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机枪》 十六集 拆桥 第16集 拆桥 二、全车换防

秋林先生 收藏 15 4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6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66/[/size][/URL] [内容简介] 占彪半天没敢动,陶醉在着小宝的湿润和温暖里。他一口含住耳垂不放,在小宝再次呼吸急促时他开始了生来就会的耕耘。在耕耘中小宝的眉头舒展开了,在耕耘中他们惊异着两人的默契,仿佛这不是他们的第一次。突然小宝说话了,她轻捶了占彪一下:“你怎么只会像重机枪似的,就不会像、像书里那样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66.html


秀娟顺嘴问着村长:“当年岛上的‘洞庭红’橘和‘马眼枣’还有吧?”小峰转过头来对孙儿辈们笑说:“你们看,你们秀娟奶奶就喜欢吃。”晓菲臆想着:“有马的眼睛那么大的枣?”村长忙答:“有啊,我们的马眼枣真有马眼那么大,大有二寸,鲜甜爽口,是世界罕见的。我们现在百年以上古枣树还有692棵呢。”

一行人到了拜壁峰。三山岛虽无高峻巍峨之态,却有层峦叠嶂之姿。逶迤铺展,舒起缓伏,山水契默和谐,情致衍逸生趣。此峰海拔并不高,才83.3米,但却是岛上的最高处,石削陡立,谐名板壁峰,宛如一座天然的水石盆景。真可谓鬼斧神工,被誉为江南石景之最。

村长领着彭雪飞和小宝几个老太在峰下小棚里喝茶,小峰和隋涛领着孙儿辈们攀到拜壁峰前,豪气万丈地指向岛的东面:“当年就在那里拆的铁路炸的桥!”然后回头看看静蕾不在,小声对大飞说:“爷爷我就是在那里拣了你奶奶的。”晓菲和彭玲、隋静嘻笑逗着小峰:“小峰爷爷,您可是拣了个金元宝啊。”小峰转而正色道:“你们静蕾奶奶的父亲,也是在那里与桥共存亡的。”

*****************************************************

若克哼着日本歌《樱花》从车尾向车头走去。“杀哭拉(日语樱花),杀哭拉……”的歌声吸引着各节车厢上留守的日兵,八节运兵车上都留了一两个日兵捧着饭盒蹲在车门口看着唱日语歌的若克走过,有时若克还主动告诉日兵自己是去前面的火车头给爸爸送茶水,调皮地看看里面。若克看清了日军的轻重机枪都在车上,还有几支步枪。看来日军只是背着步枪下了车,少部分人还没有背枪。

占彪很担心若克的漂亮会遇到危险,许工摇摇头说没事,大白天的有太阳,这里是日军的占领区,他们多少还有军纪在约束着。占彪心里也分析着,军人都是在前线被枪声和鲜血刺激着,才迸发出野蛮和兽性,从某些角度来看可能就是被称之的勇敢吧。

到了神秘的那节车厢时若克的歌声更响亮更甜美,戴着学生帽的静蕾也跟着唱着。看到四方的小通风窗里挤满的日兵脑袋,若克装作闻到臭味的样子说:“你们就在车里面大小便呀,太臭了呀!”这时有个日兵要若克手里提的水壶,若克装作不乐意又不敢违抗的样子走到车门处,车门打开后把水壶递了上去,日兵蹲在车门口居然是用水洗手。若克这时一眼扫过去,就以画手人敏锐观察力记住了车里有二十几个人,车厢地板上有行军床,中间架着密密的两排轻重机枪。厢体边上竖着半人高厚厚的钢板,车厢上排的通风窗前还有高高的人字架。

占彪听到若克的汇报后心里一惊一喜,惊的是这节车厢里的鬼子很可能是松山的挺身队。这是两个步兵中队以外的部队,而且是最凶猛的日军部队。看样子他们把这节车厢改造成了临时装甲车。喜的是可算找着机会再教训松山一把了,占彪也有着遇到对手的兴奋。

事不宜迟,占彪马上让特务排的30人上来,然后布阵下令,这个时候是占彪最快意的时候:“我们就弄这趟军列了,开桥上去爆炸。我和许工商量好了,隋涛、俊凯、海强和许工开一个火车头从南面挂上这趟军列,车北面的火车头小峰领一个会开车的弟兄上去,把车头断开。”

占彪目光又转向曹羽:“大羽把你的特务排分好工,那八节运兵车厢每车上三、四个人,我们要从车头顺车底钻到各自负责的车下,听到哨声后一起动手把车里留守的鬼子做掉,来个全车换防。那节挺身队的车厢归我和大羽,我们先不碰他们,在车顶监视他们。车开起来他们就无法施展能耐了。如果他们跳车就不管他们了,如果没跳车就送他们到桥上殉葬。”

然后占彪看着小宝叮嘱道:“小宝你和若克、静蕾在后面跟着小峰,车一换防你们就从这面上车。小峰你要看住她们三人。”

最后占彪向屋里全体人员要求:“这个过程我们不许开枪,用拳脚用匕首,要神不知鬼不觉地把车开走。听清楚了吧,这是第一步,完成了这步就成功了一半。”

许工抬起手打断占彪说:“当着仓库里的日军面动手太危险了,这样,我调火车头也是从北往南开过去,正好挂一列空车皮在军列和仓库间的线路上慢慢开过去,你们可以在这个时候动手。”

占彪一击掌:“那太好了!”然后继续安排:“那我们就在空车皮开过的时候动手。隋涛你们看着,只要大家上车了就启动,不管车上的鬼子还有多少。然后把火车开到桥边时稍减点速,我们把北面的8节运兵车断开,滑停在我们的伏击线附近,把车上的武器卸下,这块肥肉不能白扔了。另外这些车厢也能起到阻止追兵的作用。隋涛你们开上桥后把军火车厢和挺身队的车厢停在炸药上方,许工点着引信后你们马上乘火车头开到南岸安全地区,再与柱子排一起下湖。”

由于计划的周密,第一步全车换防的任务都完成得挺漂亮。特务排大都是铁路工人对火车非常熟悉,他们每人配备着手枪和军用精钢匕首,在掩护的空车皮慢慢开过军列和仓库之间时他们动手了,没有一声枪响便占领了毫无防备的8节车厢,纷纷关上了车门。小峰因为穿着铁路制服再加上领着几个女孩,火车头上的两个鬼子守卫更是毫无防备地被小峰的铁爪接连两掌劈在颈上垂下了脑袋,两名中国司机被小峰放了逃命而去。那个会开火车的特务排士兵建议,不要把这个车头断开随着一起开走。

占彪和曹羽对付那节神秘的绿色车厢,他们设计好的方案就是把车门反扣上,让车上的日军打不开门也下不来,跟着车头一起和桥爆炸。闷罐车的拉门如果从外面反扣上里面是打不开的。

没想到他俩的任务完成得紧张加滑稽,他俩穿着铁路职工的制服没让车里的日军来得及反应就按计划同时把车厢两面的门从外面反扣住了。曹羽还说了句日语:“好好的米西,换到那边的线路。”

前后都有火车头的军列向着来时的南面开动了,小峰按照静蕾的提示在后面的火车头踏板上晃着信号灯,仓库里有个翻译官冲了出来喝问怎么回事,小峰又在静蕾的提示下大喊:“调线、调线呢!”

松山的挺进队很镇静,车里一点动静没有,令占彪很奇怪。他们可是日本军队的精英啊,能藏身在车里就说明他们的坚忍。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