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江烽火 正文 第三章

在海的那一边 收藏 19 2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2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27/[/size][/URL] (三) 三天时间很快过去了。然而,外出探听情报的陈喜和张春满还没有回来。陈六在家很着急,这可怎么办呢?就在陈六烦躁不安的时候陈老虎来了。“你来的正好,坐,坐,我有事要正要找你商量”陈六像是遇到救星一样有些坐不住了。“你说他俩会不会出事?”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27.html


(三)


三天时间很快过去了。然而,外出探听情报的陈喜和张春满还没有回来。陈六在家很着急,这可怎么办?就在陈六烦躁不安的时候陈老虎进屋来了。

“你来的正好,坐,坐,我有事要正要找你商量!”陈六像是遇到救星一样急的有些坐不住了。接着问道:“你说他俩会不会出事?”

“这怎么会呢?我看,是你沉不住气了吧。”陈老虎一副坦然的样子。

“放心,他俩今天一定会回来的。”说完,陈老虎顺手端起桌子上杯子咕咚咽了一口水。陈老虎杯子还没放下,陈喜和张春满从外面匆匆地跑了进来。张春满顺手接过陈老虎喝剩下的水仰起脖子“咕咚,咕咚”地喝了个精光。然后,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队长,我打听到了,明天晚上鬼子炮楼值班的是我远方的一位表哥,一共五个人,都是伪军,我问过他,他说到时可以接应我们。”话音刚落,陈六气的直瞪眼:“你说什么,你表哥接应我们?你把我们的攻打炮楼的事情说给你表哥听了,你这个混蛋的家伙!”

“我说了,怎么了?我没骗你,他就是我表哥!”见队长发这么大的火,张春满感到非常委屈。

“好了,好了,既然他说都说了,你现在还责怪他有什么用”陈老虎赶紧劝阻陈六。“我看事已至此,只能是死马当活马医了。” 陈老虎有着自己的看法。

“怎么说?你有好的想法?”陈六火气渐渐地缓和了下来。

“你说,他不跟他表哥说清楚,他又怎么帮我们呢?”陈老虎反问道。听陈老虎这么一说,陈六觉得有些道理。但陈六还是不放心张春满说的表哥,接着又问张春满:“我问你,你表哥是以前是做什么的?”

“我表哥以前在家种地,不久前被鬼子抓去当了伪军,但他是被迫的。他还告诉我,自己非常痛恨鬼子。”这时,陈老虎走了过来嘴贴着陈六的耳朵如何如何地说了一番。陈喜和张春满愣愣地站在原处,也搞不清两人在嘀咕什么,总之看见他们两人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见陈六和陈老虎一笑,俩人也傻呼呼地跟着一起笑了起来。

“张春满,今晚还的辛苦你一趟,你赶紧到你表哥家去,告诉他明天晚上凌晨准时放下炮楼下面的吊桥,快去!”陈六命令道。

“好的,我现在就去!”说着,张春满走了。

陈六没想到张春满把自己攻打的事情说了出去,只好将计就计了。

第二天夜里,陈六和陈老虎把十几个人的队伍召集在了一起。在一处山洼地里,前来参加此次行动的人员自觉地站成一排。陈六走到队伍前面数了一下,只有16个人;再数数枪,加上自己的一支驳壳枪和缴获来的长枪总共也只有7支。除此之外,每个人身上都背着一把把寒光闪闪的大刀。陈六站在队伍前面,看着眼前的弟兄们心里似乎有很多话要说,但话到嘴边又说不出来,只觉得有些感触。这次行动不比上次袭击张恶霸家那样轻松,此次可是真的要动刀动枪呀,弄不好真的要死人。然后转念一想,打仗总是要死人的,我组织这支队伍不就是要跟鬼子,汉奸干的吗!

“我只强调一遍,今晚的行动必须听从指挥和命令,否则就别怪我不客气,大家听清楚了吗?” 陈六表情严肃地对队员们说道,并加重了语气。

“听清楚了。” 队员们响亮的回答声给了陈六莫大的鼓舞。

“好,出发!” 陈六挥动手中驳壳枪。

经过长途跋涉,队伍终于来到了鬼子炮楼前约500米的地方停了下来。看看时间,陈六觉得按预定的时间还早,于是命令队伍原地休息待命,同时将队伍分成二组,各组相互之间拉开约200米的距离。队伍分开前,陈六命告诫道:“大家不许抽烟,不许大声说话。”

这是一处开阔地,好在这里的草长的很深,人躺在地上外面人是很难发现,即使敌人在炮楼上瞭望也是很难被发现的。

此时,四周静悄悄的没有一丝的动静,夜风荡起荒芜的草在风中摇曳,静静的夜只有星星在天空闪烁。陈六趴在草地上向鬼子的炮楼远远地望去,隐隐约约地发现有伪军在炮楼上来回地走动,不时用探照灯向远处照射。此时,陈六心里有些着急,看看手中的表,此时将近凌晨1时了,炮楼里没有任何动静。这时,陈六对趴在身边的陈老虎轻声地问道:“张春满的表哥不会骗我们吧?”

“我看不会的,否则我们早就被敌人包围了,我还是相信自己眼光。”

陈六想想的确如此。

“那好,我们再等等。”说话间,炮楼上“哒哒”地射出了一阵机枪的子弹声。子弹射在周围的泥土上发出“嗖嗖”地响声。

“队长,有人受伤了。”机枪声响过之后,有队员向陈六报告。

“小声点。”陈六急忙将其按倒在地。机枪响过之后,炮楼上的探照灯又向这里扫了过来。

“好险呀!”陈老虎差点叫出了口。

“这一定是敌人的盲目射击,不管他,大家隐蔽好。”陈六对身边的队员悄声地说。又过了好一阵子。陈六发现敌人炮楼下面有手电光在不断地闪动。这是向我们发信号吗?陈六还在想。

“队长,你看!这一定是给我们的发出的信号。”陈老虎急忙提醒陈六。

“跟我上!”陈六提起手中的驳壳枪,低着身子向炮楼方向跃进。此时,隐蔽在草丛的中的队员紧随着陈六向炮楼方向前进。队伍前进到吊桥附近,炮楼上的探照灯熄灭了,紧接着,悬起的吊桥也放了下来。

“留下几个负责在附近掩护接应,其余的给我上!”说着,陈六率先沿着吊桥向鬼子的炮楼冲去。

“队长,我带你们上去!”忽然,张春满出现在陈六的面前,同时旁边站着一个身穿伪军制服的人,不用说着一定是张春满的表哥了。

“谢谢你了,好的,快领我们上去!”陈六来不急多说提着枪向炮楼冲去。来到炮楼的门前,陈六一脚把门踹开,然后,大吼一声;“不许动!”里面黑乎乎的,旁边的人于是亮起手电,几个伪军都在蒙头大睡,被陈六一声大吼,全部惊醒了。这时,陈六发现靠在墙角的一个伪军举起枪要向自己射击,左手一挥,只听见“哎呀”一声,飞起的飞刀直插在伪军的咽喉上,这名伪军倒地身亡,其余的伪军吓得赶紧举手投降,没有做任何反抗就成了队员们的俘虏。此时,张春满跑着一挺机关枪走了过来,惊喜叫道:“队长,你看我缴获了一挺机枪。”陈六摸摸了机枪,高兴地说:“好!这挺机枪就交给你了。”

“谢谢队长!”说完,抱着机枪兴奋地笑着跑开了。

“大家动作快点,打扫战场,把俘虏押走;还有,陈老虎你带领几名队员用炸约把炮楼炸掉,炮楼绝对不能给鬼子留下!”

“好的!”陈老虎立即叫上几名队员在炮楼里找炸约。

天快要亮了,陈六领着队伍押着俘虏向山里走去。一路上大家兴高采烈,比过年还兴奋。不远处,陈六听见一声巨响鬼子的炮楼灰飞烟灭了。


剧烈的爆炸声,把驻扎在城里约20里地的鬼子惊醒了。鬼子的司令部离炮楼只有约20里。剧烈的爆炸声把本田司令从睡梦中炸醒,他急忙起身穿上衣服。这时,一个参谋慌慌张张地进来报告:“司令官阁下有消息称;我们设立在小河村的炮楼就在刚才不知被什么人带领的部队给炸了。”

“什么,炮楼被炸了?”

“你的,立即给我查清楚,看看到底是什么人干的!”

“嗨!”参谋走后,本田司令即可拨通队长藤田的电话怒斥道:“你的,怎么回事?是不是小河村的炮楼被炸了?!”

“嗨,是的,我也是刚才得到消息!”藤田毕恭毕敬地答道。

“立即派部队前去了解情况,随后向我报告!”

“嗨!”说完,挥手叫旁边的小队长集合部队准备出发。一声哨响,部队集合完毕。藤田坐在前面的摩托车上拿出指挥刀,嘴里叫喊着“向小河村开进。”随后,几十个鬼子分乘几辆汽车向小河村出发了。

很快,新四军也得到了小河村鬼子炮楼被炸的消息。会议上,王刚团长笑咪咪的对前来开会的营连长说:“昨天晚上,小河村鬼子的炮楼不知道被什么人给端了,这可是我们想了好久都没有做成的事情,这下我们可得要好好谢谢人家才对呀。”

“我看呀,说不定鬼子猜测一定是新四军干的!”政委说完,哈哈笑了起来,接着大家跟着也都大笑起来。

“最近,我们还得到情报说张村的张恶霸家里被人袭击,还夺走了几条枪,不知这些人是否与炸鬼子炮楼的事情有关系?”一营营长陆强说。“我看,一定是这一伙人干的!”此时,王团长点了一支烟若有所思地说:“自从日本鬼子进攻皖南一带以来,各地时有抗日的事情发生,但敢于炸鬼子炮楼的事情还是第一次听说。抗日不分先后,不分你我,只要是打鬼子就好。因此,我们要尽快找到他们,把这支武装争取到我们队伍中来,这件事情我看还是二营派一个连长前去寻找,要尽快找到他们。”说完,王团长看了看二营营长问道:“有困难吗?”

“没有困难,保证完成任务!”二营营长急忙起立表态。

这时,王团长补充说:“拉他们参加新四军,有一定的困难,因此我们要多做工作,向他们表明我们是共产党新四军,是穷人的队伍。”

“好,这件事就这么定了”说完,王团长把一包香烟扔了到桌上说:“你们自己抽吧,下面我们就下一步的工作继续开会。”

端掉了鬼子的炮楼陈六带领队伍迅速钻进了密林深处,这里应该很安全了。此时,陈六感觉有些累了于是命令到:“大家原地休息一下。”话音刚落队伍呼啦一下全部躺在了地上;有的坐在地上兴奋地哼着小曲,有的直叫唤好累。陈六刚躺下,忽然想起了抓获的伪军,于是嚷着;“把抓获的伪军带上来。”这时,有人将伪军押了过来。

“站好,站好!”听我们大队长给你们训话。陈六数了一下,共有6名伪军。一个个无精打采站在那里东倒西歪,个别伪军的衣服都扣错了地方,陈六看在眼里感觉有些好笑。“就你们这样子还能打仗,我看都是吃饭的家伙,都是一群饭桶。”陈六训斥道。

“长官,我们都是被逼迫来的,也不就是想混口饭吃,要不谁想当这个伪军呀,再说,我们当伪军也没干过伤天害理的事,不信你问问李四。”

“李四是谁?”这时,张春满跑了过来点头说:“大队长,李四就是我的表哥,是他帮我们打炮楼的呀。”

“是的,不说我还差点给忘了,不错,你表哥不错,”陈六连声夸奖张春满的表哥。“谢谢大队长的夸奖!”李四的脸笑开了花。正说着,伪军里一个体格健壮的小伙子冷眼道:“你就是大队长,我看你有何本事?要不我俩摔一跤,如何?”

“什么,你想和我比试比试?,那好!”话音刚落,队员们轰然大笑起来

“你敢和我们大队长比试,我看你是不知道我们大队长的厉害。队长就和他比试一下!”

“对,就和他比试一下,要不他不知道我们大队长的厉害!”队伍里涌动的人群有人叫喊起来。

“来吧,我俩开始比试!”陈六藐视地说。

这时,这名伪军脱掉上衣露出浑厚的肌肉,猛然上前两只手抓住陈六的胳膊用力一拽,可这么也拽不动,再用力依然如故。此时,陈六还没等对方反应过来,一手抓住伪军的手,另一只手从这他的裆部伸了过去竟然把这名伪军举过了头顶,然后又轻轻地放了下来。这时,队伍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好,好再来一次!”队伍里的人群欢动了。然后,陈六走到了这名伪军的跟前笑着说;“兄弟,你还有什么招数让我见识一下?”

“不敢,不敢,小人真的是有眼不识泰山!”

“不必客气,你看!”说完,陈六使出了绝招,右手一挥,只见一只正在树梢上飞起的山雀被陈六的飞镖打落下来。这绝招,队员们早已知道了,但伪军们并不知晓。这时,一名队员把打落的山雀拎着走到陈六的面前往地山一丢。几个伪军全部傻眼了,山雀的头部正被一只梭镖刺中头部。

“队长,你不用说了,我们愿意跟你一起干,一切听从你的指挥!”几个伪军彻底的服气了。“好,从今天起我们不能在回到村里了,就在这一带打游击专门打鬼子,大家说好不好!”

此时,山野里一片欢腾。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