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丹红被停职,又一次展示西方媒体的丑陋

赵赶驴 收藏 11 743
导读:据德国《柏林日报》8月22日披露,“德国之声”电台中文部副主任张丹红女士因“亲华言论”被停职。“德国之声”对此的解释是,张丹红女士“没有维护德国之声所一贯坚持的维护自由民主和人权的价值观”。 今年42岁的张丹红女士出生在北京,先后在北京大学和德国科隆学习日耳曼语言文学。1990年,她成为“德国之声”中文部的华人记者,并自2004年起担任该部副主任。作为德国媒体人士和中国问题专家,自今年3月份西藏“打砸抢烧”暴力事件发生后,张丹红女士频频在德国国内各种研讨会、电视节目等活动中露面,替中国说公道话。张一贯主张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据德国《柏林日报》8月22日披露,“德国之声”电台中文部副主任张丹红女士因“亲华言论”被停职。“德国之声”对此的解释是,张丹红女士“没有维护德国之声所一贯坚持的维护自由民主和人权的价值观”。

今年42岁的张丹红女士出生在北京,先后在北京大学和德国科隆学习日耳曼语言文学。1990年,她成为“德国之声”中文部的华人记者,并自2004年起担任该部副主任。作为德国媒体人士和中国问题专家,自今年3月份西藏“打砸抢烧”暴力事件发生后,张丹红女士频频在德国国内各种研讨会、电视节目等活动中露面,替中国说公道话。张一贯主张西方不要用高高在上的态度批评中国,而要看到中国在人权等方面的进步。张丹红女士批评德国总理默克尔对华奉行对抗路线,接见达赖喇嘛破坏了中德之间以往良好的关系,并称赞中国政府为保护西藏文化做了大量工作。

据张丹红女士介绍,导致她遭受“德国之声”电台封杀的直接原因,是她在8月4日德意志广播电台的一档采访节目中客观评价中国改革开放成就的言论,以及她理解中国政府禁止“藏独”和“***”网站的态度。

自去年德国总理默克尔在总理府接见达赖,从而引发德中外交危机以来,德国媒体对华攻击抹黑之声甚嚣尘上。在今年西藏“3·14”事件发生后,德国媒体对华歪曲攻击达到了顶峰。即使在中国四川遭受严重地震灾害时,德国一些主流媒体仍未停止对中国的无端指责,

从北京奥运会圣火传递开始,德国媒体就对北京奥运会进行了高强度不间断的攻击抹黑。在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德国电视一台的解说员就攻击北京奥运会是政治秀,在华丽的幕后掩藏的是对藏人的血腥镇压。

因此,在这种对华歇斯底里一面倒的攻击声中,敢于在媒体和公共场合客观评价中国改革开放成就,为中国仗义执言无疑是要有极大勇气的。

张丹红女士对中国的积极言论让德国媒体和反华势力如坐针毡,他们视张丹红女士为“异类”和“眼中钉”,因此千方百计地对付张丹红女士。而“***”和一些反华势力一直都在采取各种措施来对付她,压“德国之声”来惩罚她。据德国最大的华人网络论坛“萍聚”的网友揭发,“***”控制的《***报》驻科隆的一名女记者连日来每天都给“德国之声”高层发电子邮件,说张丹红女士违反了“德国之声”的传播价值观。

在“德国之声”决定让张丹红女士“封口”后,***的“***”网站也在8月26日以“德国之声中文部副主任为中共开脱被停职”为标题,为张丹红女士被停职而欢呼雀跃。

张丹红女士的遭遇说明,德国一贯宣扬“言论自由”,其实被意识形态深刻地左右着。

而实际上,张丹红女士的遭遇在德国并不是仅有的例子。

根据**报道,就在北京奥运前夕,德国《体育信息》社(sid)的编辑部负责人迪特••黑尼希先生被撤职了。表面原因是因为错报了中国放开了新闻检查的消息,但德国《时代周报》一语点破“天机”:撤职是因为“他最近的报道明显亲华”。

《时代周报》还举了别的例子:今年3月西藏事件发生后,黑尼希先生写道:“随着火炬越来越接近奥运会的场地,西藏问题将越来越进入人们的意识。”该报的记者解释这话的意思:他警告不要干扰奥运火炬的传递,这么做只能破坏他们自己的愿望。

在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就中国解除删锁进行解释后,其它西方通讯社都批评国际奥委会,说他们在跟中国打交道中太幼稚。但黑尼希先生的报道中却认为这个新闻会上最重要的是:罗格称中国对放开互联网的承诺,是“对这个国家来说史无前例的事情”。黑尼希先生还写道,中国人“跳出了自己的影子,这完全是应该给予赞扬的”。

《体育信息》社总裁兼老板克莱默虽然没有直接对黑尼希先生使用“亲华”之类的形容词,但他说,其他《体育信息》社同事会“致力于干净的新闻报道和出色的工作”,“我们在北京必须保持报道中的距离,不能局限于纯体育角度。我们不能陷入一个欢呼的陷阱里去。”他还指出,黑尼希先生几十年来就坚持着他自己的路线。

在《时代周报》网站的相关报道下,许多德国读者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Maharadscha:假如这不能算是对一个不按规定报道的记者的惩罚,那么“自由媒体”的呼喊又在哪里呢?

Jay2008:应该得到这样的惩罚措施的是那些在西藏骚乱时扭曲事实和在西方散播错误信息的记者。否则西方媒体不符合于客观报道和可信度的声誉。

Paxoss:所谓的“西方”和一些自以为西方的人,无法忍受中国(和俄罗斯)在短短几年里变得如此重要。您没有阅读大赦国际对德国、法国、英国和美国的报告,还是已经忘记了关塔纳摩了?还有伊拉克的监狱?

Sharepoint:迪特•黑尼希先生是反华政策的牺牲品!他被解雇,是因为他报道了中国的真实,因为他的信息不是人们在德国所期待的那种,因为他的信息的内容不合西方政治家的胃口。这又是一个证据,证明西方媒体再次以"新闻自由"的名义践踏自由、中立和新闻公正。

Scheinherrlich:假如迪特•黑尼希先生作出反中国的报道,他就不必担心他会犯错误。解雇黑尼希先生意味着,德国媒体进一步滑离新闻自由和客观报道的理想。现在所有德国记者都会变得乖乖的,每篇文章里都不忘提“人权”,不去报道奥运会,而去报道通常德国几乎没人感兴趣的***网站。

Runzheim:中国有删锁,没错;在德国没有删锁,因为这根本就没有必要。需要做的仅仅是删锁人,把他扔出去就行了。可怜的黑尼希先生。

Glowing Heart:言论自由也包括适应于占统治地位的风向,即使这风有时会来自发臭的方向。西方是什么人?他有权把自己权利和法律的枷锁加于有着别的思维习惯和价值观的其他民族头上?……西方煽起的这种追逐让我恶心,假如自己的衬衫也不是白的话。

…… ……

从德国读者的言论中,人们也可以看到,他们对自己家媒体的这种做法,非常地不齿。

无独有偶,在德国传来张丹红女士被停职、黑尼希先生被撤职的消息、并为当地民众炮轰的同时,民间舆论对在南半球的澳洲媒体,也发出了怒吼。

中国京奥开幕式华丽惊艳,起初大获好评,但其后却闹出电视画面脚印烟花是电脑效果的“造假争议”;尤其是“假唱风波”,在西方不但招来“造假”批判,而且还被扯上意识形态。但《悉尼晨锋报》却报道,原来悉尼奥运会同样为了“追求完美”,安排过“幕后代奏”。悉尼奥运会开幕表演团体“悉尼交响乐团”证实,他们当天的表演并非现场演出,当中有部分更是由其对手“墨尔本交响乐团”演奏。悉尼交响乐团总监克里斯蒂则承认:“表演全部预先录音,墨尔本交响乐团录了一小部分表演的乐曲。我们基本上只是做样扮演奏。”

克氏解释,乐团没有即席演奏,皆因悉尼奥组委人员“希望万无一失”,而且因为时间紧迫工作繁多,所以要动用两个乐团合作事先录音。墨尔本交响乐团总监格林则承认,其乐团于06年英联邦运动会开幕时亦曾使用录音。他说:“(在那种场合)做样扮演奏是完全正常的。有百万计人在观看,假如有差错,会很碍眼。”

有关报道传开后,人们甚感不平,质疑西方媒体炒作“假唱风波”、给中国冠上“造假之国”恶名,但对悉尼奥运“造假演奏”非但没有批评,甚至这个成功隐瞒了8年的真相被揭露后,其他报刊连转载的报道都没有。

据报道,京奥开幕式代唱风波令两名当事小女孩以至家人都备受压力。幕后代唱的7岁女孩杨沛宜,她老师日前便在个人网志中称,沛宜事先并不知道自己成了幕后代唱,直到10天后看到电视重播林妙可“幕前演唱”那段,才听出是自己的歌声,但节目主持却未作说明,之后她便“神情沮丧不发一语”,默默回房睡觉。第2天,老师见到杨手臂上有被自己咬过的齿痕。她老师在网志写道,杨至今都不明白自己为何要在幕后。幕前女孩林妙可的亲人,也很担心她的幼小心灵可能不堪压力受伤。据悉,她家人一直尽力对妙可封锁有关消息,她尚不清楚代唱一事;但开学在即,大家都担心前功尽废。“我们担心学校的朋友会追问她这件事,她会因此心碎”。

可见这种虚假的行为,对当事人的伤害很深;就凭这一点,再严厉的批评,也决不过分。

问题是,西方媒体媒体在批评的过程中,却不期然地展示了其非常丑陋的一面。

《澳洲人报》称,换掉杨沛宜是因她“不够漂亮在亿计电视观众前亮相”;澳洲《每日电讯报》更称,杨因为“被认为太丑样”而被换。评论员们则以这些报道为基础,高谈阔论。澳洲《时代报》更将事件比作1936年纳粹德国奥运:“感性并不容于极权世界”。

而事实上,仔细审阅了所有开幕礼主要人士的回应原话,发现他们根本没公开说过这种话。“最近似”的是开幕式音乐总监陈其钢向中央电视台说,“出镜的孩子,在形象上、在内心感觉上、在表情上等都应该无瑕。”陈的回应说明,取代杨亮相的林妙可形象“无瑕”,但说什么杨沛宜“丑样”、脸孔太胖甚或崩牙,都完全是西方媒体的演绎描述,在全球重复千百遍,仿佛那就是中国政府自己说的。

真是太可恶了!明明自己身上就非常地不干净,还非得攻击别人身上有灰尘!

尤其可恶的是,编造事实,无中生有,恶意毁谤,其心可诛!

好在老百姓的眼睛是雪亮的,也是容不得沙子的。正如中国的老百姓严厉批评过开幕式中出现的瑕疵一样,西方世界的民众,也正在对这些被西方政客豢养的无良媒体给予迎头痛击。

有很多读者在给笔者留言中追问,什么是“普世价值”,值得笔者如此推崇?这个问题,说起来有一匹布长,非短文能说清楚;但在这里,笔者可以回答其中的一点:真、善、美就是普世价值,假、丑、恶则是人神共弃的垃圾。

而这场由北京奥运会而起的西方媒体的垃圾表演,无论是张丹红女士被停职、黑尼希先生被撤职还是西方媒体恶意炒作“假唱风波”而刻意遮掩悉尼奥运“造假演奏”,都只能说明它们的道德沦丧和品质低劣。从而,也让西方世界美好一面的价值观和西方民众正直的精神风貌蒙羞。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