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禄山造反是杨国忠逼的zt

天宝十一载(752)十一月,李林甫病死。志大才疏的杨国忠凭借杨贵妃之力,继任右丞相兼管财赋收支,权倾天下。而这时,安禄山的军政实力已十分强大,也不把杨国忠放在眼内。杨国忠没有能力控制安禄山,便只能对玄宗说:「安禄山威权太盛,必为国患。」


可玄宗不以为然,他安抚杨国忠说:「禄山有禄山的权,你也有你的权。你们二人,一个主内,一个管外,互不相犯。再说你们都是我的左膀、右臂,相互间理应精诚合作,共商大事!」


可杨国忠并不死心,一心要对付安禄山。天宝十二载(753年),杨国忠又屡次在玄宗面前提到「安禄山必反」。玄宗仍不相信,杨国忠就煞有介事地说:「陛下若不信臣言,试遣使征召禄山,看他敢不敢来。」于是玄宗就派使者征召安禄山。


安禄山因提前得到留在京师的耳目的通报,所以一接诏令,便立即进京。这件事使杨国忠在玄宗面前的信誉大大降低。从此玄宗更加相信安禄山,对杨国忠所说的「禄山必反」之类的话,根本不听。


然而,大唐最有权势的将领和大唐宰相之间的对抗已无法扭转,一个手握重兵,控制了北方和东北的边镇;一个控制着京师和朝廷,于是,矛盾便开始向对抗演变。


实际上,玄宗虽然不过问政事,但也知道杨国忠是个草包宰相,所以,他宁可相信安禄山,也不愿意去相信杨国忠。为了诓骗安禄山进京,好收集谋反的证据,杨国忠联合吏部侍郎韦见素上奏,提出让安禄山为宰相,派贾循去镇守范阳,派吕知海去镇守平卢,派杨光翙去镇守河东。


玄宗想到安禄山能入朝为相,立即批准。但诏书草就后,玄宗又留中不发,先派宦官辅璆綝去窥探禄山是否愿意入朝为相。辅璆綝带着玄宗赐赠禄山的珍奇异宝,到范阳去见禄山。禄山事先接到长安密报,早知辅璆綝的来意,于是以厚礼贿赂辅璆綝。辅璆綝回京复旨,大说安禄山赤心为国、三镇防务任重难离之类。


玄宗也明白过来,杨国忠此举无非是要对付安禄山,便拂然不悦,对杨、韦二人说:「朕推心置腹地对待禄山,禄山为人诚朴,绝不能反叛。你们这些人就是心胸狭隘,容不得禄山。今后,你们就不用管安禄山的事了,省得忧虑,由朕独自决断。」杨国忠和韦见素只好唯唯而退。


从此以后, 杨国忠打定主意,要采取极端的手段,逼迫安禄山造反,以造成既成事实,取信于玄宗。这个不学无术的大唐丞相,为了一己私恨,开始把大唐带向一个苦难的深渊。


此时,身在范阳的安禄山收到身在长安的长子安庆宗密报,得知杨国忠派人包围了自己在京的住宅,暗中处死了自己的门客李超,既恨且惧。唐朝廷再派使者来时,他总是以生病为由,不出门迎接。即使相见也是盛陈武备,戒备森严,如临大敌。


此刻,玄宗已经开始坐不住了。种种迹象表明,他一向信任的安禄山并非是忠心耿耿的臣子。但思虑了很长时间,玄宗都没有采取任何军事上的防范措施。


安禄山本来一直感激玄宗的厚遇,想等玄宗死后作乱,但见杨国忠一心在置自己于死地,觉得已经危在旦夕,他终于下定了决心:起兵谋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