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中十位重要常委的最后归宿 个个难善终(3)

wqa5200 收藏 0 81
导读:冯的这些活动,当然逃不过蒋介石特务们的眼睛,蒋介石也不会放过他的,他首先将冯玉祥开除出国民党,后又吊销了冯的护照,美国移民局马上控告冯无居留权,要传讯他。但 他们的阴谋未得逞,在苏驻美大使潘又新的帮助下,1948年7月31日,冯玉祥离开美国,搭苏联“胜利”号轮赴苏,以便转回祖国的解放区。 但不幸的事终于还是发生了。8月22日,“胜利”号正向敖德萨港口进发时,轮上失火,冯玉祥被烟熏窒息,施救无效,与他随行的一个女儿晓达一起遇难。一年后,中共中央在北京为冯玉祥举行了

冯的这些活动,当然逃不过蒋介石特务们的眼睛,蒋介石也不会放过他的,他首先将冯玉祥开除出国民党,后又吊销了冯的护照,美国移民局马上控告冯无居留权,要传讯他。但


他们的阴谋未得逞,在苏驻美大使潘又新的帮助下,1948年7月31日,冯玉祥离开美国,搭苏联“胜利”号轮赴苏,以便转回祖国的解放区。


但不幸的事终于还是发生了。8月22日,“胜利”号正向敖德萨港口进发时,轮上失火,冯玉祥被烟熏窒息,施救无效,与他随行的一个女儿晓达一起遇难。一年后,中共中央在北京为冯玉祥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会,毛泽东亲笔题词:“冯玉祥将军逝世周年纪念谨致悼意!”周恩来致悼词:“冯玉祥先生,从一个典型的旧军人,转变成一个民主的军人,他经过曲折的道路,最后走向新民主主义的中国。冯先生生前曾进行反蒋,尤其在美国最后一幕与美帝国主义曾进行了正面的斗争。” 有此评价,冯玉祥的在天之灵也该安息了。


孔祥熙:客死纽约


1956年11月25日,香港《星岛日报》刊登两篇文章:一篇为社论,标题《维护纲纪、伸张正义、豪门权贵如要回国做官,须先受审判》;另一篇为副刊文章,标题《孔祥熙欲投机乎》。由于两篇文章中出现了“白华”、“天堂遗臭”及“皇亲国戚”等词,使孔祥熙大为震怒,便让其子孔令侃向香港高等法院民庭控告《星岛日报》毁谤,要求赔偿不指定数目的损失费。此案开审时,双方俱延聘著名大律师出庭致词,社会人士纷纷予以关注。据一般人估计,双方讼费可能超过七八万元,如此巨额开销使该案成为轰动一时的一桩大案。1959年2月14日上午,法院开庭后宣判,原告孔祥熙胜诉,被告人需赔偿1万元开堂费。


到了1960年10月,美国进行总统大选,台湾当局支持尼克松和肯尼迪。肯尼迪的一个亲信华尔脱·品克斯特为此发表了一项长篇报道,泄露出尼克松的竞选费用,都是孔祥熙的一位公子交给周以衡和诺兰的。这下孔祥熙在美国的活动终于被揭底。


1966年,孔祥熙86岁高龄时终于从“中国银行”董事长的岗位退下来,与宋蔼龄一起搬进新居看病养老。1967年8月的一天,孔祥熙突然晕倒,被家人紧急送进纽约的一家医院。8月15日,他死在医院,时年87岁。《纽约时报》对他的一生作了如下评述:


孔先生是一位有争议的人物。他的一位前下属说:“他是位很难共事的人。他喜欢空论和闲谈,不下达明确指示。至于他的能力,他和所有那些山西银行家一样,是一位精打细算的人,但他不是具有政治家风度的理财家!”


孔祥熙的葬礼在纽约5号大街的马尔布学院教堂里举行。宋美龄与蒋纬国从台湾飞来参加葬礼。参加葬礼的有“院外援华集团”的中坚人物,如尼克松、红衣主教斯佩尔曼、参议员埃弗雷特·戴克森、詹姆斯·法利和迈阿密海滨的百万富翁威廉·波利。


9月3日,台北举行了孔祥熙追悼会,蒋介石亲撰《孔庸之先生事略》,对孔给予了很高评价。由国民党中央委员会秘书长谷凤翔在追悼会上代为宣读。


何应钦:中风而死


1985年11月3日,贵州同乡会新的会馆启用,这一天,96岁高龄的何应钦兴致勃勃地参加了这一活动并剪彩。剪彩完毕,同乡们争相与他照相。何应钦端坐在太师椅上,开心地笑着,让人摆布,也不推辞。


随着年岁增高,何应钦思乡怀旧之情与日俱增。他很喜欢在家里接待一些贵州同乡来访,每当这个时候,他会兴致勃勃地谈起故乡,谈起他儿时的趣事,仿佛又回到天真的童年时代。祖国大陆实行开放政策后,只要有人去贵州,他总是拜托他们回台湾时,不要忘记带回家乡的土特产。有人从贵州探亲回来,他必定要向他们打听大陆亲属们的情况。


春去秋来,转眼何应钦已是90多岁的高龄了,他知道自己来日无多,常常独自一人待在书房里,望着墙上的《泥幽风景图》长久出神,喃喃自语。这幅画是著名画家张大千根据何应 钦向他描述贵州老家兴义县泥幽镇的风景,凭想像画出来的。何应钦十分喜爱这幅画。看着画中家乡那参差的房舍、崎岖的羊肠小道,不觉心驰神往,故乡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就如这幅图画一般在眼前打开,他仿佛觉得自己已回到了故乡

何应钦出生于贵州兴义县(现为市)城南约42公里的泥幽镇。他出生时的何氏旧居,至今仍较好地保存着。当地政府还拨出专款,对何氏祖居进行了修葺。一次,一位兴义小同乡回大陆省亲,返台时,带来了一本家乡人赠送的兴义市及泥幽镇的彩色影集,他还带话说:


“乡亲们欢迎何将军回故乡走一走,看一看。”


何应钦一辈子反共,直至老年。家乡人民带来的照片,他看到了。传过来的话,他也听到了。但遗憾的是他把这些信息,都当作是“中共的统战阴谋”。


尽管如此,何应钦无时无刻不思念着家乡的山山水水,渴望见到故乡亲人。年愈高,情愈切。


他时常把家乡人民带来的照片,拿出来翻看。照片上的泥幽街,是那样熟悉,又是那样陌生。看到泥幽石林,他就想起童年与伙伴们在那里嬉戏玩耍的情景。看到大山中那羊肠小道,他就想到当年只身一人,踩着这条小道,离开泥幽,到兴义考县立高小。他就是从这条小道,走出泥幽,登上了中国政治舞台……


每每想到此,何应钦就会陷于深深的思乡怀旧之中。但这种人之常情与他头脑里顽固的政治观念相矛盾。


晚年何应钦的思想,一直在这种矛盾斗争中苦苦煎熬着。何应钦95岁时,当局专门为他成立了“何应钦上将九五寿诞丛书编辑委员会”,拨出专款为他出版了丛书12册。何对女儿何丽珠说:“先‘总统’时代,蒋公给予我的最大荣誉是抗战结束后在南京主持了受降大典;而来台后,经国先生给予我的最大荣宠是参加了我的90和95寿诞祝贺。我这一辈子,得到了常人没有得到的东西,也应该满足了。”何应钦就是靠这,冲淡着自己的思乡之苦。


1986年4月的一天,何应钦在与友人打桥牌时,突感不适,马上送进台北“荣民总医院”,医生诊断为轻度中风。


1987年初,何应钦的身体日渐衰弱,“荣民总医院”用了最好的药物和一流的医疗设备,


尽可能延续他的生命。女儿何丽珠以及何的侄儿侄女们,在医院轮流守护,希望他能活过100岁。


10月20日上午,何应钦的血压突然下降,医生进行了全力抢救。延至21日上午7时30分,终因心脏衰竭而停止了呼吸,享年98岁。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