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江烽火 正文 第五章

在海的那一边 收藏 16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2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27/[/size][/URL] (五) 经历过了风雨,经历过了春夏秋冬,漫长的日子里陈六感受到了战争的残酷和无情,同时也感受到弟兄们为了自己的国家和人民不受侵略者的欺凌而进行的艰苦卓绝的战斗。漫长的时间队伍经受住了无数次战斗的考验和洗礼,无情的战斗更是坚定了抗日的决心和把鬼子赶出中国的勇气和胆略。江南的山是秀丽的,风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27.html


(五)


经历过了风雨,经历过了春夏秋冬,漫长的日子里陈六感受到了战争的残酷和无情,同时也感受到弟兄们为了自己的国家和人民不受侵略者的欺凌而进行的艰苦卓绝的战斗。漫长的时间队伍经受住了无数次战斗的考验和洗礼,无情的战斗更是坚定了抗日的决心和把鬼子赶出中国的勇气和胆略。江南的山是秀丽的,风景是独特的,陈六望着眼前秀丽的山川,心中充满了对大好河山无限的热爱。此时,正值春季,漫山遍野的映山红开放的花格外鲜艳,耀眼;各种不知名的鸟儿不停地在山林里追逐,嬉闹;山角下春波荡漾的湖面和更是令人心旷神怡…….


鸟语花香,这里一片安宁,和谐,充满了世外桃源的意境。陈六,此刻心情格外地清爽他叫来副大队长陈老虎与中队长陈亮,陈刚一起沿着羊肠小道向山的另一头漫步,一路欣赏着这迷人的景色。


“你们中间谁会作诗呀?”陈六忽然问道。

“做什么诗呀”陈刚问道。


“看着这美景如画的春色,你们没有一丝的感受?”陈六反问道。“我没有念过几天书,斗的字不识几个,根本不懂什么叫诗”陈刚说着有些不好意思。


“大队长很有雅兴,我不懂诗词,你就给我们做一首我们洗耳恭听?”


“唉,好长时间没有吟诗颂歌了,其实我也荒废了学的东西,好吧,让我想想。”此刻,陈六望着层林尽染的树木和花草,沉思了一会。接着说:“我做出来,你们可不要笑话我哟”说完和大家一起畅怀地笑了起来。“山峦起伏云端中,湖泊荡漾粼光烁,姹紫嫣红满是春,鸟儿欢畅我欢喜,三人同行觅春色…..”


“好呀,大队长真的有一手,不愧为别人称谓为文武全才,这要是让大姑娘听见了,我想她一定会嫁给你的!”在一旁始终没有说话的陈亮风趣地说道。


“怎么你想大姑娘了?”陈六开心地问道。


“我可没有这福分,想也是白想”陈亮无奈地说道。


“你放心,会有姑娘等着你的,只是现在时机还不成熟,时机一到,你想跑都没机会。”


“好了,大家别取笑我了,我这是信口开河,诗的意境还没有到位,不好意思了。”


忽然,一匹马向这里急速驶来。来人下马后,立即向陈六报告:“大队长,我们抓获一名奸细,他指名一定要见你才肯说。”


“好的,我知道了。”来人敬礼,上马后一溜烟地跑了。

接到报告后,陈六和陈老虎,以及二名中队长急忙回到了大队部。只见被抓来的人双手被捆绑着坐在凳子上,一脸的俊气,沉稳精干,从表面上看此人没有一丝的胆却和害怕,好像是来做客的。见有人从外面进来了,张口即刻便问:“谁是陈六大队长?”


“你找他做什么?”陈六反问道,说完,对这名来路不明的人仔细观察,根据自己多年来的经验判断心想;这人不一定是坏人,更不可能是奸细。想好后,陈六又问道:“你认识陈六?”


“我虽然不认识他,但我知道他是好人,是抗日的勇士”说话的声音刚劲有力。一听这话,陈六笑了。笑着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好了,你先别问,快点把我松绑再说也不迟。”本身陈六就没有怀疑他是奸细,听他这么一说感觉也是,把人家绑着说话也不礼貌,再说即使他是汉奸和奸细,在这里他还能翻的了天。于是,命令道:“来人,把这位先生松绑。”


“上茶!”陈六又命令说。然后,陈六和这名来路不明的人在桌子旁一起坐了下来。见松绑了来人,陈六笑着问道:“兄弟,这下可以告诉我了吧?”


来人也笑了,说到:“当然,松绑后我的感觉轻松了许多,谢谢陈六大队长先生了。”


陈六一惊,忙问:“刚才你不是说不认识我吗?现在又是怎么知道我叫陈六?”


“来人哈哈一笑,然后不慌不忙地说:“在这里谁会这样命令手下的人呢?”


“厉害,佩服,兄弟好眼力”陈六此刻从心里感到来人不是一般的来历。停顿一下来人说道:“实话告诉你,我是新四军派来的,和你们一样都是打日本鬼子的。”


“什么,你是新四军?”陈六感到十分的惊奇,早就听说新四军的名号,这下在这里见识了,同时也应证了自己的判断力。



来人的确是新四军派来的,其实就在陈六带领队伍端掉鬼子炮楼,以及鬼子有目的偷袭陈家村试图消灭的他们的时候,新四军早就开始注意到了这支抗日武装,并引起了高度的重视。在这基础上,新四军上层经过多次开会研究,一致同意要把这支武装吸收到新四军部队来。由于对这支武装的情况不熟悉,和不了解,于是决定派人前往该地与这支武装协商整编的问题。当然,新四军事先也考虑到许多难以预料的问题,但无论如何前往协商是必要的,也是可行的。经过研究,王刚团长令二营派一名得力的干将前往。于是,二营派了一个叫张彪的能说会道,身高马大,政治性很强的连长张彪前去协商。张彪身着便装赶到这一带后,一连数天都没能打听到这支队伍的影子。情急之下,张彪想起了团长对自己说的话;如果实在找不到这支队伍的,你就在当地找一个我们的同志,他是这里的地下党,对这一带的情况比较熟悉。随后,团长告诉了张彪和这位地下党联系的方式。就这样,张彪通过暗喻联系上这位地下党的同志。经过了解,张彪掌握了陈六的基本情况,以及其队伍的活动范围。


“陈大队长,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新四军3团的连长,叫张彪。”张彪说话的语气坚定,洪亮。陈六望着眼前这位高大魁梧和自己年龄相仿的新四军连长,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又仿佛找到了自己的知音。


“我知道陈大队长的武功了得,特别是手中的飞镖,可以说是百步穿杨呀!”这句话,陈六听见感到非常的高兴,然后谦虚地说:“哪里,哪里,这些只不过是些雕虫小技,不值一提。”说着,手中不停地摸着腰间的飞镖。陈六小动作都张彪看在眼里。


“怎么样,想试试?”张彪问。


“算了,今天不试了,改天再说。”


“张连长到山里来找我,有何贵干?”陈六问道。陈六把话转移到了正题上来。“是这样……”张彪按照团长的指示精神,要求陈六带领队伍投奔新四军的情况一一地道了出来。


“什么?叫我们参加新四军?”陈六还没开口,坐在一旁的陈亮首先嚷开了。接着又说道:“你们凭什么要求我们参加你们的队伍…..?”此刻,陈六对着陈亮摆摆手。看着陈六对自己摆摆手,陈亮欲言又止。


“我知道新四军是抗日的队伍,可我们也是抗日的呀,为什么非要我们参加你们的队伍,你这不是强人所难吗?”


接着又说:“我要是不答应你们的要求呢?”


张彪见陈六说话的语气并没有恶意,于是笑着回答说:“我们新四军从来不会强迫别人不愿意做的事情;我们只是想,如果我们能够联手一起打鬼子,这种的力量不是更加强大吗?对于你们是否参加新四军,我们只是想让你们考虑一下,没有别的意思。”


在家里和村里,陈六早听说过新四军的情况,新四军是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打起仗来十分勇敢,而且不怕死,鬼子非常害怕新四军;还有一点就是新四军和国军不一样,听说是穷人的队伍。想到这里,陈六对张彪说:“这样吧,现在没时间考虑这个问题,请给我一段时间,然后我再和弟兄们商量一下,你看如何?”


“你说的问题,正是我们所想的,好的,我们可以等待你们到时参加新四军的好消息!”


陈六看时间不早了,于是说:“好!这个问题今天就谈到这里,既然你来了我这里,我和弟兄们一定要尽地主之意请你喝一杯。”


“悉听尊便,谢谢陈大队长。”不一会酒菜上桌了,酒桌摆在一颗大树下。春风拂面,每个人的心情充满了春的气息,树上的鸟儿在树梢上不停地唧唧喳喳地嬉闹着,场景好不热闹。忽然,陈六端起的酒杯中一只鸟粪落入酒中。看着杯中的鸟粪,陈六很是生气,放下酒杯就要从腰间掏出飞镖。这时,张彪说道:“大队长,让我来!”说着,从身旁的陈亮腰间掏出驳壳枪,只听“叭,叭”两声清脆的枪声,二只鸟从树丛掉落下来。目睹情景,在场的人都惊呆了。随后大家一起叫喊“好枪法!好枪法!”


“真的是好枪法,”陈六先是楞了一下,接着拍起巴掌叫好。陈六真的没料到张彪的枪法如此精妙。


“献丑了,献丑了,这枪法其实就是在部队锻炼的,大家只要好好练习,我想一定都能做到的”张彪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其实,这是张彪有目的地在陈六面前显露一手。陈六心里也明白,但在这种情况下,自己只好听之任之了。从心底里来说,与张彪接触的时间很短,但陈六还是蛮佩服张彪的能力,由此看来新四军里面的高手真的很多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