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一位美女警察之间的往事

yyh007 收藏 101 36021
导读:我是个思想比较复杂的人,也可以说是神经质。我时常在思考问题的时候,还没有想通透,便随着节拍不由自主地跳跃到下一个问题。    这是非常不好的习惯。以至于我读高中的时候,明明是上语文课,但是只要听到一个人名,我便会跳跃到历史课本里去。如此再三,班上那些成绩非常之差的人便舍不得我辍学。他们说,刘诺辍学了,我们不是得再重新争谁是倒数第一名了吗?    最终我没有辍学,而是进了一家医院检查,自然是神经科。    那是秋季,一地的黄叶,医院里寂静如秋水。我紧张地坐在一位和蔼的医生面前,他问什么,我答什么。开始我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我是个思想比较复杂的人,也可以说是神经质。我时常在思考问题的时候,还没有想通透,便随着节拍不由自主地跳跃到下一个问题。

这是非常不好的习惯。以至于我读高中的时候,明明是上语文课,但是只要听到一个人名,我便会跳跃到历史课本里去。如此再三,班上那些成绩非常之差的人便舍不得我辍学。他们说,刘诺辍学了,我们不是得再重新争谁是倒数第一名了吗?

最终我没有辍学,而是进了一家医院检查,自然是神经科。

那是秋季,一地的黄叶,医院里寂静如秋水。我紧张地坐在一位和蔼的医生面前,他问什么,我答什么。开始我是谨慎的,一个问题要思考许久。我害怕当我答错的时候,这位外表慈祥的医生会像川剧里演换脸的演员一样拉下脸,将笔一摔:“把这个神经病拉到重症病房,关起来!”

但是逐渐地,我对他失去了戒备,我像羚羊一般跳跃的思维开始主导着我的口舌。我喋喋不休地和他交谈起来,从早餐的豆沙包说到美国的导弹,再从刘德华的演唱会讲到南极的企鹅。我紧绷着的神经在松懈后,更是活跃起来,以至于我想停下都难。

当我喘着粗气强迫自己刹车后,医生满脸同情地注视着我,然后轻轻地叹了口气,郑重地在纸上写了些什么。


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我竟然没有被关进医院里。我仍然是自由的,这就表明,我依旧可以每天见到陈老师。

陈老师教政治,是我们班的班主任,30岁,美丽且大方。陈老师浑身都散发着成熟与智慧的气息,听她讲课,绝对是种享受。虽然我不喜欢政治课,但只有政治课上我的精力才能集中。情窦初开的小小少年意识到,他已经喜欢上这个成熟的老师了。

陈老师最终还是被调到三中去了,我听某位老师那有点弱智的儿子透露,原本陈老师可以留在一中的,不过谁叫她在校长办公室打了校长的耳光呢?那位弱智青年笑嘻嘻地强调:“门是关着的......”他砸了砸厚厚的嘴唇,满脸的暧昧。

陈老师走的那晚,我蹲在校外的土包上哭了很久。2个小时后,我抹去泪水揩掉鼻涕,提了一根木棍闯进了校长家。校长正在吃晚餐,他楞楞地看着我,可能还是在想这是谁呀。没等他开腔质问,我一棍子砸在他头上,然后眼睁睁地看着他像条被阉割的公狗一样蜷缩在地上挣扎着。


我本该去少教所的,可我的伯父一操作,我却在考完高考后直接进了公安专科。一个神经病竟然能穿上威武的警服,像模像样地起誓:“忠诚于党、忠诚于祖国、忠诚于人民!”

字正腔圆,气势恢弘啊。

(未完待续)


11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2楼yyh007

当我毕业后我没有能进公安系统,原因很简单,那位被我一棍险些打成脑瘫的校长发迹了。他那位长得很像林大美女的女儿嫁给了省里一位实权人物做第二任老婆,而校长大人凭着女儿辛勤的床上劳作而踏入了政坛。从县教育局办公室主任踩着女儿的爱液一直跳到市里当了副局长。

我有时候会替他女儿感到难过。如此瘦弱无骨的身段,却被一头净重超过200市斤的肥猪压在身下,想不叫床都难啊。

虽然老东西直接整不到我,但是他的影响力却轻易地让我坐上了冷板凳。我听熟人说:“老家伙放风出来,他动不了你,但你也没好日子过。”

我说这条卖女求荣的公狗,老子难道非得钻公务员这条裤裆吗?条条大路通罗马他晓得不?

但是现实毕竟是残酷的,那些资本家们看了看我的递上简历,就笑着说对不起,您的专业和我们公司的业务不对口。有些人好心地建议我:“不如你来当保安吧?”


毫无疑问,我正式加入了无业游民一族,成了无业游民自然要学会像那些真正的闲人一样蹲在马路边看各式各样的美女,偶尔也得上网吧坐个通宵。

柯兰某次在QQ里问我工作落实的怎么样了。我回答她:“正想学着怎么杀猪,自己开一肉摊卖肉算球。”柯兰在视频里笑得花枝招展,说你小子比以前幽默多了,在学校里本姑娘还以为你是个抑郁症患者呢,可见社会真是个好学校啊,生生就把你给医治成正常人了。

我呵呵地笑:“不骗你,我真找不到工作,再过段时间,估计就得上市场拣菜帮子下饭了。

柯兰严肃地问,怎么会这样?

我无奈地说:“这个世界本身就是这样的。”


柯兰和我在一个市里,由于不同系,大一那一整年我们都没说过一句话。大二开学那天,她和我恰好同一天去学校报名,我们在等到省城的火车的时候,我觉得很无聊,便突然问她:“你说今天会不会下雨?”柯兰抬头看了看耀眼的阳光,说你小子想跟本姑娘套近乎吧?

我红着脸傻傻地点头。柯兰扑哧一声就笑了,灿烂得像三月里田野间艳丽的油菜花。




10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