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江烽火 正文 第一章

在海的那一边 收藏 36 12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27.html


(一)


“弟兄们,我们这十几个人,几条枪,还有手中的这些大刀和长矛是做什么用的?!”“打鬼子,还有欺压我们的地主恶霸!”大家异口同声地答道。“对!我们要以牙还牙,保护我们的相亲父老不受他们的欺负。”说到这里陈六压抑着激动的心情,示意大家坐下来。然后,自己找了一块石头坐了下来把腰间的驳壳枪往前胸前挪动了一下。刚刚坐定,十几个人呼啦一下围了过来。这时,有人急切问道:“队长,今晚我们还要行动吗?”

“算了,今晚大家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再说吧!”陈六不加思索地回应道。问话的不是别人,正是陈六的弟弟叫陈喜。陈六原本不想叫弟弟也参加自己组建的队伍,怕有什么闪失无法向自己的父母交待,然而弟弟死活不听,非要参加不可。没办法,陈六只好答应了弟弟的要求。在弟弟加入自己的队伍前,陈六对弟弟提出不少的条件,最主要的就是要求弟弟在队伍里不允许叫自己哥哥,只能叫队长,否则就滚蛋。陈六有自己的想方法,如果弟弟在队伍里叫自己哥哥会让其他人有一种错觉,不利于队伍的团结。弟弟不敢得罪哥哥,满脸堆笑地保证“是,一定遵守!”


父母一共生了七个儿女。在家里,陈六排行老六,因而得名陈六。陈六上面有三姐姐,二个哥哥,弟弟陈喜自然是家中的老小。姐弟中年龄只相差一岁,都是隔年生的。周围的老人时常开玩笑地说陈六的母亲是一只会下蛋的老母鸡。陈六生的聪明伶俐,不管什么东西一学就会,一看就懂,还练就了一身的好功夫。


陈六只念过三年的私塾,教课先生对陈六的聪慧十分惊讶,逢人便说这孩子日后必成大器。由于家境贫穷,鬼子不断地骚扰,庄稼地里的收成一年不如一年,实在拿不出钱来供陈六继续读书了,为了节省开支父母经过商量只好中断了陈六念书的念头。教书先生对陈六父母的做法感到颇为惋惜,然而又很无奈,教书也要吃饭呀。


也许是命中注定。一天,一位年逾古稀,慈眉和善老道人不知从什么地方忽然来到了陈六的家。在家里,这位道人直言不讳地告诉陈六的父母说:“你把陈六交给我,我来教他武功,日后定能成就一番事业。”陈六的父母见这位陌生的道人要把自己的儿子领走,不知如何是好。陈六的母亲忙问:“老人家您是哪里人呀?”老道和颜悦色地答道;“怎么,还不相信我?别的你就不要多问了,三年后我把你的儿子完完整整地交给你。”说完,老道人起身要走。看着老道要真的要走,陈六的母亲反而着急了,忙说:“老人家您等一下,我和老伴商量一下,好吗?”这位老道并没有说话,只是含蓄地点头,然后又坐了下来。在后堂,陈六的父亲对老伴说;“看起来这位老道并非恶意,应该是好心帮助我们家呀,他教我们家的儿子是他的福气才对。”


来到客厅,老两口满脸堆笑,有些点头哈腰。陈六母亲说:“老人家,我们全家相信您是一位大好人。”


“好了,不说这些了,你家的儿子陈六呢?”

“他在外面玩,我这就去叫他”说完,急忙出门找自己的儿子去了。不一会儿,陈六从外面进屋了。

“六子呀,这位老爷爷要带你到练武,你去不?”陈六满脸灰尘,灰头灰脑,但无法遮掩住其俊秀的脸庞,闪动的眼睛似乎会说话。

“老爷爷,我跟您走”说完,扑向老道的怀里呜呜地哭了,并哭着说;“您怎么到现在才来找我,我好想你呀!”

儿子的举动令在一旁的父母感到十分的震惊,陈六的父母怎么也不会想到,儿子竟然与这位老道早就已经相识了。

“老人家,这……这是怎么一回事呀?”陈六的父母一脸的茫然和十分的不解。

“哈,哈,哈……”见此情景,老道捏着胡须爽朗地笑了起来。

“还是我来说吧!”接着,老道把如何看中陈六的经过,以及一年后答应带他到山上练武的事情向陈六的父母娓娓细细道来。原来这年的冬天,陈六遵从父命到离家不远的后山砍柴。这里山高云密,山路崎岖,陈六手拿砍刀,肩上背着一条绳子悠闲地沿着山路向深山里爬去。走到半山腰,便一头钻进了树丛里。没多久,陈六砍了不少的柴禾,接着用绳子把柴禾捆绑起来,背在了肩上,然后向山下走去。别陈六年纪小,但胆子大,手脚麻利,脑子灵活是一位天生不怕牛犊的楞小子。陈六的一举一动被正好云游到此的老道看在眼里,喜在心里。在老道的眼里;这小子天生就是一块练武的好材料,这一点从陈六的胆略,和麻利的身手可以窥见一斑。于是,老道面含微笑地走到陈六的面前。

“小弟弟,一个人到这里砍柴不害怕吗?”陈六正背着柴禾下山,忽然听见有人对自己说话,于是停下脚步,回头朝身后看了一眼。见一位穿着怪异,面色和蔼的老人问自己。

“不怕!”陈六干脆的答道,脸上看不出一丝的惊慌。老道微笑地点点头。

“你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

“我叫陈六,就住在山下。”说着,陈六用手指着山下的方向。

“想学功夫吗?我教你!”

“什么叫功夫呀?”陈六一脸的茫然。

“你看。”说着,老道深受朝旁边的一颗大树只是轻轻地推了一掌,顿时碗口粗的树摇摇晃晃地发出“吱吱”的声音轰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好厉害,好厉害!”此时,陈六惊呆了,随后拍着小手大叫起来。

“好!我跟你学!”望着眼前天真无邪的陈六,老道笑了。

“好!明年的这个时候我亲自到你家走一趟,到时听我的就行了!”说着,老道拍了拍陈六的肩膀,走了.....

“今天我是来兑现诺言的。你们儿子的确很聪明,有慧根,这也是我要教他武功的主要原因。”就这样陈六和这位老道一起山上练武去了,自然也成了陈六的师傅。


陈六走了,这一走不要紧,一恍就是五年的光阴。五年来,陈六在师傅的精心指导和培养下,武功有了质的飞跃,同时也练就成了一名体格健壮,武功超群,洒脱俊秀,思想活跃的年轻人。在漫长的日子里,陈六白天刻苦练习武功要领,晚上领悟武功心得。陈六的师傅是一位得道到高人,对武功有着很深的造诣。师傅一生中从未有收过徒儿,独居洞穴已经是几十载了。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自己的身体渐渐地老去,师傅意识到不能使自己的武功就这样消失,否则会遭到后人的责骂,更对不起教授于自己武功的师傅。于是,师傅云游四方,物色心中理想的徒儿。师傅想过在自己的有生之年,一定要找一个聪慧,善良的年轻人把自己的武功全部的传授于他,这样即使有一天死去良心也会得道安宁。云游中,师傅终于发现了陈六,物色到了自己要找的人。


三年前师傅为了兑现自己的承诺,准备让陈六回家,可陈六怎么也不愿意回去,说自己的武功还有学到家。无奈之下,师傅留下了陈六继续练习武功。 一天,师傅把陈六叫到身边指着眼前的巨石说;“用你的掌把它劈开!”陈六望着巨石瞪大了眼睛,简直不敢相信,问到:“这能劈开吗?”


“你试试不就知道了,一定要记住要领。”陈六疑惑地看着师傅,在师傅的信任的目光中,陈六伸出手掌,蹲起马步,气沉丹田,心一沉,挥掌下去,巨石居然成分两半。“以前,我没有让你做是怕你骄傲自满而功亏一篑,现在你可以做了,因为你的武功和心得都得到了上乘”师傅说出了真心话。“师傅,我明白了其中的道理了”“很好,很好,明白就好”师傅点点头,眼含微笑。“原本三年前你就可以回家了,这是我答应你父母的话,由于你的一再要求留下我没有勉强你,如今是时候了,你可以回家了。”然后,接着说:“你肯定不知道,现在日本人打到中国来了,在中国烧杀抢掠犯下了累累血债,下山后一定要记住为中国人争口气,为死去的乡亲们报仇雪恨。”“什么,日本人打到中国来了,日本人为什么要打中国,难道中国人好欺负吗?”陈六听后感到非常的气氛。“日本人历来对中国就有侵略的野心,这个日本人就是当年侵略中国的倭寇,你懂了吗?”师傅强调说。“师傅,我记住您的话了。您放心,我会按照您说的做的。”然后,陈六向师傅磕了几个响头含着眼泪转身走了。


回首时,陈六看见师傅站在山顶上依然不停地挥动着那只苍老的手。


几年的锤炼和摔打,陈六感觉自己真的长大了,不再是一个懵懂的孩子了。此刻,陈六心里只想着早点回家见到自己的父母和哥哥姐姐弟弟。五年没见了,也不知他们现在的情况怎样,想着,想着,陈六于是加快了步伐。毕竟是练过武功的人,走起路来轻飘飘的,脚底生风百里路程,不到一天的功夫陈六回到了多年未见的家乡。


陈六迈进家门,一眼瞥见年迈的父亲蹲在墙角一边,家里只有父亲。眼前,父亲老了,满脸的皱纹,头发全都花白了,嘴上不停地吸着旱烟,浓浓的烟味弥漫着整个屋里。见到陈六,父亲没有一点的惊喜。好半天,父亲终于开口了面无表情地问道:“你找谁?”父亲居然不认识自己的儿子了,这使陈六感到有些的意外。“爸,是我呀,我是小六子呀”陈六立刻报出出了自己的乳名。

“什么?是你,是小六子吗?”父亲说话的声音显然苍老了许多。对于儿子的回家,父亲更是感到意外。接着,父亲紧忙站起身仔细地端详着多年没有谋面的儿子的脸。

“是小六子,是我的儿子,长大了,长成人了,我都快不认识了。”说完,父亲老泪纵横,不停地用手擦拭着流出来的眼泪。

“爸,儿子回家了你应该高兴才对,怎么哭了呢?”

“是应该高兴,我这是高兴的呀。”父亲竭力掩盖伤心的情绪。

“爸,妈呢?”听见儿子叫妈,父亲先是一愣,接着真的哭了起来,哭的非常伤心。这时,陈六似乎有一种不祥之兆,一个劲追问道:“爸,你告诉我,妈上哪去了?”

“儿子呀,你妈被日本鬼子乱枪打死了”父亲的眼泪已经哭干了,说话的声音沙哑而痛苦。“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你告诉我?”陈六急了,急的眼泪出来了。然后,父亲一五一十地把母亲被鬼子杀害的过程详细地告诉了儿子。就在前不久,一群鬼子来到村里。是见人就杀,见东西就枪。一时间,村里笼罩在黑色的恐怖之中。这时,在家干活的母亲听见外面枪声,便从屋里跑了出来想看个究竟。谁知,母亲刚一露头,一个鬼子端起手中三八大盖朝母亲射出了罪恶的子弹。子弹正好打在母亲的头部,母亲当场毙命。从外面赶回家里的父亲看见母亲倒在地上,满脸是血,地上的鲜血流了一地.....

听完父亲的讲述,陈六的眼睛喷出了愤怒的火来,嘴角咬出了血。然后,在父亲的引导下,陈六来到了母亲的坟前。在母亲的坟前,陈六直哭的死去活来。从此,陈六的心里埋下了仇恨的火种,是对日本鬼子无比仇恨的火种。此时,陈六想起了临走时师傅对自己的谆谆教诲。于是,心中暗暗发誓:“不杀鬼子,誓不为人!”


几年未见的小伙伴如今都已长大成人了,看见陈六回来了一个个显得格外的热情,互相奔走相告。转眼间,村里的小伙伴们陆续来到了陈六的家里。虽然好些年未见了,但小伙伴们都知道陈六到外学功夫去了。在屋里,一名小伙伴问到:“六子哥,把你学的功夫给我们表演一下,好吗?”话音未落,大家一哄而起:“六子哥,小六子来一个,来一个……”见推脱不掉,陈六想表演什么功夫给大家看呢?就在这时,陈六从屋里看见一只麻雀在自家的树上跳跃,顺手从桌子上拿起一只筷子,手腕一抖筷子从窗户出去了。只听“嗖”一声,刚才还在树上蹦蹦跳跳的麻雀应声从树上落了下来。见麻雀落地,大家一起往外跑去。麻雀的头部被筷子插的很深,一个小伙伴拎起死去的麻雀,惊讶的目瞪口呆。“六子哥,你真了不起!”小伙伴们不免都伸出大拇指夸道。这时有人提议说:“我们让六子哥教我们武功,好吗?”


“好!”大家异口同声地说。陈六想了想:杀鬼子仅靠一个人的力量是不行的,只有把大家组织起来才能更好地杀鬼子。想到这里,陈六兴奋地说;“好,我一定不辜负大家的希望,但练武是要吃苦的,还有今后你们要听我的,大家能做到吗?”“我们一定能够做到!再说,过去我们一直都敬佩你,现在更不用说了,你要我们做什么,我们就做什么,大家说是不是呀?”“我们都听你的!”这时,屋里的气氛异常地活跃起来。


第二天一早,陈六带着自己最要好的伙伴陈老虎在村的四周转悠,目的就是要选择一处不会轻易被别人发现训练场所。虽然这里到处都是山,山连山,山峦起伏,重山密林,但要是选择一处即能练功,又能隐藏地方倒是把陈六难住了。转悠了半天,陈六停下了脚步仰望着一座山的顶峰,如有所思。“你在这里等一下,我上去看一下就回来。”“好的,你去吧”陈老虎本身就已经很累了,说完素性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不想动弹了。陈六沿着一条山路地爬上了山的半山腰,不一会儿惊喜地叫道:“老虎,这里不错,你上来看一下”“还是你看吧,我不想上去了,我真的很累,你定下来就行。”


陈六的确很有眼光,这处僻静的地方是一片开阔的地,地面上寸草丛生,四周被群山环绕,密布的树林覆盖着周围的一切,几十人在这里摆开阵势无论怎样训练也不会被人发现,确实是一处隐蔽训练的好地方。勘察好这里的地形,地势后,陈六兴奋地从山上下来了。“走吧,明天就到这里开始训练,练功。”


如约而至,在陈六的组织下十几个同伙伴一起来到了指定的地方开始了练功训练。

“现在我宣布一条纪律,从今天开始我们训练的地方不要对任何人说起,训练时听我的通知。平时在家里自己练习,二人一组,分散行动,大家听清楚了吗?!”

“听清楚了!”陈六这样做的目的,是不希望无关的人知道这件事,也是为将来组织起抗日武装做好前期准备工作。在陈六的精心组织和训练下,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同伴们的身体素质和武功得到了极大锻炼和提高,基本上可以做到以一挡二。


一天,陈六把大家召集在一起说:“现在鬼子经常在我们这一带烧杀抢掠,大家说,我们怎么办?”

“我们要和鬼子打,和他们拼命!”

“是的,我们是要和鬼子拼命,但我们不能赤手空拳的和鬼子斗,首先我们要有人,然后再从鬼子手中夺取武器,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和鬼子斗争到底。”

“你说,我们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我们大家都听你的!”十几同伴一起表态,并且态度十分坚定。见时机已经成熟,于是陈六说:“好,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就领个头和大家一起干!好不好?”

“好!”大家兴奋地一起高声叫喊起来。“另外,你们中间如果有怕死的现在可以提出来,可以走,否则就是汉奸,到那时就别怪我不客气了。”“你放心,我们没有怕死的,你就放心领着我们干吧。”

“我们拉起队伍应该有一个名号,你们说是不是?!”大家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没有一个能说出来。

“我已经想好了,就叫南方抗日大队,你们说好不好?!”

“好!就叫这个名号!”此时,引来一片欢呼声。

“好!今天,我们的队伍就算成立了。我自认为大队长,陈老虎为副大队长,等我们队伍扩大后再分几个中队,到时我不会亏待大家的!”


在陈六的组织下,南方抗日武装大队正式成立了。其实,这也就是一个民间组织的抗日武装。

1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