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黄而遇浓烈而终 倒数第四天 倒数第四天,10:00之前。

玄烨号航母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size][/URL] 倒数第四天,10:00之前。 杨兴荣抬起头,看着政委和刘庆,问道: “你们相信有鬼吗?” 。。。。。。 刘庆和政委相互看了一眼,政委说道: “我不相信!但是我见过!” 这个回答让杨兴荣为之一动,他十分疑惑的看着政委,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刘庆接过了话题说道: “杨兴荣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




倒数第四天,10:00之前。


杨兴荣抬起头,看着政委和刘庆,问道:

“你们相信有鬼吗?”

。。。。。。

刘庆和政委相互看了一眼,政委说道:

“我不相信!但是我见过!”

这个回答让杨兴荣为之一动,他十分疑惑的看着政委,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刘庆接过了话题说道:

“杨兴荣,你不要有什么顾虑,这几天其实我们和你都应该是在做同一件事,你的经历虽然我们并不太清楚,但是我们也一样经历着类似的事。你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吧。”

杨兴荣沉默了片刻,他似乎是决定了要说出来。

“你们一定已经知道了华峰旅舍的事了吧?”

政委和刘庆都点了点头,并没有想说什么,不想去打断杨兴荣的思路。

“不管是荒唐,还是作孽,这都是过去了的事了,其实我也很后悔,没想到会有那么严重的后果。后来听安勇他们说过,那个女人自杀了,其实也就是他们从网上看帖子知道的,那件事从那时候起,给我的触动很大了。我以前从来就没有想过有什么鬼啊之类的,可是看到安勇他们一个个的死了,我开始害怕了,难道真的有索命的鬼魂吗。那天你们来学校,我不想有什么关于我的不好的事情露馅儿,我觉得铤而走险跳楼下去,关键是不想让你们把我带走,我不想让我们家人知道,他们一直认为我是个老老实实上学的学生。跳楼之后,我就从沙子堆上爬起来,想顺着操场往校外跑,然后回家,可是,可是,可是。。。。。。”

杨兴荣越说越快,越说越紧张,可是之后,他干脆就抱住了脑袋,不说话了,而且还浑身抖动。

政委拍拍他的肩膀说道:

“没关系,慢慢说,别害怕。”

“可是,我在操场上遇到了杨华!”

“杨华?”政委疑问道。

“杨华就是苛刻可可!”刘庆补充了一句。

“你们这个也都知道了?”杨兴荣有些吃惊。

“是的,知道了,没关系,你继续说吧。”政委说道。

“杨华那时候已经死了,我在操场上遇到他之前,我没有发现操场上有任何人,可是我遇到他的时候,几乎是迎面撞上去的。我当时吓傻了,根本就没有反应,他抓起我的领子就跑,我就像没有重量似的,根本就没有挣扎的机会,我也不知道他要把我带到哪去。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他停下来了,我发现我在我们的宿舍里,杨华坐在他的铺位上看着我,我坐在床上不知所措了。”

“杨华和你说话了吗?”

“说了,但是我听不懂!”

“说的什么?”

“他说,我们一个也跑不了,都得死。还有,他说我不能睡觉了,这一辈子都不能睡觉了,只要一睡着就会被恶鬼带走。说什么,我们几个都会按照设定好的方式,以不同的方式离开人世,我就是一定要在睡梦中被结果了性命。”

“你后来睡觉了吗?”

“没有,我已经三天没睡觉了,只要一闭上眼睛就会出现鬼来抓我。”

杨兴荣越说自己越害怕,再次颤抖起来了。

“你刚才就是睡着了吗?”政委问道。

“是的,我真的很困!”

“什么样的鬼要来抓你?”

“没有瞳孔!没有嘴唇!”杨兴荣瞪大了眼睛。

“男的女的?”

“很多很多!”

“有你认识的吗?”

“有!”

“谁!”

“啊!!!!!!!”杨兴荣惊叫了出来。

这一连串的问题和回答,非常快速,根本就容不得有什么思索,就像上满了发条的齿轮,飞速的旋转之后,瞬间就崩坏了。

杨兴荣站起来了,他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反正他觉得这里非常恐怖,政委和刘庆尽力的按住他,让杨兴荣冷静。

。。。。。。



舒梁继续向楼里走,要穿过那个楼门。那个女人拐弯上了楼梯,不时的回头看几眼,楼道里光线暗弱,那个女人,逐渐的消失在楼梯上了。。。。。。

。。。。。。

舒梁没有看到自己身后发生的事情,他只顾着看着不远处的楼门口,向那边走去,他要穿过那个楼门口。

楼里真的很暗,为什么不按灯呢?舒梁很纳闷。这楼里很乱,有不少自行车都堆放在走廊两侧,而且这座楼给人的感觉好像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人来打扫了,很脏乱。舒梁不由得加快了步速。

走出楼门口的时候,舒梁本来想的是可以眼前一亮的,因为楼道里很黑,好不容易走出了楼道,重新沐浴在阳光下,可是当走出楼门口的时候,舒梁的眼前看到的却是另一番景象。

面前是一座五层的楼房,很多窗户外面悬挂着晾晒的衣服,非常凌乱,身后的这座楼将阳光全部遮挡住了,这里给人一种阴晦潮湿的感觉。

舒梁慢慢的向前走着,楼前的空地上没有人,而且面前这座楼里也感觉似乎是没有人的,因为一路上走来,不管是哪座楼,都会有人进进出出的,可是这里却是死寂般的安静。舒梁一下子又一次将心情跌入了谷底,他很害怕在刚刚因为吃了一顿非常令自己满意的早餐之后,重新陷入似乎是已经习惯了的恐怖之中。

连鸟都没有,这里怎么回事?

舒梁回头去看来的时候的路,他也惊呆了,身后的楼还在,但是他刚刚走出的那个楼门却没有了,整座楼,背阴的这一面,看不到一个楼门口。舒梁警觉的四下观察,他不记得自己有过什么恍惚,一路上都是按照行人指引的方向走来的。

舒梁决定现在要给政委或刘庆打个电话。

当手机拿出来的时候,屏幕已经关闭了,没电池了!

。。。。。。



杨兴荣站起来了,他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反正他觉得这里非常恐怖,政委和刘庆尽力的按住他,让杨兴荣冷静。

。。。。。。

政委的安抚,使得杨兴荣似乎好了一些,他又重新坐下了。

“小伙子,你别害怕,这里人多,没关系的。”

“恩!”

“你能说说那天你看到杨华,他在宿舍里还说了些什么,还有你那天之后都去哪了?”

“那天杨华就一直坐在床上,我动都不敢动,他还说了安勇他们已经都按照各自的方式结束了生命,至于我,是最后一个。”

“他说是为什么了?”

“没有,他没有说,我也没有问。”

“之后你也一直在宿舍吗?”

“是的,我想走,可是我知道我走不了,直到天快亮的时候,杨华消失了。”

“他还说什么了?”

“他说他后悔了,但是已经晚了,而且他觉得我们这种下场是应该的。”

“他有没有提到过一个叫舒梁的人?”

“舒梁?没有提起过。”

“他有没有提起过噬魂岛?或者奈何桥对岸?”

杨兴荣又抖动了一下,说道:

“他都说起过。他说是噬魂岛才使得我们落到了如此的境地,他还说,噬魂岛上的人也都跑不了,那里已经是地狱了。”

政委和刘庆都咽了一口吐沫,以缓解各自的紧张情绪。

“他没有说到噬魂岛为什么是地狱了吗?”

“他说了,可是我不明白。”

“他怎么说的?”

“他说噬魂岛现在从上到下差不多都已经是枉死地狱了。”

“他的原话你记住了吗?重复就可以,记住多少说多少。”

“恩~~~。他说,噬魂岛是鬼友的论坛,但这是以前,自从去年的冬天,噬魂岛就已经被鬼魂控制了,整个服务器都已经被鬼魂控制了,这个鬼魂带着怨恨,带着冤屈,带着疑惑,在噬魂岛上用各种方法让岛上的人全部落入枉死地狱里,这不是普通的抱负,而是变态的恐怖,我们都是受害者。”

“他怎么知道的?”

“我也很奇怪,因为我听不懂他要说什么。可是他说,他以前也不知道,死了以后,瞬间就全看明白了,还说我也会明白的,只要我睡着了,就会被带走,带走了也就全看透了。”

“当天杨华没有要害你的意思吗?”

“我觉得没有,相反我还认为他是好意来提醒我千万不要睡觉。”

“后来你还见过他吗?”

“没有!”

“这几天你去哪了?”

“我一直在家。”

“那你昨晚上回来干什么?”

“。。。。。。”

杨兴荣又不说话了,低着头,揉着眼睛。

。。。。。。



舒梁的希望似乎又一次破灭了,眼前的威胁只有自己去承受了。

不远处前面的大楼,似乎是对着舒梁张开了怀抱,舒梁有一种被吸引过去的感觉,双脚自然而然的向那个方向走去。

这是什么楼?

舒梁一步一步的接近了楼门口。

。。。。。。






待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