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92/


“差不多了,进去吧。”猪肉明把手表递到甦文跟前,催道。

甦文笑道:“你急什么啊,现在进去了还不是要等他开机。 一个中午你催了三次了,明叔。”

猪肉明呵呵一笑:“有钱赚啊,怎么不急嘛。”

甦文看了一下自己的表,两点五十了,就说:“好吧,差不多了进去吧。”

两人经过繁琐的程序进到地下赌场里,这里的人早已蠢蠢欲动,等待着庄家启动机器。

“买什么啊?”刚挤到转盘前面,猪肉明便紧张地问道。

“刚才不是和你说了一个中午了吗…”甦文小声道。

“喔,对!对!就按既定方针办!”猪肉明高兴道。

三点正,机器启动了。

“买啊,红黑各两千!”猪肉明激动地喊道,好像迟一步便有人把他的钱抢掉一般。“喂,阿乐,你买什么啊?”

“我看两盘再说。”

“喂,你不买借过啊。”身后的人推挤道。

“谁说不买啊,我们一起的,我买啊!”猪肉明驳道。

“帮我压…”后面的人钱递过来了,人却还在外面一层。

“别挤啊,抢钱吗!”猪肉明使劲往后顶。

“你拦到我发财,还不是抢钱吗!”后面的人骂道。

“不要吵不要吵,有时间有资金,人人有份。”看场的对人群喊道,却丝毫不能赌徒们的情绪缓下来,反而更使人声鼎沸群情激昂。

嘈杂声、汗臭味和不时的挤压,使得甦文几乎连气都喘不过来,但他却觉得现在这种疯狂的氛围自己异常地适应而又带有一丝厌恶和鄙视。

转盘中的小粒粒飞快地转动着,直盯着它,仿佛人也随着其中飞驰,迷失在其中。

“丢你老木…”小粒子还没停止,便有人失望发出了失望的骂声。

“扑你个街…”也不知道是对刚才骂出声来的那人不满,还是也看到这盘没希望了。

“丢…”

小粒子定格下来,只有少数几个人得胜欢呼,大多数人都是骂骂咧咧的。

“都还没开出来就骂骂声,怎么会赢…”人群中有人牢骚道。

“喔,你说好话它就开出来给你啦?那你喊它看他会不会答应你啊!”被说的人也不服。

“搞什么鬼啊,一开始就来个下马威…”猪肉明也抱怨道。

甦文挪了挪脚步,也不说话,就看着。猪肉明喃了几句,问他:“这把怎么看啊?”

甦文:“看情况再说。”

猪肉明:“又看情况啊?”

甦文:“急什么…”

“我不急啊,但现在我们占了第一排又不卖,我怕等一下被人咒啊。”

甦文:“那你就随便买个三、五百咯。”

“喂,三、五百,有什么意思啊?”猪肉明不喜欢这个答复。

甦文射了他一眼,说:“你又不记得我刚才和你说的了。”

“哎呀,出来玩嘛,斤斤计较就没意思了。”猪肉明扫兴道。

甦文倒不计较,只说:“一下午那么长,两百四十把,你能买多少?”

猪肉明掏出两千块钱来折了又折,分开放到了红和黑的区域里,回过头来对甦文道:“你都说了一个下午两百四十把,难道我就会一直输?赢一次就差不多了。”

甦文本想说只怕还未等你赢,本钱已经输光了。但想到赌场里最禁忌的就是这种话,便道:“嗯,好了,你看着办吧。”

猪肉明虽是这么说,但也忐忑不安,“我就不信它不开…”

甦文不表态,只静静地抵着后面往前挤的人,专心地思索着。

“丢…”场子里一片嘘声,还是开绿,这次只有一个人追中。不过嘘声过后,人们的热情又高涨起来,因为按常理来说,连着两次开绿,下一次一定是红黑,这一把下大注,准没错。

“扑你个街啊,这次还不收拾你?”猪肉明骂道,他从口袋里摸出二十张面值伍佰元的港币来,揉了又揉,终于还是下不了决心。“阿乐,你看买哪个好?”

“说不好,为什么不下小一点。”甦文斜眼看着猪肉明淘出来的那小叠港币。

猪肉明:“哇,相信科学嘛。连续三把开绿,很难得的。”

甦文:“转盘是圆的,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猪肉明:“道理是这个道理,但是,赌博嘛,不博怎么能赢呢?”

“呵呵,你作主。”甦文揉了揉鼻子。

果如甦文所料,这一把又是开的绿。除了两个大胆的家伙追尾以外,其他人无不骂将开来。但骂归骂,很快就又要开出下一把,众人的情绪很快就又调整过来。

“这一把,没有问题了吧?”猪肉明皱着眉头,严肃地问甦文。

甦文看了一眼收钱的那个人,笑道:“你作主。”

猪肉明舒了一口气,却还是没有把握敢全部压上去。“放两千,不中就当是做善事!”

甦文也专注地看着转盘上的小粒子,但他要看的却不是运行结果。这一期恐怕还是会开绿,甦文心里打量着。看着下住的人这么多,只要开了这把绿,散户今天都别想缓过这口气来。不过,如果这个时候让大家赢一把,或许庄家在今天晚点的时候,或者晚上,能收网到更多。

“啊呀!天公开眼啊!哈哈哈,”猪肉明激动得好像赢了几十万,他双手颤抖地接过赢来的钱,回过头来对甦文道:“阿乐啊,后悔啊,悔当初啊,哈哈,早知道刚才就应该一把搞定了。我就想着他会开红,前几天也有过这么一次,连开三次绿之后开了红色!T妈D啊,年纪大了记性不好,不然这一把下来就可以回家了…”

甦文:“少赢一点,当是让利咯,等一下你还要赢,何必赚人家那么多。”

猪肉明:“呵呵,是啊是啊,说的有道理。”

周围的人也是像猪肉明一般的心理,赢了个盆满钵满,这一把的情绪就更高了。

“这一把,继续,好不好?”猪肉明正要下注,又回过头来问甦文。“你也来一点怎么样?”

“我下一把再买,你先。”两人虽是身子挨着身子,声音却要比平时大好几倍才能听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