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邦杀掉韩信真的是因为他造反吗

yyh007 收藏 5 2150
导读:汉初第一疑案:刘邦杀掉韩信真的是因为他造反吗? 看来韩信的热脸是贴在了刘邦的冷屁股上,刘邦并不体谅韩信同志对大汉事业的忠心耿耿,而且到了极不放心的地步。 刘邦的屁股之所以冷,是因为他的屁股坐在领导的位子上。 楚汉战争刚结束,某个凌晨,韩信还在做春秋大梦呢,刘邦已经悄悄地进村了,在韩信的指挥部里一坐,把印符揣在了自己兜里,就开始发号施令,等到韩信来拜见,他的部队已经收归中央了。 韩信本无野心,对刘邦的夺军行为也没什么怨言,更何况刘邦马上就封他为楚王,定都下邳,下邳这个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汉初第一疑案:刘邦杀掉韩信真的是因为他造反吗?


看来韩信的热脸是贴在了刘邦的冷屁股上,刘邦并不体谅韩信同志对大汉事业的忠心耿耿,而且到了极不放心的地步。



刘邦的屁股之所以冷,是因为他的屁股坐在领导的位子上。



楚汉战争刚结束,某个凌晨,韩信还在做春秋大梦呢,刘邦已经悄悄地进村了,在韩信的指挥部里一坐,把印符揣在了自己兜里,就开始发号施令,等到韩信来拜见,他的部队已经收归中央了。



韩信本无野心,对刘邦的夺军行为也没什么怨言,更何况刘邦马上就封他为楚王,定都下邳,下邳这个地方大家读过《三国演义》,应该比较熟悉,就不罗嗦了。



昔日的蹭饭郎,今日的诸侯王,韩信衣锦归故里,大概是心满意足的,所以心情也不错,给了老大娘1000黄金,报答了昔日恩情。那个亭长,给了100铜钱说:“可惜你有始无终!”这亭长回家之后,自然抱怨老婆,可是已经追悔莫及。



至于那个泼皮,韩信不但不杀,而且提拔他做了公务员,小韩宅心仁厚,确如后人评价:



“厚而不黑!”



脸皮很厚,可是心不够狠!





那边却有人惦记着韩信呢!



公元前201年,冬天,有人举报韩信谋反,刘邦问部下,部下言论一致:



“马上发兵,活埋了这小子!”



司马路的闲话:



看来韩信的火箭式提拔确实得罪了许多人,司马路察看史籍,没有一个人、一个字为韩信辩护,嫉妒的力量是如此可怕!



刘邦和陈平商量了一下,硬来恐怕打不过小韩,还是要来阴的。



于是发出通知说要到云梦泽风景区旅游观光,云梦泽属于楚国,韩信当然要来迎接,大冬天的皇帝要来玩,小韩不做贼,心里也发虚,砍了在楚国避难的老朋友钟离昧的头,去见皇帝,当场就让皇帝给埋伏了,十几个御前武士把韩信捆绑起来,放在随从皇帝后面的副车上。韩信又不是项羽,头脑虽好,拔山的蛮力没有,所以束手就擒。



唉!韩信叹息道:“狡兔死,良狗烹;高鸟尽,良弓藏;敌国破,谋臣亡。天下已定,我固当烹!



刘邦有点不好意思了,回到洛阳,释放了韩信,当然楚王当不了了,给你个淮阴侯做做吧!也没有实际的领地,实际上是软禁在京城了。



至于楚地,刘邦就分给了自己的亲戚们。





韩信从此就在京城闲住,跟樊哙、周勃、灌婴这些人平起平坐。不过瘦骆驼也比马大,樊哙等人对小韩还是有点敬畏,有一次韩信去拜访樊哙,樊哙行跪拜礼迎送,说:



“大王竟肯光临臣下家门,真是臣下的光耀。”



韩信离开樊家,对手下人说:



“没想到我这辈子居然同樊哙等同列!”



司马路的闲话:



韩信有点不知死活了,人家已经架起锅,煮好汤,就等你下锅了,你还在骄傲自大得罪人!



在被软禁期间,韩信与张良一起搞军事理论研究,整理了先秦以来的兵书,并且收集、补订了军中律法。一代将星和天才智囊相聚,应该有精彩火花,然而史书一字不记。其实当时张良先生完全洞察时势,假托修仙,避开是非,若能点醒韩信,或许能保全他的性命。(转贴者点评:张良这小子为什么就不能拉韩信兄弟一把,良心大大的坏了!)





但是韩信的悲剧情节却在继续发展,他的老部下陈豨被任命为巨鹿郡郡守,韩信居然唆使小陈谋反,如果史书记载属实的话。(司马路认为,其实这件事很可疑,史书记载说韩信是和陈豨说了些悄悄话,陈豨不久就反了。但既然是悄悄话,陈豨后来死无对证,韩信自己不说,内容又是何人揭发来)



前197年,陈豨果然谋反,刘邦御驾亲征,韩信请了病假。



第二年春天,正月,刘邦还没回来,皇后吕雉管事,有个人自称是韩信门客的弟弟,举报韩信与陈豨勾结,计划在夜里假传诏旨,赦放那些在官府中的囚徒和奴隶,策应陈豨方面。



(司马路认为,这件事就更可疑了,韩信手握重兵时不谋反,当了人质反而要谋反,而且是领着一群囚犯和奴隶造反,以韩信的智商,能干这蠢事?史书记载说韩信与这位门客有矛盾,因此门客的弟弟前去揭发,可见是私人恩怨成为了当权者杀人的借口。)


于是萧何上门来告诉韩信,说皇帝在前线大获全胜,邀请韩信一起入宫庆贺。



韩信一进宫门,就让大内高手捆缚起来,这回遇到的角色可比刘邦狠,一声令下就诛灭了韩信三族,据说他本人则是死在长乐宫中的钟室里。



韩信临死前叹息说:



“吾不用蒯通计,反为女子所诈,岂非天哉!”



结果倒霉的蒯通后来也差点送命,好在刘邦讲道理,放了他一马。



司马路的闲话:



但从这句话也可以看出韩信确实没有谋反的意思,因为蒯通的计谋就是叫他谋反,“吾不用蒯通计,反为女子所诈,岂非天哉!”韩信也只好怪老天爷了!





刘邦回来,听说韩信被杀,他的反应是“且喜且怜之”,这五个字确实写出了老刘的心情。刘邦对韩信,确实有些不满意的地方。譬如荥阳战局最危急的时刻,刘邦正指望韩信来救,韩信却派了使者请求刘邦封他做代理齐王,这不是要挟么?刘邦当场就要翻脸,张良、陈平暗中踩刘邦的脚,对他说了悄悄话,刘邦意识到形势逼人,这才改口说:



“要当就当真王,假王算什么!”



于是立韩信为齐王,征调他的部队攻打楚军。



但刘邦无法抹灭韩信为自己打下江山的巨大功劳,这也就是刘邦一直难以对韩信下死手的缘故。



唐人刘禹锡有诗一首:将略兵机命世雄,苍黄钟室叹良弓。遂令后代登坛者,每一寻思怕立功。



写下名句“锄禾日当午”的李绅也有诗纪念韩信,题为《却过淮阴吊韩信庙》



功高自弃汉元臣,遗庙阴森楚水滨。英主任贤增虎翼,假王徼福犯龙鳞。



贱能忍耻卑狂少,贵乏怀忠近佞人。徒用千金酬一饭,不知明哲重防身。



明哲防身,说得容易,李绅自己也做不到,又何必苛责古人。



在咏叹韩信的诗词中,其实有一首最令司马路扼腕叹息。



一饭君知报,高风振俗耳。



如何解报恩,祸为受恩始。



丈夫亦何为,功成身可死。



陵谷有变易,遑问赤松子。



所贵清白心,背面早熟揣。



若听蒯通言,身名己为累。



一死成君名,不必怨吕雉。



作者为谁?



大明袁祟焕。



不觉怆然置笔。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