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武帝与钩弋夫人的故事 zt

汉昭帝的生母钩弋夫人出身于河间。汉武帝巡狩经过河间的时候,望气者说,云气显示,此地有奇女子。汉武帝于是急令使者召见。


面见皇帝时,这女子两手握拳,汉武帝亲自为她展开指掌。由是得幸,号曰“拳夫人”。


“拳夫人”进为婕妤,居于钩弋宫,大受宠爱。太始三年(前94)生了皇子刘弗陵。刘弗陵号“钩弋子”,据说怀孕14个月才临产。汉武帝说:听说古时帝尧14个月才出生,今钩弋子也是同样。于是宣布将刘弗陵所出生宫殿的宫门改名为“尧母门”。


后来卫太子刘据败亡,而燕王刘旦、广陵王刘胥多有过失,宠姬王夫人的儿子齐怀王、李夫人的儿子昌邑哀王都过早去世,而钩弋子年五六岁时,健康聪明,汉武帝常说“这孩子像我”,又感念他的出生与众不同,心中十分喜爱,有心立为太子,只是因为年幼,担心即位后女主专恣扰乱国家政治,长期犹豫不决。


汉武帝临终时,确定以少子刘弗陵为继承人,这就是后来的汉昭帝。

然而,刘弗陵的生母钩弋夫人却因此被逼身亡。

帝位继承问题,是汉武帝在他帝王生涯的最后时刻苦心思虑的政治难题。


卫太子刘据被废后,一直没有再立太子。而燕王刘旦上书,愿放弃其封国入长安在汉武帝身边担任宿卫。汉武帝明白其政治企图,大怒,当时就在未央宫北阙将其使者处斩。


汉武帝居住在甘泉宫,召画工图画周公背负少年周成王的画面。于是左右群臣知道了汉武帝有意立少子为继承人的心迹。此后不过数日,汉武帝所宠爱的钩弋夫人即死于云阳宫。


钩弋夫人之死,体现出汉武帝作为一位强有力的帝王,其谋虑之深远和手段之毒辣。


据《史记·外戚世家》中褚少孙的补述,汉武帝在召画工图画周公负成王之后数日,严厉斥责钩弋夫人。夫人脱簪珥叩头请罪,汉武帝仍然命令押送掖庭狱惩处。夫人回头还顾,汉武帝则厉声喝斥道:快走,你别想再活着了!


夫人死于云阳宫,据说当时暴风扬尘,百姓感伤。钩弋夫人在夜色中被草草安葬,墓上只作了简单的标识。传说“殡之而尸香一日”,殡殓之后,她的遗体整天散发着香气。


其后汉武帝闲居,问左右说,对这件事,人们有什么议论吗?左右答道:人们说,将立其子,为什么要除去其母呢?汉武帝说:是啊,这确实是一般人不能明白的。往古国家所以变乱,往往是由于主少母壮。女主独居骄蹇,淫乱自恣,没有什么力量可以制约。你们没有听说过吕后事件吗?



历史学者禇少孙于是感叹道:汉武帝的这种做法,可以称为“贤圣”,“昭然远见,为后世计虑,固非浅闻愚儒之所及也”。后人定其谥号为“武”,岂能是没有根据的!


帝王心态,果然狠忍异常,所谓“昭然远见,为后世计虑”,以致如此,足见政治人出于政治目的,可以表现出个人情感的严重异化。



有人批评汉武帝的这种做法“违天理而拂人情”(〔金〕王若虚《君事实辨》),以为既不合天理,又背离人情。也有人说,“武帝此举,残忍不经,殊非正家裕后之义。”(〔明〕张宁《读史录·武帝》)如此残厉的作为,是无从为后世宗族树立典范的。汉武帝对钩弋夫人的手段,固然对维护汉家天下的大局有利,但是对钩弋夫人本人来说,实在是残忍无情。专制帝王薄情冷血的心性,因此暴露无疑。然而也有人站在维护汉王朝政治统治的立场上看待“武帝此举”,竟有肯定的评论。如元代文名甚盛的张养浩,就有《吕后》诗:“妇人阴类狠淫俱,故德元勋半坐诛。钩弋后来非命死,茂陵刚断古今无。”作者自注:“惜高祖不诛此妇也。”以刘邦不诛吕后致使功臣多遇害,对比汉武帝的“刚断”,也可以算是一种特别的历史认识了。


据说汉武帝内心依然思念钩弋夫人,为她专门在甘泉宫修筑了一座通灵台。经常有一只青鸟往来台上,一直持续到汉昭帝即位的时候。唐人张祜《钩弋夫人词》因此写道:“惆怅云陵事不回,万金重更筑仙台。莫言天上无消息,犹是夫人作鸟来。”其中“惆怅”二字,似是诗人想像的帝王心态。也有人说,汉昭帝即位后,改葬其母,打开棺椁,只有丝制的鞋履依然存留。这样的传说,暗示钩弋夫人已经仙化。



元人杨维桢《咏女史·钩弋夫人》有这样的内容:“婕仪未换母仪尊,闻道君王已寡恩。太子宫中无木偶,可无鞠域到尧门。”诗句指责“君王”的“寡恩”。明人沈德符《天启宫词八首》其八写道:“六宫抆泪但吞声,后命何须罪有名。钩弋竞传尸解去,圣人依旧戏昆明。”则表露出某种批判的意味了。所谓“钩弋竞传尸解去”,说到了棺中“但存丝履”的传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