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战争中的川军 第二章 抗日战争初期的川军 六,邓锡侯集团军惨败娘子关(三)

何允中 收藏 3 37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33.html


十月初,在平汉铁路上与敌接战的十四集团军总司令卫立煌接到委员长电令,立即率本部两军又两师从石家庄驰援太原,担任第二战区副司令长官和忻口决战的前敌总指挥。至此,忻口已集中了我军共约二十多万人。另外,委员长为了堵住晋东的软肋,又抽调第一战区的第一军团、第三军、和第十七师等部转进晋东娘子关,防止日军从晋东突袭忻口侧后。

十月十三日,正是我二十二集团军先头部队到达风凌渡口的日子,日军向忻口发起了攻击。我军奋不顾身守卫太原的最后一道防线誓死不退,战事惨烈,双方呈胶着状态,我阵亡一军长、一师长,一旅长。相持直十八日,互无进展。


与此同时,我军在河北战场却是一片颓势。正定和石家庄的守军根本不能阻挡优势日军的立体打击,两地很快便告失守。十月十二日,占领正定和石家庄的日军第一○九师团和第二十师团调头向西,开始向娘子关发起进攻。真是兵贵神速,最高统帅部和军事家们所担忧的局面立刻摆到面前来了。


娘子关位于山西省平定县城东北四十五公里,几乎正好在石家庄和太原的连接线上,东距石家庄约六十公里,西距太原约一百二十公里,雄踞两省的交界之处。石太铁路和石太公路均由此通过,是由石家庄进入山西的必经之路。

娘子关地势险要。在南北走向的太行山脉中段,一条东西流向的桃河凿开崇山峻岭的太行山脉,在这里形成一条奇峰突起的万仞深谷后,向东在石家庄汇入滹沱河,最后注入渤海湾。娘子关便是镇守在这条深谷中的要塞。

娘子关一带异峰突起,形势险要,易守难攻,素有万里长城第九关之称,为历代兵家重视。从二千多年前的春秋战国时代起,这里便成为战鼓刀兵连绵不绝的要隘,其得名则源于唐公主平阳的故事。据《平定县志》称,隋末唐初,唐高祖李渊之女平阳公主乃率兵数十万,所向无敌,时人称为“娘子军”,后奉命驻守此地,创建城关,因而得名“娘子关”。千余年来,娘子关历尽沧桑,为拱卫山西、东击河北屡建功勋。当年辛丑之变八国联军攻陷北京,懿西太后仓皇化装西逃到了山西。从北京跟踪追击而来的联军总司令瓦德西也曾在此望关兴叹,止脚不前。懿西太后方在山西得到了喘息的机会,娘子关为大清帝国的存亡立下挚天之功。

一九三六年西安事变后,阎锡山陆续利用天险在娘子关一带构筑大量钢筋水泥的永久性国防工事,以防御由东而来的攻击。这些工事无一例外射孔指向东,这里真是深谷坚垒,大兵团无法展开,机械化无法运动,空中优势无法发挥,若要从东攻破娘子关,比登天还难!可是,阎锡山在山西省山地高原盆地里形成的脑袋爪不能想象得出、也不愿想象得出,倘若进攻的一方绕道关隘的后方,这道只向东防御的钢筋水泥的永久性国防工事还能起到什么作用呢?就像当初法国为了防御德国的进攻,不惜花费巨资,用完德国人在第一次大战后的全数赔款,精心打造出防卫森严的马其诺防线一样。结果德国人却不从正面进攻马其诺防线,偏偏用坦克军团突袭中立国卢森堡的阿登森林,迅速绕道马其诺防线的后面,那些在马其诺防线里枕戈待旦的二十万法军,除了缴械投降以外,就别无出路了。

历史似乎注定了中国军队将要在娘子关上演一场相似的悲剧,虽然相较之下,其局面要小得多。


曾经是中日战场的娘子关,现在己经是山西境内的旅游胜地。笔者在查找娘子关的现代相关资料的时候,发现这些资料无不谈及娘子关的雄、奇、险、峻、高山瀑布、流水深池,以及历史掌故、沧桑陈迹,处处高亢着墨,恣意描绘,惟恐游人不知不至。却绝少有人提到六十年前的腥风血雨和累累白骨,尽管这是一场以中国军队惨败而告终的战役。十几万大军防守的雄关险隘,竞被大日本帝国陆军区区四个大队,即相当于中国军队四个营的兵力奇袭攻破而一败涂地。这种惨痛的历史教训和战史教训令人痛心疾首,真可谓让中华民族“此恨绵绵无绝期”,绝不能忘记!愿国人在旅游欣赏高山胜景的时候,同时也不忘六十多年前足下这块土地上发生的历史掌故。


十月一日,委员长任命军令部长黄绍竑为第二战区副司令长官,到山西协助阎锡山。黄绍竑到了山西后,被阎锡山委派为娘子关前线总指挥,统一指挥娘子关前线各军作战。

黄绍竑,广西容县人,是广西早期李(宗仁)、白(崇喜)、黄(绍竑)三巨头之一。毕业于保定陆军军官学校,先后在桂军中担任排长、连长、营长直至军长、广西省政府主席,是国民革命军中的著名将领。以后同李宗仁分手,为蒋介石所器重,在任军令部长时,还兼任湖北省主任。以后,还担任过浙江省主席。在一九四九年李宗仁任代总统期间,被李宗仁委为国民党和谈代表,参加同中共的和平谈判。谈判破裂后,留在北平,大陆解放后,曾任全国政协委员。

黄绍竑于十月十日夜间到达娘子关前线,在娘子关后面的下盘石车站附近,即在娘子关的西面十多公里的地方,设立了他的指挥部。这个地方号称是国防工事的前线指挥部,实则只有两孔空窑洞,余则一无所有。

当黄绍竑来娘子关前线时,这里同石家庄的联系在五天前就己经被截断了,同时还发现了日军探子在娘子关一带活动。一个形迹可疑的人再加上一口夹生的东北话暴露了马脚,被逃难的人群抓获。正巧那天黄绍竑来这里视察,经翻译审询后,下令就地正法。黄绍竑心里明白,这些情况说明,日军对娘子关的进攻在即。

而现在所见到的娘子关前线却是一片混乱,令人忧心忡忡。


黄绍竑的卫队二百余人,是由广西军拨给的;步枪二百余支,是由军令部拨给的。二百多人的一个卫队还需要几挺机枪,找到阎锡山,可是阎锡山把手的一摊,十分为难地说:“哎呀,这可不好办了,太原兵工厂己经停产了,而且太原库里也无存货,实再是困难得很。”经黄绍竑再三要求,阎锡山终于拨来轻机枪九挺,还说明是从临汾调回来的。战区副司令长官警卫需要几挺机枪,竟如此困难。阎锡山的抠门,令黄绍竑深感咋舌。

黄绍竑命人找来在娘子关修筑工事的晋军团长,问及娘子关的防御工事,才知道这些工事并不如阎锡子所说的那样坚固。这位团长说,晋军派在娘子关驻守的只有他这一个团,一直都在构筑工事,也没有作其它的战备,而且这里的工事构筑的时间要比太原晚得多,材料也欠缺,而构筑的人力也缺,只有他这一个团,还不满员。尽了全团的最大努力,只能到如此地步。还说:“请副长官原谅。”

另外,在娘子关方面虽然筑了一些炮位,但却没有一门炮,阎锡山的大炮,都布置到忻口去了。

守卫娘子关南北一百五十公里长的防线目前一共只有陕西军杨虎城的三个直属师和中央军的三个师。在黄绍竑来这里前,这六个师没有统一的指挥,互无联络,防御过宽,部队都用上了第一线,没有纵深,没有预备队。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就娘子关目前这种状况,只要一旦战线被一点突破,就将全线崩溃。

在娘子关正面担任防守的部队,是陕西军赵寿山的一个师。黄绍竑找来赵寿山,赵倒是很配合。他说他的这个师一共有六个团,以主力扼守在娘子关关口外的雪花山,其余则布置在铁路两侧高地。这座雪花山的高度比娘子关还要高。因此,只要把雪花山守住了,也就是守住了娘子关。万一雪花山丢了,还可以扼守关的正面。总的来说,问题不大。担心的是自己的两翼,左翼是陕西军冯钦哉的两个师,但一直没能联系上;右翼友军是哪部分,到现在都不知道,更没有联系。如果敌人从两军中间的结合部突进,那将真是一愁没展。

黄绍竑立即用电台同左翼冯部联系,呼叫了好久,根本就联系不上,因此左翼的情况完全不清楚。这种情况一直到娘子关己经溃败,都是如此。看来是冯钦哉或可是有意不架设电台,不作联络,好自行其事,以避免上级的作战任务。好在后来敌人的进攻不是选择从左翼开始,否则,日军不仅能迅速突破娘子关的防线,而且突破防线后还可以向北西直插正在苦撑的忻口阵线侧后,截断忻口和太原间的通道,将忻口守军包围起来。那末,日本人的胜利会来得更便当。

黄绍竑告诉赵寿山,现己调老西北军的孙连仲军来娘子关作总预备队,纵深能有保障。右翼的部队是中央的第三军曾万钟部,可及早相互联络。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