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越军死守的三青洞!

yyh007 收藏 10 1482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该洞位于谅山市郊,1979年我军攻入谅山后,在此和越军激战。越军在此死死把守,但最终仍被我军攻克,并用大量炸药炸崩了洞内的工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是二青洞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我广西边防部队一举攻克同登,扫清残敌之后,人不卸甲,马不停蹄,兵分数路,以迅雷闪电之势,直扑谅山。


重镇谅山。北临山岳,南接平原,是越南北方的战略要地,河内的大门。越南当局视谅山为“要塞”,气势汹汹地叫嚣要在这里与我“决一死战”。他们命令敌“王牌”第三师精锐部队,沿谅山城外的山岳丛林一线摆开,妄图阻止我边防部队乘胜还击。


二月十七日奋起自卫还击以来,我前线官兵英勇作战,给了越南侵略者沉重打击。可是,战士们谈起侵略者的暴行,仍然余怒未息,都想早日打进谅山城,严惩“小霸王”!


劈开屏障,雄师直逼城下。二月二十七日,我边防部队在强大炮火掩护下,步兵与坦克密切协同,开始向谅山挺进。攻打七溪和禄平的部队,迅猛推进。主攻谅山的边防某部红军团,紧逼谅山西北五公里处的扣马山下。


扣马山标高八百多米,山险坡陡,草深林密。山前和左右两翼有八个高地,与主峰相呼应,进可以攻,退可以守,是谅山城的主要屏障。敌人经过多年经营,在这里构筑了几十座明碉暗堡。盘踞在扣马山的越军。曾经向我友谊关一带发射上千发炮弹,给我边境居民的生命财产造成重大损失。我边防战士早就对这个反华巢穴敢得咬牙切齿了。要求担负主攻任务的请战书便纷纷飞向团指挥所;“拿下扣马山,打进谅山城!”“为祖国立功劳,为团队添光辉!”铮铮誓言,表达着能干们克敌制胜的决心。


清晨,战区大雾弥天,细雨濛濛,我红军团待命出击。八时整,随着前线指挥部一声令下,我英雄战士形成四道铁流,直向扣马山下的八个高地冲去。顷刻间,扣马山前烟雾滚滚,弹雨纷飞。由于烟大雾浓,一时看不清目标,我攻击三O三高地受阻。在这紧要关头,坦克二连连长黎德才率先驾驶战车,直闯敌阵。他看清一个目标,便高喊着:“注意我的弹着点!”随即打出一梭子曳光弹。步兵战士根据他指示的目标猛烈开火,成串的枪弹飞向敌火力点。我炮兵部队更是随叫随应,指哪打哪,配合得十分有力。他们开设了前进观察所,随第一线步兵一起前进。炮火逐步向前延伸,我步兵分队随着弹着点冲击。红军团的一OO炮连,当年在著名的黄土岭战斗中,曾击毙过日本侵略军号称“名将之花”的阿部规秀中将,这次还击越军,又大显神通。侦察班一战士,连续观测十几个目标,个个准确无误。一班一炮手,带伤连发二十发炮弹,发发命中目标。六班副班长,战斗打响不久,头负重伤,战友们要抬他下去,他说:“不,我要亲眼看着敌人灭亡!”硬是留在阵地上。在攻打二号高地时,二炮手刚刚把炮弹送上膛,突然中弹倒下,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战士霍然站起,扑向炮位,准备向敌人射击。不料一发敌弹飞来,又一落千丈次打中了他。这一战士深情地向北方眺望一眼,牙关一咬,又一次扑向炮位,用生命的最后一息,终于把这发炮弹射向了敌火力点。


多么英勇的战士,何等壮烈的场面。此时此刻,在五三六高地,正在进行着一场恶战。这个高地在扣马山主峰东侧,是扣马山守敌南逃谅山的必经之路。越军在这里配备了很强的火力,龟缩在明碉暗堡之内,借着雨雾的掩护,轻重机枪、高射机枪、火箭筒、六O炮一齐向我开火。然而,他们遇到的对手,是红军长征途中威震齐向我开火。然而,他们遇到的对手,是红军长征途中威震敌胆的“大渡河连”。勇士们拿出革命前辈强渡天险的雄劲,直打得敌人一个个火力点变成哑巴。激战到下午,高地上只剩下东北侧一个火力点了。这个火力点缩在一块突起的石崖下,炮弹和坦克对它都难以发挥作用。连队发起攻击,被敌人密集的火力压在阵地前沿。这下子惹恼了四班副。他找到排长说:“咱‘大渡河连’怎能受这个窝囊气!我去炸掉它!”说罢,提起爆破筒,带领突击组,犹如离弦之箭,跃出掩体。在敌人的弹雨中,他和突击组交替掩护,转瞬间就迁回到敌火力点侧翼,扑向这个罪恶的暗堡。敌人发觉堡旁有人,刚要胆怯出手雷,只见四班副从斜刺里腾地跃起,一下子将爆破筒塞进了敌堡。随着一声巨响,浓烟弥漫,乱石横飞,这个“钉子”被彻底拔掉了。


经过八个多小时的激战,扣马山下八个高地的敌人全部被我歼灭。胆战心惊的扣马山主峰守敌,还想凭借天险,继续顽抗。


“坚决消灭敌人,提前拿下主峰!”我指挥员一声令下,红军团的健儿们迎弹雨,踏荆棘,鼓勇直上,锐不可挡!四十四分钟之后,主峰上就升起了两发宣告胜利的白色信号弹。


在谅山西北部的七溪,我边防部队以卷席之势,猛打猛插,一举歼灭守敌,占领了飞机场,切断了交通要道。


在谅山东部的禄平、横模地区,我边防部队长途奔袭,一鼓作气,斩关夺隘,连歼守敌,控制了援敌之路,使谅山之敌更加孤立。


在谅山西部,我边防部队一路雄师,以摧枯拉朽之势,战昆朱,扫龙会,连克五二O、五五五、五五九三个高地,炸毁了奇穷河上的巴别大桥,切断了敌人退路,堵住太原北援之敌。


谅山城的道道屏障被我劈开了!我军雄姿英发,直逼谅山城下。


拿下省府,大显我军威风。兵临城下,又是一顿猛烈的炮火袭击。一门门大炮直指谅山,一发发炮弹倾天而泻,刚刚盖起的敌军营房顿时夷为平地,城内坚固的军事目标、弹药仓库,顷刻间房倒屋塌,连续爆炸。谅山守敌指挥官们犹如丧家之犬,狼狈南逃,留下一群替死鬼负隅顽抗。


谅山城西北角的三青洞,本来是山明水秀的疗养胜地,越南当局穷兵黩武,硬把这里修成了一座坚固的碉堡群。里面山洞相通,坑道相接,有粮库、水库、弹药库,上下左右二十三个暗火力点,都可以扼守通往谅山的铁路、公路。几百名守敌龟缩在三青洞中,妄图作困兽之斗。


三月一日,我某团一营接受了攻打三青洞的任务。年轻的营长带领连排干部看过地形,定下了巧妙的战法。他先组织部队,以猛烈的火力,轮番向三青洞发起攻击。敌人已成惊弓之鸟,稍有风吹草动,就拚命向外打枪。打到晚上,三青洞守敌的实力终于被我侦察清楚了。这里共有三道火网,山脚下是地雷、坦克和装甲车,山腰里是轻重机枪,山顶上是高射机枪,火力密集,只可智取,不能强攻。


黎明前,一营营长把三连留在正面迷惑敌人,一、二连却神速地迂回到三青洞旁的疗养院一带,做好攻击准备。守敌象盲人瞎马一般,胡枪乱炮打到天亮,山下突然不见了人影,正在迷惑不解,我军神兵天降,一个勇猛冲击,占领了疗养院旁的小石山,接着就直插三青洞口。在我强大火力掩护下,爆破手把一个个爆破筒、炸药包送进了洞里。刹时间,烟火冲天,山鸣谷应,崩塌之声,不绝于耳。洞中守敌死的死,伤的伤,有的憋得喘不过气来,惊呼着刚挤出石缝,就被我活捉。战士们在硝烟中冲进尚未炸塌的坑道,肃清残敌。


与三青洞毗邻的长形高地,象一把利箭似的伸向奇穷河,窥视着谅山市,山上筑有钢筋水泥地堡、A型堑壕等坚固工事,由敌一个营的兵力扼守。我边防部队某团二营在猛烈炮火的支援下,兵分三路,直扑长形高地。担任尖刀任务的五连一排,猛打猛冲,锐不可挡。二班副班长,冒着敌人猛烈的炮火,冲在最前面。当占领主峰时,敌人蜂拥而上,一个人力战群敌,连续打退敌人两次反扑,毙敌十四名,一排英勇冲杀,迅速攻占了长形高地。敌人丢下七十六具尸体,拖着二十名伤兵狼狈南逃。


我数路精兵,在歼灭城郊残敌之后,从东、北、西三面,直赴谅山北市区。某团六连刚刚冲到北市区奇穷河桥头,突然和从三青洞败退下来的两辆敌坦克、一辆装甲车遭遇了。敌坦克开足马力,想越过奇穷河南逃。十班副班长眼明手快,端起火箭筒对准第一辆坦克的屁股,一炮正中油箱。只听一声巨响,火光冲天,一堆废铁在桥上。第二辆坦克一见大桥被堵,立即掉转头来,绕到铁桥下面,企图从水下桥逃跑,正碰上十班班长。只听他喊了声“往哪跑!”又来了个首发命中,坦克顿时在河边燃起大火。装甲车眼见逃脱不掉,便开进一个洼地,企图顽抗。这时,新战士一把从班长手中夺过火箭筒,大吼道:“我来收拾它!”说罢,一扣扳机,正中敌车的连接部。“轰”的一声,连车上的高射机枪都被抛上了半空。


“拿下省府楼,壮我英雄志!”这是某团三营指战员的共同心声。他们一冲进市区,就直扑省府大楼。城南高地上的守敌以密集的火力封锁路口,炮弹爆炸声震耳欲聋。八连七班长带领战士,在敌人的火网里灵活跃进,只用五分钟就冲进了省府大楼。在弥漫着硝烟的办公室里,省府官员们南逃时丢下的大印摔在屋角,文件、纸张随风飘零。望着这幅景象,战士们不由得发出了鄙视的笑声。


奇穷河上,任我自由来去。谅山城分为南北两个市区,中有奇穷河相隔。河上有一座长一百一十八米,宽四米的公路、铁路两用桥,桥下水深流急。市区南侧的四二八、三九一和文庙三个高地,居高临下,俯瞰全市。越军在这三个高地上配备了强大火力,严密封锁着大桥、河面和市区,企图凭借天险阻挡我边防部队继续南进。


三月四日清晨,在弥漫的浓雾中,攻打南市区的战斗开始了。高地上的敌人拚命抵抗,奇穷河里,炮弹掀起高高的水柱,高射机枪子弹激起层层浪花,弹片发出刺耳的啸音。我步兵战士在猛烈炮火支援下,分多路从大桥和桥侧的水面抢渡奇穷河,直插南市区。


副班长带领的一个战斗小组,刚冲进南市区,就与越军一个班遭遇。战士一声喊“打!”三个人一齐向敌人开火。敌人见势不妙,各自逃命。三个战士分头追击,把七个敌人全部击毙。这时,我某团二营、三营的指战员,沿着南市区的几条主要街道,以泰山压顶之势,一齐压向市区南侧的三个高地。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激战,四二八、三九一和文庙高地全部落入我边防战士之手。当我边防部队冲上敌阵地时,敌火炮的炮管炽热炙人,上了膛的炮弹还没来得及打出去。在四门五七高炮旁边,堆放的弹药竟达五卡车之多。叫嚷要与我“决一死战”的敌人,大概没想到他们竟会覆灭得如此之快。


三个高地被我攻占之后,“谅山要塞”全线崩溃。这时,我边防部队指战员火速兵分两路,一齐向南追歼残敌。敌人已经毫无招架之力,急不择路,狼奔琢突,拚命逃窜。路旁、溪边和山坡上,到处是丢弃的枪支、弹夹、背包、男式和女式的军装,一片丢盔卸甲的景象。


某部七连连长带领全连战士边追边打,击毙多名逃敌,一直追到谅山城南三公里的四六五高地。举目南眺,只见山下残敌还在鬼哭狼嚎地向南溃逃,远处丛林里坦克的马达声也由近而远地向南遁去。


七连的指战员们回转身来,望着脚下薄雾笼罩的重镇谅山,抹掉额上的硝烟和汗水,深深地舒了一口气。


“谅山要塞”陷落了。这时,河内的时间是:一九七九年三月四日十一时二十分。


整个谅山之战,我军战绩辉煌,不可一世的越军“王牌”第三师主力基本被歼。



3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