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天谢地,谢亚龙终于要下课了

赵赶驴 收藏 3 249
导读:谢亚龙告别发言做离任准备 张吉龙升官主政足协?

奥运会后,足协大楼没有任何异样,尽管球迷骂声一片,但是真正敢到足协大楼找碴的一个都没有,这不像在足协原来的办公楼,有时球迷认为某场联赛“裁判不公”也时常到足协大楼下闹一阵,这段时间北京的治安也好得无与伦比,楼下只有穿着某啤酒厂商赞助的奥运治安T恤的居民聊天,从外面看一切没有任何反常,但是这并不能掩盖中国足协即将或正在发生的一些异动。


中国足球在其他体育项目都有奖牌带来的喜悦冲击、都在等待庆功的情况下,面临着重建和调整,但没有人能提出更有针对性的意见,大家都在观望,更在等待一个结果,那就是谢亚龙的去留。这个结果是一个风向标,如果他走人,那么大家必须将在新任领导带领下完成重建或是轮回。他的留任似乎又砝码不足,总局的“保护政策”会在该出手时出手的。


总局对足协的不满已经通过各种渠道放出风来,对奥运会上足球项目的表现表示了不满,崔大林也特别提到了“本届奥运会上国奥和女足的表现确实不能让国人满意,这在奥运会结束后必须好好总结”。现在奥运会刚刚结束,残奥会又将开幕,总局党组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处理,还没时间管中国足协的事情,但是足球的影响力是巨大的,即使是输球“风头”也盖过了其他夺金项目。


“谢亚龙下课”是北京奥运的一句最红最流行口号,在全中国乃至全世界都把“谢亚龙下课”当成一个笑料之后,只有中国足协内部很认真地看待这个“下课与否”的问题,这与他们的工作和生活密切相关,而且至少关系到未来四年中国足球的生计。


大家都在等着结局


当然,要说足协工作人员每天都在考虑奥运会后“中国足球何去何从”的宏大命题有些不切实际,从15日中国女足结束比赛开始,所有人都更关心的是“中国足协主席何去何从”这样一个更现实的问题。在22日老总会上,俱乐部老总没能从南勇等足协领导那里获得一些人事变动的信号,他们应该知道的是,即使是足协领导和工作人员目前所知道的情况都跟自己一样。


足协猜测得更多的是谢亚龙接下来会不会走人,以及谁会跟谢亚龙一块儿发生人事变动。按照总局的要求,根据国家体育总局奥运会赛前规定,凡是签订协议书而未完成任务指标的管理中心主任将受到通报批评;如果有重大失误,还将给予行政处分。通报批评已经是不可避免的了,国奥队的两张红牌和输球表现算不算“重大失误”,还有待商议,但谢亚龙没有完成任务指标而走人,似乎已经没有悬念


而新来的足协领导又会是谁呢,足协内部工作人员的“讨论”中意见更倾向于张吉龙的回归。首先张吉龙是足协到奥运会的干部,能力和人品都得到了认可,“从哪儿来回哪儿去”也是总局安排奥运会抽调人员的第一原则;其次张吉龙是1952年出生的,今年55岁,正好还可以完成一届4年的聘期;另外张吉龙在抽调至奥组委后已经提了一级,从副司到正司,正好满足足协一把手的行政级别;而最重要的是,张吉龙还在亚足联有任职。


“龙哥”如果不愿意回来的话,那么又要从外面派人,谁会来呢?这头绪就太多太乱了,足协的工作人员也立即放弃往其他方面考虑的念头,这太伤脑筋,而且很不靠谱。猜测太多没有意义,现在足协工作人员最关心的还是身边的人。那就是谢亚龙在任的这段时间必须面对的一大堆中层人事干部的聘任急需解决,这是最让足协内部火上眉毛的事情。



首先是李晓光,这名正处级的中层干部在结束国奥队领队的使命后,已经没有了岗位,他会去哪个部门呢,总不能这么一直晾着,或是等到2012年国奥队组建;08办马上就要取消,副主任李晓旭的去向也要有个说法;而借调奥组委的林卫国已经是正处级,结束残奥会后回到足协,他要在现在六个部中找到合适的位置也让谢亚龙为难,而这些都是很棘手的麻烦事。


他只解释了“髂腰肌”


从奥运会结束后的几天里,每天工作人员中午吃饭时都在观望着几名领导的表情,试图从他们的脸上读出人事的变动,但是大多是徒然,即使是谢亚龙也没有太多的变化让他们感到异常的。


谢亚龙每天还是一切神色自如,很正常地到足协上班,中午用餐,然后处理公务,对于“上课”或者“下课”这个时候,他已经很超脱了,一切等待发落是他唯一的选择,在残奥会结束后,总局也会对各部门进行奥运会的总结,那时基本就是等待调动的问题,而谢亚龙或许也在期待离开的那一刻,那就解脱了,麻烦和压力都留个下任吧。


在结束奥运会后,谢亚龙已经做过一次告别发言了,16日在香河为女足开总结会的时候,谢亚龙先是质问了队员们“为什么你们总是在关键的比赛中失败,上次世界杯八进四输了,这次奥运会又是如此”,最后,他也说,“我不知道我还能不能再带中国足球了,我只希望你们能够吸取教训”,在结束奥运会的比赛后,谢亚龙也做好了离开的准备。


22日联赛部在北京九华山庄召开了联赛工作会议,但是谢亚龙没有参加,俱乐部老总们也十分纳闷,而过去谢亚龙参加了所有的联赛工作会议,并且都在会上做了发言,唯独这一次他没有来,不管是什么原因,老总们的猜测是,谢亚龙离走不远了。


24日奥运会结束了,在送走布拉特后,谢亚龙也可以安心上班了。在结束奥运会后,很多足协工作人员都开始休年假或是公休假了,几天里,东玖大厦的办公楼里非常安静,谢亚龙没有组织员工开会,人员不整也没有什么要说的。只是在与足协各部门聊一些业务上的事的时候也会聊上几句。


对于网络的恶搞,谢亚龙在足协也对工作人员解释了他所说的是“髂腰肌”而不是网络流行的什么“叉腰肌”,这是一个医学常用术语,他甚至也有些愤愤不平地做了解释。谢亚龙是短跑运动员出身,而他认为髂腰肌对短跑运动员提高成绩十分重要,可是足球运动员也是冲刺和无氧跑动多,“髂腰肌的锻炼有一定的强度和密度就能提高速度”,可是现在没人能听他的了。


只是在吃饭或与足协工作人员聊天时,他才说了几句自己的感想,谢亚龙同样感慨“体育和足球的体制有问题”,来到足协的三年多时间里,多次都碰到了难以逾越的政策障碍,尽管他也做出了一些努力,但是收效甚微,体制下工作让他难以施展身手。谢亚龙来到足协后,他也试图通过自己的经历来给中国足协诊断和下药,可是有时并不总是起到疗效。


错误的时间错误的人


在谢亚龙临走前,还有件他必须给个说法的事情,爱福克斯拖欠的5500万元冠名费,这是中国足协联赛史上第一次被拖欠如此巨额的费用而未能索回。2006年签订的600万欧元中超联赛冠名费,


结果只收到了600万元人民币,尚余5500万元未能到账,尽管主席办公会上两次提出打官司,但是却未能实施,而两年诉讼期限将至,直到现在还未付诸实施,谢亚龙的领导责任不可推卸。


也有人会偶尔谈起,谢亚龙在任职间,没有暂停过联赛的升降级,让很多人都感觉有些意外。在阎世铎时代,每逢世界杯预选赛或是奥运会预选赛等大赛就会暂停升降级,这样外行的做法很合领导胃口,但是却损害了中国足球和联赛的发展。而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年度联赛却没有取消升降级,谢亚龙还是得到老总们一定的好评。毕竟在这样一个环境和时间里,取消升降级来完成08奥运会任务也并不是什么意外的事,但是谢亚龙保留升降级堪称“奇迹”。


他执政三年多时间里,人们议论最多的就是他外行管理内行,以及多疑的个性,阎世铎在离开足协后,对四年的总结是“我学到了体育如何走市场化和职业化道路”,可是他交出的学费太昂贵了,是中国足球的四年。谢亚龙走了,但是他又交了四年的学费,“只能说错误的时间选了一个错误的人”,这是足协业务干部对他的评价。


本文内容于 2008-8-29 9:45:33 被赵赶驴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