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传奇 第一章 新生 15、解决办法

seaeagle2000 收藏 11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3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36/[/size][/URL] 于父于母站在小雪卧室门前,于母悲泣道:“小雪啊,不是为娘的故意要骗你,我们实在是被逼得没办法呀。这几天你也看到了,那些混蛋,隔三岔五的就往我们家里乱扔些脏东西,我之前也只是担心你不肯答应啊。” 于雪隔着门,哭道:“娘,你别说了,我不怪你。” 于母说道:“我知道,你还是在怪为娘的。这半个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36/


于父于母站在小雪卧室门前,于母悲泣道:“小雪啊,不是为娘的故意要骗你,我们实在是被逼得没办法呀。这几天你也看到了,那些混蛋,隔三岔五的就往我们家里乱扔些脏东西,我之前也只是担心你不肯答应啊。”

于雪隔着门,哭道:“娘,你别说了,我不怪你。”

于母说道:“我知道,你还是在怪为娘的。这半个月,楚家公子天天到这里来,你都避而不见,小雪啊,你真的要看到我们横尸街头,你才甘心吗?”

于雪猛然打开门,右手握着剪刀对准自己的脖子,决绝地说道:“爸爸,妈妈,你们什么都不要再说。之前我就跟你们说过,给我一个月的时间,这一个月,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反正我不会见那个姓楚的。一个月之后,如果情况还没改变,你们说什么,我都听你们的。如果你们再逼我,女儿现在就死在你们面前!”

于父向前跨了一步,于雪警觉的后退了一步,刀尖浅浅的刺进她雪白的脖子,充满弹性的肌肤凹了一个小小的三角窝,吓得于父赶紧退了回来,连声说道:“别,别,小雪,我们听你的,我这就下去赶走那个楚杨。”于父拉起惊愕的于母,赶紧向楼下走去。

于雪脸上露出胜利的微笑。云哥,你现在在哪里?事情还顺利吗?你放心,我会等着你的。

*

傍晚,林云幽幽醒了过来。坐在那小女孩跳崖的地方,林云捏着下巴思索着自己晕倒的原因。自己起死回生之后,这还是第一次出现这种症状,究其原因,应该是这段时间压力太大,工作太累的缘故吧?毕竟这十多天,自己平均每天的睡眠时间不足五个小时。不过……中午自己救人时出现那诡异的一幕,会不会这才是让自己昏迷的原因呢?

林云抬起右手,仔细检查了一番,没有任何发现。低头发现身边一个小石块,林云心中一动,伸出右手放到石块上两尺高的地方,口中轻轻念道:“起来!”

“啊……”林云向见了鬼一般蹭地从地上站起来,手中握着那石块好像一块烧红的铁坨般烫手,林云一把扔到了海里。“怎么回事?这怎么回事?隔空取物?这怎么可能呢?”

脑袋里又一种轻轻的晕晕的感觉袭来,林云总算明白,刚才自己凭空抓起那小女孩,消耗了过多的精力,这才是自己昏迷的原因。可……怎么可能呢?自己可是深受科学熏陶,自己脑袋里还存放着海量的科技资料,这世上怎么可能存在隔空取物这种特异功能?这……科学能解释吗?

“可是,这又用什么用呢?我只要我的小雪,给我再多的特异能力,都不及我的小雪重要!小雪,你现在在干什么?也在想念我吗?”

林云在温州茫然的逛了两天,然后以他自己也说不清楚的原因,又飞到了重庆。出了江北国际机场,林云又迷茫了,他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现在的他,是一只真真正正的无头苍蝇,盲目地到处乱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他到底在寻找什么。

“嗨,哥们儿,去市区不?”一辆出租车停在林云身边,中年的哥伸出脑袋笑着问道。

林云向车内瞟了一眼,“里面不是已经有一个客人了吗?”

“咳,这是我儿子。”的哥笑道,“上来吧,我只收一半的钱。”

林云点点上了车。的哥转头问道,“哥们儿去哪里?”

哪里?我不知道该去哪里。林云摇摇头,“你先送你孩子回家吧,完了再送我。”

的哥笑了起来,“呵呵,我们家住得很远呢,七公里交通学院附近。还是先送你吧。”

“交通学院?正好,我也是去那里。”林云撒谎道。

“哦?那好。嘿哥们儿,我们真是有缘哪!”

林云坐在后座无聊地看着外面一闪而过的景色,的哥和他的儿子聊起了家常,偶尔说到高潮处,两人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原来这位的哥的儿子在温州工作,听他的口气,林云估摸他的工作性质应该是技术员一类。也不知过了多久,这位年轻人说道:“老爸,我一个同学前段时间约我一起出来,自己开公司。我觉得这主意很好,有些心动。我跟他在公司的时候,合伙搞了一个很实用的发明专利,我跟他各占这个专利27%的权益,两人合起来,超过了公司占有的份额,完全可以自己搞。”

“你们有本钱吗?”

“差老远呢。不过我朋友他女朋友是搞工商管理的,给我们想出了解决办法。一是用这个专利,找风险投资,二是以专利为抵押,向银行申请创业贷款。银行贷款当然最好,这样股份都是我们的。我们考察过,这个专利很有市场前景,银行肯定能审批下来。”

林云的心脏猛然剧烈跳动了一下。银行贷款?没错啊!天哪,自己真是天底下第一大蠢蛋,这么简单的办法自己居然没想到!我刚刚搞出的那个是什么?是足以改变世界面貌,让人类提前进入二十二世纪的常温超导啊!别说两千万,就是两个亿都能轻松搞定!可那个该死的专利……上头的审批何时才能下来?专利何时才能被受理?何时才能用拿去做抵押从银行拿到贷款呢?

“何必一定要等待申请到专利,自己才去银行贷款?我现在就可以找超导所,求赵叔叔以他们所的名义向银行申请贷款呀!”经过这位的哥的儿子这么一提醒,林云的思路豁然开朗。可以想象,有自己搞出的常温超导,就算上头审批迟迟不能下来,赵水寒怎么也不用怕到期还不了贷款而破产呀。而且,超导所有大量的昂贵设备,用这些不动产,不用暴露常温超导的存在,也可以用来做抵押呀!

望着坐在前排聊得不亦乐呼的两父子,林云越看越觉得他们可爱。到了地方,的哥回过头问林云还要去哪里的时候,被林云笑嘻嘻的表情吓了一大跳。这神情,跟刚才上车的时候简直判若两人啊,的哥心里想到。

林云下了车,找了一个安静的地方,掏出手机,拨通了赵水寒的电话。

赵水寒刚刚简单收拾了一下办公桌,哼着歌正准备下班。三天前,他拿到林云的试验结果,立刻就整理成书面报告,通过特殊渠道,直接递交到了中央军委。当天下午的时候,几辆军车就开进了超导所,把还在坩埚炉里的样品以及这个项目的所有试验数据锁到了保险柜,严密保护了起来。而跟着林云帮忙试验的三人,也被暂时隔离了起来。见到这种情形,赵水寒叹了口气,本以为上头已经决定了这种创世纪超导的最终命运,谁知道三天过去,回复依然没下来。从一个朋友那里得到的内幕消息来看,高层聚集了几个军地两方的头头们,正在讨论这件事,而且听说气氛还相当“热烈”。赵水寒的心顿时活了起来,他搞了二十多年的超导,他是很清楚的,一种超导材料,只要拿到样品,要搞清楚它的生产程序对于他们来说是件很容易的事儿,所以目前世界上几乎所有实用的超导材料都有专利保护。而这种逆天的常温超导,一旦大规模应用,带来的性能进步极大,就越可能吸引别人的目光,泄密的可能性就越大。所以从心底上,他是赞同林云的做法的,他可不希望自己辛辛苦苦搞出的东西,过段时间却被别人申请了专利,自己想生产,反而要付给别人巨额专利费,那种情况光是想想简直都要了他老命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拒绝的可能性就会越来越小。因为上面拒绝的理由只有一个,就是公开技术会让军方利用这个机会暗中提升装备性能的计划落空,而同意的理由却有很多,经济方面的,保密方面的,国际压力方面的都有,而且军方那个计划并不是没有办法解决。当时没拒绝,越争论越会发现,公开远远比保密收益大得多。所以三天过去,仍没接到否定答复的赵水寒心里就像喝了蜜糖,高兴得整天都是红光满面的。

接到林云的电话,赵水寒感到有些意外。待到林云说出他的请求,赵水寒犹豫了起来。没错,对于林云的偿还能力,他是一百个放心,别说两千万,就算更多他都不担心林云还不起,可问题是,这样做完全不符合制度呀。让他以所的名义,以所里固定资产为抵押,为一个私人向银行贷款,这是什么性质?是严重的犯罪行为呀。

林云着急起来,“那我该怎么办?赵叔叔,我现在急需两千万,是急需啊!”

赵水寒有些疑惑的问道:“小云,你能跟我说说,这是为什么吗?”

林云摇摇头,带着哭声说道:“赵叔叔,这本来只是我的私事,我这样要求您,我也知道很让您为难,但我真的没有其他办法,我恳求您,帮帮我,在半个月之内,凑足两千万,救救我的命,也救救另一个人的命。”

赵水寒想了想,问道:“之前我发现,试验成功也不见你如何高兴,是因为这个原因吗?”

林云叹了口气,说道:“赵叔叔,事到如今我也没必要瞒着你,我去你那里做试验的目的,就是希望能用这个成果,在一个月内凑足那么多钱。可如今……”林云哽咽着说不下去了,终于哭了起来,“我瘫痪两年,丧失了一大半记忆,亲人们都走了,只剩下最后一个,不离不弃的照顾着瘫痪的我,现在,她也要走了,如果连这世上唯一的亲人我都无法留住,我赚再多的钱,做出再多的成就,又有什么意思?”

赵水寒呆了呆,他的确不知道林云居然还有这么一段故事。听到林云的哭声中那一丝绝望,赵水寒急急说道:“小云,你别着急,别着急,你刚才跟我说的办法,限于制度,绝对是不允许的,但还有其他的解决办法呀。”

“真的吗?什么办法?”林云止住哭声,像一个小孩子一样笑着问道。

赵水寒皱着眉头想了想,然后说道:“我可以凭你这份成果,立刻向上级申请特别奖励……呃,不行,特别奖励没那么多,是特别经费。我们样品已经做了出来,申请应该很快就能获得通过。这个特别经费属于这个项目,而这个项目你占了主要份额,所以这特别经费给你支配,不会违反规定。不过……”赵水寒犹豫了一下,道:“不过如果要在半个月内搞定这些事,可能还需要一些条件。”

林云略一思考就明白了赵水寒的意思,说道:“赵叔叔,我那51%的份额,你可以随便处理,我只需要在半个月内,凑到两千万就成。”

赵水寒听到林云这么说,反倒有些尴尬,他想了想,说道:“好,我立刻向上面打报告,你林叔叔也是中科院常务委员之一,应该没问题。小云,你要不回北京一趟,碰到什么事情,我也好找你商量。”

林云点点头,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好的,我就回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