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一部 碟血江南 第二十五节 李家巷镇南遭遇战

xy99991 收藏 19 5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size][/URL] 机步二连因为在夹浦打了场艰苦的阻击战。阵亡达四十三人,重伤五十一人,二、三排战士几乎无不带伤,可以说是伤亡过半。本已无力再战,留下打扫战场。但长泗解救的战俘被送过来三百五十人之多,并且都是精壮,机步二连又恢复了战斗力。本来在阻击战中,久训练的原保安团士兵,和在宁国扩编的士兵,都是精锐中的精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


机步二连因为在夹浦打了场艰苦的阻击战。阵亡达四十三人,重伤五十一人,二、三排战士几乎无不带伤,可以说是伤亡过半。本已无力再战,留下打扫战场。但长泗解救的战俘被送过来三百五十人之多,并且都是精壮,机步二连又恢复了战斗力。本来在阻击战中,久训练的原保安团士兵,和在宁国扩编的士兵,都是精锐中的精锐,战损并不严重。在阻击战中,多是宜兴增补的士兵。由于战术动作不合理,作战不够沉着、灵活。就像杨春年所说,这打仗更多是技术活,当然体力也很重要,但这体力是为了保证技术的合理性的。是细活,而不是粗活,把它当是粗活的人离死也就近得多。

这回是一个原105团的士兵带两个补充兵。这样可比带一个累多了。人啊真是难说得很。不是说什么,什么有道理别人就会听你的。尤其是这些补充兵,可都是见过血的老兵,有的兵龄比杨春年他自己还要长。夹浦的时候才跟了杨春年的赵三也是个老兵,也是跟日本人干过的,人也挺机灵的,但就在我军的坦克出现在敌人后方,横扫日军战线的时候,高兴得跳起来冲出战壕,被日军击倒的,当时就没用了。杨春年是拉都没来得及拉。急得他用头直撞战壕边沿。如果不是有头盔的话,怕是他这头也要撞散了。

杨春年坐在车上跟这两个老兵讲赵三的故事。讲他怎么死的。虽然这个时候杨春年全身发酸,累得要死,在卡车上一晃,就要睡着了,他还是将赵三的事讲完了。他不想这两个老兵像赵三一样。讲着讲着,杨春年睡着了。

杨春年的梦中突然响起了枪声。杨春年立时醒了过来,多年的夜间紧集结合操练了他的神经。即真是梦中的号声,梦中的枪声,他也要醒来。卡车已经停下了。杨春年一推左右两个,说:

“下车。”

跟着人跳下了车。杨春年跳下车后,就拉住那两个补充兵,对他们说:

“跟着我。”

班长吹响了结合号。班长的名字叫李大军,和杨春年一个村的。李班长并未等全班结合好,而是直接对几个小组长下了命令。杨春年带着他的两个兵,和班里的别的其它小组呈散形队形,向前跑去。子弹呼呼地在头上飞。这说明敌还远。前面已有人往回跑。杨春年听到身边的两个老兵喊:

“前边出了什么事?”

“日本兵来了。”

其中一个具然回答了。嘿嘿。

杨春年看身边两个脚步慢了。笑着说:

“狗日的,草鸡了。”

“谁草鸡了,他们在往后跑,你不管?”

“他们一会还会回来的。嘿嘿。连长肯定在后面等着他们呢。”

看杨春年笑得很轻松,两个跟班心定了些,脚步也快了些。

前面五十米左右枪声大作。是前卫班在连打边退,队形很散,不断有人脱离了队形,掉着向后跑,也有人在射击,也有人被子弹击倒。杨春年听到班长喊:

“全班子弹上膛,战斗姿态准备接敌。”

看到小鬼子了,杨春年拉了下枪栓,子弹上了膛平端着歪把子压低身形继续往前。快要接近前卫班的队形的时候,对着一个黄皮鬼子一个点射,倒了。二十五米,能不倒。稳了下枪身,又一个点射,又倒了。稳了下枪身,一转又一个点射。鬼子停住了,蹲下身来。杨春年已伏下身架起了机枪,两个点射。班里的花机关组已突前了十米左右,扇面攻击,鬼子弯着腰往后退了,杨春年两个长点射,接着是一个空枪。杨春年这才注意到没人供弹了,只好自己接上一排子弹,重拉了一下枪栓,射击起来。那两个家伙不知跑哪去了。


苑凯连长笑咪咪地看着大家。看后面跑过来的人都差不多了,才说:

“你们这些狗日的腿脚不错啊,让你们做机械化步兵还真曲了才了。”

苑凯身后是的排手执花机关的警卫班,一个个杀气腾腾。

“要不要咱们现在比一下谁的速度快?”

没人嗞声。但人群有点安静了下来。

“就那么点小鬼子,把你们给吓得,卵子跑掉了没有?”

人群中居然有人发出了笑声。

“这块地高,你们现在回头看看,是咱们在逃呢?还是鬼子在逃?”

还没有人肯信。终于有一个回了头,还是个高个,得有一米七五左右,挺壮实的。回了头的他忽然大喊一声:

“鬼子跑了。”

哗地一声人群都回过头看,个高的看见了,矮的看到的只是人家的背影。个高的于是大喊起来:

“鬼子跑了!”

个矮的什么也没看着,也跟着喊:

“鬼子跑了!”

不知谁很幽默地来了一句:

“我们胜利了!”

大家都笑了。大家都在找是谁喊的。大家发现那家伙正在四处找地,好把那张红得跟猴屁股似的脸塞进去呢。

苑连长笑着说:

“好了,现在大家鞋掉了的回去捡鞋,枪掉了的回去捡枪,什么都没掉的跟我在这挖战壕。”

人呼啦啦走了一大片。还有百十来个没走。在警卫班的带领下开始挖战壕。这一片是一个小高地,高出周围也就十来米。由几个起伏的小丘组成。方圆也有个千米。

那个粗壮的高个全身装备大概一件也没丢。正挥镐在砸土,跟土有仇似的。苑凯也拿了一把镐到那个高个身边。边砸边说话:

“老兄,哪人啊?”

高个忙放下镐,立正说:

“报告升官,东北人。”

“别立正,边干边说吧。”

“东北哪的,铁岭的。”

“我听说东北人都是好汉,其中有个抗联英雄叫赵本三的你认识吗?”

“和我一个屯的。”

“你叫什么名字?”

“徐毅。”

“想不想打回老家去?”

“想啊。”

“那为什么一见鬼子就跑?”

“还不是跟共军打的时候落下的毛病。”


三百多个补充兵都回到小丘这来挖战壕了。都是老兵,只要指一下他挖的位置,他就能不停地挖他的战壕,也不要人监督。他们都知道战壕的重要性。何况苑连长也在和他们一起挖呢。老暂105团的士兵在前面三百米的地方建立了临时防线。炮兵临时阵地也已建好,正对敌进攻部队展开炮击。机步二连遭遇的敌军可能是吴兴的,南浔的现在不可能赶到,总兵力并不多,可能只有两个中队,也没有坦克随行。吴兴是日军第六师团的部队驻防的,第六师团的主力包括坦克与重炮现在都在南京城里呢,这支日军随行的只有一个步兵炮小队,火力和机步二连相比要弱得多,在炮战中完全处于下风。机步二连现在的炮兵是越打越灵活。九二步兵炮和三七平射炮轮流发射炮弹,与轮流转移阵地。

小丘那的炮兵阵地建好后,卡车先将平射炮拉了过去,做好了发射准备,卡车才又将步兵炮拉过去。炮兵全部就位后,苑连长下令前方的一排留守,二、三排撤到新的阵地,进行兵力重组。也就是说,各排将自已的补充兵带回去。班长将那两个补充兵又交到杨春年手上说:

“别让他们又跑丢了。”

“嘿嘿。”

杨春年带那两个老兵继续挖战壕,边挖边说:

“我早就说了吧,往后跑会给苑连长抓回来的吧。你们就是不信,在前面打枪这样的轻活不干,非到抢着来挖战壕。”

两个兵笑了。

“我们负责这一片,和班里王一刀的,还有郑民牛的机枪交叉互补,你还是结我装弹。你用步枪掩护,刚才少了你们,我还真有点手忙脚乱的。”

“咱们一个也不能少。”

一个老兵说。都笑了。

“对了,你们都叫什么名字,都多大了,刚才在车上我迷迷糊糊的,没记住。”

“我叫李阿毛,上海人,今年二十三。”

“我叫张向西,今年二十五了。”

“那我最小了,我叫杨春年,二十一。你们两位是我的大哥了。”

边说边挖战壕。

一排也撤下来了。转到后面保护炮兵阵地,同时做预备队。日军看当面之敌退了下去,一下猖狂起来,或者说是来了感觉,成散兵线向前推进。这一次苑连长并没有急于下令。敌人炮火不猛,又是攻击即设阵地,决定将这股鬼子放近点,让他们到时想炮都跑不掉。

攻击的日军大概是两个日军小队,呈散开队形,前后三排,两挺重机枪在左右侧掩护,班用机枪不时跃起再支起,成为近战火力支撑。到两百米线的时候,日军重机枪吼了起来。日军重机枪的位置大概在敌散兵线后五百米。几挺班用机枪在两百米处停止了前进,也开始那时断时续的射击。然后交错前进,到一百五十米线的时候再也不动了,那里正好有一道田埂,成了一个道掩护线。日军散兵线刚过百米线。苑连长发射了手中的信号弹。一蓝。于是各种兵器都响了。日军的重机枪阵地最先受到了打击。是阻击手在射击。它们早就有专人盯防了。两挺重机枪差不多同时不响了,而轻机枪阵地受到了八二迫击炮的打击,那一道田埂那,泥土四起。没打中,但也影响了日军射击的视线。

步兵炮和三七炮对敌掷弹筒阵地,以及步兵炮阵地进行炮战。

敌弯腰前进的步兵,受到曲折占壕里班火力的覆盖,立时倒十去二十来人。略一迟疑又被打倒了十来个。都很自觉在扑倒在地。在这样的火力下还想站住,还想往前冲的,那肯定是死人。

在敌人倒地后,杨春年的射击由原来的长点射,又转为短点射。在他负责的这片区域里,有十来个,分前后三层的日本兵。正在寻找有利地形掩藏自己的身体。杨春年一个短点射打到一个日本兵的腿,这家伙打了个滚,不见了。转枪口又打另一个正在地上游的,他离有凹凸的地形有段距离。杨春年对他打了一个点射,着弹点就在他头前面一点点,这家伙想把头埋进土里。又一个点射,高了。那家伙沉不住气了,猛地窜起,冲到一块小凹地里,杨春年射出的第三个点射擦着他身体飞了。

杨春年一只眼角时不时扫一下那个小凹地,枪却打另一个目标。打完一个弹夹,伏到战壕里,向另一边爬去。他这次设了两个机枪阵地,正好有两个装弹兵。这样他的射速要快许多。

战壕因是草就,只有一米不到深,弯腰跑不起来,只能爬。李阿毛在左边。杨春年架好机枪,李阿毛装上弹。

那小凹地那探出一条枪在射击。杨春年两个短点射。那家伙完了。

敌军后阵在打信号旗。

苑连长看敌人动了,也打出两颗信号弹。一红一绿,是加强火力,就敌人留住。想跑,可没那么容易。三门步兵炮和三门三七炮都对敌散兵线发射两个发炮弹。重机枪与高机压住敌机枪火力。那几个玩机枪的日本兵已被打成筛子了。班火力长短点射和八二步兵炮也交叉射击。玩小动作的日本兵,又死了二十几个。

在望远镜里,苑连长看到一队日本兵,约一个小队的样子向左运动,一小队日本兵向右运动。苑连长拿起电话,给二排长、三排长分别打了个电话,让他们注意敌人的运动。他们在电话里回答,他们已注意到了。他们让他放心,他们那一翼是不会有问题的。苑连长打电话给炮兵排,让他们先攻击左翼日军,两个日军小队在各自小队的掷弹筒的支持下,开始从两翼同时发动进攻,两个排的八二迫击炮班在进行拦阻射击。连步兵炮班也向左翼的日军发起了炮击。一会这个日军小队就倒下二十来个,被压在阵地前一百米左右动弹不得。步兵炮班停了火,而三七炮班开始了对右翼的的射击。

狗日的,有本事转到老子后面来打老子啊,看老子不让一排把你给吃了。日军也不是呆子,在对方阵势完整的情况下,呆子才会绕击敌后,那样与送死无异,原因很简单,敌人如果出击的话,那后击的部队,是没有依托阵地可退的。

现在日军被吸在了阵地前,前进不得,后退不能,正是阻击手大发神威的时候。苑连长说实话是从心底里喜欢这些阻击步枪。他自己枪法就好,一看到这些阻击步枪就想自己留一支。但也就心里想想。要是自己真留一支,大哥知道了,还真会让他去当一名步枪兵去阻击敌人。

苑凯这个时候坐了下来,将指挥权交给了副连长吴生祥。他太累了,一坐下就睡着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