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棣这人,历史上大大的有名,先在北平当燕王,常年和蒙古骑兵打仗,后来朱元璋死后又扯旗造反,夺了侄子建文帝的鸟位,自己当起了皇上,年号永乐,在位期间,北征蒙古,南平安南,迁都北京,派郑和下西洋,明朝最有面子的事全让他干了个遍。最后又病势于北伐归来的途中,起于战争,成于战争,死于战争,说他是马上皇帝,那是再恰当不过。

台湾作家柏扬在他的《中国人史纲》里曾紧张兮兮的预言:朱棣夺皇位那年,中亚的贴木儿大帝已起倾国之兵,东伐中国。还在贴木儿大帝半路病逝,不然嘛……貌似是没明朝的好果子吃。他一紧张,许多忠实的读者也就跟着紧张。拍拍胸口连呼幸运昂!

照我看,纯粹扯淡。

贴木儿大帝?横扫中亚?威震欧洲?别逗了。贴木儿是强,东征西讨全无对手,可那也得分什么地方。中亚么,欧洲么,在封建时代,论打仗实在和东方不是一个档次。匈奴被汉朝打跑了,跑到欧洲牛气了一把,突厥被唐朝打跑了,跑到中亚也牛气了一把。甚至被金国打得无处藏身的契丹人,跑到西域建立西辽,照样横行中亚,还混了个啥“上帝之鞭”的名号。说起来,这个地区的战争档次,实在比东亚地区低不是一星半点,打个比方,中国地区的战争,好比是足球联赛的英超水平,那边么?至多算是个中超吧。你把中国联赛最强的队放到英国二级联赛去,照样还是垫底。贴木儿?差远了!

所以,贴木儿病逝途中,不是中国的幸运,倒是他自己的幸运了。一世英明,总算没晚节不保。

永乐皇帝朱棣,在当时世界战争水平最高的东方地区,却是最强的统帅。

他有多强?

单看一个事:中国历朝历代,特别是封建王朝大一统的时代,地方王爷起兵造反不是希奇事,可成功率几乎等于零,比如汉朝的七国之乱,一大堆王爷呼啦啦反,兵力超过中央政府几倍,最后怎么滴,被灭没商量。

朱棣呢?说是燕王,其实就是占着北平周边地区,地盘是中央政府十分之一,兵力虽强,,可撑死也就不到二十万人,别的王爷造反,好歹还拉个垫背的,朱棣呢,除了绑架来的哥哥宁王,基本就光棍一条。论难度,他最大,可论结果,他完成了诸多造反前辈都没完成的事,夺鸟位当皇帝了。这份功业,没军事才能行吗?

夺位内战打了三年,面对明朝几十万精锐,连续六大战役,以少胜多以弱敌强,屡出奇计,牵着政府军的鼻子走,杀得对手尸横遍野,到最后,来了一个千里大穿插,直捣京城,终于打下皇城,坐上万岁的宝座。别管造反的性质对还是错,这份打仗的本事,真让人不服不行。

大凡名将带兵,或勇猛或狡诈,总有个作战风格,或善攻或善守,总有个术业专攻,朱棣呢,既能身先士卒,又能决胜千里之外,既狡诈专兵,又迅猛如烈火,似样样都占。一句话,全才。

更厉害的还有,他还是个富有创造力的战术大师,独创性的作战手法几乎引领了中国军事作战思想的一场革命,这份智慧,后面就会讲到。

说实话,朱元璋能打仗,全凭天分加自学成材,比起老爹,朱棣可幸运得多了,岳父是名将徐达,常年来的工作搭档是另一位名将李文忠,从小就在刀光血影里长起来,30岁就开始独挡一面。时常带兵出去修理蒙古人。遗传因素加生活氛围,徐达的稳健和李文忠的勇猛都被他学了个遍,想不全才都难。

打自家人毕竟没多少意思,所以内战一笔带过,看外战。

贴木儿蹬腿咽气了,可明朝当时边境最强大的对手,并不是他,而是北边的几个邻居。

那就是从蒙古部落分裂出来的瓦刺和鞑靼。一东一西,持续骚扰明朝边境,鞑靼是元朝“黄金家族”的后裔,有正统的名分。瓦刺虽是蒙古旁支,却拥有蒙古最强大的骑兵军团,自建文帝以来,两家自己内战打得热闹,却也不忘记光顾明朝边境。这些个人,虽然实力分散,可也不好对付,打一枪就逃,叼一口就跑,来来回回的折腾你没完,不累死也把你头疼死,君不见今日美帝国主义,吆五喝六好不威风,可几股小小的恐怖分子一闹,还是惹得他们时常抓狂跳脚。

鞑靼和瓦刺算啥?比恐怖分子实力自然要强,但也比他们更灵活机动,打个比方,大明壮如牛,鞑靼和瓦刺却坚硬如钉子。时不时来回扎你一下,给你放放血,撵不走又打不着,总之,烦死。

还没等朱棣想好先收拾谁!鞑靼先找事来了,鞑靼可汗本雅失里与掌权的太师阿鲁台屡次骚扰明朝边境,杀害明朝使者。朱棣怒了:出征!丘福的十万精骑领命而去,却被杀得全军覆没。

消息传来,一片哗然,丘福是朱棣的老班底,堪称最得力的干将。他都挂了,还有谁行?

只有朱棣自己来了。

中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一次北征开始了,长江以北所有的军队都向北方集结,总数为五十万人。另动用了运送粮草的民夫数百万人。这样的规模,比之前汉唐宋历次北伐都大了数倍。在刚刚遭受一次失败的情况下,立刻又能组成一支雄师,明朝经济建设的成就,真不是盖的。

可蒙古人确实顽强,他们是游牧骑兵,机动灵活,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你不追吧,劳而无功,你追吧,他牵着你的鼻子走,把你拖疲拖累了,再向你发动进攻!若那样,别说五十万人,就是五百万也不够人家砍的。

丘福北征就是这么失败的,甚至,中国封建王朝历史上所有北征的失败,都是这个原因,多少良将载了跟斗,面对这群来无影去无踪的对手,仿佛是与自己的影子作战,谁有办法?

朱棣有!

他抓住了问题的关键点:作战胜败的关键,在于你能否在最正确的时间最正确的地点找到你的对手,仅此而已。

他不是一个卤莽的人,谋而后动是他用兵的特点,早在筹备阶段,他就不断的派出侦骑寻找蒙古军的踪迹,在综合了诸多信息之后,他自信的把手指向一个地方。

斡难河!

这全凭他的判断力,一个老军事家的判断力,这就是天赋。

鞑靼人的策略很简单,先藏起来,由着你找,等你跑累了,再把你打趴下,永乐七年七月,大明的50万大军隆隆开进,鞑靼呢,躲在暗处悄悄的瞧着。

正当他们藏得带劲的时候,有人轻轻的在他们后背上拍了拍:别藏了,早找到你了。

这个人正是朱棣。

包围,进攻,后面的事情就没有悬念了。鞑靼可汗本雅失里与太师阿鲁台分头逃窜,数万蒙古骑兵被歼,之后,鞑靼臣服,瓦刺胆寒,明朝的边境,终于太平了一段时间。

顺便说一下,战斗的地点瀚难离河,正是成吉思汗起家的地方,在蒙古人的光荣之地击败他的不肖子孙们,不知道成吉思汗在天有灵,当做何感想。

鞑靼消停了,瓦刺又闹开了,打败了鞑靼又咋样,瓦刺骑兵才是蒙古人中的翘楚。瓦刺首领马哈木持续骚扰明朝边境,朱棣愤怒了,不服?打你没商量。

30万明军出征了,大概是吸取了鞑靼战败的教训,马合木采取了诱敌深入且战且退的方针,将明军引进了他们计划中的决战地点:忽兰失温。这里三面环山,瓦刺人居高临下,利用骑兵的迅猛优势发起冲击,到时候,你有多少人也白搭。

朱棣貌似很听话,乖乖的被马哈木牵着鼻子走。伏击地点到了,精锐蒙古骑兵已经准备就绪,下面,就等着冲锋了。马哈木得意了:朱棣,你不过如此么。

可马哈木不知道,他想到的,朱棣已经想到了,朱棣之所以一步步照着他的计划来,当然不是犯傻,而是挖个大坑让他跳!

决战!打响了!

数万精锐蒙古骑兵猛冲下去,向着平地上的明军发起持续的冲锋,明军呢,似乎不慌不忙,慢悠悠的摆阵。蒙古人的铁蹄越来越近了,马哈木微笑着,等待着那熟悉的一幕发生。

突然一声巨响,打碎了他的美梦,接着明军阵地上接连发动震天的怒吼!是火枪火炮。漫天的炮火交织成一个密集的火力网,将蒙古大军笼罩在炮火中。

马哈木惊了,原来,朱棣一步步跟着他走,就是为了这一刻。

毫无提防的蒙古大军被炸得血肉横飞,却依然不怕死的往前冲!马哈木释然了,火器么,固然厉害,可你发射的速度,也抵不过马跑的快,只要冲过火力射程,胜利的依然是我。

可是,他错了。

几轮火枪齐射过后,早已准备就绪的明朝精骑呼啸而出,与蒙古骑兵战成一团,当蒙古军正在拼命死战的时候,明朝的精锐步兵已经全线出动,将其分割包围,接着,明军的火器持续发射,不断轰击着瓦刺的后续部队,号称蒙古最强的瓦刺骑兵军团,终于垮了!

马哈木仓皇逃窜,不久后奉表求和,经此沉重打击,终朱棣一生,瓦刺再未敢造次。

胜利者和失败者都不知道,这场激烈的战斗,在无意中为人类战争史翻开了新的一页:第一次火器大规模使用的野战,首创性的步骑炮兵混合作战体系。极西边的欧洲,直到18世纪晚期,才由拿破仑创造出了相同的战法。

首创性的军事大师,却是朱棣。

境界高,战法独特,充满独创精神,这样的统帅,与其父朱元璋相比,可谓是青出于蓝了。在15世纪的世界上,谁人能敌?贴木儿?别逗了,俩人根本不一个档次。

之后,三次北征,蒙古大军望风而逃,最远追至今天苏联境内。五次大规模远征,总兵力200万人次,最远追至苏联境内,却未尝一败。这样的创举,在中国历史上,几乎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朱棣,你是唯一。

可遗憾的是,为啥最后没彻底消灭蒙古势力呢?

不能怪敌人太强大,只能怪敌人已经打零散了,自从前两次被朱棣打疼后,蒙古人几乎被打怕了,每每大军出动,立时化整为零,卷包袱逃命。这样的情景,恰如今天的美国,耗费纳税人亿万计款项,却终不能将恐怖组织一网打尽,道理,却是一样的。

虽如此,却也衬出了朱棣的一大弱点:好大喜功。

敌人既然已经化整为零打游击了,那么自然可以寻求一些别的方式,比如边境地区的屯垦建设,积极防御的战略思想,层层蚕食蒙古土地的战略步骤。这些,朱元璋都做过。可朱棣没有,从造反时候的千里大穿插,到后来的北征,他性格里最突出的特点只有一个:一次性解决问题。但是,许多事情毕竟是欲速则不达的。尽管他有最强的军事才能,却缺少一个英明统帅应有的耐心。

所以,他在位期间,尽迁北方五位藩王于内地,放弃大片长城外的缓冲地带。虽然迁都北京有利于巩固国防,但洪武时代的边防成制,也给破坏得差不多了。他在位的时候见谁灭谁无人敢惹,可是后世子孙呢?

或许,这正是英雄的瑕疵吧。

他雄才大略,文武全才,一生灭国无数,未见敌手。但却也有好大喜功的一面。在战术创新上,他远胜于父亲朱元璋,但是在战略眼光上,他却差的好远。

公元1424年,北征归来的朱棣病逝于榆木川,他也成为了明朝历史上唯一一个死在征途上的皇帝。生于战火中,成于战火中,死于战胜后。马革裹尸还,朱棣以帝王的身份实现了无数猛将的梦想。

朱棣之后,再无朱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