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剑行动 第一季 神剑出鞘 (2)

信周 收藏 5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1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10/[/size][/URL] 高坎的归来对郎三是个很大的威胁,虽然高坎没有证据证明他的出事是郎三所为,但是这个老狐狸肯定会猜到是郎三在背后搞鬼。 俗话说得好,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但是做了亏心事不管有没有鬼叫门都会提心吊胆。郎三必须要抢在前头,他绝对不能等着高坎来对付他。 郎三想不到在平山镇对高坎的截杀不但没有成功,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10/


高坎的归来对郎三是个很大的威胁,虽然高坎没有证据证明他的出事是郎三所为,但是这个老狐狸肯定会猜到是郎三在背后搞鬼。

俗话说得好,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但是做了亏心事不管有没有鬼叫门都会提心吊胆。郎三必须要抢在前头,他绝对不能等着高坎来对付他。

郎三想不到在平山镇对高坎的截杀不但没有成功,还把自己的一条走私通道截断了,真是偷鸡不成还舍把米。不过让他知道了高坎身边三个人的厉害。

郎三把很大希望寄托在鹰嘴崖的截杀上,最后弄了个全军覆没,只跑回来警卫连长。郎三已经预感到自己安排在马媛身边的人肯定也难以得手,果然不出所料,几天后接到马媛的电话,从马媛的口气里就能猜测到他的人失败了,越是这样越让他感觉到对手的可怕。

马媛的一番话让郎三又重新看到了希望,一条计策在他心里形成了。郎三从曼德勒回到老城哪里都没去,直奔二哥的司令部。

郎鸿贤见弟弟急急忙忙走进来,就知道没有好事。

“出什么事了急三火四的样子?”

“二哥,我能肯定跟随高坎过来的三个人是中国那边派来的鹰爪。”

“你有什么证据吗?”郎鸿贤惊讶地问。

“要什么证据!他们三个人都是特种兵这本身就是证据,你应该知道中国军队的特种兵是些什么样的人,他们怎么可能叛逃到金三角,所以只有他妈的一个可能,这三个家伙是为了对付我们而来。”

郎鸿贤琢磨了一下三弟说的话,感觉很有道理,“嗯,很有这种可能,如果说一般人跑过来很正常,他们军队里的特种兵就有问题了。”

智者千虑,总有一失。这一点是我们整个计划的最大疏漏,任何一个国家的特种兵都是军队的精英,特殊的训练让他们都成为了铁人,他们叛逃的可能性非常小,特别是中国军队纪律的严明是人所共知的,无论什么理由都不能让特种兵的叛逃使人信服。

郎三见二哥也同意了自己的看法,马上说:“我们必须不惜一切代价铲除这三个人,否则对我们是个极大的威胁。”

郎鸿贤点点头,“嗯,你是不是已经有点子了?”他知道这个兄弟虽然吃喝玩乐五毒俱全,但是人非常机灵聪明,鬼点子很多。

郎三把马媛要请方周他们押运翡翠原石的事情讲了一下,随后说:“这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二哥,这几天我要去中国境内谈生意,这件事情你一定安排妥当,绝对不能让他们再逃脱了。”

“好吧,这次不但要消灭他们,还要把那块石头抢到手,我也听说过那块石头,是块不可多得的宝贝。另外你去中国境内一定要注意安全,他们可是做梦都想抓到你。”郎鸿贤叮嘱郎三。

在俩人说话的时候,郎鸿贤的警卫连长刚好进来给俩人送茶水,无意中听到郎三去中国境内的话,他也没在意,把茶杯放在茶几上就转身出去了。

这个人正是被方周放回来的那个警卫连长波巴曼。

当地人的名字都很奇特,波巴曼并不是姓波,他们名字中都没有姓氏,波的意思是军官,巴曼是他的名字,他的名字解释为叫巴曼的军官。

方周他们四个人驾驶丰田越野车,全副武装驶向老城县城。来的路上虽然有不少的检查站,却并不盘问他们什么,只是收取十元的过路费。这些检查站都是各支地方武装在自己的地盘设立的,目的就是为了收钱,这也是他们创收的一个手段。

方周他们几个人的形象一看就象是来收购烟膏的,因为携带的武器装备只有财大气粗的毒枭才能买的起。

在进入老城之前遇到了最后一处收费站,公路上一根横杆挡住了去路,两个士兵懒洋洋收取过路费,一个家伙好奇趴在车窗上向车里查看了一下,顺便问道:“到老城来做那样?”

“收货的。瞎眼,这都看不出来?”坐在副驾驶位上的老杨没好气地顶了他一句,随后示意童明开车不用理会他。

车子开动后老杨回头对方周说:“等会进城后方先生就装扮是购货的老板,我就是你们牵线搭桥的,有什么事情你们不用说话,都由我来应付。”

方周点点头,“好,谢谢杨大哥了。”

“在我们那边没有一条公路上没有收费战,想不到这里比我们那里更多,隔三五里就有一个,妈的就跟拦路打劫的差不多。”李浩号闷声闷气地说。

“哈哈......除了贩毒就是这点收入了,所以每只部队都在自己的地盘上收费,谁从他们的管辖区过去也要留下买路钱。不过对联合国粮农组织的车有时不收费......”老杨笑着说。

“为什么?难道他们也怕联合国的人吗?”童明侧过来脸好奇地问。

“当然不是,有枪就是大爷,天王老子来了他们都不怕。别看金三角这么个穷山僻岭的小地方,联合国的好多机构在这里有办事机构,经常看到他们的车,只有对粮农组织的车不收费,因为这些当兵的也都知道粮农组织的人是来帮助这里的,给这里的老百姓送粮食,所以对粮农组织很有好感。”

“原来如此,这些当兵的也都是些爱憎分明的人,在我们的意识中把金三角拿枪的、贩毒的都当作凶神恶煞的人,好象都是一些青面獠牙的恶徒,其实这里的老百姓和普通的士兵与外界的老百姓没有什么区别,他们都是迫于生计从事与毒品有关的事......”方周感叹地说。

老杨能体会到方周的同情心,他深有感触地说:“方先生说的不错,我以前也多次护送过运输鸦片和黄砒的马帮,都是为了有口饭吃。我们也知道这些都不是好东西,我们当兵的也都不准许吸大烟,当地的老百姓也是要到六十岁以上才能公开抽大烟,当地的老百姓如果有其它的活路也不会搞这个。”

说话间汽车驶入了县城,老杨回头问方周,“方先生,我们去什么地方?”

“咱们先找个地方吃饭,然后杨大哥带我们在县城转转看看,第一次来熟悉一下,另外还想找个人。”

“找什么人?不知道我能不能帮上忙?我在老城待了十多年,对这里的很熟悉,也认识不少人。”老杨很热忱地说,看得出他是个热心肠。

“郎鸿贤的身边里有个叫波巴曼的警卫连长,我想找这个人问件事。”

老杨想了想说:“司令部所在的那条街上有家酒店,也是县城比较好的酒店了,距离司令部不到两百米,你们就去那里一边吃饭一边等着,我去司令部找个朋友,他就在司令部的警卫部队里做事,我让他打听一下波巴曼的情况,如果合适就让他来见方先生,你看可以吗?”

“这样最好不过了,杨大哥真是帮了我们不少忙,回去以后好好地谢谢你。”方周诚心实意地说。

“方先生说这话就见外了,你们把我当朋友看,我自然不能把你们当外人。”老杨真诚地说。

“杨大哥说的对,你以后也不要叫我先生了,我们都比你年轻,叫我们老弟就行,这样听起来亲切。”

“好,那我以后就叫你们老弟了,实话说认识你们真的很高兴,哈哈......”老杨爽快地笑起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