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从小就特别老实,周围的孩子都知道他好欺负,从来都不客气,一不顺心就往他身上撒气,杰是个有骨气的孩子,对于这些他似乎不以为意,既不跑也不还手,但是回家前,他会小心的整理下衣服,拍干净身上的尘土,他不想让父母担心,可是脸上的伤是盖不住的,每次他受了伤回家,杰的父母心里都特别难受,孩子就这样默默忍受着,回来从不提在外面受气的事,这样总也不是个办法,但是孩子们都还小,而且都是邻居,怎么开这个口呢?父母往着他脸上的一脸天真“怎么孩子就不会还手呢”。


小学的时候,杰的父母给他买了根铅笔,带橡皮的那种,崭新的,同桌见了要拿自己最短的那根跟他换,杰不同意,结果不但铅笔被抢,还被同桌用铅笔扎伤,伤口很深,血一直流,同学吓坏了,但是他没吭,就这样上课,用衣服包了起来,断的铅笔头埋在他的皮肤里,让他隐隐做痛,到家吃晚饭的时候,杰的妈妈发现了他手上的伤,哭了起来……


到了初中,他们搬家了,他们希望孩子有个新的开始,到一个陌生的环境里可能会好一些,他们做这些,就是想让心里好受一点,父母都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天天受气,他们心里难受,杰上了初中,依然很老实,只是更加倔强了。上学初,父母观察了一段时间,还好,同学们相处的都比较融洽,以为这下可以放心了。


可是上了初中,就已经不再像小学那样孩子气了,都在长大,同学中间开始两级分化,互相拉帮结派,虽然杰的成绩不好,但是他不喜欢与那些有着流氓习气的人在一起,天天没事叼着烟卷,搞的很古惑一样,杰打心眼里讨厌他们。


不惹事不代表事就不会来找你,你绕着走,并不一定就能躲的开。小混混们整天无所事事,终于有一天,他们找到了杰,让他交保护费,否则就揍他,杰吃软不吃硬,看了看他们,没吭声,扭头走了,在混混的眼里,这就是种挑衅的行为,于是一拥而上,把他按在地上,结结实实的揍了一顿,现在与小时候被伙伴欺负不可同日而语,年纪大了,下手也就更狠了,小杰的衣服破了,鼻子和嘴角还流着血,脸上也是青一块儿肿一块儿的,在地上躺了很久,才缓过劲儿来,站起来扶着旁边的树,站了好久才到水池边洗干净了脸。


到家后,杰径自走回屋里,直到晚饭的时候,妈妈开门叫他,发现了他的伤,母亲给他擦药,父亲则坐在椅子上埋头抽烟,许久,才站起来,告诉杰,第二天跟他去学校,杰没有吭,只是药水疼的让他深吸了一口气。


第二天一大早,父亲送他到学校,路上一句话没上,临近校门的时候,杰对父亲说“回去吧,这事我能处理好”,父亲知道,他怕难堪,孩子从小就有骨气,被打从来不流泪,回家也不哭不闹,父亲叹了口气,摇摇头回家了,他怕伤了孩子的自尊,可是放学的时候,会在校门口不远处来接他,学校里的小混混毕竟年龄还小,见此阵势,着实老实了一段,可是停止接送后,杰又像以前一样挨揍。


父亲跟他长谈了一次,父亲说“要么我到学校找你们老师,要么你再被揍就还手”。作为中国的父母,两家的孩子如果发生矛盾,一般情况,父母都会先吵自己的孩子,要揍也是先揍自己的孩子,一个父亲说出来这样的话,不知道内心的矛盾战斗了多久。杰笑了笑,“没多大的事,伤和气,忍忍就过去了”,母亲在旁边流泪不说话。


升了高中以后,人都成熟了,想的问题也就多了,杰的脑子也开窍了,开始考虑男女问题了,没多久,就跟班上的一个女同学谈恋爱了,女孩名叫珊,她看上杰的老实、稳重,两个人的感情迅速升温,如胶似漆,可是,打这女孩主意的,不止杰一个人,还有其他几双眼睛也在虎视耽耽的看着,当他们看到珊跟杰在一起的时候,愤怒的眼神像要把他撕碎了一般。


高中的生活不比初中那样,比起来,初中的时候更像小孩子玩过家家,再怎么过分,也仅局限在校内,但是高中就不同了,高中的混混自然跟校外的那些流氓混在一起,他们在放学的时候把杰和珊堵在了路上,当着面,把珊调戏了,杰忍着心中的怒火,看着珊流泪的眼睛,杰站起来要保护她,趁此机会女孩挣脱跑掉了,杰自然成为了他们的发泄工具,棍子和砖头狠狠的砸在了他的身上,临走前,那人还说了句“以后再敢跟她一起,就没这次这么走运了,聪明的就识相点”


杰跑着追上了她,珊受尽委屈,看着眼前的杰被揍的惨像,扑到他怀里,失声痛哭……


第二次被堵在路上,他们把杰揍爬下后,要把珊带走,幸亏路过的几个老师看到了,制止了,他们丢下珊逃跑了,杰休息了两天才缓过劲儿来,两人再次见面的时候,珊跟他提出分手,她不想看到杰再因为她而受伤,她心疼,而且一次比一次伤的重,谁知道下次会伤成什么样呢?他连自己都保护不了,又怎么能保护的了自己呢?上次如果不是有老师出现,谁敢保证会发生什么事儿?珊将自己的想法一一告诉了杰,临出门前,她交代杰“要好好照顾自己”


杰从小到大都在受气,他自己被人怎么欺负都无所谓,但是,现在别人欺负珊,他忍不住了,想起以前受的气,上学前,他将一把尖刀放在了书包内,放学后,他要送珊回家,女孩不忍心,同意了,路上又遇到了上次的三个人,没等对方动手,杰就把刀抽了出来……


珊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望着躺在地上的三个人,看看他们俩身上溅上的血,他们两个就像做梦一般站在那里,过了好久,她才叫出声来,赶来的群众把刀从杰的手里抢了过去,杰就站在那里,像木头一样的有动也不动。


调查事情的起因经过,杰是在想自卫的情况下伤了人,但是持刀伤人的罪不轻,鉴于杰以前的良好表现及未满18周岁,轻判了,可是不管如何,监狱的铁窗将他牢牢的锁在了里面,人生的路从此转折


父亲一直在说“怎么会呢?这么好的一个孩子,怎么就会这样做呢……”


只有杰自己知道,他是为了勇敢而付出这样的代价。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