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时评:俄罗斯与北约 一对冤家五十年

凌寒独自开 收藏 1 42

俄罗斯承认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独立,北约、欧盟、美国齐声反对,英国呼吁结成反俄同盟。梅德韦杰夫总统声明,俄罗斯不怕任何后果,包括新“冷战”。


俄罗斯莫非真的要同北约、同整个西方世界正面对抗?


苏联后期至今不到20年,俄罗斯同北约的关系历经死敌-好友-伙伴-对手的多般变化,如今双方面临化对手为敌手的前景。


双方撕破“合作”假面



近日黑海黑浪滔天。配备50枚战斧式巡航导弹的美国驱逐舰停靠格鲁吉亚黑海港口,8艘北约军舰集结在黑海北部,另外还有9艘北约舰艇也正风风火火赶赴现场。美国说,美舰是向格鲁吉亚运送人道主义援助物资来的。但在俄国人看来,用导弹驱逐舰运人道主义物资,简直是黑色幽默!其真实目的肯定是给格撑腰。


俄国还以颜色。刚回母港的黑海舰队旗舰“莫斯科号”导弹巡洋舰旋即起碇,到演习场“作例行战备检查”。双方剑拔弩张,横眉怒目。


俄罗斯从格撤军后,北约不依不饶,宣布停止与俄军事合作。梅德韦杰夫总统警告,如果北约不改弦更张,俄准备与之“完全中断关系”。他轻松地说:“如果俄与北约互道拜拜,悲剧不会发生。”


对于跟北约的合作,俄罗斯早有怨言。军事合作仅限于象征性协作和联合军演,对增强提高俄军战斗力毫无用处。北约还利用与俄“伙伴关系”的表象,为美国在波兰和捷克部署反导系统、为北约向格鲁吉亚和乌克兰东扩打掩护;利用俄罗斯-北约理事会安抚俄国的虚荣心,制造万事同俄商量的假象。事实上,任何涉及北约发展方向和俄国切身利益的重大问题,北约从不征求俄方意见。


俄领导人认为,北约有求于俄甚于俄有求于北约。今年4月,达成了俄允许北约军用物资通过俄境往阿富汗调运的协议。关系一冻结,协议也就停止执行,北约不得不另找出路。


俄罗斯是要美国明白,如果俄在伊朗核问题、哈马斯问题上不再与美合作,吃亏的是美国。有个俄罗斯政治观察家说过,想要让美国人懂道理,就得给他们找麻烦,叫他们吃苦头,仅宣布“将采取对应措施”是不顶用的。


情感距离时远时近



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和华沙条约组织先后成立于1949年和1955年,是冷战时期欧洲相互对立的两大军事政治集团,一个姓“资”,一个姓“社”,敌我分明。


到上世纪70年代,华约军事力量成倍超过北约,西方不寒而栗。80年代末,东欧剧变,东德并入西德。老布什和西德总理科尔曾信誓旦旦地保证,“北约决不东扩”。苏联末代总统戈尔巴乔夫把他们的鬼话当成了海誓山盟。很快苏联大乱,1991年华约解散。


俄罗斯独立之初,认准“西方国家是真朋友”一条死理。叶利钦总统多次宣布,“俄罗斯不反对北约东扩”。时任外长的科济列夫说得更妙:“北约东扩是西方捧着民主和市场经济送货上门来了!”


到90年代中期,俄罗斯才逐渐明白北约以“东扩”遏制俄罗斯的真实意图。然而,那时的俄罗斯,国内生产总值仅为美国的2%,军费不到百亿美元,欠了西方一屁股债,价值观与西方趋同,“既没贼心也没贼胆”反对北约东扩。


普京当政后,出人意料地宣布俄罗斯可以加入北约。如果北约由军事集团变成与俄美平起平坐的政治组织,俄罗斯入约,何乐而不为!


北约倒有自知之明,它吞不下嚼不烂俄国大熊。双方搞了个折中,成立俄罗斯-北约理事会。北约将在反恐、军控、防止核扩散、危机处理、海上搜救等问题上,与俄平等合作,但在防务、出兵和东扩等核心问题上,俄罗斯依然没有发言权,更遑论决策权了。


俄罗斯在默认北约二次东扩的同时,还苦口婆心地灌输“东扩有害论”,说是北约扩员过多,“就会丧失决策和行动能力,变成闯入一批穷光蛋的富人俱乐部”。俄罗斯有家报纸在评论北约东扩时用了个很俏皮的标题《北约变华约》。算一算,经1999年和2004年两轮东扩,波兰、捷克、匈牙利、罗马尼亚、保加利亚、斯洛伐克、斯洛文尼亚,以及原苏联的爱沙尼亚、拉脱维亚和立陶宛,今天北约26个成员国,竟有10个是从前苏联集团挖来的!


直到普京2004年连任总统后,俄罗斯经济翻番,国力猛增,这才不再屈从北约。普京还特意安排了民族主义激情高涨、反西方色彩浓厚的政治家罗戈津担任俄罗斯驻北约代表。

妥协仍是最佳选择



处理同北约的关系,俄罗斯曾面临两难选择。加入北约,就得公开军事预算、协调军备计划、按北约标准重新装备、适应北约指挥系统和军事训练,与昔日东欧小兄弟和波罗的海“侏儒国”相邻为伍,彻底抛弃强国崛起、成为世界一极的梦想;跟北约对抗,就得冒恶化地缘政治地位和经济发展环境的风险,重蹈军备竞赛覆辙。俄罗斯选择做北约的合作伙伴,却未能摆脱被伙伴挤压,受伙伴欺负的困境。


普京说过,俄罗斯民族的特性就是争强好胜,不甘落后。


“如果伙伴不愿意采取联合行动,俄罗斯将被迫单独行动,以维护自己的国家利益”——从新版对外政策构想中即可看出,俄罗斯外交将趋向强硬。


“铁棍横扫,无招可挡,若要抵挡,铁棍加粗”,这句俄谚成了当局处理对外纠纷的信条。对待格鲁吉亚和乌克兰这两个急于加入北约的“另类”,俄罗斯不搞安抚怀柔,而是铁棍相加。殊不知这是为渊驱鱼,为北约送新成员。


果不其然,格鲁吉亚现在铁了心要加入北约。乌克兰总统尤先科说,格鲁吉亚事态表明,只有北约这一集体安全机制才能帮助乌克兰抵御俄罗斯。独联体其他国家对“老大哥”的惶恐畏惧也与日俱增。然而,世界已不是那个世界,俄国更不是昔日那个苏联。当初,苏联跟北约血拼,落了个大国崩溃的下场;现在,抛弃了社会主义意识形态,丢掉了“社会主义大家庭”,失去了超级大国的地位和实力,俄罗斯不敢也不会同北约硬碰硬。今天的强硬,更多的是以攻为守,是对美国和西方围追堵截的绝地反击。


俄国同北约的关系,虽然已不能用“非敌非友”“斗而不破”来概括,但也不至于斗得你死我活,两败俱伤。双方仍有妥协和合作的余地,为了自身安全,也为了经济利益。跟北约这个爱恨纠结半世纪的老敌手,俄罗斯还得长期周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