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围”走不出的“城”——本年度最有诚意港产电影

《围·城》是我于2008年所看到最好看、最有诚意的一部港产影片,虽然其实它早于07年就制作完成,甚至获得27届香港电影金像奖多项提名的鼓励。


中国电影,尤其是僵化的内地电影与过度商业的香港电影,是很缺少真实描摹青春色彩的电影。台湾人爱拍青春电影,但是大多着墨于情感,甚至是近年来比较流行的异色电影,当然无可厚非,不过看多了,难免有些厌倦。去年内地市场禁了一部《十三棵泡桐》,勉强算是比较公正、平实的当代青春电影,但是欲语还休的气质又多少会让人觉得不过瘾。所以最后都还是只能看刘国昌导演的了。


刘国昌:香港电影新浪潮时期不可缺少的一个组成部分,一直致力于青少年问题电影的拍摄,无论是处女作《童党》、之后为他赢得更广泛声誉的《无人驾驶》,一直到眼下这部《围·城》。他始终坚持把摄影机对准那些迷失在石屎丛林的孩子们,不带一丝怜悯地静静观察着他们的一举一动,不修饰,不指导,任他们自生自灭,自然地挥霍着自己的青春。或许有人会觉得这样太过残酷,太缺少必要的人文关怀了。这也是当《围·城》一片上映时,广大评论家的一致评语。但是,我却完全不这么认为。

青春原本就是叛逆的,迷乱的,顶多只是程度深浅的问题,行差踏错的孩子,难道不就是因为成年人以及由成年人组成的社会体系的压抑造成的吗?难道说,挂着伪善的面具,硬逼孩子们按你们的道路行走下去,就算是有人文关怀了么?


围·城:在这里,围与城指的都是位于香港西北,元朗区的天水围新市镇。看过地图后,我才终于长叹了一口气,刘导演终于也还是杀出屯门了,但那步子迈得确实还小,只是走出一小步而已。并且,天水围与屯门的一切似乎并没有更大的差别,

假如看过古惑仔系列电影的人,应该对所谓的公共屋村有着深刻的印象。所谓的公共屋村乃是政府提供给低收入人群的廉价租住房,虽然这一制度确实解决了大批城市贫民的居住问题,但是也制造出许多的问题来,比如人为制造了所谓的“贫民窟”,以及在很多电影里有大量描写的,有关黑帮入侵公共屋村,造成青少年犯罪的问题。

还有必须要一提的是,天水围自06年以来,一直新闻不断,有多起人伦惨剧发生,其中最终的受害者甚至是实施者都多半是青少年,这大概就是本片最初发想的原因吧?甚至本片也正是围绕着一起“奇案”而产生出来的。


回到影片本身。大概是多年的历练使然,也或许想区别于自己之前其他同类型题材影片,刘导演这一次完全转换了包装形式,虽然同样是青少年犯罪题材电影,但是他却在影片结构上大下功夫。从最初那突如其来的掳人跳楼案的冲击,再猛地卷入到一起青少年谋杀案。男主角被迅速地卷入一股强大而且黑暗的旋涡之中,然后再有如抽丝剥茧般地将事实真相一一披露出来,甚至到影片最终,还留下了一个或许并不太难猜,但多少还是有些意外的答案来。

这是结构上的优势,刘导演早期的电影,尤其是青少年犯罪题材的影片多采用半记录体,随着那些孩子们的四处游荡而自然地就将整部影片的结构拉得支离破碎了。那是一种气质,但是于商业电影范畴而言,却绝对是一大忌。而且更多的时候只是渲染了一种情怀,并不具备引人入胜的剧力。而这一次,他所做的改变无疑却是很大胆的尝试。

虽然结构上精雕细琢,却并不代表他放弃了一贯的态度与坚持。毒品、性乱、黑社会、甚至是乱伦等最终导致青春崩散、毁灭的因素,仍然在他冷静到近乎冷漠的镜头前一一呈现了出来,


其实所有的青春都是一样的,并不会因为在天水围,或是在北京、成都,甚至是郴州。

我曾经一直很想把我的青春故事写出来,但是每到真实落笔之时,却总觉得少了那一份勇气,真实地去解剖自己。人啊,那点羞耻心,难免还是会在心底作祟的,除非他真的没有了,或者,他已经超脱了。所以当我知道很多伪装正直的影评人对《围·城》大谈什么社会责任感之时,终于还是忍不住晒笑了出来。

或许是真的有那样优秀的孩子,比如我的很多同学吧,一直是老师、家长心目中好学生的典范,每个学期都尽量地争取那仅有的一个第一名宝座,为此打得头破血流,学得内分泌失调也在所不惜,最终一个个顺利地进了清华、北大,接着就进优秀的工作单位,继续生活下去。但是,那又是不是也算另一种残酷的青春呢?

我是不后悔的,或许我到如今依然飘浪一人,上不能尽忠尽孝,下也无璋瓦之喜,确实还算不得是一个正常的人。但是我仍然不后悔,至少,青春的残酷并没有将我完全打垮。

不对不对,我并不是想要写一篇所谓励志的稿件啊,我真的只是忽然间想起了,那些狂乱的青春时代,或许在旁人看来,是残酷的,没有前途的,但是那至少是我可以自由做主的青春啊!


很感激刘国昌导演,他并没有想指导什么,虽然结尾处,那个漫长的长镜头真是让人欲哭无泪,但是这也不算是指导,真的实在要说,我宁可相信,那只是他在随着电影一起沉沦,一起沉沦,沉沦入我们同样都残酷无比,但又呈现出真实而纯粹的青春岁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