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教授不满西方对华偏见 写公开信力挺中国

哭泣的泪眼煞星 收藏 8 50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2008年08月29日 00:14人民网


译者按:这是一位法国友人的信,读来十分感人。从字里行间流露的是对客观、公正和真理的强烈追求,是对时下西方和法国一些媒体单向思维、片面抨击中国作法的愤怒。此信表明,尽管一些媒体或政界人士的偏见,但法国人民还是有眼光的,还是对华友好的。因此该信值得一读。作者为让-雅克高德福瓦,物理学博士,大学教授,巴黎第七大学负责研究和推广事务的副校长,曾担任一系列学术与研究机构的负责人,工会活动者,左翼政党活动者,国际间大学交流、科技交流专家。


在今年以来法国政界、传媒界出现对华指责和攻击浪潮后,他和许多法国友人一起挺身而出,用讨论会等方式发表他们的看法,用事实说明中国发展的真相。对法国政界、传媒界一些以左翼党派为首的人物继续捧达赖,并用西藏问题来攻击中国的作法深表愤怒,为此写了这封公开信,发给各大报刊和政界要人,表示了自己鲜明的看法。笔者特意译出,让中国人民了解一个普通法国人的态度和观点。


有时法国并不代表法国人


让-雅克高德福瓦(法国) 姚蒙译


作为一个在传媒世界、即你们为之谋生的世界里默默无闻的人,我不得不站出来说话了。我比你们中间许多人都要有资格:我有一把年纪了,我在左派阵营战斗过,也看见你们中很多人的变化,而最终我还是站在左派一边。但是我不认为我是和你们一样的人。我把自己看作是历史学家,当然是业余的,因为我不是专业研究历史的。然而我认为历史学家是根据确定的事实而不是依据一个加足油的宣传系统所给的谣言来做结论。随便说一句,这样的宣传系统,中国还远远比不上。


要么你们无视亚洲的文化和政治的现实,而这对于你们这些大多数毕业于政治科学学院或国立行政学院的人来说是严重的问题;要么你们患上了一种自己觉得很舒服、而我们称之为“人权主义”加“梅纳尔”过分症的毛病,但是要当心“同志们”,你们不得不面对非洲人对我们前总统密特朗犯种族屠杀同谋罪的指责。要给人以道德教训是不容易的,谈到人权,自从人权宣言问世以来,我们法国人又干了多少践踏人权的事?


或许你们把反华作为内部政治立场一致的赌注来做,而这对于一个想要在国际事务中发挥作用的政党来说是不可原谅的。你们是否要加入美国自二战以来孤立中国以动摇中国的政治把戏呢?而神圣的达赖喇嘛明显也不过是其中的一个政治棋子而已。


在我看来,这一切因素都有了。我认为你们不配获得什么国际合法性。我也不看好你们中很多人和美国亦步亦趋的下场。


你们其实患上了一些媒体患的“新殖民主义”毛病,他们怀着恶意而只看见负面的东西,这从一系列书面和影视材料上就很容易得出结论。到底是什么使他们来操纵画面和评论?总有一天要向我们做出解释!当我想到我们在诋毁中国媒体时,“同志们”能不能先打扫一下我们自己的门口,然后才批评别人,好吗?


亲爱的朋友们,有这么一个大胆的假设:假定法国政界要负责在一个很大、有很多地区差异的国家管理13亿5千万人口,这里又有着种种的问题,还要在短短几十年里走出困境!我可以肯定用我们称做“民主”的制度将会是一个灾难:我们会看到出现无数个政党,带着地区特色,为了自己的利益争吵(如怎么资助贫困地区等等)。这是中国人民不希望看到的。他们优先发展经济,因为人们饿着肚子是创立不好民主制度的!


不要要求中国用几十年时间就走出一条民主的道路,而我们走这条道却也用了三个世纪。民主制度也是有不同类型的,中国产生的民主制肯定不会和我们的一模一样(我们的也肯定不是范本!!!)。


亲爱的“同志们”,我出生于比你们早的时代。你们知道上海的法国租界一个公园门口曾经写着“华人与狗禁止入内”吗?“人权宣言”万岁!你们是否就理解为何中国人看毛泽东带着自豪了:他把尊严给了中国人民,而他们在太长时间里受尽了我们亲爱的西方国家的侮辱。也就是这个原因尽管毛做了一些悲剧性的事,而今天人们并没有推翻他。


亲爱的“同志们”,学学历史,到中国走一走,去和中国人谈话交流一下吧。


而你们所没有意识到的,是不仅中国人民和他们在海外的移民面对这些外来的指责团结一致,连那些你们要捍卫的新兴国家的人民也都一致站在中国一边。一些对我和我朋友的采访证实了我们的看法:南美国家、阿拉伯国家、非洲国家很高兴听到那些没有进入“法国和西方政治正确”模子的法国人的声音。他们将对你们说:“把自己门前先打扫干净吧,我们听够了你们的教训了!”祝贺你们“同志们”,干得好。你们将和法国政界一样很难再爬上坡。而我们和你们相反,我们与我们的朋友一起在发展中国家面前拯救了法国的荣誉。不管你们高兴与否。

最后,我还看见你们抛弃了让我们团结在一起的一个基本原则:非宗教原则。当然,你们中不少人一面赞扬公立非宗教学校,一面却不把自己孩子送去就读,典型的政治双重语言。干那些我是不会干的事。但你们最大的无知就是一起去捍卫一个宗教人士,一个转世的神,他要求在一大片领土上逐走所有非其种族者而当上未来的国家元首(他说他无意这样做,但由于他对任何事有最终否决权,所以就能瞒过你们这些单纯的人!)。请读一读“西藏宪法”吧。如果不是全部的话,至少有一位法国政界人士、我们的让-吕克梅朗雄就了解这个问题。


我尊重达赖喇嘛作为一位重要的宗教领袖,虽然他代表的只是佛教中的很小一部分(约60分之1),在世界宗教各流派中只代表6%。我要揭露的是由于掌握了重要手段,喇嘛教在西方有意成为佛教的唯一代表。这就使法国电视二台的一位记者达尼埃尔比拉利昂在该电视台20点晚间新闻上说“达赖喇嘛是所有佛教徒的精神领袖”。


此外,我不能容忍的,是将宗教和政权混合在一起。因为所有宗教控制的政权都会导致不宽容,历史和现实都证明了这一点。


更坏的是,尽管“圣人”周围人士在我们亲爱的参议员们前如何巧妙进言,达赖喇嘛确实是从一个中世纪君主专制体制中出来的人,在这个体制里95%的土地属于喇嘛们和土地贵族。他自己声称“逃了出来”并谴责以前的制度,事实上当时16岁的他是在美国中央情报局操纵和金钱援助之下,并在后者的组织下才流亡并组织起他的流亡团体的。他就这样进入了美国对共产党中国进行意识形态和军事包围的地域政治战略中去了。他还参与了一伙假借宗教之名创立,来对“共产体制”制造不稳定的团体活动:如奥姆真理教(日本),其首领因沙林毒气案而被日本当局判了死刑;或韩国的月亮教,该教由中央情报局给钱,而达赖喇嘛也自己承认拿过“一些捐助”。我们还可以加上***(在法国它曾经因非法行医受到法庭判决),这个组织绝不是如媒体所说的是一个宗教组织,它由一个在美国的中国人指挥,谁给的钱?我让你们去猜吧!拥有着重要的财经手段,它让其信徒去当烈士。


关于“种族灭绝”问题,正如梅朗雄所指出的那样,这本身就是一个丑闻。人们曾经毫无根据的说中国“入侵”杀了120万西藏人,(而当时男性西藏人总共才150万),如果真是这样,就没有西藏人了。就因为出版了这样伪造的数字,达赖喇嘛身边的一个英国人帕特里克弗朗齐辞职并承认说谎。但已经太晚了,这个数字竟一直被人使用。而亲爱的“同志们”,你们知道我们在战后自己殖民地里造成多少死亡吗?至少10万,在印度支那,在马达加斯加,在阿尔及利亚,在摩洛哥或塞内加尔等等。


那么,你们还愿意教训别人吗?


不管你们乐意与否,你们输了。北京奥运会开幕式是那么的辉煌,反映了中国文化的宏大。奥运会的顺利进行让所有人都满意,因为中国人是伟大的人民,好客而和平。你们政界人士要学着去尊重;而你们传媒界人士也要这么做:因为文化就是对他人的开放,就是理解别人,理解他们的文明,他们的历史。而对于这点,你们做得非常非常的不够!


译后记:译者注意到,最近以来法国的公众舆论也在发生变化。在有关报道达赖到访活动的文章后,网友纷纷发表言论,很多言论印证了高教授的话。例如笔者统计了8月13-14日费加罗报有关达赖活动报道文章后的反应,51篇网友言论中竟有38篇反对达赖和有关支持达赖的议员的。他们的言论甚至比高教授的更加严厉。有的还置疑达赖一伙的频频国际活动,住高级酒店到底谁出钱等等。有兴趣者去看一眼,就知道正如一个网友所说的那样:有时候法国并不代表法国人。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