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原创]来,我们一起玩暗恋游戏

战鹰翱翔 收藏 11 467
导读:来,我们一起玩暗恋游戏 [color=#FF0000]一,因为痴迷于晴子,我迟迟下不了决心对那个偷偷往我书里夹纸条的女生说,我们恋爱吧![/color] 第一次玩这种在很多人看来挺无趣的游戏,是刚进大学不久的一次班级联欢会上。因为没有老师在,中途时不知谁提了个建议,让每个人把自己曾经暗恋或者正在暗恋过的异性写在纸上。大家唏嘘不已,最后竟也没有人反对。 旁边的晴子对我说:“写吧,反正别人也不认识。”从中学念到大学,晴子一直跟我同班,这应该算是很有缘了吧。不过也仅仅是有缘而已,成就不了别的什么

来,我们一起玩暗恋游戏


一,因为痴迷于晴子,我迟迟下不了决心对那个偷偷往我书里夹纸条的女生说,我们恋爱吧!


第一次玩这种在很多人看来挺无趣的游戏,是刚进大学不久的一次班级联欢会上。因为没有老师在,中途时不知谁提了个建议,让每个人把自己曾经暗恋或者正在暗恋过的异性写在纸上。大家唏嘘不已,最后竟也没有人反对。


旁边的晴子对我说:“写吧,反正别人也不认识。”从中学念到大学,晴子一直跟我同班,这应该算是很有缘了吧。不过也仅仅是有缘而已,成就不了别的什么。对于她,我还是有所想法的,而且这种想法似乎还有点儿非份。


她是一个不错的女孩,大大咧咧,身上没余多少淑女气息,这正是习惯于剑走偏锋的我喜欢的类型。所以她在那张空白纸上写下一个名字时,我猛然发觉了自己的悲伤。那是一个我从未听过的名字,当然也就不是我的,我再猪脑也不至于连自己的名字都没听过吧?


后来我追根究底问她,那个到底是谁。她说,谁知道呢,写着好玩的呗。这样的解释是多么的令人欢欣鼓舞,至少对我而言应当如此。于是感觉时机比较成熟之际,我含蓄但绝不晦涩地对她说,晴子,我们在一起可以吗?她立马作惊讶状说,你还清醒吧,我们不是一直在一起吗?都快10年了!


我不甘心,又问她愿不愿意在我的人生中扮演什么重要角色。她眨巴眨巴地看了我一会,答曰:重要角色?不干!我苦心营造起来的风情,就把这样把她的榆木脑袋挡了回来。


我终究无计可施了。等到来石头开花,只好掰着指头等毕业各奔东西方。可偶尔想起和晴子这段弥足珍贵的同窗岁月,又有太多的心有不甘。都说十年磨一剑,看来有缘无分就算用尽毕生也“磨”不出爱情火花的。


不过这好像也正常,晴子对我没有感觉,就好比我对她痴迷至深一样,没什么可大惊小怪的。毕竟强扭的瓜不甜,不甜就卖不上好价钱,类推到感情上,当然就是不会幸福。我之所以依然对她耿耿于怀,完全是因为她不但不领我的“情”,对别的男生也是拒而远之。这样的局面带给我的不是希望,而是折磨,让我迟迟下不了决心对那个偷偷往我书里夹纸条的女生说,我们恋爱吧!


二,对她说我想要个家的时候,我很激动,把头埋得很低,鼻尖差不多都要沾到饭粒


满心不快地熬到毕业,我非常顺利地联系到一家杂志社做编辑。如果不昧良心,这里头应该是有晴子的功劳的,若不是她对我若即若离,“培养”了我的多愁善感,我断断写不出那么多既骗眼泪又赚稿费的风花雪月的故事。


在杂志社,我与女同事任意的关系非常不错。这也不能怪我们,办公室近十号人马,只我俩离老夫子的称谓远点,自然有些共同话题。我跟常常跟她说起晴子,告诉她,我爱了晴子十年了,可晴子却无动于衷。她非但略表同情,还说我活该。


正式与单位签订就业协议那天,我们刚做完论文答辩不久,大家都在忙着收拾行李忙着写留言忙着为离校那一刻准备心情。傍晚我打电话给晴子,约她到小吃店做馋猫。我们在校门口见面,她依旧大大咧咧的,刚刚洗过的头发随意地披在肩上,透着湿湿的洗发水的香味。


店里的小吃味道原本是挺棒的,却因为心情不太好,总感觉什么都不行。我不停地招呼服务生上新品种,到最后,服务生很抱歉地说:“对不起先生,店里的所有小吃都上齐啦!”抬头,只见方桌上已摆得满满,小碟叠着大碟,挺吓人的。晴子幸灾乐祸地诡笑,说:“打包吧,在学校的最后这段日子就可以不去挤食堂了。”


说到食堂我就有些上火。大学四年,我可是每晴子打过无数次饭的,往往都是举着两个饭盒跟体育系那些牛高马大的汉子“短兵相接”,近似“肉拼战”。可到头来呢,她吝啬得连爱她的机会都不给一个,这未免也太不够义气了。


记得有一次她对我说:“要是有个家就好了,我们就不用担心排队加塞被人骂,也不用担心打菜师傅手里的勺子会‘深入浅出’了。”我当时很激动,把头埋得很低,鼻尖差不多都要沾到饭粒。可她却眼一瞪,说:“你没家吗?小心被你爸妈听见拧耳光。”我顿时哭笑不得。


我心情不好,是由于心中所无动于衷,而晴子却是因为工作问题悬而未决。不知是不是晴子要求过高的缘故,我想一定是有这方面的原因的。她是个很挑剔的人,要不怎么会不爱我呢?我其实并不太糟糕的,一米七五的个,四肢发达,而且头脑并不简单,这是很难得的。惟一算得上缺陷的可能就是比较粗心,初中时曾有过把铅笔夹在耳朵上而四处去找的经历。这小事晴子老不肯忘,动不动就搬出来损我。


我说,晴子啊,你再挑来挑去,机会就全跑掉啦。她不屑地看了看我,说,不急不急,面包会有的,黄油也会有的。听她这么一说,我当时最强烈的愿望就是做一罐黄油。黄油代表爱情,俄罗斯人们都这么认为。


三,看看我的真面目吧,明明是为了让自己不受伤,却要装得如此高尚。难得!


对于工作问题,晴子自己不慌,我倒急上了天。毕业离校后,我正式到杂志社报到上班,晴子则在学校附近租了间民房,继续跑人才市场找工作。每到周末我都会去看她,也还常去校门口那家小吃店,每次都只点两个开心饼和两杯心情果汁。人不在快乐的时候往往都是这样的,总希望借助外力来驱散郁闷,就连饮食也不入过。说心里话,那什么开心饼、心情果汁来的,其实口味极差。


我心情糟糕的时候,还是喜欢拉同事任意垫背。她倒也挺乐意陪我郁闷,还说什么,女人更了解女人,她可以帮我解释一些心理困惑。她说:“我猜想如果你能赢得晴子,你们一定会幸福一辈子。”

我不解,她继续嘴贫:“你想想啊,你们都在一起十年了还没有痒,多不简单,现在不是流行七年之痒、三年之痒的说法吗?”她或许是想让我过得快乐些,可我最多当场勉强笑笑,面对晴子的时候一如既往的没有脾气。


10月初,晴子在一家贸易公司上了不到两个星期班后,因为个性太强与经理吵嘴,被解雇,又重新回到了待业状态。见到她的时候,她脸上还写着委屈和固执,当然,也还有几丝不易察觉的失落。

有天,任意偷偷地告诉我,说单位招办公室文秘,如果可以的话,不妨叫晴子试试看。我把消息对晴子讲了,心里却没半点底。


我是了解晴子的,对于这样的一份专门做那些繁杂琐事的工作,她向来都是不屑一顾的。但出乎意料的是,她迟疑片刻,竟然答应了。第二天,她就随我去了杂志社面试。她各方面都比较出色,应聘文秘一职自然绰绰有余。


吃中饭时,她告诉我,老总对她的感觉不错,说是随时可以去上班。她突然停下了手中的筷子,看着我说:“你认为可不可以过来?”在我们那做文秘我是清楚的,天天累死累活地忙这忙那,待遇却比编辑差很多,甚至还不到一半。所以,对于她的这个问题,我的确不知该如何回答才好。我说:“还是你自己决定吧!”“不,这一次我想听你的!”她说得挺果断,这让我有些无措。


晚上我约上与我“绝对不可能向爱情方向发展”任意,去老树咖啡闲坐。其实说是闲坐昧良心的,因为我的目的很明显,那就是希望任意帮我分析一下,晴子这一次让我做主是不是代表想跟我在一起,说过分点,就是看看晴子有没有与我厮守的念头。


任意属于很有心计很会察言观色的那类,我对她的信任绝无半点做作。她说一我就认为是一,她说往东是对的那我就一定往东,还有,她说我编辑的稿子里有两个错别字,那见刊就一定有两个错别字。我对她简直佩服得五体投地,但每每看见错一个字要扣15块钱,又忍不住要骂她乌鸦嘴。


“看得出,晴子肯定是爱你的。”任意浅浅地抿了口咖啡,不紧不慢地说道,“但是,她是不是只爱你一个,这就不得而知了。”我的心随着她说话的语气忽冷忽热,备受折磨。我问为什么,任意摆出一副说教的神色:“你不是坦白过来,她的暗恋名单里没有你!”


原来如此。为了避免晴子的最爱不是我而促使我最后受伤,我横下一条心,对晴子说:“你还是别到杂志上班吧,怕委屈了你这个才女。”她说这是你真正的决定吗?我说是啊,我设身处地为你想过的,应该没错。哈哈,看看我的真面目吧,明明是为了让自己不受伤,却要装得如此高尚。难得!


四,任意天天催我赶紧上北京,还极度“绝情”地对我说,找不到晴子就别再回来


晴子走得很坚决,去了北京,一个从来都让她拾不起自信的城市,虽然她一直向往着。我并不知道她具体是什么时候走的,周末我再去学校找她的时候,房间已经空了。房东说她去了北京,很不讲义气地没给我留个口信。一路上,我这么自我安慰:晴子是不见了,可去北京也只是据说而已,说不定那天转身就能看见她呢!


垂头丧气地回到杂志社,任意正在加班。偌大的办公室只我们俩,孤男寡女独处一室,却无关爱情,这是很没意思的事情。我无精打采地对任意说:“任大小姐啊,晴子走了!”任意满是惊讶,连环炮似的问了十万个为什么。


我告诉她是我主动放弃的,她立刻就上了火,指着我的鼻子骂道:“你怎么这么笨呐,像你这种粗枝大叶的人有女孩子爱容易吗?”她骂我倒也得了,却还不忘顺便来个落井下石。我恨不得拿张报纸把整个脸都蒙起来。


任意确实无私,她说只要我把晴子找回来,她可以第一次对自己说错的话负责任。因为我对她抗议过,指责她说晴子不一定只爱我一个就点对我的打击甚大。任意停下手头的活计,一脸坏笑地看着我说:“好啦,我现在改过来。通过一段时间的分析,我断定晴子只爱你一个。”


为了让我好受些,任意可谓是用心良苦。她把我最讨厌的校对工作全部揽过去了,要是在以前,无论我怎么低声下气都不肯替我的。她天天催我赶紧上北京,找不到晴子就别再回来。我说北京那么大,难道叫我天天站在天安门去等啊。


后来我听一些同学说,睛子其实并没有去北京,依然留在长沙,可能是工作一如既往地不如意,所以没告诉任何人她在哪里上班。我找啊找啊,没头没脑的,却一无所获,看来心切还确实吃不了热豆腐。


好在老天并没有折磨我太久。半个月后的一天我去电脑城买电脑耗材,一张熟悉得化了灰我都认得的面孔钻进了我的视线。没错,是晴子那家伙。她竟然真没逃到北京去。我压抑住内心的激动和愤怒,走到正跟顾客谈得火热的晴子面前。


“喂,我说晴子啊,你怎么跑到北京来卖电脑也不打个招呼啊。”她猛地抬起头来,似乎一点意外都没有,淡淡地说:“你等等,我先忙!”我也不知道当时是种什么心情,大概没心情了,我只是呆呆在站在一旁,看他与顾客唇枪舌剑。


足足两个多小时,我才等到她下班。我迫不及待地打电话给任意,说晴子逮住了,出来一起HAPPY一下。任意犹豫了一小会,还是答应马上过来。


五,晴子断言任意的暗恋名单里有我,她莫名其妙地在一旁止住地诡笑,笑得我心虚不已


三个人还是坐在老树咖啡屋里,说说笑笑。半途任意的鬼点子又来了,说是陪我们一起玩一回“暗恋游戏”。这种游戏我跟睛子都没多大兴趣了,觉得玩来玩去特矫情,但看任意兴致似乎挺高的,而且也想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好硬着头皮奉陪。


服务小姐把小纸片和笔都拿来了。我们一手握笔,一手小心地把小纸片遮住,煞有介事地写了起来。我毫不犹豫地写下了晴子的名字,而晴子选择的依然是大一时写的那个我不认识的名字。任意笑嘻嘻地拿着我和晴子的小纸片,对我说:“看看,你暗恋晴子,说明你确实是爱晴子的,而晴子呢,虽然没写你的名字,但,这是个问题。”


什么不知怎的,突然又没有底气,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晴子,然后把目光停留在晴子身上,说:“晴子,你其实是很爱这个家伙的,对不对?”晴子羞涩地把头低下,不说话。 “好啦,默认了。这就对了。” 任意把目光移向我说,“晴子并不认为对你的爱是暗恋,而是‘明恋’所以你就不在暗恋名单里啊。”


一语惊醒梦中人。这个我怎么从来没想到过?原来晴子一直在“明恋”我?!晴子也同我一样惊诧,想必是小伎俩被戳穿的缘故吧。看来我真的笨哪,别人实实在在地爱着自己,为什么偏要在暗恋上寻找破绽。我神经兮兮地站起来,感激地握了握任意的手,说:“哈哈,你真是聪明绝了顶啊。”任意笑言:“不客气,不客气。”


这个时候,我和晴子才发现还没看任意自己的暗恋名单上写的谁。于是晴子把手张开伸到任意面前讨要,谁知任意死活不肯,用手紧紧捏着。边躲边笑:“不行,不行,这是秘密。”晴子也挺大度,闹也一小阵子就打住了,说:“好啦好啦,看在你帮了这个笨蛋一回的份上,我绕了你吧。”


后来我问晴子,为什么要跟我玩失踪。她得意地说:“逼你爱我啊!”我余悸未消,问道:“要是没逼成,反倒把我给逼绝望了,怎么办?”她说:“那还不好办,我会为了爱情拉下面子去找你啊。”原来这家伙早是一颗红心两手准备。


再后来,对我与晴子的结合居功至伟的任意辞职去了广州。她走后不久,晴子旧事重提,问我能不能猜出那天任意的暗恋名单里写了谁。我摇头,晴子的兴奋劲却不减:“原来你真是全世界最笨的蛋啊,十有八九是你啊!”我心一惊,赶忙否定:“不可能,这怎么可能,我们可是好好的哥们呢!”晴子不再纠缠,却在一旁止住的诡笑,笑得我心虚不已……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