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江烽火 正文 第十章

在海的那一边 收藏 15 5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2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27/[/size][/URL] 繁昌保卫战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按照预定方案,陈六率领部队秘密埋伏在繁昌城周围孙村一带鬼子必经之路进行阻击。在开进的路上,战士们的士气高昂,每个人脸上的喜悦之情难以言表。这些士兵大部分都是和陈六摸爬滚打过来的家乡兵,他们不仅为能够参新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27.html


繁昌保卫战

按照预定方案,陈六率领部队秘密埋伏在繁昌城周围孙村一带鬼子必经之路进行阻击。在开进的路上,战士们的士气高昂,每个人脸上的喜悦之情难以言表。这些士兵大部分都是和陈六摸爬滚打过来的家乡兵,他们不仅为能够参新四军感到荣幸,更是为陈六能在新四军里有一席之地感到无比的高兴,也为自己能与陈六这样的老上级,老乡一起战斗打鬼子感到无比的自豪。此时,陈六心情与战士们的心情一样,也感到非常激动。他心里一直在想,现在自己是真正的新四军团长了,还有自己也是一名中共党员了,因此,今后的一切行动必须服从党的领导和指挥,这些陈六在参加的战斗中切身感受到新四军战士,党员在战斗中所起到的作用,以及他们在战斗中所表现出的英勇顽强的战斗精神和坚忍不拔的战斗意志,这就是新四军!陈六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打好这一战,向新四军和支队首长汇报,决不能辜负上级首长对自己的厚爱,同时表达自己对新四军知遇之恩的感谢。


本田司令经过与新四军的几次较量,深深地感受到这支武装力量的厉害,几次扫荡新四军均都以失败而告终。为了能够占领繁昌城,打通南进线路,切实保障长江交通线的安全为战略目的,为此本田司令可谓是伤透脑筋。本田心里明白,皖南地区山高林密,河流纵横交错不利于坦克作战,为了更好打击新四军取得战斗的胜利,本田要求空军从空中配合地面部队作战,同时要以更多的大炮,绝对的火力优势完胜新四军,并不断要求增兵妄图一举拿下繁昌城。


自从藤田被陈六等人暗杀之后,本田又任命了一个叫池田的鬼子为大队长。此人精通战术,是日本的柔道高手,剑术也非常了得,此人对中国文化了解深厚,由于在中国生活多年,会讲一口的汉语,当然池田本人绝对是一个绝对阴险狡诈,是很难对付的一个人。对此,本田对池田的能力和才能颇为欣赏,称其为大日本皇军的杰出代表,是一名优秀的日本军人。


由于其本身有着很多的优势,池田在日本军中颇为自信,经常以剑术和柔道将对方击败,可以说一般日本军人对他都是礼让三分,不敢造次。为此,池田时常洋洋自得,根本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在他眼中,最让他感到尊敬和敬佩的只有本田司令官。此次,进攻繁昌城就是由他亲自指挥。

鬼子虽然没有发起进攻,但陈六并不敢有丝毫懈怠。他强令;各营连一定要坚守阵地,严密注视鬼子的动向,并在个个地点派出暗哨,防止鬼子利用夜间,或者意想不到方式进行偷袭。自己则拿着望远镜在阵地的四周进行观察。好长时间都没有动静了,陈六感觉有些累,于是就靠在阵地上迷上眼睛准备休息一下。这时,陈六忽然听见来自空中的轰鸣声,一架飞机由远而近向陈六所在的山区飞来。渐渐地在陈六的头顶上盘旋,二圈之后,接着又飞走了。这一定是鬼子的侦察机,是来侦察的。这一定是鬼子准备发起进攻的信号。于是,陈六命令各部做好战斗准备,随时迎接鬼子的进攻。部队迅速进入阵地,严阵以待。此时,战士们瞪大了眼睛,不敢放过眼前的一切。


没多时,陈六和战士们看见数十架鬼子轰炸机向阵地上飞来,嗡嗡的声音像无数只苍蝇,到达上空后,接着丢下一串串炸弹,顿时阵地火光冲天,烟雾浓罩着整个山林,爆炸声震耳欲聋。这时,陈六命令各阵地人员迅速躲进防空掩体,同样阵地上的指挥员同时也命令道。尽管这样,个别还未来得及的战士被鬼子飞机扔下来的炸弹炸伤了,其中一名战士被炸弹炸的不见了踪影。待飞机仍炸弹的间隙,陈六从掩体内跑了出来,端起一挺机枪对准鬼子的飞机进行猛烈扫射。见团长用机枪向鬼子飞机扫射,个别战士也从掩体内跑了出来,端起机枪向飞机扫射。几挺机枪在连续的“嗒嗒,嗒嗒……”声中吐出愤怒的怒火,鬼子飞机被突然的机枪子弹打闷了,飞行员急忙仰头将飞机向高空飞去。这时,陈六看见一架鬼子的飞机冒着黑烟向另一座山顶撞去,随着一声巨大的爆炸声,鬼子的飞机起火了,并在空中凌空爆炸解体了。


“打得好,打得好……!”陈六一连喊出几个好字。


“是谁打得?我要给他记功!”陈六问道。这时,一名战士答道:“团长,是你打的,真是你打得,我们是亲眼所见。”


“什么,是我打的?”陈六不信战士们的话,更觉得战士们在讨好自己。


“团长,真的是你打的。”陈六还是不相信。


“团长,真的是你打的,我们几个都看的可是清清楚楚。你扫射的时候,我看见飞机屁股直冒火,然后一头载下去的。”这时,战士们异口同声地大声地说道。


“团长,还是给你自己立功吧。”说完,几名战士都龇牙咧嘴地笑开了此时,陈六也张开了嘴笑道。

“鬼子的飞机也能用枪打下来,今后大家一定记住只要鬼子的飞机在低空飞行,机枪是能够打下来的!”第一次尝试打下飞机,陈六心里感觉特别兴奋。


“赶紧卧倒!”这时,一旁陈老虎急忙喊道,同时飞身过去抱住陈六倒在战壕里。炸弹就在陈六的身旁不远处爆炸了,巨大的冲击波使陈六和陈老虎身子堆满了泥土,整个身子都埋在了泥土中。


“好险呀!要不是你即使抱着我卧倒,看样子我今天真的要死在这里了。”陈六站起身抖了抖身上的泥土说道。


“你是看飞机看呆了,都是老战士了,还不知道保护好自己。” 陈老虎嘟嚷着嘴埋怨道。


“对!对!还是陈副团长说的对,谢谢你了!”陈六一脸的愧疚。


鬼子的飞机经过一番轰炸之后,暂时停止了轰炸。飞机刚一走,就见几百号鬼子端着枪向山上爬来。


阵地上,眼见鬼子端着刺刀缓缓地冲了上来。在距离鬼子不足百米远的时,陈六再也忍不住燃烧的怒火,大喊一声:“同志们给我狠狠地打,把鬼子给我坚决地赶下山去!”刹时,枪声齐发“突突突,嗖嗖嗖,轰轰轰”的机枪扫射,子弹的穿击声,以及手榴弹的爆炸声不绝于耳。就见鬼子在眼皮地下一个个地倒地身亡,敌人的尸体是血肉横飞,鬼子手中的枪也被手榴弹炸的上来天,有的枪被炸成了几节,还有的枪被炸的挂在了树梢上。


“打得好,打得好!”一名新战士丢下中的枪,兴奋的不住地拍手一个劲地叫好,谁知一颗无情的子弹正好打在这位战士的头上,子弹从他的额头穿了进去,他头一歪便趴在了阵地上,一动不动,脸上满是流淌的鲜血。战斗在继续进行,在新四军猛烈火力的打击下,鬼子改变了原来集团式冲锋战术,改变为单兵冲锋,各自为战的战术。果不其然,这种战术的改变取得了一定的效果,不少鬼子已经冲到了阵地的前沿,与新四军展开了阵地争夺战。一场肉搏战开始了。


进行肉搏战,鬼子不是陈六的对手。鬼子有所不知,新四军独立团是什么部队,这些人就是靠着大刀起家的,一个个挥起手中的大刀有万夫不当之勇。殊不知,在近距离的肉搏战中,鬼子那是新四军的对手,此时的大刀发挥了无可替代的作用。此时,陈六见部分鬼子爬上了阵地,反而兴奋起来,他带头拿起大刀站在阵地前沿高声地叫喊着:“同志们!鬼子已经上来了,这下我们的大刀就要发挥作用了,举起你们手中的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说完,冲向鬼子人群,抡起手中的大刀向冲上来的鬼子头上砍去。在陈六的号召和鼓舞下,战士们个个像下山的老虎,眼中喷着血,杀红了眼。经过一阵猛烈地拼杀,冲上来的鬼子在不到几分钟的战斗中,一个个地见了阎王。鬼子的冲锋失败了。


一场激烈的战斗划上了圆满的句号,此时阵地前,空气中弥漫着硝烟的味道,战场暂时宁静下来。稍作休整,战士们赶忙补充弹药,对伤员进行爆炸治疗,战士们知道一场恶战还在后面,鬼子一定还会有更猛烈的进攻。通过刚才的一场有惊无险肉搏战,事后陈六清点了一下人数,除了一名战士牺牲,还有一名战士手部受伤外,战士们士气非常高涨。这时,陈六问这名受伤的战士,战士哭丧着脸说:“团长,是我不小心砍鬼子脑袋时,被大刀的手柄震开了虎口,这才受伤的。”说完,这名战士似乎还有些不好意思。


听完这名战士的解释,陈六急忙上前查看了一下这名战士的手。看完后,陈六笑了,说道:“好呀,你的功夫不错,你这不叫受伤,是刀的问题,不能怪你,我还要嘉奖你!”之后,陈六又问到:“你这刀法是跟谁学的?”


“报告团长,我这刀法还您教给我的,你忘了?”


“是我吗?哈,哈,我真是想不起来了,原来我的徒弟还真的不少呀!”陈六大笑起来。看着团长开心的样子,战士的脸上绽开了舒心的笑容。


“同志们,大家提高警惕,同时注意隐蔽,鬼子可能还要发动更大规模的进攻!” 这时,陈六提醒战士们。


宁静的战场,在战士们的玩笑中暂时得到了一丝的蔚籍。战斗虽然艰苦,但战士们的战斗热情和积极性没有一丝地减退,他们为刚才的胜利高兴,欢呼。但他们清楚地意识到更为艰苦,复杂的战斗还在后面,他们时刻都要新四军的荣誉而战!

一番激战之后,池田终于摸清和掌握了新四军的情况。这个山头上驻扎着新四军的一个团的兵力,同时了解到对面的新四军指挥官是陈六。说道陈六,在鬼子那里有了一定的影响力和知名度,因为鬼子和陈六打过几次交道,深知陈六的狡诈和难以琢磨的战术,更清楚陈六有着一身的好武功,五六个人在他面前绝对不是对手。本田派池田指挥这场战斗也有着他的意图,目的是考验池田的作战指挥能力,同时让池田如果碰到陈六,凭借自身的柔道功夫能否和陈六一比高低,为皇军挽回一点面子来。主要是藤田死在陈六的手里让本田心里一直感到不快,因而下决心想要陈六的命。当然,这只是本田的一种想法,取得战斗的胜利,夺取繁昌城才是本田司令最为关心的事情。为了尽管夺取通往繁昌城的交通要道,必须要拿下陈六这支部队,否则只能是前功尽弃,后果也是不堪设想。因此,池田要和陈六拼命了。


此时,天色将近傍晚,如果不在天亮之前拿下对面的山头,如果让新四军夜间偷袭成功,自己的这条小命也就完了,更为重要的是自己的脸面更是荡然无存。为此,池田心里总是感到有些不安。此时,本田司令官在电话里一再催促不惜一些手段尽快拿下繁昌城。这是田司令官最后的通牒。


池田想来想去,最后作出一个大胆的决定,这也是池田的聪明之举。于是,决定分三路进攻。一方面用大炮轰击陈六所部,迷惑陈六判断;另方面运用部分兵力从另外一座山头探出一条路来,详攻攻繁昌城,三再排出两个侦察分队准备乘夜色对陈六所部采取突然袭击的方法,只要打出一个突破口我就不相信陈六会有三头六臂,会从天上飞走。想到这里,池田得意地奸笑起来,接着立刻命令炮兵对陈六部队展开大规模的轰击。


隆隆的炮声打破了刚才片刻的宁静,一场血腥的战斗在炮火中又开始了。敌人的炮声燃起,陈六命令部队战士躲进掩体内,待炮火停下后在进行反击。数分钟后,鬼子的炮火停止了。陈六冲如阵地前沿,见鬼子只有少量的人员进攻,感到有些奇怪。此时,陈六也来不及多想部队已经开始了反击。鬼子进攻的速度很慢,不像刚才进攻时的疯狂和激烈的程度,同样,鬼子的炮火似乎也很弱,炮弹的弹着点也很零散,较为分布并不集中。这是怎么回事?难道鬼子又在耍什么把戏?陈六心里不断地在想。然后,陈六下意识地命令通讯员:“通知各部队注意观察鬼子的动向,随时向我报告!”


“是!”通讯员转身向阵地上跑去。


这时,陈六听见另外一座山上响起更为激烈的炮声。把守这座上山的新四军是王刚团长的部队,怎么鬼子改变了进攻方向?池田为了打开通往繁昌城的通道,特意调集了数十门大炮,这是鬼子最先进的大炮。这时,陈六看见王刚所在的山上火光冲天,火光把已经黑下来的夜空又染成了白色。看样子鬼子已经开始朝着王刚的部队发起进攻了,这可怎么办呢?在没有接到命令的情况下,自己的部队是不能轻易和盲目采取动作的。不管怎么说,自己首先要保证自己的阵地不能丢失!陈六暗之想着。


池田见陈六这块骨头难以啃下来,于是改变了战术将大部分鬼子兵力转向王刚团长把守的另一座山上发起了攻击。


此时,天色渐渐地暗了下来,王刚在阵地前沿看不清到底有多少鬼子往阵地前沿阵地上攻击。鬼子此次的炮火非常猛烈,前沿表面阵地已经被鬼子的猛烈的炮火基本摧毁。失去了表面阵地,战士们几乎暴露在鬼子强大的炮火和火力之下,付出很大的牺牲。王刚团长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此刻,大批的鬼子在炮火的配合和支援下很快冲上阵地前沿。这时,在指挥部的王刚团长意识到在不增援一营,这块阵地就有丢失的可能,因此,他立即命令排预备队立刻赶往一营阵地,协助一营把鬼子赶下山去。接到命令后,预备队立即向一营阵地靠拢。然而,鬼子似乎意识到新四军会增援一营阵地,因此在通往一营阵地的主要路口进行了拦截。鬼子把架设一挺重机枪封住了路口。怎么办?预备队排长心里非常着急。如果不把鬼子这挺重机枪消灭掉,根本无法前进一步。此刻,一营阵地上枪声渐渐地微弱了,只有零星的几声枪响。


“不好!一定是一营阵地失守了。”在团指挥部,王刚拿着望远镜看见一营阵地上飘起了鬼子的太阳旗。


“为什么预备队还没有上去!?”王刚团长把望远镜一下仍在了地上,气的眼睛直冒火星,嘴里不住地大声骂道。一旁的参谋从未见团长发这么大的火,只是看着团长一言不发。


“不行,再派预备队增援一营阵地,一定要把失去的阵地夺回来!”


“报告团长,已经没有预备队可派了。”参谋报告说。此刻,刚才派出去的预备队回到了团部。


“报告团长,一营阵地失守,鬼子的火力太强了,我们无法通过鬼子的火力区增援一营,现在怎么办?”


“你是吃什么的?我现在再次命令你,不管有多大的牺牲一定要好把阵地给我夺回来!”


“现在就是过去也已经晚了,鬼子已经完全占领了一营阵地。”这时,政委发话了。


陈六在阵地上看的清清楚楚,三团一营的阵地已经失守。派出前去增援一营阵地的部队,由于鬼子的炮火,以及重机枪的火力太猛,部队无法通过。


从一营打开一条缺口后,鬼子长驱直入进入了繁昌城里。


其实,鬼子池田所部在与独立团,以及三团正面作战的同时,一部分兵力从水路直扑繁昌城,形成了两面夹击的态势,使得新四军防不胜防。驻守在繁昌城内的一部分新四军,虽然进行了顽强的抵抗和阻击,但最终寡不敌众只好撤退到山里去了。好在城里的大部分老百姓也随着新四军撤退了,因而城内只是一座空城。新四军没有预料到鬼子在正面攻击的同时,派出了一个联队的鬼子从水路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进行攻击。由于新四军的大部分兵力在繁昌城外围进行阻击,城里的新四军只是少数,进而导致了繁昌城的失守。

鬼子虽然占领了繁昌城,但也付出了巨大的伤亡,弹药损耗较大很继续维持下一步的作战需要。为了及时补充弹药和粮食,鬼子在繁昌城除加强警戒外,池田还派出一部分兵力分两路人马,一路乘水路补充弹药,另一路人马在繁昌城周围四处收刮粮食。此时的繁昌城几乎是一座空城,守城的鬼子人数只有几百人。为了抓住有利战机,夺取繁昌城,谭副司令立即召开营以上军事会议,拟定作战计划。


在会上,谭副司令对此次的繁昌城保卫战的失利首先作了自我批评,同时对在这次战斗中个别指挥人员出现的指挥失误作严肃的批评。


“同事们,此次作战的失利是我们对鬼子兵力投放,武器的装备等情况,以及战场形势估计不足造成的,首先我个人要作出深刻的检讨。在这次战斗之前,尽管我们做了充分的准备,但我们还是没能把握好战场上瞬息变化的形势,给鬼子钻了空子。当然,我们的指挥人员也要勇敢地承担起责任来。这是为什么?主要是我们的作战指挥人员,指挥方法呆板,缺乏机动灵活的作战思维,没能适应变化莫测的战场形势,总是按照老套路行事,希望通过这次战斗应该能够吸取教训……”谭副司令在会上严肃指出了在此次作战中所存在的问题。


接着又说:“当然,在这次的战斗中我们也有好的一方面值得大家借鉴和学习。”说完,他看了一下坐在椅子上陈六一眼。刹时,大家的目光集中在了陈六的脸上。坐在座位上的陈六此时显得有些不自在了。


“在这次的战斗中,我们都应该向陈六团长学习。新四军作战不仅需要勇敢,更需要作战智慧,随机应变的处置能力。他们打下了一架鬼子的飞机不值得庆贺吗?他们用大刀把鬼子打的鬼哭狼嚎,这不是能力吗?在此,我建议其他部队要好好跟陈团长的部队学习,多练一下耍大刀的本领,这样我们在与鬼子拼刺刀的时候就不会牺牲这么多的战士……”谭副司令是越说越激动,可以想象他此次战斗牺牲的战士感到非常的痛惜和惋惜。


“新四军是共产党领导的部队,具有光荣的革命传统。在战斗中,我们一定要服从命令,听从指挥。我们不仅要有牺牲精神,但我们决不能做无畏的牺牲,否则我们对不起养育我们的老百姓呀!”此刻,政委说出了心里话。


“司令员, 政委,我要检讨。此次作战我未能坚守好阵地,导致阵地失守我有责任,希望组织上给我处分!”


“处分的事情等这次战斗结束后再说,当然我也要接受军党委的处分。”谭副司令毫不客气地说道。

“好,其他的不说了,现在研究一下攻打繁昌城的具体作战计划。”


“鬼子占领繁昌城后,为了及时补充粮食和弹药,池田派出一部分兵力到外面去了,目前城内的守敌较少,这是我们攻打繁昌城,收复失地的好机会。”这时,司令部的参谋按照谭副司令员的要求和作战部署向在座予以通报。


“这次战斗我们必须打好,而且一定要取胜,否则国民党会看我们新四军笑话的,大家还有什么需要说的?”最后,谭副司令员问道。


“没有了,我们保证完成任务向司令部交出满意的答卷!”陈六此刻开口了,似乎要代表此次参战部队表示决心。谭副司令看了陈六一眼,点点头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