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大盗;“要劫,就劫皇杠,要奸,就奸皇妃!” zt

钩弋夫人 收藏 22 18116
导读: 原作者-萨苏 一句后世浑浑们敬仰万千的偈语: “要劫,就劫皇杠,要奸,就奸皇妃!” 吴秃子,名天心,年龄不详,天津卫人氏,因为早年过继给北京东皇庄康家,改姓康, 匪号康八太爷,是光绪年间纵横京津两地的大盗。现在这个人不怎么有人知道了,当年 提吴秃子或者康八太爷,可是天津卫小混混们的偶像啊,跟今天提刘德华或者发哥似 的。 其实吴秃子是大盗,不能算完全的混混儿,因为天津卫的混混儿不讲究真本事,讲究的 是血气之勇,强横斗狠,怎么个性格呢?有这样一件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原作者-萨苏


一句后世浑浑们敬仰万千的偈语:


“要劫,就劫皇杠,要奸,就奸皇妃!”





吴秃子,名天心,年龄不详,天津卫人氏,因为早年过继给北京东皇庄康家,改姓康,

匪号康八太爷,是光绪年间纵横京津两地的大盗。现在这个人不怎么有人知道了,当年

提吴秃子或者康八太爷,可是天津卫小混混们的偶像啊,跟今天提刘德华或者发哥似

的。


其实吴秃子是大盗,不能算完全的混混儿,因为天津卫的混混儿不讲究真本事,讲究的

是血气之勇,强横斗狠,怎么个性格呢?有这样一件事也许可以说明一点。天津卫有个

混混儿吃不上饭了,换别人你吃不上饭要饭不就结了?这位是混混阿,所以,吃不上

饭,人家不但不要饭,还要开饭馆!


怎么开?这位就在街上转悠,看见一家大铺面生意兴隆,就走进去了。


走进去叫一碟子花生米,告诉人家这地方真不赖,我不走了。说完,左手往桌子上一

放,右手抽出一口牛耳尖刀,当,把自己的左手钉桌子上了。


血流满地,神色不变。


周围的人大惊,散而复聚,接着就轰然叫好。


那边店里,账房先生赶紧就恭恭敬敬的端着一盘银子出来了,说,给大爷垫上,请大爷

高高手。


混混说爷不用垫手,爷的手长这儿了。--- 这就是说今天你就搬家吧,没的说合。


人越聚越多,混混泰然自若,一只手捡花生米吃。


掌柜的就出来了,说给个脸,以后这张桌儿算是您的了 -- 你随时来,随便吃。


混混说:嘛,介地界儿本来就是我的,爷丫子也长这儿了。


掌柜的说:青天白日,太平世界,爷不能太欺负人了。


混混说:嘛青天白日,太平世界,我怎么没看见。


掌柜的一笑,说,那就给爷瞅瞅。


说着往椅子上一坐,袍襟撩开,呲拉,把裤腿撕了,露出细皮白肉来,一回手也拿过一

口牛耳尖刀,在自己大腿上一刀一刀划起来,转眼间,就刻了四个大字 -- 天下太平。


鲜血淋漓,旁若无事。


那混混脸上变色,拔出刀来,也不包扎,扭头就走,敢情,碰上行里的祖宗了。。。


混混要的就是这个不要命的劲儿。


而吴秃子并非这一类纯靠血气的,他有很高的轻功术,武艺高强,善使双枪,枪法精

准,清末做过不少大案,从这个角度来说他凭本事作案,不属于混混,可精神层面上此

人从不肯服软,天不怕地不怕,那,还是一个混混。解放以后吴秃子(康天心)的家属

居然申请给他“革命烈士”称号,那就有点儿牵强了,此人劫富济贫是有的,但毫无政

治头脑,就是一个大盗,要给他安上反抗满清暴政的革命者的头衔,吴秃子九泉之下也

要转向。人民政府大概也作如是想,最终也没给他批准。


吴秃子康八太爷作案累累,但是他武艺高强讲义气,好交朋友,五房六司的捕快惧他武

艺,敬他为人,一个吴秃子竟十几年逍遥法外,逮不着他。可是这位祖宗自作孽不可

活,跟人打赌要当程咬金,居然去劫清朝官府的漕银。


漕银是什么?就是清朝财政部的收入,从南方运来,古称“皇杠”,那是劫得的么?就

像现在,你当强盗也罢,居然把国务院发工资的运钞车给劫了,不是找死么?!


结果就是清朝捕快请出了武林名宿尚云祥师傅,没几天,尚老师带着捕快,把吴秃子堵

在屋子里了。


尚老前辈的形意拳天下无双,一杆大枪威风八面,吴秃子知道不是他的对手,又觉得用

手枪火器伤他不仗义,自己反正是个死,索性光明磊落把枪丢下,出来自首了。


自首了,刑部敬他是一条好汉,要砍脑袋是王法,没办法的,其他的也没难为八太爷。

吴秃子答应了不越狱,就不铐不镣,关在牢里等着秋决,天天酒肉不缺,八大胡同还有

三个妓女主动上门来陪八太爷,分文不取。吴秃子死了以后这三个妓女被称为八大胡同

的“风尘三侠”,很是红火过一番。


这样,吴秃子八太爷的种种传奇,就传开了,一直传到隆裕皇后耳朵里。


怎么会传到隆裕皇后耳朵里呢?那是她手下太监对她讲的。


清宫的规矩后妃不可以随便出宫,但后妃也是人,是人就会寂寞,就会好奇,听戏当然

不错,可是也不能天天唱阿。高级嫔妃身边的太监就还有一项任务,打听市井消息,回

来给娘娘们讲了开心,有的太监还会说书,那就口才更好了。有些热闹事情,后妃们还

会专门派了心腹太监去打探,倒不是为了干政,主要是想听新闻解闷儿。


瑾妃就曾经派夏大伯去过一些场面,其中经过夏大娘讲,我还记得的,是有一次朝廷开

科考武举,夏大伯就被派去“采访”过,人家还给他一个座位。大清的武举是要真本事

的,骑马射箭放枪不必说,有一条刀术就不是一般人能练的动,因为那大刀是关公使用

的规格,重八十二斤,有规定的动作,举起来舞动如飞可不是玩的。早年我去山海关旅

游,还见过这样的大刀,威风是威风,刀口跟擀面杖相仿,根本没刃,当时想死于关公

手下的颜良文丑原来不是被劈死的,而是被砸死的!


来考武举的都有些功夫,水平虽然不一,大多都能把大刀耍起来。有意思的这次夏大伯

见的一个举子比较个别。此人一套刀法舞动开来如同风车相仿,周围众人阵阵喝彩,老

爷也频频点头。正在此时,规定动作练完了的这位武生,大概意犹未尽,忽然翻过大刀

来又多使出一路刀法,如狂风扫叶,孔雀开屏,末了一个漂亮刀花,八十二斤大刀挽在

背后作了收势,顾盼自雄。


采声四起。


这时候,夏大伯听见那考官说话了 --- 考官是唐山人,说话这个味儿的 --- “浩匡

升,夏辉载俫吧。”


什么意思?


“好狂生,下回再来吧。”


好么,多练了刀法反而给找来麻烦了,给听回去了。


我们听了夏大娘讲这段故事,对那老爷的口音极感有趣,那几天满院子都彼此“浩匡

升,夏辉载俫吧。”的乱讲,想来娘娘们听到此处,感到的新奇有趣和我们也是一样的

吧。


如此说来,太监在宫里有点儿象今天的记者 -- 当然,如果听了这话您把李承鹏李大眼

和太监联系起来,那我可不是这个意思。。。


言归正传,小太监添油加醋的把八太爷威武义气,敢做敢为的传奇给隆裕一讲,那隆裕

平时日子过的无趣得很,这等刺激的故事听得不禁神往,哎呀,这可是个奇男子阿,莫

不是我大清的秦叔宝,尉迟恭?不行,这个吴秃子杀了可惜阿。。。


按照夏大伯的说法,这宫里的事情,从来都是越传越玄,为什么呢?太监们出去打听消

息的目的就是取悦皇上娘娘,而皇上娘娘什么稀奇古怪的事儿没见过没听过呢?所以,

要能让他们觉得听着新鲜,那不添油加醋是不可能的。夏大伯这方面有经验,比如杀某

大臣,你要只说看见人头落地,那讨不了好的 --- 这样明显的事情,娘娘不用派你看

也能想得出来,要你何用?你得说,看见某大臣脑袋落地,脖子里忽然冒出一道白气或

者青光什么的。。。就像今天的记者,你报道巩俐去参加某某影展领大奖,这个不算出

色的新闻,因为可能谁都能知道她得了奖,领奖顺理成章么,你要加上一段说你看见巩

俐领奖之前和史泰龙或者史泰龙养的鹦鹉眉来眼去的,那可就有的是人看了。当然太监

说这些话还要会看眼色,因为记者造假新闻顶多和巩俐史泰龙打官司,要是你报这位大

臣神光出顶,偏巧此人是本娘娘设套弄死的,只怕娘娘半个月都没法睡安生,娘娘心里

一恼,来一句“大胆奴才擅报妖异”,拉下去就是乱棍打死,这个买卖风险也是很大

的。


象吴秃子八太爷这种案子,那就轻松的多,反正这人和朝中没有关系,还不是愿意怎么

编,就怎么编?这探事的太监口才又好,只把个吴秃子说得豪侠盖世,义气无双,跟咱

们西西河虎求恩似的,这可就有点儿玩大了。


因为隆裕皇后本来就是个没见识的贵妇人,平时还寂寞得很,这种人最爱管闲事,还容

易受小道消息的感染。此时听的神往,不禁对八太爷产生了三分同情,三分仰慕,觉得

那吴秃子的脑袋大可一救。要我说这隆裕大概是平时宫里京戏看得太多,京剧里面江湖

好汉受诏安报答皇恩的故事比比皆是,难免有些影响,还有很多英雄都是危在旦夕为美

人所救,隆裕的形象实在难说美女,但是潜意识里也未必不想救一两个英雄。


您说了,隆裕是皇后,皇杠就是她们家的,要饶了吴秃子不是很简单的一件事么?嘿,

还真不是这样容易。满清例有国法,叫做“后宫不可干政”,无论是娘娘还是太监,都

在此例。这不是说着玩的,至少在形式上直到晚清它依然保持着一定的威严。夏大伯曾

经对夏大娘说过晚清有个太监叫做寇连材,人称“烈宦”,上书言事,说得虽然是对光

绪有利的事情,他本人却是慈禧的亲信。尽管他的上书入情入理,慈禧依然毫不犹豫的

杀了他,理由就是不能鼓励后宫参政。珍妃也多次因为“干政”受过处罚。这里面有政

治因素,但是“祖宗之法”也有一定作用。


慈禧不也是后妃么?她怎么一边干政,一边还保留这条规矩呢?这个一点儿也不矛盾,

因为慈禧是“老佛爷”,她根本不是人(大清时这样讲话,老萨的一条性命就奔菜市口

了),当然也不算后妃了,所以她那不算干政。隆裕在慈禧死后主政,也不受这个限

制。此时的隆裕虽然尊崇,却没有资格处理吴秃子的案子。她的办法就是去找慈禧进

言,照样画葫芦,把个义勇豪侠康八太爷夸奖了一番。这老佛爷正好心情不错,听得新

奇,一拍桌案,决定御审吴秃子。


消息传到刑部大牢,小牢头儿纷纷给吴秃子道喜,为什么呢?慈禧其人,误国害民,却

又以观世音菩萨自居,喜施小恩小惠,即说是御审,大半就不会死人。当年杨乃武小白

菜那么大的案子,小白菜毕秀姑几次翻供,怎么都是个死罪,最后慈禧御审,老佛爷一

句“赦”,放的大快人心,老百姓替受冤的杨乃武毕秀姑快意,当然歌功颂德的更少不

了马屁山响, -- 这也是一种造势,慈禧能以一个后妃之身掌控中华大国数十年,也

自有她的能为。这次八太爷莫不是也要走上了这道宏运?


吴秃子要真是个黄三泰,这可真是个翻身的好机会,问题他是个混混阿。


混混和豪杰不同的地方是他的追求不是什么救国救民,封妻荫子,混混的头脑简单,追

求也简单,要的就是在人前显圣,傲里夺尊,生死都要出尽风头,至于一条性命死活,

能不能当上贵官大佬,吴秃子脑子里根本没这个概念。八太爷不是不能越狱,他是信守

然诺不肯走,决心要死出个样儿来给道儿上的弟兄和满城的百姓看看。您看见莫言那本

《檀香刑》没有?像孙丙那样不肯逃跑而要死的风风光光的人物似乎不可思议,历史上

却真有这样的,这不,吴秃子就是这一号。


所以,听了死不成这个消息吴秃子一点儿也不高兴,在牢里破口大骂,怪慈禧这个老妖

婆要坏他的好事。


这种态度把刑部管事儿的吓得魂飞天外,心想这样无法无天的主儿送到太后那儿,我们

还活不活了。于是哥儿几个商量不等太后提审,就弄包耗子药给吴秃子来个暴毙算了,

反正太后也是闲得没事寻开心(这个是萨的发挥了阿,方苞形容满清刑部大牢耗子来回

乱窜都不避讳人,真用耗子药,牢里的耗子还不抢着吃了?能轮到八太爷?)。


谁知道第二天,吴秃子态度忽然改变了,一口一个皇恩浩荡,太后吉祥,感恩戴德,把

牢头儿搞糊涂了,心想这哪儿像八太爷的词儿阿,再问他,吴秃子说昨晚上梦见太上老

君关二哥都来了,对自己进行了深刻的政治教育,现在他决心痛改前非,坦白从宽,期

待着早日回到革命队伍中云云。。。这段说辞弄得牢头儿一愣一愣的,不过,八太爷肯

服软这总是好事,于是专门找人给吴秃子上课,讲见驾的礼节,然后刑部里面搞了一次

Emulation Test。吴秃子学得认真,礼节周到,演习的时候有问必答,态度谦卑,大伙

儿可算舒了一口气。


吴秃子真的梦见了太上老君关二哥?哪儿的事?一道一儒,一文一武,历史上神话传说

那样多,还从来没见这二位搭档合伙干过什么事。原来那天晚上,八太爷骂着骂着忽然

灵光乍现 -- 要能在御审的时候闹出点儿“嘛玩艺儿”来,不是比囚车里大吼一声“二

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强太多了?那才真叫够本拔份儿呢。于是,第二天就跟换了一个

人一样 --- 他哪里是良心发现,这是纯粹等着找事儿呢!


御审那天,地点选在了颐和园,不过从慈禧以下,都把这当成了一个乐子。也是,慈禧

和慈禧身边这些后妃,大多穷极无聊,在她们看来,御审吴秃子和从鸟市儿上买来鸽子

放生也没啥区别吧。慈禧坐在一个帘子后面,这倒不是垂帘听政的习惯,而因为吴秃子

是个男的,又是个罪犯,太后的金面怎能和罪犯相对呢?隆裕自然早早来了陪着,瑾妃

带了夏一跳等一干伺候的太监也跟了来,就在慈禧身边就座。帘子外面另有一条公案,

刑部的官员叩首之后,问话还是由他们来进行。所谓御审,其实主要还是听审罢了,毕

竟刑部是吃这碗饭的,人家是“专业人士”。


等吴秃子带上来,只一看,慈禧等人就是一愣,按照隆裕的描述,这巨匪八太爷应该是

头如麦斗,腰大十围的一条雄烈汉子,怎么带上来的是个又黑又矮的家伙呢?隆裕看了

也是张口结舌,因为她对于八太爷的描述无非是太监转述的印象加上自己的添油加醋,

谁知道差距这样大。其实这很正常,我有个姨姥姥嫁给外号杨梆子的民国天津市警察厅

厅长杨以德,婚后看到抓获的江洋大盗大都是小平同志那个体型的,不禁奇怪,杨梆子

厅长说你不要奇怪,这些人都是“飞贼”,身材高大魁梧的根本练不了这种功夫,所以

大盗多是小个子。


这个我信,看过燕子李三的照片,也是这样一副瘦小枯干的样子。另外,您看体操选手

也要腾跃翻飞,所以莫慧兰,陈翠婷等等都是洋娃娃一样的身材,出来个长腿的霍尔金

娜,就很另类。忽然想,飞贼和体操选手当然是两个概念,但假如体操选手退役去当飞

贼,警察一定会大吃苦头;要是抓来一批飞贼训练参加奥运会,弄几块金牌回来则易如

反掌,这可不是瞎说,您看雅典奥运会咱们的体操队输在什么上面,不是水平问题而是

心理问题,当飞贼的可没有几个不是心理素质绝佳的阿。。。


话说御审吴秃子,押上来之前,八太爷一路上都十分恭敬,等到了慈禧面前,那就忽然

换了一个人,白眼一翻,满面戾气,再不理会刑部官员的问话,只翻来覆去的叫道:太

后不是要御审么,如何不来问话?


发现八太爷原来是个矮子,慈禧已有三分怒气,暗暗觉得上了当,这时看此大盗竟然如

此放肆,不禁勃然大怒,下令把帘子挑起来,我来问他! – 我个人发现慈禧和毛主席

有一样相似的地方,那就是绝不肯在当面挑战面前退缩,而是一定要迎战的!


太监挑起帘子,慈禧和一干后妃们便从帘子后面显现出来,慈禧怒问道(此处没有原

话,是夏大娘转的话语,大概是带上了老人家的翻译):你一个刁民,狗一样的人,如

何敢劫王家的皇杠?作如此的大案?


这种老妖婆的雷霆之怒,那可是要流血千里的。


但见吴秃子八太爷在这雷霆之怒中却如微风拂柳,竟然直起上身,翻一双白眼,对着慈

禧一干后妃看了过来,夏一跳眼神好,细看他的表情,不禁大吃一惊 – 这回真的吓一

跳了。


这小子带出微微一点狞笑,那个表情只能用两个字儿来形容 –


淫邪!


在御审的时候露出一脸淫相,大概整个大清朝,吴秃子算是仅此一号,这胆色令人惊

佩。


不过我的看法夏大伯的眼神出色,那吴秃子的眼神恐怕就差劲的狠了。慈禧周围不是后

妃就是太监,太监们的形象不用说了,后妃呢?从后来流传下来的照片看,光绪年间的

满清后妃,除了已死的珍妃,简直个个是河马转世,犀牛投胎,报强奸案都没人信的主

儿,吴秃子居然会起邪念,那只有用眼神不好来形容了。


这八太爷一双色眼从左向右在各位后妃脸上扫过,敢于这样无礼的人物大概颐和园里从

来没有过,所以几位娘娘包括慈禧都被他弄愣了,一时竟没有反应过来。


这时候,吴秃子说话了 -- “告诉老娘们儿你爷为嘛劫皇杠,听着,天津卫的好

汉”--- 这厮嘿嘿一笑,中气十足的说出一句后世浑浑们敬仰万千的偈语来:


“要劫,就劫皇杠,要奸,就奸皇妃!”


说完,仰天狂笑。


慈禧身边顿时大乱,后妃们一片声的狂叫,瑾妃身边一个老宫女受不了这种刺激,呃的

一声背过气去了。太监们手忙脚乱的抢救,那边慈禧脸色发紫,一攒声的拍着桌子,让

刑部把吴秃子带下去。百忙中夏一跳看见刑部官儿脸色煞白,麻凉快的天气,后背的补

服让大汗透的一塌糊涂。有人拉拽着吴秃子往下走,竟然还是狂笑不已,声如洪钟。


忙乱中隆裕已经趴在地下对着慈禧请罪了,瑾妃等一干人虽然没有过错,也都随着跪满

了一地,磕头如捣蒜。夏一跳趴在地上,看不见慈禧的脸色,只听她站起来,用花盆鞋

底咚咚的狠跺地面,显然是怒气未息,一张口说起来“外国话”来。


慈禧还会外语?清朝皇帝里面,康熙乾隆两朝都是会外语的,西太后可是没有这个本

事,--- 要真有这个本事那就不是慈禧了。


原来,慈禧盛怒之下,用的是满语大骂隆裕。清朝统治者虽是满族,但清朝中叶以后大

多已经汉化,不会讲满语,清朝宫廷虽有满语教习,也基本是充数,夏太监等入宫的时

候要学一些满语,不过是简单的迎来送往,如慈禧这般一连串的骂出来,可算绝无仅

有,那感觉当然跟听外语无异。只有隆裕吓得直打哆嗦,当时夏大伯以为她听懂了,后

来才明白她也根本没明白。


没明白才怕呢,因为满清宫廷中,用满语骂人,那是盛怒时才做的事情,而且往往伴随

着严厉处罚。比如雍正就暴怒之下把他两位弟弟骂成“阿齐纳”,“塞斯黑”,满语狗

和猪的意思,那可是千古绝骂,试想皇帝的亲弟弟是猪是狗,皇帝的老爹老娘是什么动

物真难以琢磨。雍正死了上百年,满清一朝提起此事,依然无人不股粟寒战。今天慈禧

忽然如此一大串的痛骂起来,隆裕不学无术,根本听不明白,也根本不知道骂的是什

么,给的是什么处分,只好一个劲儿的磕头请罪。慈禧长叹一声,不再理她,带着一干

随从扬长而去。


事后各后妃也自散去。隆裕依然脸如死灰,有懂得满语的太监后来给瑾妃解释慈禧的

话,原来是对隆裕的一番训斥,说她如此昏庸糊涂,怎么敢把天下事情交给你,我都不

敢死等等。末了却也没有说什么处分。看来慈禧还是顾念亲情,而且也知道隆裕本来就

是一个糊涂人,给她多少责罚也是无济于事。


隆裕只是挨了一阵骂,八太爷可算风光到底 – 慈禧大笔一挥,把八太爷从斩立决改凌

迟了。。。


据说吴秃子出红差那天极是威风,小道消息已经传了出来,好多人都想看看这位敢于劫

皇杠,奸皇妃的八太爷的是何许人也。当时的凌迟,也就是剐刑其实有很多猫腻,大体

的幕后交易有三,只要犯人出得起钱 – 最不济的给犯人把眼睛蒙上,看不见可以少些

痛苦;高一级的可以给犯人预先喝药,等到行刑犯人已经没了知觉,虽生犹死,剐不剐

的就不是个问题了;出钱最高的刽子手上来就给犯人来个一刀刺心,以后剐的其实只是

一具尸体。可八太爷这三样都拒绝了,昂然受刑。剐到一半,忽然抬头问周围道:“你

们看看,八太爷变颜色了没有?”


八太爷的传奇在混混中长盛不衰,吴秃子可算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中的异类。


1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