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媒:人都是会变的 报销一个“总统”没关系

凌寒独自开 收藏 4 780

司马文武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台湾最知名的记者之一,有“地下新闻局长”之称 。背景为台湾著名的圆山饭店


“清流共治的首要目标是要扫除黑金、杜绝贿选。长期以来,台湾社会黑白不分、黑道金权介入政治的情况已经遭致台湾人民的深恶痛绝。基层选举买票贿选的文化,不仅剥夺了人民‘选贤与能、当家作主’的权利,更让台湾的民主发展蒙上污名。


“今天,阿扁愿意在此承诺,‘新政府’将以最大的决心来消除贿选、打击黑金,让台湾社会彻底摆脱向下沉沦的力量,让清流共治向上提升,还给人民一个清明的政治环境。”


8年前的5月20日,陈水扁站在台北“总统府”前的广场上,用庄严的口吻向2300万台湾人民许下这个承诺。


作为演说执笔人、台湾最受尊重的知名报人之一的司马文武站在台下,心中无限的感慨:和平的政党轮替的理想,此刻第一次在华人社会中得以实现。


那一刻,陈水扁这个台湾三级佃农的儿子成功地实现了“台湾之子”的梦想——以第一名考入台大法律系,又以第一名毕业;他曾是全台最年轻的律师,在“立委”期间,也被媒体评为“问政绩效”第一名;担任“台北市长”,又获评全台县市长第一。


当选总统后,一切都变了。手握巨大的权力,面对触手可及的诱惑,我们无从知道陈水扁内心是否经历过挣扎,只知道在他的任期内,贪腐弊案层出不穷。但无论如何,大量台湾本土派人士都相信这一切与“阿扁”无关,他们宁愿在自己的内心保留一份美好的期许。


8月15日,已经卸任三个月的陈水扁宣布退出民进党,此前一天他承认巨额竞选余款被汇往海外账户。


洗钱、海外账户、贪腐……这些都是陈水扁作“立委”时打击国民党的关键词,任何人都没有想到这一切会由陈水扁亲身示范。


一切都像台湾歌手黄舒骏的《雁渡寒潭》里唱的那样——“多少人默默挥下他们的汗水热血/多少人只是贩卖台面上的谎言/多少人随时准备远走高飞/多少智慧才能破解这虚伪的一切/多少意气风发的少年/失落在理想现实之间/口口声声要做英雄圣贤/最后却变成魔鬼……”


面对陈水扁的贪腐,司马文武深感痛心,党外时代他曾经与陈水扁共同反抗国民党的威权统治,2000年和2004年陈水扁当选“总统”的演讲词就出自他的手笔,他也曾应陈水扁的邀请,担任台湾“国安会”副秘书长。


一个资深媒体报人担任台湾的“特务头子”,这本身就让人们感怀。司马先生也一直不肯相信陈水扁的贪腐,直到这一次,他彻底失望了。


事发之后,司马文武对陈水扁有着独特的观察。在他看来,陈水扁本人并没有贪腐的必要,因为作为一个成功的律师,陈水扁家庭已经足够有钱了,而且陈水扁对物质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追求。他认为,他的贪腐与太太吴淑珍有着必然的联系:


“扁珍两人很像乡下医生家庭,医生整天在前面看病,医生娘在后面管钱数钞票。现在阿扁在台上‘拼台湾’,拼得天昏地暗,阿珍在后面收钱,收得不亦乐乎。钱越收越多,小部分留作家用,大部分存在银行,银行不够存或不安全,就想办法汇到国外。一般乡下医生不是这样存钱的吗!他忘记自己是‘总统’了。”


人都是会变的


人物周刊:作为当年的战友,陈水扁曝出洗钱丑闻,您的感受怎样?


司马文武:我非常痛心、恶心,愤怒到胃痛。不过本来就失望,已经失望很久了。


人物周刊:您是什么时候和他认识的?


司马文武:很早了,在党外时代,他还没有投身政治时大家就已经是朋友了。他挂名作党外杂志的发行人,我也是办党外杂志的,大家都在一个小圈圈里。


不过他那时已经是非常成功的律师了,很有钱。阿扁是乡下穷小子出身,考到台大法律系,又是人权律师,那时还很有正义感,大家都很佩服他。


一个成功的律师能够参加党外,对党外的形象很有帮助。那个时候国民党就认为党外都是黑社会、没有念书的、嚼槟榔的。有这样的中产阶级的成功人士参加进来,对大家都是很振奋的。


人物周刊:那时陈水扁给人怎样的印象?


司马文武:很淳朴,苦出身,口才不好的,而且很内向,但是很诚恳,对人很好。


人物周刊:陈水扁当“立委”期间,直接推动了台湾政坛当时的阳光法案、财产申报法案等,可他自己却违反了当年的理想,在一个人身上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司马文武:他那时形象好,所以大家才会选他啊。不过人都是会变的,革命志士也会变成贪官污吏啊。权力使人腐化是千古不变的真理,这在阿扁身上得到了体现。


权力使人腐化


人物周刊:您何时发觉他发生变化了?


司马文武:当“总统”三四年之后就很不一样了。他在第一届任期时还是向前冲的,想做事情。第二任之后,出现了“两颗子弹”的事,他开始为生存而挣扎,这就失掉了方向。用人也不一样了,开始用激进路线的人,第一任时还是想往中间路线靠,走中道,想和大陆改善关系。后来就走到台独基本教义派。


人物周刊:陈水扁是苦出身,还实现了所谓“台湾之子”的梦想,他的贪腐,到底是他本人还是台湾的政治制度出了问题?


司马文武:人性就是这样,权力使人腐化,政客是不能相信的,这是千古真理。很多贪污的人当初都是很有理想的。


有一句话,魔鬼是藏在细节里面。这就像人发胖一样,是慢慢发胖的。


阿扁一天恨不得24小时都在工作,他是工作狂啊!他太太就在后面管账,钱越来越多,也不晓得该怎么办,就去找钱庄啊、银楼啊帮他汇出去。他这个是最传统的手段,都上不了台面的。贪污都没有国际水准!就像“国务机要费”拿发票去冲账,这都是台湾乡下人的做法啊。


所以说阿扁身上的优点缺点和普通的台湾人都一样的,都没什么价值观和宗教信仰,把握住机会就拼命地赚钱。


人物周刊:陈水扁这次把自己和吴淑珍做了一个切割,说自己不知情,您相信么?


司马文武:他这个人就是这样,律师个性啊!说话有真有假。他怎么会不知道家里那么多钱?我觉得他真是一个孬种!没有男子气概!还要把事情推给太太。


从心理学上分析,他工作那么拼命,吃东西也不讲究,就是一种赎罪感。他对不起他太太,不敢管,所以他太太跋扈啊。


人物周刊:当年您和陈水扁夫妇交往的时候,吴淑珍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


司马文武:她前几年公开说一个金控公司老板来家里见她,她很得意啊,她都不知道这是不应该做的事,要避嫌啊。


在她面前,阿扁都是不说话的。阿扁在演讲台上滔滔不绝,私下是一个很内向很害羞的人。吴淑珍就很外向,开朗太多了,她一讲话全场都哈哈大笑。


吴淑珍才是陈水扁搞政治的推手,当初在101前的广场上,两个人都在台上,吴淑珍就说阿扁啊,我们这么有钱,三代都吃不完。我们全世界都走几遍了,我们一天吃饭能吃几餐?能吃死掉吗?吃太多营养也不行啊!我们睡觉能睡几张床?能睡几幢楼?你不来服务人民要干什么呢?


阿扁当时是台湾最好的海商法律师,100多家公司的顾问,每个月每家都七八十万的顾问费啊,这还是二三十年前!这次他说这钱是自己的,也有小部分可能。


吴淑珍说话水准也不高,当时有人说阿扁去澳门找女人,吴淑珍就在几万人在场的造势大会上问台下的人,你们相信陈水扁有女人么?我看他这么严他怎么可能有,他要是有我早就阉了他了。


报销一个“总统”没有关系啊


人物周刊:自从解严之后,台湾经历了多种选举,涉及的选举费用是非常多的,难道就没有相关机构来监管么?


司马文武:“立法院”现在在讨论一个不明财产申报的法案,可以这么说:如果通过了,那“立法院”解散掉好了。因为没有任何一个政客可以逃过的。


现在某某金控公司一被提到涉及阿扁丑闻,股票马上就掉。其实台湾的企业都是两边押宝了,都是买保险、买关系。


国民党和民进党的募款方式不一样,已经制度化了,大家雨露均沾,由党中央来分配,不是个人来分。


民进党是一个反国民党的联盟,都是派系的结合,所以金主们都是投资个人了,不能投资给党,因为党是空的。阿扁是最大的,当然就都投资给他啊,所以资源都集中在他手上,由他来分配。阿扁就是用钱来收买个人效忠。他和每个人都有管道,每个人都欠他,慢慢就一人独大了。


他就是在学日本自民党的派系党阀的做法。结果是,他一个人绑架了民进党。


人物周刊:陈幸妤(陈水扁之女)这次说民进党的大老们(谢长廷、苏贞昌、陈菊)都拿过陈水扁的钱,您分析会是这样么?


司马文武:一定是这样的。他每一个都给钱的,只是给多给少,还有给的方式不一样。他是老大,他要去辅选啊。什么是辅选?就是要出钱出力啊!绝对不是你看到的只出嘴巴,只是站台而已!也许介绍一些人和管道,要么就是出钱!


名义上说是政治捐献,其实就是红包和贿赂,只是用这个名义显得光明正大而已。一定会讲漂亮话,只是彼此心照不宣。


人物周刊:美国也存在政治捐献,但是他会有一个上限,为什么台湾不借鉴呢?


司马文武:美国也存在这个问题,只是这20多年一直在改。


关键是美国人的政治献金一直是公开的。像现在美国不论是奥巴马还是麦凯恩都一样的,他们每个星期都公布,竞选人在比赛捐款,因为大家都是小额捐款,所以捐款总数就能看出支持度。


我们这里也有规定啊,只是大家不去遵守,大家去申报都是假申报。


人物周刊:陈水扁这次出了问题,普通台湾民众怎么看?


司马文武:大家都不敢相信啊!尤其是乡下人简直气死掉了。


阿扁这次不论怎么解释都没用。阿扁以前骂国民党把钱存在国外,说他们要逃亡,对台湾不忠心啊!他就是以这个起家的,这一次大家是无论如何接受不了的。就连最挺他的台独联盟的黄昭堂老先生也是在电视上大骂阿扁,让他赶快从地球消失,切腹自杀好了。


阿扁背叛了台湾的民主价值,结果反而印证了那句话——所有的恶棍都是以爱国主义为遮羞布。


就连民进党的党主席蔡英文都在报纸上发表文章,说民进党现在是在一片废墟上,价值、形象上都彻底趴在地上了。。


人物周刊:以您和陈水扁这么多年的交往,他今天走到这一步,您吃惊么?


司马文武:“国务机要费案”时我还不相信,但这次他把钱汇到国外是让我非常痛心的。因为这次没有理由解释的。他现在没有任何发言的机会了。


他的野心大过他的能力,他的贪腐主要是来自他的太太,但他必须要负责啊!人物周刊:这次陈水扁贪腐,有人说华人没有办法搞好民主政治,您怎么看?


司马文武:我们这里就说台湾人当不了总统,因为没有这个quality(质量)。


尽管这次台湾很难看,大家说这是台湾历史上最大的骗局,但台湾民众都在反省,都要抛弃阿扁,这不也是一种进步么?


你要找一个诚实的政客,就像找一个诚实的小偷一样困难,我们要学会不要相信任何“总统”,不要去相信任何英雄豪杰。


民主的基础就是要从不信任政客开始,不要相信有什么救世主。现在社会更坚定了这个信仰,这对台湾很有好处啊。


人物周刊:台湾的媒体给人的感觉是很八卦,品相不是很高,但这次又表现出极高的水准,作为台湾资深的传媒人,您怎么评价台湾媒体的表现?


司马文武:媒体就是猎狗,看到血就要向前冲啊!这样的大好机会都会拼命冲!媒体就是唯恐天下不乱,都是要夸张的嘛。


阿扁自己就非常重视媒体。他当“立委”时,要求幕僚每天都要制造新闻,拼命争取媒体版面,结果现在是媒体乱棍把他打死掉!


媒体既能载舟,也能覆舟!所以政客对媒体都是又爱又恨的。


人物周刊:陈水扁贪腐这件事,对台湾当下政坛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司马文武:对国民党,至少可以安睡一年,而民进党彻底趴地上了。


对于台湾也有好处,至少让大家反省政治运作方式,官商勾结。从长期看,检调系统会争气、媒体会加紧监督。国民党现在笑话民进党,可他自己也心虚,对台湾很有好处。


报销一个“总统”没有关系啊,只要台湾向前就好。



1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