一辆辆地擦肩而过,一站一站上下车纷乱的旅客一点也没有打断他的憧憬,也丝豪没有给他带来想乘车的想法,他舍

恍惚的股市发财梦(小说)

(一)

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在满是汽车喧嚣声的马路边上,走过来一个青年人,一身洗得有些发白的工作服在阳光的映射下,显得很整洁。此时年青人的心情也像这满天的朝霞般灿烂。

昨天,他又发工资了,他要把几个月来攒下的钱寄回家里去,家里生病的母亲就可以买药就医了,他似乎完全忘记了上司强加给他的某些屈辱和打工的辛酸,重新看到了母亲那张被病魔折磨的脸上绽放出了慈祥而开心笑容。

公交车一辆辆地擦肩而过,一站一站上下车纷乱的旅客一点也没有打断他的憧憬,也丝豪没有给他带来想乘车的想法,他舍不得多花一分可以省下来的钱。就这样孤零零地一站路接一站路的走下去。

在一个设有等车雨棚的车站旁,他停止了前进的脚步,找到一个刚刚空下来的位置坐了下来,可能想歇歇脚再走,他确实有些累了,一坐下来就感到两腿发酸,阳光斜斜地照射在他的腿上,感觉很舒服。

又一辆公交车进站,上完旅客开走了,他仍然无动于衷。不过,旁边刚走的一位旅客的座位上却遗留下一张垫在椅子上的报纸,被风吹得忽闪忽闪的,就在要被风吹走的时候,年青人注意到了它,他想:还是不要让它乱飞吧,便顺手拿起来想丢到旁边的垃圾桶里去。

无意中他瞥见上面有一些弯弯曲曲的曲线,好像在以前的报纸上从来也没有见到过的一种图案,这引起了他的好奇,便把原本伸向垃圾桶的手缩了回来。

仔细一看,那些曲线是一些股票价格走势图,平整了一下被压褶了的皱纹才看清楚,这原来是一分证券报。青年人对上面说的股票当然陌生,也没有什么兴趣,但上面的一个简短小故事还是吸引了他的目光。他舒展了一下发酸的双腿,把报纸展平了一些,继续读下去。

故事梗概是:“有一位员工,突然接到公司的通知,出差到一个偏远的地方去催拖欠款,那里通讯不发达的程度远远超出了人们的想象,不仅因为没有电看不上电视,甚至由于没有信号手机也用不上,通讯水平基本相当于六七十年代。”这又有什么奇怪呢?我们的家乡也是这样的啊-----他这样想。

“这下可把这位员工急坏了,整天心里忐忑不安,因为他的手上买了股票,出发的那天,股票的价格涨涨跌跌,显出了遥遥欲坠的样子,本来已经下决心第二天开盘就抛掉,谁知却赶上了这次倒霉的出差。出差也就罢了,电话委托也行啊,谁知没到开盘,列车进入了没有信号的地段,手机就打不通了,这位员工能不上火么。”由于他还不太了解股票,所以他也不知道这位员工为什么上火。

“催拖欠款的差事干过的都知道它的艰难。那位员工第一天没有见到老板,说是三天后回来。三天后好不容易见到老板了,老板又推托帐上没有钱,明摆着赖账你也没办法。于是,这位员工只能使出看家的本领,吃住在老板的加工厂,不给钱就是不走人。十几天过来,老板熬不住了,终于要回了公司的欠款。但这十几天里,这位员工的心都要熬焦了,谁知道自己的股票跌到什么程度了呢?”对于拖欠款的难要,他是知道的,现在欠钱的是大爷,要钱的是孙子。既然钱要到手了,为什么自己的心也熬焦了呢,他继续看下去。

“回来的路上,一到有手机信号的地段,这位员工就打通了证券营业部的委托电话,按过密码和股票代码后,便竖起耳朵听自己股票的价格,刚开始以为听错了,再重新按了一遍指数查询,结果乐得差点跳起来。原来就在自己出差的第二天下午,股市突然发疯了,量价齐升,自己的股票短短十几天的工夫,竟然上涨了百分之五六十,这下可发了大财了!而这次发财,全在于这次出差和出差地点的通信条件,否则,恐怕即使上涨,自己也不会拿到这种时候,说不定早早就抛掉了呢。”

故事的最后说:持股的耐心是重要的一条,也上升到了哲学的高度,叫做“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看到末尾,年青人终于明白:正是这次出差,使故事里的员工鬼使神差般从股票上赚了大钱。这使年青人心潮澎湃。原来世界上还有如此赚钱的方法,真是使他大开眼界。重新翻回到那些弯弯曲曲的曲线页面,再看起来就有了一种亲切和兴奋的感觉。

过了好一会儿,突然一个急刹车的尖叫声,才把年青人惊醒,原来是一个骑自行车的人挡了进站车的路,公交车不得不采用了急刹车的方式,所幸双方都相安无事,总算有惊无险。

这时,年青人才发现太阳已经升得很高了,于是,他把那张报纸认真地叠起来,放进衣袋里继续向前赶路。

当他来到邮局的时候,邮局的窗口前长长的队伍象蠕虫一样缓慢的蠕动着。看到队伍里大都是六七十岁的老人,青年人有些不解,他不知道现在的邮局已经开办代发养老金的业务了,更没想到这几天正是发放养老金的高峰期,只是感到有些特别而已。

队伍里的人们有的窃窃私语,有的公开抱怨。由于青年人对于当地语言的陌生,听不出他们说些什么,不过,看看他们的表情也会猜到那份着急的心情。

队伍旁边,一位穿着整洁工装的小姐,手里拿着一摞花花绿绿的单页宣传画页,不时地分发给队里的人们,逢有感兴趣的人,便热情地向接过宣传画页的人眉飞色舞地解释着什么。分发的宣传画页,并非每人一份,也有摆摆手拒绝的,小姐也就不再勉强的轻轻走过。年青人不知道这是为什么,直到小姐轻盈款款的来到面前,把宣传画页递到他的手里,才看清上面是介绍某某基金的内容。

小姐轻启朱唇,一个莺声燕语似的声音便飘了过来:“先生:这是一只偏股型基金,近两年的收益率都达到了百分之百以上,也就是说,投入一百元,每年可以拿到一百元以上的收益,是个很好的投资渠道。”

标准的普通话,听起来很是悦耳,更让人感到兴趣的还是那话里的内容。年青人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虽然心里感到惊奇而受到了震撼,但并没有表现出来,听完小姐的介绍后,便面无表情地摆摆手算作知道了,小姐也就盈盈地继续走向身后的人。

其实,他的心又如何能够平静呢?社会上赚钱的机会这样多,可自己只能靠打工赚钱,他真的有些自卑了,他当然意识不到,这就是自己理财意识的最原始的复苏。

不知何时,像蠕虫一样蠕动的队伍忽然不动了,嘈杂的议论声以蹩脚的普通话形式从队伍的前面传来:“这是什么服务么,这么多人也不增加窗口。”“什么破机器,害得我们白白站了半天的队伍。”远远看去,好像窗口里的服务小姐解释了几句就不再说什么了,转身招呼来一个男的在计算机上弄着什么。原来是计算机出了毛病,业务暂时停止了。队伍里的人们在一片嘈杂声里散开去,各自寻找合适的位置了。

年青人耐着性子在大厅里徘徊一阵儿,见不到修好的迹象,便走出大厅来到街上,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一盒很廉价的香烟,抽出一颗送到嘴边点燃狠狠地吸了一口,再慢慢地喷出,心想:也好,先过过烟瘾再说。

此时,年轻人又想到了家里的母亲,母亲那张憔悴的面容重新浮现在眼前。母亲的病情早就应该住院治疗了,肺结核也不是不可根治的顽症,他多次催促母亲,母亲都是强笑着摇摇头不肯就医:“妈现在不是很好么?挺得住的。”青年人也清楚母亲的心思,以自家的经济条件,哪能住得起医院呢。所以,也就一次次地无奈地拖下来了。

现在,自己终于攒了一点钱,可以简单的买些药或者临时去医院诊断一下了。想到这里,年轻人那颗悬着的心也有了一些轻松的感觉。转念一想,心又有些不甘,即使这样断断续续地就医吃药,也是难以根除啊,怎么办呢?他感到了作为儿子的自己是这样的无能,不由得一阵心酸,两眼也不由自主的模糊起来。

马路上的几声汽笛,把他纷乱的思绪从无助的漩涡里拉了回来,他的目光向马路上望去,无意中看到马路的对面,有一个很是气派的门面,细细看之下,看清了竟然是一家证券营业部,这使他的心为之一震:“这不就是报纸上所说的买卖股票的地方么!股票,股票,对,就从股票上再开一个赚钱的途径!”他想到了报纸上的那位员工的意外收获,立刻下了进入股票市场的决心,从这一刻起,一个梦想就要真正地开始了。(待续)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