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俄联合军事演习:精彩一战两栖登陆

zl19860707 收藏 0 14
导读:“惊雷”震耳,方圆几公里的战场各高地一片火光硝烟…… 记者江宛柳、丁海明8月24日12时10分发自琅琊台某高地: 持续14个小时的风雨前奏,拉开了中俄联合军事演习实兵交战两栖登陆战场的序幕。 记者站在琅琊台某高地眺望战场全景。左侧,千年古战场的龙湾灰蒙蒙海天一色,巨浪拍岸;前方和右侧,高低起伏的绿色山地被笼罩在黑压压的云雨中。指挥所预报气象:风力4~5级,海上浪高2~3.5米。老天爷给演习出了一道刁钻的考题。 11时整,3发红色信号弹升空,战斗

“惊雷”震耳,方圆几公里的战场各高地一片火光硝烟……


记者江宛柳、丁海明8月24日12时10分发自琅琊台某高地:


持续14个小时的风雨前奏,拉开了中俄联合军事演习实兵交战两栖登陆战场的序幕。


记者站在琅琊台某高地眺望战场全景。左侧,千年古战场的龙湾灰蒙蒙海天一色,巨浪拍岸;前方和右侧,高低起伏的绿色山地被笼罩在黑压压的云雨中。指挥所预报气象:风力4~5级,海上浪高2~3.5米。老天爷给演习出了一道刁钻的考题。


11时整,3发红色信号弹升空,战斗开始。中方6批次歼击机依次临空,对“敌”岸舰导弹阵地实施空中火力突击。云层遮住战鹰,只听空中“惊雷”震耳,方圆几公里的战场各高地一片火光硝烟。在空中火力掩护下,海上作战群展开。


11时25分,两栖突击兵力开始泛水编波,冲锋舟准备实施水际滩头破障。记者透过望远镜看到,10多艘冲锋舟在波峰浪谷间跳跃,随时有被巨浪打翻的危险。


海上险情未了,空中惊险又来。11时30分,我方两架武装直升机从海上低空飞来以火力开辟空降场。紧接着,3架中方大型运输机依次穿越浓云运载伞兵空降。前方6号高地,隐约可见一片淡淡的伞群缓缓降落。


几乎同时,中方18架运输直升机飞临1号、4号高地上方,低空掠地,悬停,只见机门打开,绳索放下,全副武装的士兵动作熟练准确地索降地面。此时,中俄潜水分队水下起爆排除残障,海上舰炮支援,空中歼击机与武装直升机火力掩护。激烈的炮火硝烟中,抢滩、空降、机降,立体登陆战场蔚为壮观。


11时42分,滩头破障完成,岸上通路打开。中方两栖装甲营抢滩登陆,俄方两栖装甲输送车载着陆战队员直冲高地。多处高地上各色爆炸点显示“敌”火力压制。在中、俄双方战车掩护下,陆战队员们跳下车,踏着崎岖山路的泥泞向山头冲锋。11时50分,两栖战车开火,6枚反坦克导弹全部命中目标!紧接着,从6架直升机上飞出的火箭弹把山头变成一片火海。中俄两军协同形成空中、海上、地面立体突防的态势。


雨骤风急,战斗节节推进。记者在联合指挥所里看到,中俄双方6个指挥组同时展开工作,从他们手中发出的一道道指令,在把联合指挥部的战役决心迅速变成现实……


编队前方,扫雷舰群起爆的水雷炸出了一个个冲天的水柱……


记者钱晓虎8月24日11时25分发自994号大型登陆舰:


994号登陆舰穿行在风高浪急的黄海某海域,3000多吨的庞然大物在7级风浪的作用下如一叶扁舟,近30度的摇摆让记者感到阵阵心惊。


10时整,4艘登陆舰、2艘扫雷舰、4艘驱逐舰抵达就位点,组成登陆编队,群指就设在994舰。


风浪在加速,3米高的大浪不时把舰艏吞没,飞溅的水雾弥漫在整个舱面。


“气象恶劣,你舰两栖兵力能否按计划泛水?”群指挥员王新建向俄077舰发出询问。“没问题。”俄舰回答。


“舰面人员加强海空观察瞭望!”此时,编队前方的扫雷舰群起爆的水雷炸成了一个个冲天的水柱,陆航直升机也组成密集队形开始向岸滩突击……


“泛水部署。”11时24分,海指传来命令。记者在指挥台上看到,左侧的112舰和168舰的雷达天线在飞速地转动,右侧的两条俄舰也进入了最高戒备状态。


“开大门,展吊桥!”群指下达新的指令。大门拨销、开锁、启动!帆缆班长张立山和战友们一起,密切配合,开舱门的各项程序进展得有条不紊。“咣”的一声,994舰左门缓缓开启。5秒钟后,右门也开始启动。不远处,俄方077舰也张开舱门,舌形吊桥缓缓向前伸展。


吊桥展平,汹涌的海浪瞬间涌入船舱。


“登陆兵开始泛水!”11时25分,坦克战车隆隆驶向大海……


机身两侧火光频闪,一枚枚航空火箭弹呼啸着扑向“敌”阵……


记者黄超8月24日12时05分发自97901号直升机:


雨中,记者登上某陆航团97901号的武装直升机,目击空中突击兵力参加两栖登陆作战。


10时54分,随着旋翼的有力转动,直升机群腾空而起,组成战斗队形向战场推进。头上云层很低,打在前挡风窗上的雨水被高速旋转的旋翼吹得如断线珍珠般向四面滑去。为避开敌方的雷达和防空火力,我们超低空飞行,悄悄向目标挺进。


11时11分,直升机掠过海面,一个U形急转向敌侧翼掠去。“03、03,请报告前方能见度!”“前方云底高大约150米,有零星低碎云。”


“02转弯半径偏大,取好与长机的高度差!”条条指令调理下,战斗队形井然有序。


11时29分,直升机抵达作战地域上空,机舱内一片繁忙:检查火控系统,搜索敌目标工事,计算攻击距离……前方阵地上,我军地面和海上火力正相互配合,向“敌”军发起攻击。记者乘坐的僚机与长机一个双机跃升,开始向上空迅速攀升,短短十几秒钟就达到攻击高度,突然又一起开始俯冲,只见右前方的长机在僚机掩护下,如苍鹰扑食般画出一道美妙的弧线。


“发射!”一声令下,只见机身两侧火光频闪,一枚枚航空火箭弹呼啸着扑向敌阵……


战歌如雷马达怒吼,英勇的空降兵奔向敌后……


记者张金玉、谭洁8月24日11时40分发自4031号运输机:


清晨,胶东某机场,3架大型运输机严阵以待,即将前往琅琊台上空投放“天兵”。


10时30分,记者和参加两栖登陆作战的空降兵登上4031号飞机,待命出征。


10时40分,迷蒙细雨中,3架飞机依次升空。飞机刚离开地面,机舱内便响起了嘹亮的《空降兵战歌》:“战歌如雷,马达怒吼,英勇的空降兵奔向敌后……”


11时整,伞兵投放长刘贤科伸出右手食指做了一个勾形状,官兵们干净利索地把伞绳挂钩挂在了滑行钢索上。


飞机在剧烈的巔簸中艰难地爬升。今天对于空降兵来说,是一个罕见的恶劣天气,云低只有500米,空中合成风达到11.8米/秒,气象条件已达到极限状态。


记者来到驾驶舱,只见窗外乌云滚滚,机长程晓健神情凝重,双手紧握操纵杆,像是在驾驭一匹难以驯服的烈马。她这次飞行不仅是云中“一分半跟进”,还要进行700米高度浓云层里空投。云中和云上空投空降对我空降兵来说是首次,更何况空降场紧邻大海,稍有不慎,后果不堪设想。


11时33分,程晓健按动电钮,拉起长笛,飞机前后3门同时开启。伞兵们“唰、唰、唰”地分3路跃出机外,苍鹰般扑向茫茫云海……


中俄海军陆战队泛水编波抢滩上岸,突击纵深……


记者刘兴安8月24日12时08分发自H001号两栖装甲指挥车:


风紧雨骤,惊涛拍岸。


今天对参演的两栖部队来说,可不是个好日子:海上的风力6~7级,浪高2.5~3米,大雨。


这是中俄两国海军陆战队的首次协同作战。我海军某陆战旅两栖装甲营的30辆战车被编入第一梯队左翼,俄海军陆战第55师的10辆战车被编为第一梯队右翼,组成8路纵队,泛水编波,抢滩上岸。


11时15分,记者从995登陆舰登上了我方H001号两栖装甲指挥车,亲眼目睹了营长王铁龙少校带领海上两栖突击队抢滩登陆、突击纵深的全过程。


11时21分,995舰的前后舱大门刚一打开,强风卷起的巨浪马上将登陆舰的坦克舱变成一米


多深的水箱。风雨交加中,H616号坦克第一个冲出大门,瞬间被白浪淹没得只剩下炮塔顶部那面飘扬着的红旗。紧随其后,H615、H617、H643……纷纷跃入滚滚波涛之中。


H001号战车刚一入水,就被迎面而来的巨浪浇了劈头盖脸。没等记者省过神儿,一排巨浪又将指挥车狠狠地卷起,重重地砸向另一辆战车。危急关头,王铁龙眼急、口快、手快,一边下令两车进行紧急避让,一边跳上车顶用撑杆将“哥俩”奋力分开。真悬!两车差一点儿就狠狠地撞在一起。


11时38分,王营长下达命令:“全速前进,迅速抢占滩头阵地!”


5分钟后,我两栖坦克第一波次抢滩上陆。紧随其后,两栖装甲车、步战车抢滩成功。根据上级命令,部队边开进、边收拢、边向敌前沿要地快速突击……


12时02分,记者跟随两栖登陆部队攻占无名高地和51号高地,硝烟中飘起了两面鲜艳的红旗。


几分钟后,雨停了,风小了,从云缝中窜出几缕柔和的阳光,照射在51号高地那面飘扬的红旗上……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