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大唐 第一章 第二十二章节 记忆中的战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34/

背靠着战壕的坑壁,萧扬无声的喘着粗气,冰冷的寒风疯狂的灌入到他的肺腔中,冰寒刺痛,那是一种透着骨子深处里的刺寒,几乎让萧扬都难以透过气来。

一场几近残酷而又血腥的厮杀之后,俄国人又一次被挡了回去,看着那层叠在阵地前的遍地尸骸,萧扬又是一阵干呕。惨烈的战斗在让俄国人横尸遍野的同时,第7禁卫步兵团-第1禁卫营同样是死伤惨重,许多骁勇的帝国士兵便这样就永眠在这冰天雪地之间。

鲜血很快便在寒冷的天气下凝结成了冰,一抹抹刺眼的猩红飞洒在这片皑皑白雪之间,浑然和大地凝固成了一体,那触目惊心的红在照明弹的光亮之中是那样的让人感到惶然。

拧开水壶,萧扬费力的仰头灌了一大口凉水,那股顺着咽喉而下的冰冷让萧扬不由的打了个冷颤,天实在是太冷了。呼喊医官的声音一直深深刺痛着萧扬的心,看着那些熟悉的面容已然冰冷僵硬,萧扬心中那份说不出的痛楚一直在剧烈的翻涌着,这就是战争,残酷而又血腥。

两个士兵抬着一副担架,在钢盔上涂有红十字救护标志的医官的指挥下将受伤的士兵抬上‘龙马’高机动车。这些仅仅被临时止血和包扎、注射吗啡后的伤员需要转移到特利城中,那里至少相对温暖些,伤员还不至于被这夜间的苦寒冻死。

刚刚过去的那场战斗实在是太血腥,太残酷,太是让人感到噩梦样的恐惧了。萧扬也不记得自己打死了多少俄国人,手中的那支H-31步枪打光了12个弹夹,还扔光了一箱手雷,

战斗最为激烈的时候,萧扬甚至一度抽出佩枪,用11毫米手枪射杀那些跳进战壕里来的俄国人。很难想象俄国人什么时候会变得如此的疯狂。大概这就是所谓的困兽之斗吧。

一杆俄国骑兵的骑枪还插在战壕壁上,当时那个纵马挺枪冲来的俄国枪骑兵就像是疯了一样,任凭子弹从他的耳边飞过,就那样平举着骑枪狂奔在各种轻重火器编织的火网之中。

萧扬清楚的记得那个俄国人的模样,两撇微微上扬的八字胡显得那样的桀骜不驯,传统斯拉夫人都爱蓄留这样的胡子,那淡蓝的眼眸里凝发着的决死样的神色在被火光染红着的夜幕里都可以清晰的看得到。疯了样的俄国人杀奔过来,他的目标很明确-正在指挥部队的萧扬。

那枪尖下的黄黑两色燕尾旗在寒风中猎猎飞扬着,挺平的骑枪尖在闪着寒光。这种几乎流传自中世纪的骑兵战术事实上的确是种相当具有爆发性的冲击力,当一群蜂拥而来的骑兵挺着长枪如同乌云样涌过来的时候,谁都会感到害怕。许多蛮族就是这样在俄国人的铁蹄下崩溃的,要不然小小的莫斯科公国也不会如此那样快的就扩张成了不可一世的俄罗斯帝国。

萧扬清晰的记得史册上所记载的,威宗圣泽四年(1231年),大唐首次向西方派出了远征军,而当时远征的目标就是帝国北方,苦寒之地的莫斯科公国。五万神武军由安西都护府出发,历时六月,跋涉千山万水,踏尽冰雪之地,方才抵达莫斯科城下。

来不及修整,十万东欧联军便和神武军展开对决。那也是一场典型的骑兵冲击。来自莫斯科公国、波兰公国、立陶宛公国、匈牙利王国的3万重骑和7万步兵在莫斯科城下结下大阵。绵延展开,战斗一开始,这些东欧人便选择了他们最为拿手的铁骑冲锋。

可是,面对着安西节度使-赵单之所指挥的五万神武军,东欧联军的下场很是凄惨。橹盾、长枪结成的步兵战线岿然不动,而漫天的弓弩之矢犹如星芒样直坠而下,欧洲铁骑的板甲再怎么坚实,也挡不住单臂弩的致命一击,甚至近距离上,大弓也成了东欧人的噩梦。

5千轻骑在两翼的包抄突袭,使得绵延的欧洲联军的方阵一片混乱,那些游骑的始终保持着和东欧联军的距离,只是不断用弓弩射杀那些侧翼和后翼的辎重兵。

当欧洲人陷入在抓狂之中的时候,漫天的弩炮、箭矢的散射下,从橹盾大枪之后列队而进的陌刀阵开始向战场压进,看着那些行进如强样闪着明晃晃利刃而来的陌刀阵,欧洲人第一次感到了胆颤心惊。但这才只是一个开始而已。

在长枪橹盾的掩护下,前出的神武军陌刀阵之后紧跟着万余弓弩手,在大唐的军制里,弓弩手还是第二线步兵,当所向披靡的陌刀打开缺口之后,弓弩手也会抽出横刀杀入敌阵的。所以在五万神武军中,弓弩手就占了两万。利用射程的优势,大片大片的东欧联军弓箭手在大唐的‘箭之墙’下成片的崩口。横叠的尸首让东欧人更加的混乱。

三声号炮而后,就在行进如墙的大唐陌刀狠狠撞入到敌阵,用那锋利的陌刀将东欧人的阵线展开一个又一个崩口的时候,两翼的两股轻骑突然的做了个大迂回,如同两股乌龙样的汇成一股,恶狠狠的从东欧联军阵线的后翼插了进来。原本习惯了这些轻骑兵游走散射样的骚扰的东欧联军措手不及之间被5千轻骑切菜砍瓜样的屠杀得一片混乱。

而正面的那些陌刀手更是如同恶神样让东欧人心惊胆颤不已,无论是重步兵,还是重骑兵都似乎挡不住这些长刀的致命一劈,很多欧洲人都是那样惨嚎着被斩杀成了漫天飞舞的尸块。

见一击得手之后的安西节度使-赵单之审时度势,立即投入了最为精锐的三千大唐玄甲铁骑。当那些明光铠上闪着耀眼的银光,铁盔上飞扬着白色羽缨的玄甲重骑在果毅都尉的一声暴喝中同时挺起马槊,齐刷刷的加速冲进的时候,当第一波由两千骑射手泼洒出的乌云漫天而来的时候,东欧联军的阵线彻底的崩溃了。

撞入到欧洲人队形中的玄甲铁骑用他们手中的马槊在巨大的冲击力的作用下,将前队的东欧人狠狠插死在地面上,甚至是串葫芦样钉成一串的时候,当马队将无数的欧洲步兵撞翻在地,并踏入到马蹄之下的时候,没有一个欧洲人不想着逃命的。

挥舞的大唐横刀和寒星闪动着的马槊,以及那所像披靡的陌刀,几乎成了欧洲人的死神。

那一仗,三万东欧联军被斩杀,沦为俘虏的四万余人被安西节度使-赵单之尽皆坑杀。用并尸体筑成了京观。一时之间整个欧亚大陆为之震动。面对着神武军的战锋,再现联合起来的欧洲人集结起了六万欧洲骑士团在基辅城下和神武军展开对战。然而又是一场屠杀。

如果不是补给出现问题的唐军悄然东返的话,历史会变成怎样,谁也不知道。当唯一可以知道的是,自从威宗圣泽六年(1233年)安西节度使赵单之设立基辅都督府开始,直至圣宗永朔四十一年(1849年)基辅被欧洲联军攻破,这636年之间,基辅都督府和东欧王公之间的冲突,几乎没有遭到什么败绩。这就是大唐之军与欧洲铁骑的碰撞。

看着那具倒毙在不远处的俄国人的尸体,萧扬依然记得刚才的那一幕,挺枪冲来的俄国枪骑兵一心想要将手里的骑枪插入到萧扬的胸膛中,而萧扬的几次抬枪射击都没有能够打到这个凶悍的敌人。也不知道是心慌了,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萧扬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射中敌人。要不是营部警卫排的士兵同时扫出一整排的弹雨,赶在最后那霎那间,射杀了这个俄国人。也许萧扬已然被那尖锐的骑枪给洞穿了胸膛了。

萧扬苦笑着摇了摇头,帝国和俄国人的战争不是一天两天了,丰宗建朔十年(1860年)贝加尔湖畔一战,俄国人被大败之;建朔二十年(1870年),再开战火,楚克奇海,大唐海军舰队完歼了俄国舰队,而帝国陆军更是连战连胜。由第19装甲师(玄武军)、第30机械化步兵师(天纪军)以及第6轻装甲旅、第101步兵师组成的帝国远征军越过北方边境,兵锋直指俄罗斯帝国在东方的军政重地-新西伯利亚,几乎使用刺刀逼着俄国人坐到谈判桌前,让俄国人得不割地赔款,并撤除在远东地区的军事部署。

而然从今天的战斗看来,俄国人也确非鱼腩之师,这支军队同样强悍,而又不畏惧死亡。想想之下,萧扬不由得一阵默然。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